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37章 墨者的报复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赵部回归巴郡,对益州叛乱走势影响是全方位的。

    巴郡各县形成合力,阻挡了牂柯叛军北上,江阳郡境内叛军受到牵制,想迅速攻占巴郡全境,对朱儁部形成合围的战略构想无法实现。巴郡军的强硬表现,极大缓解了朱儁面临的压力。

    绵竹战场和巴郡西南部战场,两军陷入对峙之中。

    叛军兵力占据着绝对优势,但官军稳守反击,叛军一时间也攻之不下。叛军一开始仗着人多发起强攻,付出了一些人命代价,没有占到任何便宜,于是只得老老实实地打阵地战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以叛军兵力优势,大可不必执着于在绵竹决胜负。

    朱提叛军首领黄义派人到前线,建议绵竹战区,分兵绕过朱儁的部队,攻击朱儁部背后的广汉北部,再大举北上,进逼益州境内唯一没有被战火烧到的汉中郡,逼迫朱儁军全线后退。朱儁退却,叛军大部队可衔尾追击,争取野战中消灭朱儁部有生力量,叛军有望速胜;朱儁不退,后路被截,补给无保障,被叛军包围,早晚也是个死。

    黄义的计划直指要害,最终却没有付诸实施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:谁攻谁守,始终无法达成一致。

    叛军内部不是铁板一块,各有小九九。

    马相在益北起兵,占据了整个蜀郡,广汉郡南部和犍为郡北部,马相打心眼里认为益北是他的地盘,南部夷民的到来让他非常矛盾,都是叛军不假,谁主导“革命”大有区别,马相很担心南部叛军鸠占鹊巢,攫取胜利果实,他冒着掉脑袋的风险造反,可不想替别人做嫁衣。

    绕过朱儁主力北上,这是个好战略。

    可仔细一想,马相觉得不大对劲。

    马相自己进攻,担心他的地盘被益南叛军接管;让叛军进攻吧,打下的地盘算谁的?根据按劳取酬原则,理所当然是谁打下来归谁,那样一来,等打跑了官军,马相被南部叛军南北包夹,早晚大家还得开片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马相始终拿不定主意,索性就这样耗着。

    叛军不分兵北上,朱儁心里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一边经营防线,一边派人与巴郡郡守府建立联系,不断给赵部打气,鼓励赵部坚守辖区,等待朝廷第二波增援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过去,转眼已是188年8月。

    洛阳方面终于作出反应。

    黄巾起义被镇压,外戚和宦官争斗越来越激烈。为分大将军何进兵权,汉灵帝决定在洛阳西园设立一支军事组织,这便是所谓的“西园八校尉”。八校尉分别是上军校尉蹇硕;中军校尉袁绍;下军校尉鲍鸿;典军校尉曹操;助军左校尉赵融;助军右校尉冯芳;左校尉夏牟;右校尉淳于琼。

    诸校尉受小黄门蹇硕统属。

    蹇硕总管全军,直接听命于皇帝,连大将军何进都要受其命令。

    洛阳接连收到朱儁的求援文书,得知益州局势如此恶劣,必须发援兵。朝廷营兵多在各地平叛,无奈之下,皇帝只得依赖刚刚组建的西园八校尉,令中军校尉袁绍、典军校尉曹操、右校尉淳于琼进军益州,驰援朱儁。

    朝廷增派援军入益州平叛的消息传到前线,形势陡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官军士气大振,叛军则开始不淡定。

    朱儁和巴郡的官军还没搞定,又来官军,那还得了?

    叛军的攻势变得更加猛烈。

    绵竹方向,马相和南部叛军的隔阂并未随时间推移淡化,反日渐加重。因为马相的举棋不定,南部叛军非常不满,却无可奈何,只能跟马相黄巾一起攻打朱儁打造的坚固防线,损失不小,收获不大。

    总体看,叛军损失更大一些,但先吃不消的是朱儁。

    朱儁兵少,经不起这样耗。

    洛阳派出的援军赶到之前,汉中郡和广汉北部地区,负责朱儁部钱粮和兵源补给。可是,广汉北部县城能力有限,朱儁主要指望汉中太守苏固,好与侠士结交,施政能力不敢恭维,让他调集点钱粮支援前方勉强能做到,至于编练新军补充朱儁部战损,实在不是苏固能够胜任的,战事平稳还好,如今战事趋于激烈,朱儁部队越打越少,承受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这时候,朱儁意外地收到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朝廷任命的益州牧刘焉,出人意料地出现在汉中郡。

    益州牧以汉中治所南郑为州治所,正式挂牌,走马上任。

    刘焉登场方式,与历史记载的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历史上,马相自绵竹起事,连破益州、犍为和巴郡,控制了益州大部,随后被益州从事贾龙所破。当时刘焉已经被朝廷任命为益州牧,准备赴任,因道路不通滞留荆州境内。贾龙破马相后,迎刘焉进入益州,治所就定在绵竹,安抚收容逃跑反叛之人,实行宽厚恩惠政策,逐渐将益州纳入治下。

    游戏中却不同。

    益南叛乱荡起的涟漪,让一些主线情节变得不同。

    马相确实起兵了,但他未能打下巴郡,益南叛军大举北上,将益州局势搅得大乱,益州从事贾龙未能如历史上那样,完成击杀马相叛军的壮举。贾龙没机会冒头,马相叛军势大,更没有派人迎刘焉进入益州的机会。

    受影响的不只是马相、刘焉和贾龙,赵部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原本应该被马相攻杀的赵部,被困在牂柯郡数年,回来后还是条好汉,组织巴郡军队抵御叛军进攻,成为益州朝廷阵营的中流砥柱……

    纷乱的益州,存在无限可能。

    刘焉突然出现在汉中郡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新晋州牧上任后,很快把无能的苏固从汉中太守位置上撸了下来。

    苏固不服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州牧不同于刺史,对治下郡国有控制权,刘焉以州牧身份免掉他官职,苏固再不满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。刘焉不是普通人,他是汉室宗亲,是皇族中公认有德行的君子(其老师祝公去世,刘焉辞官服丧,弟子无此义务),论出身、论名声,都不是苏固能撼动的,何况苏固自己也知道,前段时间后勤工作做得不到位,朱儁对他也很不满,除非苏固造反,否则只能接受。

    强势拿掉苏固后,刘焉迅速展现出温和的一面。

    叛军势大,有些地方官员和部队逃跑,或者被迫站在叛军那边。刘焉上任后,发公文表示不追究过往种种,安抚收容叛逃官兵。与此同时,刘焉将汉中政务打理得井井有条,拿出自己的资产,资助编练新军,全力支援前线,给予了朱儁极大支持,让朱儁不再需要担心补给和后援的问题。

    刘焉后勤保障得力,朱儁又是久经战阵的名将,叛军难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绵竹战事趋于平稳。

    巴郡战区,反而打得更厉害。

    进攻巴郡的叛军部队,全部来自益州南部的夷民叛军,虽说也有山头,却远远没有马相和南部叛军那样互不信任。另一方面,夷民叛军好勇斗狠,打仗没那么多弯弯绕,最精的黄义因为主力部队攻打逐鹿领时损失严重,还留在朱提境内编练新军,地区阵营任务开始后一直没有参战。

    朝廷派出第二批援军,进攻巴郡的叛军决定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绵竹战场没有采用的分兵转进战术,在蜀郡战场上演。

    叛军在正面战场对巴郡守军发起大举进攻,趁巴郡守军无暇它顾,数千叛军绕过防线,直扑处于后方平都县城(ps:真实地名会和谐,垫江“线”府就是这样来的……挑个现在不复存在的古代地名,具体位置勿较真)。

    平都县城处于后方,绝大部分兵力被赵部抽调到前线,叛军攻过来时,县府只有几百新兵,无法抵挡叛军进攻,只得向前线求援。可前方战事吃紧自顾不暇,无力派出部队增援。赵部一边严令平都县令死守县城,一边动员附近朝廷阵营玩家势力驰援。

    然而,叛军好不容易策划这么一场大行动,准备十分充分。

    赵部能调动朝廷阵营玩家增援,叛军自然也能让本阵营玩家阻截。

    这场战斗,逐鹿军并未参与。

    平都县叛军阵营玩家实力更强,离垫江直线距离有三四百里,逐鹿领鞭长莫及,即便有徐庶“开路”特性,即便叛军离平都县城还有一百余里,逐鹿军基本不可能赶上参战。

    但鱼不智还是派了些人过去。

    某位邪恶的领主嗅到了机会的气息,老游侠招锋和剩余墨卫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墨卫由墨者和武师组成,身手矫捷,一路翻山越岭,日夜兼程,终于在次日夜间赶到平都县城,发现平都县城刚被攻破,大量叛军正蜂拥入城。

    顾不得疲惫,招锋等人趁夜色摸进城内。

    天亮前,墨卫陆续撤出,在城外指定地点集合。

    墨卫们大老远赶到这里,不是来看戏,几乎每名墨卫都背着人才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来此的目的,正是抢……救人才。

    平都相当于空城,遇叛军突袭难以保全。

    鱼不智盯上了城中技能人才。

    逐鹿领人才储备雄厚,可没有哪位领主会嫌人才太多。

    逐鹿领整体人才厚度虽然不错,但某些职业技能人才储备不尽如人意,尤其是织工和蚕农。纺织业直接关系到逐鹿领的产业结构调整,偏偏这两种人才被官府登记在册,严格管制,正常情况下入手极难。

    县府和郡守府有官办织坊。

    县城被攻破,以叛军一贯作风,官办织坊是保不住的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宝贵的织工和蚕农受到伤害,鱼不智决定,由逐鹿领“保护”。

    至于战后要不要把这些人才还回去,以后再说……

    墨卫圆满完成了该任务,趁城中混乱,叛军进攻县府和府库,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织坊里的人一个个背出城外。做完这一票,墨卫继续发扬蚂蚁搬家精神,潜入城内寻找其他高级人才,天快亮时才鸣金收兵。

    带着二十多名技能人才回到领地时,老游侠睨视鱼不智,头昂得老高。

    那神情,两字足以形容:傲娇。

    可惜老游侠没得到表扬,反而挨了当头一棒。

    “老头,连一名高级织工蚕农都没带回来,你这么拽,真的好意思吗?”

    招锋大怒:“小子,县城织坊十个织工蚕农全在这里,没高级人才怨我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,再不说什么,从老游侠身前飘过。

    老游侠冲天杀气落空。

    好半晌,老游侠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县府官办织坊没有高级人才,这厮当然知道,分明是故意恶心自己……

    凉州,木角领。

    领主办公室,檞寄生坐在阴影处,听取转职官吏汇报。

    这名转职官吏已被任命为副城主,在木角军民看来,他荣升副城主实至名归,因为他出了名的能干。领主大人很少出现在人前,存在感非常差,木角领这么快成为一级城市,大家普遍认为是转职官吏的功劳。

    只有转职官吏自己知道,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对领主大人,由衷敬畏。

    “那些黑袍人的行动仍未停止,昨晚又有五名巡逻士兵被杀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操纵一只机关兽,冲进一个附属领地纵火,幸亏乡民抢救及时,办公室未被烧毁,只是修缮花了些钱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有黑袍人告诉乡民,同伴被木角领的人虐杀,他们是来报仇的,除非我们交出凶手。这些黑袍只对军人下手,未伤及平民,未带来大恐慌,但结果反而对我们更不利。最近这段时间领地士兵不断被暗杀,部队士气比较低落,建筑物持续被破坏,普通百姓也有不满。领地里渐渐出现流言,很多人认为,我们确有虐杀他们的同伴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要不让那两位出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一直默然倾听的檞寄生拒绝,道:“他们不能露面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。他们是墨者。”

    “墨者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上次我们出了些纰漏,那两位嗜杀成***杀了一名墨者,致招来此祸,是我的疏忽。墨者有很多死士,又擅长机关术,被他们盯上,不容易脱身。他们的报复较克制,是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出手的是我们的人,在试探,如果那两位再出手,相当于告诉墨者,就是我们做的。”

    副城主叹息,道: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忍。不承认,他们找不到证据,早晚会退走。”

    (1、新年快乐,恭喜发财!

    2、请假两天-0-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