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39章 巧合,抑或同道?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青谷部落加入逐鹿领,带来的技术红利需要第一时间得以利用。

    然而,实际利用过程中,还是出现了一些偏差。

    巴乡清酒暂时没有办法自己酿造,不是技术有问题,而是逐鹿领缺乏必要的建筑物。确切地讲,逐鹿领目前没有酿酒坊。游戏就是如此,哪怕有必要的人才和技术,没有相关建筑物,哪怕是一件简单工具,也无法凭空造出来,更何况巴乡清这样的特产。

    巴乡清的大批量生产,暂时无法实现,好在青谷部落的生活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鱼不智对此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他依稀记得,酿酒坊就是在城市阶段出现,只是不确定究竟是二级城市,还是三级城市。他前世一直混迹军团,对领主这点家务事不那么上心,但有一定他非常肯定,那便是酿酒坊需要的职业是厨师,前世论坛上有人吐槽“酿酒为什么需厨师主持,而非专门的酿酒人才”,鱼不智对此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虽然巴乡清大规模生产暂时无法实现,却能从现在开始就着手人才培养,待酿酒坊出现,逐鹿领的酿酒业就能迅速上马,为领地发展提供大量资金收入。

    另一个特产賨布,倒是马上可以为领地创造财富。

    賨布需要的技能人才是裁缝,需求建筑物则是裁缝铺,这两样,逐鹿领都有。

    裁缝铺是基础建筑物,早在村庄阶段就出现在建筑物列表中,人才入手难度相对比较小。逐鹿领此前积累的高级裁缝就有十多位,中初级裁缝上百,完全有能力批量产出賨布。

    至于賨人部落最有价值的产品白竹弩,不在技术转让之列。

    白竹弩虽然在玩家群体中颇有市场,利润比巴乡清和賨布高出许多倍,可从始至终,白竹弩都未被系统承认为特产。

    不是特产,技术转让自然无从谈起。

    度节对此的解释是,白竹弩和板楯一样,都是賨人特有武器,只有賨人能够制作和使用。这就是白竹弩离开賨人之手后,就变成了玩家装备的原因。

    青谷部落成为逐鹿领附庸势力后,逐鹿领的经济困局彻底舒缓下来。虽说賨布带来的收益不足以满足领地庞大的支出,但稍稍节约一点,应付领地正常经营应无问题,等将来酿酒坊出现,或纺织业开始上规模,逐鹿领将有充裕的资金可供挥霍。

    鱼不智无比憧憬那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被小钱钱淹没的感觉,一定很爽吧……

    易风对此的期待值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长期受资金困扰的易副城主,做梦都盼着领地有花不完的钱。賨布的新增收入让他乐得合不拢嘴,可賨布带来的利润越可观,易风对巴乡清无法投产的怨念越强烈,他知道,要想改变这一现状,唯一的办法是让领地更快升级,争取早点让酿酒坊出现在建筑物列表中。

    为加快石制城墙的建设,易风获得领主首肯后,把手中的建筑加速锤全部用上,并适当加价继续收购这一道具。

    逐鹿领持续对裁缝和厨师人才大力培养,逐渐扩大賨布产能,并为酿酒产业做人才储备。

    凉州,木角领。

    檞寄生看着手中的统计资料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这是一份墨者袭击对木角领的损失报告。

    檞寄生向来喜怒不形于色,这一次……

    看起来依然淡定,但紧握的拳头,才是他内心真实情绪的反应。

    骚扰逐鹿领的骑兵刚回来不久,墨者便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墨者对木角领的袭击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,累计损失让他痛澈心脾。

    墨者暗杀巡逻士卒、毁坏领地建筑物倒也罢了,檞寄生觉得忍忍也就过去了,损失不大。可是,最近一段时间,墨者的行动变本加厉,开始对上品战马下手,纵火、下毒或直接击杀,无疑触碰到木角领的要害,损失近百匹战马,让檞寄生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木角领彗星般崛起,靠的就是骑兵来去如风。

    墨者对战马下手,简直比领地所有战士死在墨者手上更令他难受。

    士兵死了可以重新招募,稍稍花费些时间就能恢复精锐程度,无外乎给点抚恤金而已。

    战马则不同,价值足够高,难以补充。

    木角领怎么搞到那么多战马,在外界看来,一直是一个谜。

    其实说穿了并不稀奇。

    檞寄生在凉州降生后,做了一个隐藏任务,利用任务中的bug,空手套白狼,免费搞到一千匹战马,然后便扯起骑兵队伍四处征战,出人意料地拿下黄巾战役第二名。但那个bug只能用一次,浮屠不可能容忍该bug继续存在,也就是说,后面再想获得战马,他必须寻找卖家,再拿出真金白银去买。

    木角骑兵在黄巾战役中捞取大量功勋,战马也持续损耗,到远赴益州之前,早先搞到手的一千匹战马仅剩五百余匹。在逐鹿领,退走时损失了一百多匹战马(部分被射杀),最近又被墨者这么搞,檞寄生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其他损失同样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建筑物重建费用,累计超过五万金。

    死在墨者之手的木角领士兵,前后加起来已超过两百人。

    墨者的报复意愿非常强烈,但他们的行动并不莽撞,从不与木角军正面交战,只管挑小股巡逻队下手。木角领也曾苦心设下陷阱,可来寻仇的墨者非常精明,还有独家手法可用,遇到拿不准的时候,使驱使着机关兽出来乱搞,木角领的埋伏无一成功。

    巡逻士兵频频遇袭被杀,领地没有有效的反制办法,导致部队士气日渐低落。

    墨者声称有同伴被木角领虐杀,持续派死士和机关师袭击领地,始终没有伤害普通百姓,久而久之,竟然让木角乡民隐约生出“他们不是坏人”、“他们这么做是迫于无奈”等情感,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。

    普通乡民虽然没人受到伤害,但半夜三更老是要爬起来救火,真的足以让人崩溃。

    慢慢地,乡民开始对军队不满,好端端地虐杀别人,引来报复,这下怎么收场?

    军中将士气不打一处来,参加远征巴郡的骑兵指天发誓,劳资们被人追杀都没敢还手啊,还虐杀对方?而且仇人来也尽找士兵下手,他们简直比窦娥还冤。有个别知情的将领在暗自咒骂,那两个该死的坏蛋是武师,凭什么报复咱们这些兵哥?领主为什么不把他们交出去?

    整个木角领乌烟瘴气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檞寄生的日子很不好过。

    墨者上门,意味着逐鹿领已经猜到骑兵来自木角领,檞寄生并未对此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骑兵始终避而不战,不难判断出来自某个领地,而现阶段能派出五百骑兵的领地,脑子稍微活泛些的玩家,都能想到木角领,檞寄生从不会轻视任何对手,更不会想当然地把对手视为白痴。能冲破重重险阻,第一个把领地升到城市级,绝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檞寄生不能接受的是,上一次,逐鹿领居然没有完蛋!

    那样的情况下还没完蛋,还有天理吗?

    逐鹿领没完蛋,他自己反而暴露身份,问题来了。

    檞寄生不得不面对,将来会面对怎样的报复。

    坚忍、谨慎、果断、阴险、疯狂,这是他分析出来的鱼不智的性格特征。

    拥有这些性格特征的人,绝对不可能对敌人高抬贵手。墨者出现在这里,必然和鱼不智脱不了干系,如果不是战争申请暂时不接受跨州战争,说不定鱼不智已经光着膀子自己上了。

    “终究还是要正面交锋呢……”

    安静的领主办公室里,有人在轻声呢喃。

    逐鹿领很强大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成为逐鹿领的敌人,绝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,虽然逐鹿领一次次卷入纷争和战斗,但站在鱼不智对面的敌人,从割鹿盟开始,到牛城管、马袁义领导的黄巾军,都以失败而告终。有的一蹶不振,有的神州除名,而逐鹿领一次次从战火中走出,而且正变得越来越强大。

    檞寄生并不后悔向逐鹿领派出骑兵的决定。

    对他而言,鱼不智是宿命一般的敌人,必须有一个人彻底倒下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就为牛城管覆灭前喊他那声“哥”。

    他一定要完成自己的承诺!

    逐鹿领多么强大,檞寄生比绝大多数局外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他知道很多逐鹿领的核心机密,外人难以知晓的机密,甚至能推断出鱼不智的发展轨迹。

    提前触发逐鹿领隐藏领地任务时,系统会送出一位老眼昏花的老游侠,和一位年纪腼腆的墨家少年……

    借助老游侠,墨家少年和超级佣兵的力量,可以在一级村庄阶段,不可思议地进攻5级山寨。“不可思议”的难度才配得上“不可思议”奖励,徐庶那时候出现并顺利被忽悠加入,不是什么偶然,而是预先设计好的彩蛋……

    山寨中找到的那名高级铁匠阿蒲,同样是彩蛋……

    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,紧靠白虎魁塔……

    利用前期扫荡山寨获得的巨大收益,投资垫江境内的賨人部落,賨布和巴乡清接连作为特产出现,还有可卖给玩家的紫色装备白竹弩,为逐鹿领提供充足的发展资金……

    徐庶那条线继续挖掘,孝子彻底投效后,一定会将徐母接到巴郡,后续追杀事件被触发,再顺理成章地,把一位沉默的英雄,白毦之主陈到送到逐鹿领……

    当然,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内。

    巴郡的天象事件便是如此,那次天象事件,客观上加快了逐鹿领的发展.

    天公将军杀人事件;该事件随之引发的马袁义进攻逐鹿领;益州来势凶狠的南部叛乱;叛乱升格为地区阵营任务等,都不在剧本之内,让檞寄生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即使没有这些意外,有钱有猛将有谋士的逐鹿领,已经具备强势崛起的一切基本条件。

    只要利用好这些先发优势,应对方面不出现大的纰漏,不难名扬天下,制霸一方!

    檞寄生看好《三国争雄》的市场潜力,一个吸引上亿人的游戏,成为领主中的佼佼者,钱途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因为某些原因,檞寄生找到一个代理人,也就是牛城管,替他出任逐鹿领主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始料未及的是,这一切苦心安排成了替他人作嫁衣,白白便宜了鱼不智!

    檞寄生很理解牛城管发现逐鹿领被鱼不智占据时的感受,实际上他也灰常不开森。但是,檞寄生足够理性,逐鹿领虽然是最好的一个发起点,但他向来习惯做几手准备,既然逐鹿领已经被人占据,换个起点重新再来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可牛城管不这么想,千辛万苦才跑到垫江,却被人当头一棒,强烈的反差让牛城管无法接受,为报复鱼不智,牛城管最终作出了落草为寇的决定,从此走上不归路。

    正是在那个时候,檞寄生不得不放弃初衷,仓促间就地通过隐藏领地任务成为一名领主。

    有一件事情,一直困扰着檞寄生。

    虽说鱼不智意外地抢先成为逐鹿领主,檞寄生最初并不认为,鱼不智能顺利崛起。

    逐鹿领虽然有种种得天独厚的条件,有强势崛起的潜质,但这些潜质不会凭空而来,而是需要按照“攻略”,精心筹谋和实施,一步步触发。

    以打山寨举例,即使有老游侠和墨家少年,谁敢在一级村庄阶段挑战山寨?

    挑战1级、2级山寨倒也罢了,勉强能打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,挑战5级山寨,有正常人敢那样做吗?而徐庶现身的先决条件,就是一级村庄阶段进攻5级山寨,否则,就会与这位才华横溢的王级谋士失之交臂。没有收服徐庶,最直接后果就是徐母任务线就不可能触发,陈到不会来到逐鹿领,间接影响难以估量。

    那时候打不下5级山寨,藏在山寨中的阿蒲同样无法入手。

    賨人部落投资也是如此,如果没有想到賨人,与賨人部落开展合作,并义无反顾地全额投资,缓一段时间,想独占那两个賨人部落市场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鱼不智又鬼使神差的做到的……

    事实上,几乎每个重要时间和事件节点,鱼不智都做出了正确的决定!

    这让檞寄生非常不解,他确信,除了牛城管,自己没有告诉任何人关于逐鹿的“攻略”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巧合?

    抑或是“同道”?

    如果是同道,鱼不智到底是谁?

    即使是同道,也不该察觉逐鹿领!

    此时此刻,檞寄生已无暇思索鱼不智的来历。

    墨者的报复,让他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檞寄生沉默半晌,终于作出决定。

    他打开通讯手镯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