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51章 绵竹行(下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逐鹿军帮刘焉入益州?

    鱼不智一脸懵逼,老管家简单解释后,他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说起这件事,就不得不提到熊栋护送张仲景回南阳,送至荆州秭归境,墨卫继续送张仲景返乡,熊栋打算次日率部折返领地。当天晚上,因匪患猖獗滞留秭归的商队和百姓代表,请求熊栋护送他们到益州,熊栋担心回去晚了难以交待,两度拒绝。

    但后来熊栋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一位老管家找到与逐鹿军交涉的代表,表示愿私人追加5万金,并以联名感谢信的方式打消熊栋顾虑,最终促成了那次护送。那位豪掷5万金的老管家叫刘安,也就是带鱼不智进入州牧府的安伯。

    安伯说“主人有急事需赶回益州”,指的当然就是刘焉。

    史料上有明确记载:刘焉赴益州上任,因道路不通,滞留在荆州境内。按照台本,马相被益州从事贾龙击败,贾龙派人迎刘焉入益州,但游戏中,很多事情偏离了正确轨迹,朱儁进入益州,本该昙花一现的贾龙被剥夺了戏份,没办法完成接刘焉入益州的使命,浮屠只能根据实际情况作出调整。

    可怜的益州牧,跑到秭归县境内等待机会。

    因益州叛乱的缘故,益州和荆州交界地区匪患升级,盗匪不会被“益州牧”、“汉室宗亲”等耀眼的头衔吓住,刘焉想混在普通商队和百姓群中,悄悄进入益州。但盗匪太过猖獗,大家都不敢动身,刘焉也只得耗着。

    一千逐鹿军的出现,让他们看到了希望。

    就这样,刘焉和少量亲随混在人群中,安然抵达巴郡。

    那时候巴郡太守赵部被困在牂柯,马相叛军和益州南部叛军席卷益北,巴郡并不安全。刘焉是个聪明人,趁巴郡没有陷落,一路向北,径直跑到益州最北端的汉中郡。汉中是益州唯一未被战火波及的郡,安全系数最高,又与抚风接壤,即使将来战事无可挽回,跑回司隶也比较容易。

    后面的事,无需再一一细表。

    叛乱平定,刘焉心情愉悦,对帮助自己进入益州的逐鹿军有几分感激。

    刘焉和老管家亲眼见过磐石营的纪律和风貌,玩家部队有这样的实力,着实出乎他们的意料。从秭归往益州进发的那几天,同行百姓讲了不少逐鹿领的事迹,让他们印象深刻。赵部战后到绵竹觐见,刘焉提到了鱼不智,意外得知将赵部从牂柯郡接回来的,居然又是逐鹿领,州牧大人对鱼不智更加好奇,遂有了托赵部代为邀请鱼不智的念头。

    鱼不智这时候才知道,刘焉相邀与袁绍没半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以袁绍的高傲,想来并不愿意让人知道他奇袭朱提叛军身后,借助了其他人的力量。对袁绍而言,或许那只是一场交易,他愿意付出一些代价,但必须独得所有掌声与荣耀。

    “这,这,竟有这样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表情呆滞,语无伦次,似乎被这意外的消息给吓到了。实际上,这厮心头笃定得很,有了这层渊源,刘焉好意思不关照一二?退一万步说,即使没什么额外好处,至少不用担心刘焉象郤俭那样,对逐鹿领下黑手。郤俭是过客,刘焉是一方诸侯,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护送有功,可熊栋当时收了五万金,着实让鱼不智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在下御下不严,熊栋那小子真是有眼无珠,竟敢收大人酬劳,该打!”

    刘焉摆手道:“不智城主言重了,区区几万金换得安然入益,我高兴还来不及,怎能责怪义助我们的将士?此事休要再提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笑着点头,就势借坡下驴。

    益州刚定,刘焉公务缠身,能抽出时间和鱼不智见上一面已相当不易,把前因后果交代清楚,又寒暄了几句,不动声色地暗示鱼不智可以告辞了。以刘焉对鱼不智的观察,应能听懂他的意思,但鱼不智却跟个楞头青似的,迟迟没有表示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刘焉直接问道:“不智城主,可是有事难决?”

    鱼不智等的就是刘焉这句话。

    将前几天对赵部说的那番话,又讲了一遍,虽然更委婉,希望获得高级织工和蚕农的意愿,却是表达得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“高级织工和蚕农啊……”

    刘焉眉头微蹙,思忖片刻,沉声道:“官办织坊里的人才全都入了官籍,本无通融余地。念在逐鹿领在平定叛乱事件中屡立功勋,我愿意想想办法。不智城主,平叛奖励你可有领取?”

    鱼不智傻眼:“领了……”

    刘焉叹道:“哎呀,你排名功勋榜第一,若没领取奖励,折算成高级织工和蚕农,朝廷那边也说得过去。可你已领取奖励,即便我有心通融成全,奈何师出无名,朝廷规制不可逾越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鱼不智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真是大义凛然呢!

    要是没有留意到老管家先前一刹那的惊讶神情,又很不凑巧地瞥见某人向老管家使眼色,哥说不定就信了。

    你在哥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?

    这厮进言皇帝改刺史为州牧,本就存了私心,建议选拔州牧的标准完全是为他自己量身定制。刘焉原本想去天高皇帝远的交州,来益州是因为听侍中董扶说“益州有天子之气”,在益州站稳脚跟后,偷偷制造乘舆车具(天子所用车架)千余辆,就连刘表都向朝廷上表,告你丫有不轨之心。这样的人物,会在乎朝廷规制?连几个官籍人才都不敢私纵?

    明明不想给,偏偏说得义正辞严,还假惺惺地问奖励领了没有。

    平叛结束这么多天,谁家奖励没领?

    套路,这厮套路好深!

    跟赵部相比,一点儿都不耿直,就是个欺世盗名的伪君子!

    亏得刚才跟哥套那些近乎,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姿态,说到实际好处,立马变身铁公鸡,说翻脸就翻脸。哥回去找人把熊栋那厮挂旗杆上吹几天,让他有眼无珠,把刘焉这无良政客带进益州?

    “不过,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就在鱼不智打算闪人的时候,刘焉突然说道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