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53章 审讯(上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城主办公室,徐庶按剑而立。

    鱼不智快步走了进来道:“元直,他肯招了?”

    徐庶忙转身作揖,肃然道:“是的。但他要主公来才肯说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笑道:“放着江阳那么多郡县不打,大老远绕巴郡打我们逐鹿领,伤亡惨重亦在所不惜,这厮怎么想的?有多大的仇啊?当面把事情问清楚,省得你再报一遍,我也很想马上知道他到底是谁。走吧!”

    逐鹿城监狱。

    逐鹿领百姓富足,福利水平令人羡慕,人人安居乐业,领地治安极好。监狱建成以来,绝大多数时候都没有用武之地。逐鹿领监狱第一位常驻贵宾是张忠,可惜张忠没住几天便悟透人生真谛,要求投降,此后由于缺乏“客人”,狱卒和狱吏们长期处于闲置状态。

    这种情形,直到前些日子才得以改变。

    应袁绍方面邀请,徐庶参与了对朱提叛军后方的奇袭,无当飞军随行。朱提叛军首领黄巾率部猛攻不下,不仅仅是因为袁绍的西园军强横,无当飞军的扎马钉在防守战中同样大放异彩。黄义后来担心被朱儁主力追上来,率部绕过袁绍所部打算撤到南方,中了徐庶提前布下的埋伏,黄义被擒。

    益南叛军始终没能拧成一条绳,首领众多,没有人关心黄义的死活。

    战斗结束后,无当飞军神不知鬼不觉地把黄义带回领地。

    黄义被带到监狱,狱卒们击掌相庆。

    再不扔些犯人进来,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打发时间了。平时无所事事,他们把监狱打扫得干干净净,除了采光因设计原因无法改善,逐鹿监狱整洁如新,单看卫生状况,说是客栈估计也有人信。

    领地治安太好,狱卒的辛酸和失落,是没有人知道的……

    领主亲至,狱吏和几个狱卒欣喜不已,除了看门的,其他人都跟来了。倒不能责怪他们不职业,现在监狱里只关了一个人,闲着也是闲着。当然,他们不是来看热闹的,有人扛桌椅,有人端茶水,那架式象极了客栈小二。

    有个狱卒晚到半步,没机会做东道,索性带上一根皮鞭。

    狱吏王权皱眉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狱卒硬着头皮道:“万一那厮不识抬举,领主大人说不定想抽他!”

    王权想了想,终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纷杂脚步声,惊醒了闭目养神的黄义。

    他缓缓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一群人簇拥着一名玩家走了进来,两名狱卒飞快地在过道上摆好桌椅,用衣袖将本就干干净净的桌椅擦了又擦,那认真且专注的神情,仿佛他们不是在擦桌椅,而是在进行最神圣的祭祀仪式,最微小的尘埃都不愿留下。几经检查,两人才满意地站起身来,另有人上前倒好茶水,然后退往一旁。

    曾多次到监狱来的徐庶,也跟在玩家身后亦步亦趋,如影随形。

    黄义顿时猜到玩家的身份。

    能让这些人如此拥戴和尊敬的玩家,只能是逐鹿领主。

    “果然象传说中的那样……”

    黄义眼眸中闪过复杂之色,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鱼不智。

    鱼不智施施然坐下,对徐庶微微颌首。

    徐庶沉声道:“黄义,领主大人在此,你现在可以说了吧?”

    黄义深吸一口气,点头道:“你们问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语速偏慢,声音低沉而沙哑。

    鱼不智确信自己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声音,他打量着黄义,面部几道纵横交错的疤痕,看起来让人感觉很不舒服,完全看不出他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过你的一些事情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说道:“我们抓到一些你的部下,他们说你原是一名死囚,因为夷民叛乱攻击县城,才侥幸逃过一劫。随后你加入叛军,很快便脱颖而出,成为朱提叛军首领。你对朱提叛军的训练和整合,以及几次指挥部队作战,确实比那些只知好勇斗狠的叛乱夷民强出许多。我印象最深的是,你建议联合南部各郡共同造反,成功地让叛乱迅速蔓延,最终至不可收拾。”

    黄义静静地听着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以汉人身份率领朱提郡夷民造反,来历不明却深受信赖,你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那位朱提叛军首领战死,是你造成的吧?”

    黄义身形微微一震,默然点头。

    徐庶松了一口气,看起来领主大人说了一大堆废话,然后问了一个跟逐鹿领没有直接关系的小问题,却是一次试探。黄义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,即便否认,逐鹿领也无法查证,但他坦然承认,对话有了一个好的开始。

    “死囚身份,是假的吧?”

    黄义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并没有直接询问他真实身份,话锋一转道:“上次进攻逐鹿领的那些人里,武陵寇最早败退,那支骑兵自始至终都没有出手,倒是你的部队一直在全力进攻。如果武陵寇和那支骑兵象你一样尽心竭力,或许逐鹿领等不到援军赶来,就被你们攻破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明知鱼不智有挑拨之意,黄义眸中还是掠过一抹愠怒。

    这是他心中的痛,那次没能攻破逐鹿领,的确与友军不力有直接关系。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想明白。你是朱提叛军首领,打了不少漂亮仗,最早突破官军防线的也是你,很有希望成为整个益南叛军举足轻重的人物。怒我直言,突破官军防线后,无论如何你都应该全力向北扩大战果,但你却舍弃主战场于不顾,莫名其妙地绕了一大圈进攻逐鹿领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监狱里一片寂静,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黄义抬起头,道:“因为……我更想消灭逐鹿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狱卒们怒目圆睁。

    鱼不智却是不为所动,反而笑了起来:“消灭逐鹿领比战局更重要?”

    “我处心积虑成为叛军首领,就是为了那一天!”

    “怨念很重,象是跟逐鹿领有深仇大恨呢,黄义不是你的真名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黄义沉默半晌,涩声道:“马袁义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