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45章 速战速决(下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“智哥,还真有人打粮草主义啊?”

    “功勋送上门,好事!”

    “我去召集部队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的人去就好了,粮仓要紧,小心调虎离山。”

    借着星月的辉光,两人在徐庶和一群军士带领下,悄然向外面走去,很快便走到大营外。黑暗中,不时有人影冒出来,和徐庶简短交流后,身影很快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江阳城负责为前线和各部提供粮草,不仅要供应官军,还要为五斗米道军供粮。

    城内粮仓早已储满粮草,还有些粮草不得不存放在城外空地上,用木栏简单地围了一圈。向玩家发布“守卫粮仓”任务,其实就是为了让玩家部队协助守卫堆放在城外的粮草,否则三千官军主力部队足以坚守县城多日,根本无需发布该任务。

    江阳城兵力分布,是三千官军在城内,五千玩家部队在城外。

    玩家部队营地,自然也在城外大营。

    益州多山,江阳城南面的官道,低矮小山连绵不断。

    星光下,数百条黑影在山间小道上穿行,人人身手矫捷,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大家都打着赤脚,无人喧哗,行军中没有太大声响。

    这支队伍的首领,是一名虬髯汉子,一手握团盾,另一只手则是提着狼牙棒,青羌打扮。虬髯汉子抬手,一名夷兵立刻来到他面前,等候吩咐。

    “在山中绕了这么久,这里离江阳城还有多远?”

    “回大人话,还有五里。”

    “山路还有多长?”

    “三里。最后两里路,我们必须下山向目标靠近。不过,我们没有从最近的南路过去,而是绕到了江阳城东面,官军这个方向的防备应该没有南边那么严。”

    虬髯汉子满意地点着头,低声道:“再提醒大家一次,不得举火,不得出声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看着手下下去传令,虬髯汉子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深知这次行动有多么重要。

    官军奇袭武阳城,迫使益州北部的叛军全线南撤,再次形成南北对峙之势。如今官军已经占据上风,屯兵边界,准备大举南下,叛军阵营感受到巨大压力,一些叛军势力心生退意。昨日的投石攻击,让叛军普遍心惊胆战,军心动摇。

    越巂、朱提、牂柯等靠近益北的郡首当其冲,当地叛军没有选择,只能咬牙与官军厮杀。然而,更南方的叛军,见识到官军军械的威力后,士气挫伤;益州叛乱原是因郤俭横征暴敛,郤俭被马相所杀,很多叛军生出“大仇已报”的释然;再加上叛军多以部落、族群为主体汇聚,仗打得久了,人心思归,来自后方区域的叛军,隐隐有撒手不干的迹象。

    好在各郡叛军首领还保持着冷静,知道现在必须团结一致,才能保住现在的既得利益,如果放任靠近北方的郡被一一攻破,更南边的几个郡,照样会面临朝廷的清算,除非他们愿意放弃现在的胜利果实。但是,能从割据状态中获益的始终是极少数人,对大多数夷人来说,与官军的长期战争,让他们承受了极大压力,支持前线的份子钱比朝廷的税赋少不了多少,族人们还要拿着武器上前线,很多人战死沙场,

    最近一段时间,夷民群体厌战情绪越来越明显,补给也越来越困难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想办法赢得一场大胜,继续耗下去,叛军阵营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虬髯汉子此行,肩负着叛军高层的殷切期望:偷袭粮仓。

    官军不久前烧掉叛军粮草,对自家粮仓肯定防范严密,这段时间袭击官军粮仓风险很大,但他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,总得试一试。

    参加此次行动的共有五百人。

    叛军现在处于守势,没有能力强行打破官军的防线,只能派出小部队穿插敌后。几百人显然不可能攻破江阳城,但他们的目标本就不是攻城,而是焚烧粮草。

    队伍在山中快速行进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一声痛哼从队伍最前方传来,随即变成低沉的呜呜声,听起来象是有人捂着嘴惨叫。一名夷人从前面飞奔回来报信。

    虬髯汉子火怒三丈,低喝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地上有尖东西,有人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夷人常年赤足,脚下磨起老茧,但碰到太尖锐的东西也可能受伤。

    “让大家小心点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片惨叫声响起,最前方的夷兵仆倒一片,许多人在地上打滚惨叫。

    虬髯汉子这才反应过来不对劲,却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山道两侧的山石林木中,弓弦震动声不绝于耳,一支支飞了出来,道上的夷兵猝不及防,顷刻间倒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虬髯汉子大惊失色,明明已经避过最可能的方向,而且这里离下山还有约两里路,没想到朝廷阵营会在这里设伏,让他郁闷不已。

    偷袭无望,虬髯汉子果断下令道:“退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令下,夷兵后队改前队,向先前来的方向狂奔。

    跑了没几十米,又是一阵惨叫声,十数多夷兵抱脚哀号。后面的夷兵不知所以,担心被伏兵弓箭射杀,不管不顾地绕过同伴继续往后跑,却纷纷仆倒,叫苦不迭。其他夷兵再不敢妄动,停在山道上进退两难,而道旁黑暗中的弓弦声不断响起,越来越多的夷兵中箭受伤。

    “扎马钉!”

    前方有夷兵大声提醒着同伴,可话刚说完,几支箭矢从黑暗中射出,将他当场射杀。

    扎马钉阻路,让这支叛军成为活靶子,这不是最糟的,他们很快发现一件更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肩膀不能动了!”

    “箭上有毒!”

    扎马钉封住前后道路,毒箭一个个点名,这支叛军陷入绝境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幸存叛军纷纷扑向山道两侧,避免成为弓箭的目标。

    乒乒乓乓交手声在山道旁响起,叛军为脱困,与伏兵展开厮杀,能被派来执行这次任务的都是叛军的精兵,他们自信能在白刃战中占到便宜,希望能突破伏兵包围圈,杀出条血路。但伏兵的战斗力显然也不一般,放下弓箭近战,不仅没有寻常弓手被近身的慌乱,反而兴奋得大呼小叫,杀得叛军左支右绌,一个接一个成为刀下鬼。

    随着虬髯汉子被王平斩杀,短暂而激烈的肉搏战宣告结束。

    数百逐鹿军有条不紊地打扫战场,不一会,王平快步来到鱼不智和徐庶面前。

    “报:全歼敌军500余人,我部阵亡7人,伤22人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和徐庶对视一眼,对这样的结果表示满意。

    正所谓困兽犹斗,叛军被逼入绝境,临死反扑也让无当飞军付出了少许代价,那虬髯汉子一个人就杀了3名飞军,引得王平亲自出手,送他下场打酱油。总体来看,全歼五百人自身仅折损七人,战损比足以让人欣慰,而以扎马钉封锁前后道路,以毒箭射杀被困之敌,肉搏战也没有给敌军任何机会,堪称一胜漂亮的胜利。

    徐庶道:“战场打扫干净,注意放哨探。”

    王平沉声道:“哨探已前出五里。”

    徐庶这才满意地点头,挥手让王平离开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紫风小声问鱼不智道:“刚才叛军在喊毒箭,箭上淬了毒?”

    鱼不智呵呵一笑:“是啊。都是些夷民猎手,他们原本希望能够装备弩,领地现在还没有办法造出来,他们就自个儿想办法增强杀伤,夷民中有不少人懂得用草汁提炼毒液,涂在箭上就成了毒箭。不能见血封喉,但至少能导致中箭者产生麻痹,使他们行动不便,而且伤口会比较容易溃烂,刚才是第一次在实战中使用,看起来效果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紫风两眼放光,跃跃欲试:“好办法!我回去也搞一下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叹道:“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,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呃,怎么跟你解释呢……”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毒药抹在箭头上就成了毒箭,可游戏里却没有那么简单。普通毒药往箭头上抹就是毒箭?那只能是菜鸟玩家一厢情愿的想法,如果没有满足相关条件,休想鼓捣出毒箭。至于具体条件是什么,鱼不智至今不得而知,可能是“明确标识可用于武器的毒药”,抑或“涂毒技术或手法”,或者浮屠设定的其他条件。

    逐鹿领几支不同番号的部队,只有无当飞军能制作并使用毒箭。

    事实上,鱼不智得知无当飞军自个鼓捣出毒箭时,第一反应也是吃惊,特意查了无当飞军更多资料,直到他看到“有兵械扎马钉”、“善于使用弓弩和毒箭”等文字记载,才恍然大悟。就好象賨人的白竹弩一样,扎马钉、弩和毒箭是无当飞军的标准配置,只是毒箭能够自制,扎马钉铁匠铺生产,唯有弩还无法制造,鱼不智猜测,可能是因为制弩技术等级太高的缘故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扎马钉和毒箭,逐鹿军只有无当飞军可以正常装备并使用。

    紫风想依样画葫芦,未免有些异想天开。

    鱼不智不想打击紫风的积极性,又不想道出这支部队是王平和他的无当飞军,徐庶的存在已经让紫风羡慕得发狂,再增加刺激天知道会怎么样。,最后,鱼不智只得以“这些夷兵碰巧”制作成功为由,勉强搪塞过去。

    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回到营地后不久,一名中年文士施施然走了进来,问道:“敢问逐鹿领主可是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中年文士眸中喜色一闪而过,拱手道:“不智城主,可否单独一叙……”

    次日,官军与叛军的战斗继续展开。

    同样是投石率先问候,两军肉搏交锋,更多参战玩家部队被派上战场,官军主力轮番上前欲击溃叛军,可叛军抵抗十分坚决,战至天黑,依然没能分出胜负,只得各自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第三天清晨,战事再起。

    前两日的消耗战让朱儁意识到,想在短时间内击溃益州叛军非常困难,而朝廷催促他回师的公文又来了一封,朱儁心急如焚。朱儁平叛经验丰富,深知如果不能趁这次机会击溃南部叛军主力,就此班师回朝,刘焉手中的力量很难阻止叛军卷土重来,早晚益州还得大乱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叛军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朱儁相信,只要持续施加巨大压力,官兵赢得战争的希望很大。他并不奢望用武力征服益州全境,益州南部多山多瘴气,叛军打不过了大可跑山里暂时避一避,朝廷没有能力把他们清剿干净。朱儁只希望,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益州,让益州南部的夷人长长记性,以后不敢再轻易作乱。

    先狠狠敲打一番,再施以怀柔手段,夷民投降的可能性很大。

    不过,在此之前,需要先击溃叛军主力。

    朝廷阵营兵力有少许优势,朱儁断然决定扩大战场,江阳与朱提郡交界处,到处都能看到官兵活动的身影。叛军不得不作出应对,一支支部队被投入战场,与官军展开血战。

    傍晚,朱儁正打算收兵,叛军却出现骚乱。

    骚乱来自叛军大营,最开始很小,正在前线交战的叛军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绝大部分叛军仍在奋勇作战。后来大营后方数里外燃起了烽烟,营中叛军吵吵嚷嚷乱成一团,大家才明白,有官军竟然悄悄越过了防线,穿插到后方,截断了大军退路。

    恐慌,象瘟疫一般蔓延。

    朱儁乃战场宿将,虽然不知道谁插到叛军后方搞事情,但敌军骚乱了,他哪里会放弃这样的机会。朱儁断然下令擂响进军鼓,投入更多生力军,淳于琼亲自上阵,率部向叛军发起猛攻。

    等叛军大营得到确切消息,在后方放火点烟制造混乱的,只是一支约三千人的孤军,并不是大家臆想中的大部队时,前方已兵败如山倒!

    各部叛军纷纷溃逃,黄义无力回天,被迫后撤。

    叛军多遁入山林,利用夷兵惯走山路的优势,打算绕过后方官军。黄义则不然,他是朱提叛军首领,退无可退,而且他得知官军只有三千余人,认为可以将这支孤军拿下。若能迅速击溃孤军,还有希望让四处走避的叛军重新集结,在朱提中南部稳住阵脚,再与官军一决高下。

    朱提叛军直扑孤军。

    然而,那支官军虽然兵力不多,扼守要道却是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朱提叛军猛攻不克,反而自身损失惨重,身后朱儁部的火把越来越近,黄义无奈收兵撤围,打算从两侧山中遁走。经过一片山林时,朱提叛军中了埋伏,许多夷兵倒地痛呼,林中箭矢如雨,黄义腿上中了一箭,腿脚麻木,无法行走。

    黄义在朱提夷兵心目中地位很高,几个夷兵架起黄义就跑。

    弓弦声再起,夷兵纷纷倒地。

    几十条身影扑了上来,拖的拖,掩护的掩护,将黄义拖入林中暗处。

    黄义被生擒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