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35章 不良少年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!

    从宕渠归来,逐鹿领开始消化战利品。

    收获的人才分配到各自岗位,夷民也得到妥善安置。

    宕渠境内少数民族众多,賨人就是在宕渠聚居,受此影响,宕渠玩家领地夷民数量普遍比较多,被覆灭的那个领地有三千多夷民,全部被逐鹿领接收。随着这些夷民入驻,逐鹿领的三个夷民定居点得到大量人口补充,白虎义从规模,接近恢复到战前水平。

    无当飞军也因此受益。

    得知大量夷民来到领地,王平兴冲冲地跑去挑选新兵。

    三千多夷民,只有百余人被王平选中,无当飞军编制超过三百。

    特殊兵种的选材标准,就是这么令人蛋疼。

    不过,与陈到的白毦兵相比,无当飞军的选材难度要宽松许多。

    徐庶随即确立了领地各部选兵顺序:白毦兵第一,无当飞军第二。

    至于磐石营,普通部队没那么多讲究,磐石营自创建以来,从未遭遇过合格兵员不足的困扰,逐鹿领的“虎狼之威”称号惠及全民,不缺勇士。再则,逐鹿军以实力排座次,排在最后只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。

    虽然刚经历过一场战争,领地建设依然有条不紊地进行。

    石制城墙在缓慢推进,北面正门位置的城墙已经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尽管石制城墙还未完全启用,磐石营却已开始在新建城门外设立岗哨,每天都有士兵在外面值守。

    今天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领地刚刚利用归来,并且战损微乎其微,领地军民一片欢腾。

    几名值守磐石营士兵挺胸抬头,意气风发。

    所有岗哨值守点,北面新城门最受将士们欢迎。

    在高大厚重的城墙外轮值,可看到附近石制城墙如有生命般野蛮生长,可看到大量商队和玩家穿梭来去,还能看到乡民们一张张笑脸,感受领地日新月异的变化,种种喜悦和自豪,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一阵风吹过,逐鹿旗猎猎作响。

    风中传来一阵铃音。

    几匹马护着一辆马车,从远方缓缓而来。

    骑士和车夫皆是少年,马车富丽堂皇,极尽华丽,少年们胯下马,虽然只是普通驮马,却全都披红挂锦。除车夫没有武器,骑士各自背弓挂剑,人人披服锦锈,头戴鸟羽,身佩铃铛。

    人数不多,排场却是出来了。

    风中的铃音,正是少年身上铃铛发出。

    “来者止步!”

    值守磐石将士上前,拦在马车前方。

    一名少年下马,快步上前,与值守将士说了几句。值守将士面现讶色,与同伴商量了一番,随即让马车和骑马少年在城外空地上歇息,同时派人赶回领导通报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。

    骑马少年们渐渐有些不耐,有人开始在空地上走来走去,铃儿响丁当。但看到马车依然没有声响,少年们只得耐着性子,静静等待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。

    城门处,一大群人从城内走出,径直向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城内冲出两百多名磐石营士兵,在城门到马车所在的空地之间列队。待战士们列队完毕,鱼不智出现在城门处,徐庶和易风落后半步紧紧跟随。先前与磐石将士交涉的少年,赶忙迎了上去,交谈了几句,躬身作揖而退,快步回到马车前,隔着车厢与里面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车帘拉开,一名华服少年走下马车。

    华服少年面容谈不上俊朗,却英武迫人,眉宇间有一股浓浓悍勇之气。他看了看出迎的人群,十分隆重,面上流露出满意神色,更令他满意的是,逐鹿城主亲自出城相迎,让少年如饮醇酒,大为自得。

    华服少年喜排场,喜被人重视,逐鹿领的接待,让他非常高兴。

    他上前几步,对鱼不智抱拳,感慨道:“不请自来,城主大人不嫌叼拢,反而以礼相待,足见城主大人果然如传言中那般仗义,真人杰也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笑容可掬,摇头道:“领地事繁,不是所有人都能让我亲自相迎,唯有真正的大名士、真豪杰才有些待遇。刚才,听说甘兴霸造访逐鹿领,我本打算马上出来相见,但我家军师和副城主都说,迎接豪杰不可以失掉礼数,没什么经验,召集人马多花了些时间,还请兴霸勿怪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说到“军师”和“副城主”时,徐庶和易风微笑拱手。

    徐庶是逐鹿军主帅,但领地部队效忠于领主,领主是部队最高指挥官,几乎没有哪个领地会让一位npc出任主帅职务。尤其象逐鹿领这样的领地,如果让外界知道主帅是徐庶,多半会猜测徐庶真实身份,随着逐鹿军与外界接触日益增多,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鱼不智在外面以军师称呼徐庶。

    出动两百多磐石营当仪仗队,还拉上徐庶和易风一起,接待规格隆重。

    鱼不智这么做,只因为来的是甘宁甘兴霸!

    喜欢三国的玩家,应该都有听说过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甘宁,字兴霸,巴郡临江人,东吴名将,官至西陵太守,折冲将军。

    甘宁少年时好游侠,纠集人马在地方上为非作歹,也就是所谓的地痞,组成渠师(水贼团)抢夺船只,因为他身佩铃铛,衣着华丽,人称锦帆贼。甘宁出身于富户,甘氏是临江五个大姓之一,在地方上颇有势力,因此他胡作非为也没有出什么大事,十八岁时甚至做过蜀郡丞,但很快弃官归家,继续带着一群不良少年混日子。

    夺取船货直到二十多岁才停止,甘宁开始读书,钻研诸子百家之说。

    甘宁先后仕于刘表和黄祖,都不被重用,直到得苏飞之助,进入江东。这是甘宁一生的转折点,他被周瑜和吕蒙引荐给孙权,深得孙权赏识,开始建功立业。随周瑜攻曹仁取夷陵,随鲁肃镇益阳拒关羽,守西陵获朱光,率百余人夜袭曹营,战功赫赫。

    陈寿在《三国志》中,夸赞甘宁为“江表之虎臣”。

    孙权曾说:“孟德有张辽,孤有甘兴霸,足相敌也。”

    张辽威震逍遥津,江东畏惧,据说那之后提张辽之名,可止小儿夜啼,足见张辽给江东留下的记忆多么惨重。孙权将甘宁和张辽相提并论,认为甘宁能够抵敌张辽,不难看出甘宁在东吴诸将中的超卓地位。

    演义中,甘宁单挑12场胜11场,武力之强令人惊叹。

    此时的甘宁,带着一帮混混江中打劫船只,锦帆贼算是颇有声名。

    鱼不智听说甘宁来访,破天荒地搞出这么大阵仗,是为了投其所好。

    熟悉三国的鱼不智,知道甘宁的脾性。

    甘宁是个很好面子,注重排场的人,他出身富户,家资颇丰,哪怕组水贼团也喜欢排场。步行则陈列车骑,水行则连接轻舟;侍从之人,披服锦绣;停留时常用锦绣维系舟船,离开时又割断抛弃,以显示富有奢侈……

    种种事例,不胜枚举。

    对排场的执着,甚至会影响到甘宁对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所在城邑的地方官员或那些跟他相与交往之人,如果隆重地接待,甘宁便倾心相交,可以为他赴汤蹈火;如果礼节不隆,甘宁便放纵手下抢掠对方资财,甚至贼害官长吏员。

    直白地讲,现在甘宁就是一个好面子的问题少年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甘宁求见所为何事,鱼不智还是果断决定满足他的虚荣心。

    对这厮招待不周,搞不好从此莫名其妙多一个敌人,逐鹿领没有水师,就算锦帆贼未必有实力攻打据点,在汉水骚扰渔民,鱼不智真拿他没办法。可是,以这厮的尿性,如果让他觉得倍有面子,甘宁万万不好意思找逐鹿领麻烦,说不定还能交个朋友,有事没事赴个汤蹈个火什么的。

    鱼不智先前那番话,既表明自己自重身份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肯见;又不动声色地夸赞甘宁是真豪杰,值得他带着领地军师和副城主出城相迎;同时,还委婉地解释了自己出来这么晚的原因。

    高规格接待是鱼不智的意思,徐庶和易风只是被拉来站台。

    出来的晚,不是怠慢,而是因为要调集部队迎接你这豪杰!

    “没什么经验”,意思是以前还没有人享受过这待遇,你娃是第一人!

    如果甘宁听得懂鱼不智话里的意思,漫说等十几分钟,就算让他在城外等上一天一夜,估计这少年都会感动得虎目含泪,不敢有什么意见……

    果不其然,甘宁听完这番话后,心情愉悦,感动至极。

    “大人言重了,甘宁一介莽夫,得大人如此抬爱,着实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甘宁与大人同郡,早在大人率部阻击鼠潮的事迹传出时,甘宁便深感钦佩,后来大人屡破黄巾,造福乡里,甘宁有心结交,却因为组了渠师,行事多遭人非议,深恐为大人带来麻烦,故而始终没有前来。直到今日,想送上一份薄礼,才冒昧登门拜访。”

    甘宁说起逐鹿领光辉事迹时,没有提及清剿垫江山寨。不过,考虑到问题少年水贼头子的特殊身份,不提正常,提了才奇怪。

    “送礼?”

    鱼不智心中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甘宁出手阔绰,建设领地需要很多小钱钱,莫非……

    但甘宁让鱼不智失望了,所谓薄礼,是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“在下听说,前番南方蛮子攻打逐鹿领时,有一伙水贼试图趁火打劫,偷偷从汉水溜上岸,欲对大人领地不利,好在逐鹿领兵骁将勇,没有让他们得逞。渠师各有地段,虽说坏规矩的是那独眼龙,但他从我地盘上借道,又是从汉水上岸,甘宁岂能轻饶了他?”

    “探实消息后,在下即率兄弟们去找独眼龙讨说法,那厮敢做不敢当,又欺我带的人少,出言不逊。甘宁已杀了独眼龙,其老巢付之一炬,其部属要么被杀,要么被我收绑,宕渠水再无独眼龙这股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因袭击大人领地而起,特来向大人知会一声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甘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,义薄云天,其实说白了,不习惯锦衣夜行吧?

    带着较少的水贼,端掉另一伙水贼的老巢,何等的快意,何等的威武,以甘宁现在的心性,不想办法显摆一下,得到一些夸赞,担心自个被憋死?这厮多半以为,他跑去把独眼龙给灭了,逐鹿领会很高兴,可一伙上不了台面的水贼死活,鱼不智为什么要关心……

    实际上,鱼不智一点都不恨独眼龙。

    大家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,又无血仇,独眼龙让他恨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鱼不智反而对独眼龙有种莫名的“好感”,潜意识里当他是“吉祥物”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独眼龙手贱,想上岸趁火打劫,恐怕鱼不智到现在都不知道,领地里有个法术达人培瓜,王平多半也会继续在夜雨镇蹉跎岁月。没有独眼龙引出王平,逐鹿领能不能扛过上次围攻,都是两说。

    甘宁这个二货,把老子的“吉祥物”宰了,居然好意思跑来邀功示好……

    鱼不智啼笑皆非,当即决定狠狠地表扬这厮。

    “哎呀,那伙水贼忒是可恶,没想到兴霸代为除之,甚慰……”

    “兴霸真乃急公好义的豪杰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叫我大人,多生份,兴霸若愿意交我这个朋友,叫我名字!什么?兴霸知道我是勇毅护军?虚职而已,你要抹不下面子,叫不智城主也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见如故,我们得好好喝上几杯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样,原本想打个招呼,装完逼就闪的甘宁,楞是被拖进城中喝酒。

    酒席之上,军师和副城主全程作陪,陈到和王平也被拉来与甘宁见面,给足了甘宁面子。逐鹿领主火一般的热情,让不良少年自己都有些犯嘀咕,貌似自己名声没那么好,逐鹿领主竟如此抬爱,当真有些惭愧。

    甘宁称赞逐鹿领的巴乡清。

    鱼不智立即吩咐易风:“待会给兴霸车里装几十坛,带回去给兄弟们喝。”

    易风口中应诺着,心头却在滴血,几十坛巴乡清,都是钱钱……

    鱼不智继续派发礼物。

    “前番叛军来袭,我们缴获了几十匹战马,都是难得一见的上品战马,等钱抚恤将士,大多卖了,剩下十来匹当时有伤,现在应该好得差不多了。易副城主,选几匹好的,让兴霸牵回去玩。”

    易风强颜欢笑,偷偷抹了把眼泪。

    酒宴之上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易风除外……

    酒宴结束,鱼不智将甘宁送出城外,目送马车远去。

    车内,甘宁慨叹:“不智大人真义士也!”

    (ps1:上一章章节名被和谐了,不明所以,无法修改,这里说明一下,章节名应为垫*****集团。

    ps2:春节事繁,欠更先继续欠着,请各位保持镇定,勿扔板砖……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