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50章 绵竹行(上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益州治所,绵竹。

    赵部让亲信传讯,看似在说可以找刘焉想想办法,实际上是在提醒鱼不智早点去绵竹,不要怠慢了州牧。不难看出,赵部是真的很紧张这件事,此前郤俭强行征调逐鹿军,差点害逐鹿领被叛军攻灭,刘焉比郤俭有实权,一旦决定对付谁,刘焉随时可以下手,不似郤俭还得借平叛动手脚。

    鱼不智随即动身,传送到绵竹。

    州牧府外,鱼不智表明身份,求见刘焉。

    卫兵们显然听说过鱼不智的名字。

    天下第一城主,闯出不小名头的传奇领主,种种事迹广为人知,想没听过他的名字都难。不过州牧府的卫兵见多了高官显贵,鱼不智名头再响,也只是一位领主玩家,与各郡太守、豪族相比份量还差得远,卫兵们对鱼不智的态度不冷漠,但也绝对算不上热情,让鱼不智在府外稍候,一名卫兵回府内门房报备。

    一名卫兵提醒道:“不智城主,求见州牧大人的比较多,可能得等很久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笑道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,一名衣着华贵、面容清癯的老者快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卫兵们一个个站得笔挺,这位老者没有官职在身,却是州牧大人亲信,据说在刘府的时间比州牧大人的年龄还长,现任府内管家,深受刘焉信任。这样的人物,没有人愿意得罪。

    “逐鹿领主何在?”

    老管家一开口,让卫兵们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刘焉是汉室宗亲,掌握益州军政大权,虽说上任之后处处以宽厚示人,汉室宗亲和州牧的派头却从不曾落下。以往会客,多是由府中官吏来引见,刘焉的老管家亲自出来非常罕见,按照过去的经验,能享受这种待遇的,来访者要么身份尊崇,要么深受州牧大人重视。

    老管家亲自出来迎接一位领主,有没有搞错?

    诧异归诧异,卫兵们还是很好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,以目示意。

    老管家笑容满面,拱手道:“不智城主,请随我入府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不知这老管家份量,但基本的礼仪还是懂的,回礼道;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随老管家穿过一条条长廊,走进一重重院落,最后在一间会客室停下,老管家请鱼不智就座,自己也不离开,而是就近找了个位子坐下。两人刚坐好,自有仆人奉茶上来,待仆人离开,老管家歉然道:“益州叛乱刚刚平定,吏治不振,百废待举,老爷最近忙得不可开交,此时正在和一批即将赴任的县令叙话,请不智城主稍坐片刻。”

    这老管家敢在此坐下,一副代刘焉陪客的架势,足以看出其地位很高,鱼不智心中暗暗犯嘀咕。按照常理,老管家把他带到客厅后大可自行离开,但老人没有这样做,如果不是打算陪鱼不智等候,那么必定是有话要讲。

    鱼不智一时间拿不准老管家意图,说话格外谨慎。

    “无妨,公务要紧。”

    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,鱼不智渐渐肯定,对方就是想陪他等刘焉。

    老管家亲自作陪,这是很大的礼遇,让鱼不智纳闷不已。即使袁绍在刘焉面前替自己说了几句好话,似乎也不足以有这待遇吧?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男子头戴进贤冠,着绫罗襜褕,长须垂胸,面带微笑却自带几分威势。看男子神情气度,鱼不智猜应是刘焉无疑。老管家赶忙起身对男子行礼,为两人相互引见,果不其然,男子正是益州牧刘焉。

    见礼毕,刘焉随口道出逐鹿领事迹,从阻止鼠潮蔓延,清剿巴郡黄巾,说到击退叛军围攻,以及迎回被困在牂柯郡的赵部,信手拈来,如数家珍。刘焉对鱼不智不吝赞美之辞,他对逐鹿领的熟悉程度,更是让鱼不智惊讶,堂堂益州牧,对治下一个玩家领地如此了解,到底是要闹哪样?

    还有,刘焉什么都说了,却没提帮袁绍突袭敌后,又是什么原因?

    虽然刘焉态度亲切,鱼不智却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刘焉混了几十年官场,略一思忖,心下便明白了几分:领主被州牧邀请,见面后就是一顿猛夸,对方似乎不明究里,看样子被夸得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刘焉抬头看老管家,问道:“安伯,可曾告知不智,邀请他来的原因?”

    老管家道:“禀老爷,老奴没来得及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。”

    刘焉转身对鱼不智道:“来益州上任前,我就听说过逐鹿领诸多轶事,黄巾作乱和益州叛乱中,不智都曾做出突出贡献,堪称益州领主中的楷模。我身为益州牧,当然想看看传闻中的逐鹿领主是什么样子,今日一见,果然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谬赞,愧不敢当!”鱼不智忙道。

    嘴里说的恭敬感动,实际上,鱼不智半句也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没错,他确实拿过黄巾战役和地区阵营任务功勋第一,对朝廷有贡献,可对朝廷有贡献的多了去,排名前十位的哪个是省油的灯?只召见逐鹿领,老管家一直陪着,刘焉这州牧大人态度非常友善,如果只是因为逐鹿领在平叛任务中的表现,鱼不智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刘焉继续道:“请不智城主到绵竹相见,主要是想当面向不智致谢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满脸都是问号,愕然道:“致谢?”

    “自打进入益州,我一直坐镇汉中,尽心竭力为前线提供各种必要支持,让朱公伟(朱儁字)无后顾之忧,能全力应对益州这场叛乱。洛阳催促朱公伟回师的公文一封接着一封,要不是曹孟德和袁本初先后立下奇功,迅速平定益州战乱,或许等不到荡平贼寇,朱公伟就不得不回师洛阳。”

    “益州平定,看似两位校尉光彩夺目,实则朱公伟才是中流砥柱。”

    “西园新军未进入益州前,全靠朱公伟稳住防线。”

    “朱公伟在那种情况下仍能稳住防线,不愧是朝廷宿将,但客观地讲,如果没有后方全力支持,他很难撑至援军赶到。需知前汉中太守苏固无能,前线补给多有怠慢,我到任后以霹雳手段将他拿下,亲自坐镇后方,才保障了绵竹战区一应所需。朱公伟曾私下告诉我,若我晚到十日,他或许不得不放弃绵竹,撤回汉中境内,可见我上任的时间还算及时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刘焉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进入益州,幸得逐鹿军相助,自然要当面谢过才是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