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52章 墨者归来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峰回路转,鱼不智自然不愿错过机会。

    刘焉告诉鱼不智,逐鹿领平叛有大功于朝廷,可以考虑予以特别嘉奖,给逐鹿领高级织工和蚕农。不过,高级织工和蚕农是朝廷格外重视的人才,不能免费奉送,需要有一定资金补偿,以便朝廷将来追究此事时能够交代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能批出的织工和蚕农数量也不会太多。

    刘焉表示,他最多可以批给逐鹿领6人,每人5万金。

    5万金换一个高级人才,换其他职业多半无法接受,但织工蚕农不同,这两种是生产丝绸必须的特殊人才,能创造更大价值,由于名列官籍,有钱也买不到。鱼不智和赵部关系非同一般,在没有借口的情况下,赵部愣是不敢给鱼不智开绿灯,可见朝廷对这两种人才管制多么严格。

    现在刘焉愿意“卖人”,鱼不智自然是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即使是“卖人”,刘焉也是打着“平叛有功”的旗号,才敢做此操作。

    刘焉不是什么好人,可现在刚到益州,立足未稳,不敢太过放肆。能开这个口子,已经殊为不易。

    过了这个村,就没了那个店!

    鱼不智二话没说,直接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逐鹿领这段时间手头比较宽裕,30万金不是小数目,还难不倒鱼不智,当场拍出30万金,要了4名织工和2名蚕农。刘焉表示随后会把人送至逐鹿领,让鱼不智先回去,耐心等待几天。

    鱼不智告辞而去,会客室只剩下刘焉和老管家。

    刘焉道:“安伯,可是觉得不该向他索要钱财?”

    老管家垂首道:“老奴不敢,老爷这样做必有原因。近些年来天灾人祸,朝廷用度紧张,很依赖织坊的收入,对官籍人才控制极为严格,老爷不愿轻易触碰,免得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,也是应该的。老奴先前感到诧异,是觉得老爷比较看重不智城主,以为会爽快还他个人情,并无他意……”

    刘安看着刘焉长大,忠心老仆,委婉地表达了自已的看法。

    刘焉沉声道:“安伯,你可知现在益州剩多少高级织工和蚕农?”

    “老奴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不到20人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大吃一惊: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就只有这么多啊。”

    刘焉叹息着,道出原因。

    高级织工和蚕农只有郡治所和州治所才有,益州刚刚经历了严重叛乱,原州治所雒县被攻破,郡治所只有汉中和巴郡未被叛军染指,其他郡治都有被攻破的记录,有些甚至长期沦陷,官籍人才流失严重。正因如此,州府现在拥有的高级织工和蚕农数量非常有限。

    “我们刚到益州上任,立足未稳,为收服人心,御下多济之以宽,先站稳脚根才能大刀阔斧行事。益州物产丰富,假以时日,必定能缓过气来,可这段时间却煞是难熬,州府运转、整备军队和战后重建需要大量资金,资金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最大难题。”

    “按照惯例,益州出现这么严重的叛乱,朝廷会在税赋方面予以减免,我已上表洛阳,希望朝廷体恤民情,益州全境免税五年。据我估计,朝廷同意的可能性很大,即使不能免税五年,三年总是少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免税期间,官办织坊的收入也归州府所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指望着织坊多产出一些丝绸,缓解一下用度,鱼不智要人才,要的哪里是朝廷的人才,分明是在割我的肉。要不是念在他无意中帮助我们进入益州赴任,对平叛有功,而且实力不俗值得拉拢,我也不会想出这个折衷的法子。他要的可是能生产丝绸的高级织工和蚕农,别说五万金一个,我放出风声十万一个,愿意掏钱的大有人在。”

    最后,刘焉道:“安伯,我们已经还了他的人情。”

    老管家默然点头。

    鱼不智回到领地时,从易风处得到一个消息:徐飘渺等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叛军和武陵寇围攻逐鹿领一役,一名墨者被虐杀,激起所有墨者义愤,矢志复仇。那位名叫小武的墨者,是在追赶击杀了骑兵俘虏的两人时遇害,考虑到500骑兵在那一战中的种种表现,两位武者杀人灭口的意图很明显,矛头直指派出骑兵的领地。能派出500骑兵的领地,除了张掖郡的木角领,再想不出第二个。

    征得鱼不智同意后,徐飘渺带着十位墨者和两名机关师去了凉州。

    这一去,就是数月。

    墨者离开时,地区阵营任务刚开始,回来时,益州叛乱已平定。

    草庐,鱼不智见到了徐飘渺,还是那么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飘渺道:“禀大人,木角领未发现敌踪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愕然:“除了木角领,谁有500骑兵?你们是不是闹得不够大?”

    “大人,木角领差点被我们搞得底朝天……”

    墨者为复仇而去,除了不对平民下手,其他方面真没有客气。

    烧建筑、暗杀巡逻队是徐飘渺等人在凉州的日常,墨者武技高明,视死如归,行动灵活,进退有度,又有胡天胡地两位机关师接应,把木角领搅得天翻地覆。军队逮不着墨者,木角领只得寄希望于武师,希望武师们能找到墨者藏身地,指引军队发起围剿,结果围剿没成,派出去的武师反而被墨者杀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墨者不会杀平民,只对战斗人员和建筑物下手,木角领是知道的。既然抓不到,剿不了,干脆全线收缩,随便怎么弄。

    后来,木角领纯粹是一副“任君采撷”的姿态。

    徐飘渺希望逼出虐杀小武的两名武者。

    木角领不承认虐杀过墨者,尽管损失非常惨重,也没有厉害武者现身。

    时间一长,反而让徐飘渺开始怀疑,是不是找错了目标。

    抑或,施加的压力不够大?

    墨者报复升级,开始对木角领的战马下手,花式虐战马。

    从木角领反应看,该举动显然捅到对方痛处,木角领暴跳如雷,一边对马厩严密布防,一边发起了数次针对墨者的大规模围剿。

    理性分析,木角领嫌疑最大,但毕竟没有确凿证据。

    反复折腾对方几个月,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,可厉害武者仍然没出现,看来很可能是误中副车。

    权衡之后,徐飘渺暂时放弃报复,带人返回益州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