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43章 速战速决(上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逐鹿军奇袭抽峰领,再次让外界见识到逐鹿军的实力。

    部队战力强悍,领军武将给力,还有令人惊叹的运动能力,这样的存在,没有人愿意碰。

    算上紫风领和天下军团,垫江铁三角威慑力十足,横扫任何一个镇级领地应无疑问。

    除非建成完备的石制城墙,利用城墙将敌人阻挡在领地之外,否则,很难找出可与逐鹿领抗衡的领地。石制城墙要城市级领地才能兴建,目前益州唯一一个城市级领地就是逐鹿领,现阶段,逐鹿军的相对战力优势非常明显。

    垫江铁三角大肆敲诈勒索的时候,益州官军也在加紧准备。

    后方筹集的粮草源源不断地送到前线。

    编练完成的新军,陆续抵达战场。

    五斗米道众赶到前线。

    重型军械正运往前线。

    朝廷阵营出现越来越多的战斗任务,阵营战斗任务的类型,也从原先侦察、骚扰、破坏为主,向更纯粹战斗方向转变,朝廷阵营玩家接到更多直接针对叛军npc势力的战斗任务。多个靠近南边的战区,发布了“接受多个玩家势力联合进攻某个叛军据点”任务,并开始接受玩家报名,这是益州地区阵营任务开始以来,从未有过的。

    很多玩家意识到,地区阵营任务已进入收尾阶段。

    大量朝廷阵营玩家势力的部队,纷纷向犍为郡、江阳郡、巴郡最南端集结,准备参与本次地区任务最后的盛宴。叛军阵营不甘示弱,重兵集结在越巂郡、朱提郡、牂柯郡北部集结,与朝廷阵营针锋相对,叛军阵营同样动员了本阵营玩家势力参战,但与朝廷阵营相比,叛军阵营玩家势力兵力明显要少得多。

    这条战线,俨然是叛乱升格前,官兵和南部叛军对峙战线的翻版。

    战线虽基本一致,攻守态势却已发生了明显变化。以前叛军势大,对北方官军采取攻势,官军只能苦苦支撑防线;而这一次,官军显然更加强大,占据了战场主动。

    大战,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江阳郡,位于犍为郡和巴郡之间。

    朱儁的大营,就设在这里。

    朱儁是朝廷宿将,战功彪柄,资历也高,毫无争议地成为官军主帅。

    为准备这场大战,朱儁将各部主将召集在一起,升帐点兵。

    上次曹操奇袭武阳成功,官军取得大捷,剿灭马相叛军,益州北部尽回朝廷之手,官军各部士气高昂,信心十足,中军大帐内气氛较大捷前轻松许多,各自打着招呼攀谈。

    朱儁左手按着剑柄,大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大帐内,众将忙结束聊天,肃容而立。

    朱儁四十许人,身材不是太高,敦实魁梧,方面阔额,目光深沉,不怒而威。

    “三天后,我们全线进攻。”

    他一开口,众将全都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淳于琼神情愕然,道:“这么快?”

    曹操迟疑了一下:“犍为和巴郡的将领,从这里回去都要一两天,动员部队会很仓促。”

    袁绍皱眉:“三天时间,粮草和兵甲补充不易齐备。”

    赵部也面现难色,抱拳道:“大人,重型军械从广汉南下,三天时间,顶多送到江阳郡和犍为郡,不可能运抵巴郡,是不是可以再缓几天,待军械齐备后再出兵?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快点平定益州的叛乱。”

    朱儁的回答,让众人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他是朝廷宿将,身经百战,深谙军事。明知时间太紧且军械运抵困难,仍执意发动进攻,与朱儁以往的作战风格不符,再联想到此前朱儁下令动员玩家势力直接参加战斗,渴望迅速镇压叛军的意图非常明显。一切都说明,有必须这样做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刘益州派人送来一封公文,公文来自洛阳。”

    朱儁神情平静,眸子却陡然变得犀利。

    “凉州反贼日益猖獗,正集结部队,试图大举东进,寇三辅,觊觎长安;前些日子,匈奴于夫罗部和白波黄巾合攻河东。这两股贼军若不尽快弹压,让其得势,会危及洛阳。”

    “洛阳,天子所在,不容有失!”

    “别说被叛军攻打,就是让他们靠近洛阳,都是大汉朝的耻辱,更是为将者的耻辱!”

    “朝廷军队多在各地平叛,洛阳兵力不足,朝廷希望益州迅速平定,以便我们及时抽身。”

    众将皆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近些年天灾人祸,叛乱频发,东汉王朝风雨飘摇,中央军队尤其忙碌,赶着四面灭火。往往刚平定一处,另一处又有火头冒出,神州大地,遍地烽烟。

    象黑山军和凉州叛军这样的大股反叛势力,朝廷根本无力征讨,黑山军的张燕虽向朝廷投降,被封为平难中郎将,名义上是大汉臣子,实际上是割据一方的军阀,经常到附近朝廷郡县打秋风,行事与叛贼无异,朱儁出任河内太守,就是为了击退黑山军的进犯。

    益州叛乱升级,朝廷不得不派出部队镇压。

    在朱儁反复陈情下,朝廷不想失去整个益州,派出了第二波援军,西园新军才刚刚组建,就被派了出来,可见洛阳现在兵力空虚情况已相当严重。河东起火,危及洛阳,天子和文武百官非常紧张,催益州官军赶紧平定叛乱回援,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

    有一件事朱儁没有说。

    他收到的公文,不是一份,而是五份。

    五份公文,全都是催他赶紧收兵回去,最早的一份公文是在取得大捷前。

    公文中甚至隐晦地表示,可以先把益州叛乱放一放,拱卫好洛阳才是当务之急。

    朱儁知道,天子身边那些只会争权夺利的家伙一个个都慌了。他深知益州对朝廷多重要,顶着压力,率领部队继续平叛,但速度必须得加快了,何况现在朝廷阵营已经占据了优势。

    “众将听令!”

    众人齐声道:“末将在!”

    “三日之后,全军出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军议结束,众将各自回去做最后的准备。

    曹操在键为郡,为西路军;朱儁和淳于琼部在江阳郡,为中路军;巴郡则仍然是袁绍和赵部,为东部军。主帅朱儁的中路军是主力所在,集结重兵,每日整军备战,喊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面对中路军的巨大威胁,叛军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先前从益州北部退却时,夷兵主力就在越巂郡、朱提郡、牂柯郡一线停下脚步,避免官军长驱直入,将战火烧到夷南。官军不断调兵遣将,一鼓作气平定益州叛乱的意图十分明显,叛军不敢大意,大量夷民被动员起来,纷纷赶往前线。朱提郡集结的叛军最多,由朱提叛军首领黄义率领,与朱儁率领的中路军对峙。

    三日之后,大战爆发。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三路官军早早埋锅造饭,将士们用完早膳,稍事休息。

    朝阳初升,大量官军开始在营地外完成列阵,叛军那时候还没有吃饭,一看情况不对劲,只得暂时放弃享用早膳的念头,赶紧列阵迎敌。

    二十多辆投石车,将石弹抛向叛军群中,正式拉开了大战的帷幕。

    这些投石车,昨晚才被送至前线,立即投入使用,展现出惊人的威力。

    二十多块石弹在空中飞行,挟着呼啸声,坠向大地。

    接近一半的石弹没有命中目标。

    投石车就是如此,射程很远,威力也很大,就是命中率比较低。

    但是,十来颗石弹在人群中砸落,血肉横飞,被砸中的夷兵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就化为血泥,场景十分惊怖。这还没有完,坠地后石弹继续向前滚动,但凡被它碰到的夷兵,运气好的缺胳膊断腿,运气不好的,直接被碾死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石弹过处,惨叫不断。

    被投石车攻击,是这些叛军从未经历过的,这份体验糟糕至极。夷兵虽然悍勇,可巨石从天而降,不是血肉之躯能够抵挡的,而这么大的石弹跨越近三百步距离袭至,出乎很多夷兵的认知,让他们首次感觉到何为恐惧。

    第二波石弹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有过第一波石弹校准,第二波石弹准确率明显提高,约三分之二的石弹在夷兵阵中砸落。尽管夷兵遭受痛击后站得比较分散,仍然掀起一阵血雨腥风。

    夷兵虽然好勇斗狠,纪律方面却是弱项。黄义亲自训练的朱提叛军相对还好一点,可大部分叛军来自南方各郡,第三波石弹袭来时,部分夷兵开始不顾队形,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夷兵打顺风仗个个如狼似虎,近身肉搏也没有太大问题,象现在这样,被几百步外的石弹轰击,夷兵普遍被吓得不轻。实际上,石弹造成的伤亡只能说一般,震慑力倒是能得满分,换作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,这种程度的打击是可以承受的,夷兵却是不行。

    疤脸黄义冷汗都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懂一些军事,可投石车这样的大杀器,仅边军和中央军拥有,州郡地方军没有资格配置,黄义也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到投石车的威力。他知道投石攻击结束后,对面的官军就会发起进攻,必须保持阵形相对完整,可石弹的破坏力确实很大,部队出现了些许动摇迹象,强令部队保持阵型,反而可能导致更大的混乱,甚至溃逃。

    黄义纠结无比,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第四波石弹结束后,投石攻击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投石车抛射的石弹,对大小和形状有比较高的要求。

    石弹太大太重会影响射程,太小太轻会影响效果;形状方面,需要尽量呈圆形或椭圆形,以便石弹落地后能在地上滚动一段距离,滚动过程中带来的杀伤才是大头,同时能造成敌军混乱。石弹通常是就地采集,采集和修凿需要时间,投石车昨晚才运到,中路军采集的石弹,只够发射四轮。

    朱儁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投石车对夷兵的震慑如此之大。以前的交手中,夷兵血性过人,骁勇善战,朱儁认为夷兵的实力很不错,哪知道,被投石车轰了几轮,骚动如此明显。早知如此,他宁愿晚些时间发动,多采集些石弹,直接轰得叛军心胆俱寒,再挥军掩杀,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现在收兵也晚了些,夷兵见识过投石车的战法后,下次遇上,很难再有同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事上没有后悔药。

    朱儁行事果决,令旗一挥,前锋部队顺势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没有石弹来袭,夷兵渐渐平静下来,他们惧怕石弹,却并不惧怕与官军近战,肉搏开始。

    朱儁的中路军发动进攻的时候,西路军和东路军也同时展开行动。

    三名率部进入益州作战的西园校尉,袁绍继续在巴郡和赵部搭台唱戏,淳于琼则在朱儁帐下听命,只有曹操获得独当一面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个机会,显得是因为曹操前面的卓越表现。

    奇袭武阳,焚烧粮草,又准确判断出叛军主力撤退方向,设伏杀死了马相,迫使叛军全线南撤,朝廷轻而易举的收复益北全境。曹操表现出来的超卓胆识和谋略,足以获此殊荣。

    朱儁的整体战略,是全线出击,中路突破,中路军拥有最多官军。

    中路军被强化,东路和西路自然相对弱一点。

    曹操除本部兵马外,帐下多是五斗米信徒组成的杂牌军,朱儁看不上五斗米的实力,通通交给了曹操。相对而言,由巴郡地方部队和袁绍部组成的东路军,实力比西路军更强一些。

    战斗开始后,曹操先是和朱儁一样,让投石车轰击夷兵。

    西路军的投石攻势,取得了更加显著的战果。

    曹操开完战前军事会议返回犍为大营后,命令部队提前准备石弹,虽然他在路上耽误了一些时间,能动员的人力也不如中路军,但战斗开始时,西路军的投石车抛了十二轮,砸得夷兵哭爹喊娘,哇哇乱叫。

    曹操敏锐地捕捉到战机。

    最初的计划,是等投石结束后,让五斗米先上去冲一冲。曹操对五斗米信徒没半分好感,五斗米造过反,趁益州大乱急需用人之际趁人之危,谋求太守位,完全不值得信赖,早晚会成祸患,在他看来,用“米贼”消耗叛军,再适合不过了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看到夷兵极其适应投石攻击后,果断改变了计划。

    第八波石弹飞上天空时,曹操本部兵马先冲了出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