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33 突围(二合一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!

    绵竹。

    马相黄巾最早起事的地方。

    朱儁率领朝廷平叛部队,从汉中一路南下,沿途收拢广汉郡北部县城,风尘仆仆地赶到绵竹境内。而这个时候,马相黄巾已经攻占整个蜀郡地盘,麾下叛军膨胀到十余万,益南叛军在江阳郡的行动也相当顺利,几乎已经占领江阳全境,下一个目标就是巴郡。

    朱儁推进速度之快,出乎叛军预料。

    马相首当其冲,率主力北上,在绵竹摆开阵势准备迎击朝廷部队。

    马相和益南叛军都以黄巾自居,面对朝廷的平叛大军,自然同仇敌忾。

    益南叛军担心马相被朱儁轻易击败,剩下他们孤掌难鸣,五万南部叛军紧急赶往绵竹,打算与马相部一起,共同抵抗强敌。

    绵竹境内,两军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朱儁是大汉名将,战功赫赫,威名远播,但他率部从司隶进入益州境,劳师袭远,进入益州境后,为尽早收拢广汉郡北部县城,继续急行军南下。赶到绵竹时,士卒疲惫不堪,且后勤补给困难,更重要的是,朱儁从司隶带出的部队仅万余人,一路收拢汉中郡和广汉北部县兵,兵力也仅仅三万出头,不到马相部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朱儁一改此前高歌猛进的作派,让部队就地休整。

    马相方面,虽然兵力占绝对优势,可朱儁的名头,对叛军有极大威慑,昔日黄巾最强盛的时候,三大主力被朱儁灭了俩,马相心里犯嘀咕。再者,马相虽然号称有十万叛军,可实际上大多都是些暴民,缺乏必要军事训练,部队战斗力有限,这些暴民对付人心惶惶的郡县守军还象那么回事,可要让他们跟朱儁率领的中央正规军打,貌似还有些不够看。

    得知南部叛军正赶来绵竹,马相有充足理由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别看大家都是造反派,都自称“黄巾”,可毕竟是两股势力。

    马相所部多是汉人,南部叛军多是夷民,前者嫌后者野蛮且不通教化,后者认为前者不够勇猛,彼此间谁也不服谁。此时并肩作战,是因为朝廷的压力让他们不得不放弃成见,否则,一旦被朱儁击败一路叛军,剩下那一路的日子也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益南叛军也没忘继续抢地盘,三万叛军以江阳郡为跳板,打算攻巴郡。

    一面与马相并肩迎敌,坚定马相抵抗朝廷主力的信心,另一面,遣偏师进攻广袤的巴郡,努力侵占地盘,益南叛军的算盘敲得非常响。

    这个策略,又是出自朱提叛军首领黄义。

    短暂的和平,并未持续太长时间。

    朱儁所部休整了没几天,南部叛军赶到绵竹。

    叛军和朝廷部队军力对比,是15万对3万。

    部队集结完毕,兵力又占据绝对优势,黄巾联军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官军和叛军的战斗,正式爆发。

    最初几次小规模试探性战斗,朱儁率领的官军显示出素质方面的优势,占据一定上风。然而,随着叛军投入更多兵力,官军人数的劣势显露无遗。叛军兵力五倍于官军,大可轮番出阵,官军却没有这样的条件,开战时间越久,官兵的短板暴露得明显。

    朱儁久经战阵,从司隶带来的一万多官军,大多参加过平定黄巾战斗,属大汉朝为数不多的精锐部队。因此,尽管叛军人多势众,朱儁仍能够与叛军大致保持均势,在绵竹一带与叛军对峙。

    但朱儁自己很清楚,局势不容乐观。

    益州地位神州西部,山路艰险,朝廷部队难以进入境内平叛。

    朱儁是一支孤军。

    为了尽快进入叛乱地区,朱儁放弃了重型攻城器械,武器无绝对优势。

    近年来神州叛乱频发,朝廷焦头烂额,尤其是益州北部的凉州叛乱声势更盛,另一位平定黄巾的名将皇甫嵩,正率领其他精锐部队,试图打退凉州叛军对三辅的进攻,随后一段时间,朱儁很难获得朝廷支援。

    益州叛军则不同。

    叛军占领了益州大部分区域,拥有庞大战争潜力;叛军本就是益州人,拥有本土作战优势;通过与官军长期斗争,叛军军事素养在逐渐提升……

    即便是打消耗战,叛军也能把朱儁耗死!

    朱儁思之再三,唯一的机会在巴郡。

    巴郡,是除汉中郡以外,唯一一个叛军未能染指的郡,还是一个大郡。

    论面积,巴郡大约占益州北部一半;论地理位置,巴郡东连荆州,倘若被叛军占据巴郡,朝廷从荆州方向提供支援的希望将彻底破灭。朱儁已经知道,部分夷南叛军正向巴郡境内进发,朱儁心急如焚,但他面临的压力也很大,没有余力分兵在巴郡开辟第二战场,只能派人向巴郡县府传令,要各县府整军备战,务必死守城郭,不得予叛军可乘之机,否则必遭严惩。

    朱儁自己也知道,期望地方县府阻挡叛军,是多么不切实际。

    他只是希望,巴郡各县能多拖些时间。

    苦苦支撑战局的朱儁,接连向洛阳派出使者,目的都只有一个:求援。

    朝廷现在已经无兵可派,但朱儁此时管不了那么多,他看得非常清楚,如果没有援军赶到,仅凭他手中的力量,想平定益州叛乱无异于天方夜谭。朱儁唯恐援军赶到前自己已战败,他在奏章中请求,从正在三辅与凉州叛军作战的皇甫嵩帐下,立刻派出援军进入益州作战,以免益州全境沦陷。

    这个要求比较过份。

    凉州叛军比益州叛军更难缠,且正在进攻三辅地区。

    三辅一失,洛阳告急,天子和朝中百官怕是连觉都睡不安稳。

    朱儁不是不知道这一点,但他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朱儁并非贪生怕死。

    他无惧兵败身死,可如果益州被叛军占领,益州和凉州叛军连成一片,朝廷将尽失西面的土地。自那以后,司隶和荆州将不得安宁,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绵竹的战斗,官军明显处于劣势,只能苦苦支撑防线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令人震惊的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失陷牂柯郡三年多的巴郡太守赵部,冲破封锁返回巴郡,重掌大局。

    随后几天,本次事件的一些细节,渐渐被外界知晓。

    赵部能奇迹般的返回巴郡,是因为有小股精兵接应。

    接应赵部的部队不到两百人,来自逐鹿领!

    这支精锐小部队,自然就是白毦兵。

    逐鹿领遭遇朱提叛军、武陵寇和木角领围攻,徐庶分析了益州乱局后,认为逐鹿领处境不容乐观。如果不能改变朝廷势力的颓势,任由益南叛军拿下巴郡,朱儁率领的平叛官军难逃失败厄运,而逐鹿领由于处于敌占区,很可能不等朱儁落败,就被益南叛军攻破领地,神州除名。

    徐庶告诉鱼不智,领地必须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鱼不智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徐庶看得很清楚,郤俭已死,朱儁势单力孤,扭转朝廷阵营战局的希望就在巴郡。巴郡各县互不统属,没有一个能振臂一呼的人能立刻站出来,唯一的办法,是让赵部回归,唯有赵部能整合巴郡各县战力,戮力拒敌。

    徐庶随即策划了营救赵部的全盘计划,并成功组织实施。

    外界以为逐鹿领需要时间舔舐战争疮伤的时候,白毦兵已悄然南下。

    这支不到两百人的部队,刚刚从司隶返回益州,仅休整了两天,便再次踏上征程。策划了这一切的逐鹿军主帅,和白毦一起行动,徐庶的“开路”特性,是营救巴郡太守行动不可或缺的一环。

    开路:移动速度不受地形影响,皆视同道路。

    在开路特性帮助下,白毦翻山越岭,如履平地,直奔牂柯郡而去。

    当徐庶率部队绕过封锁线,出现在赵部占据的县城城下,道明身份时,巴郡将士还以为又是叛军的诡计,用弓箭迫使白毦兵退后。徐庶无奈,让白毦退后,表示愿意独自进城,才顺利见到赵部。

    徐庶曾随鱼不智到郡守府办事,赵部对气质不凡的徐庶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赵部见到徐庶,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他被困此地已经三年多,无时无刻不想着回去,然而归路被叛军封锁,无法脱身,进退两难,度日如年。县城物产和府库物资有限,支撑到现在,已经无以为继,自忖必死,没想到还能见到郡中故人。

    得知逐鹿军是来助他北归,赵部感动得差点没掉下泪来。

    白毦进城,赵部才知道白毦不到两百人,大失所望,但与徐庶深谈后,赵部仍然决定听从徐庶的劝说,率部返回巴郡。赵部也是没有法子,他已经穷途末路,县城的粮食都快吃完了,部队只剩下两千多,再不走,不等叛军攻城,部队要么饿死,要么被城内的饥民给卖掉。

    逐鹿军这一百多号人,成为赵部脱身的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徐庶能免除地形影响,提升全军移动速度,顺理成章获得最高指挥权。

    仅凭这点部队,没可能与叛军硬碰硬突围,偷偷开溜是唯一的办法。当天夜里,巴郡军在夜幕掩护下,悄然离开盘踞的县城,进入了茫茫群山。在开路特性加成下,望山跑死马的山路不再那么令人绝望,部队全速北上。

    天亮后,县城附近叛军准备例行“慰问”巴郡军时,才发现情况不对。

    巴郡军弃城而逃的消息,很快通过牂柯郡的叛军阵营玩家扩散。

    各地叛军纷纷行动。

    不仅在要道隘口加强封锁,还展开拉网式搜查。

    叛军阵营反应迅速,让巴郡军逃亡之路更加艰难。如果没有玩家掺和,叛军即便发现县城已空,也不可能那么快把消息传遍整个牂柯郡,更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组织起严密的阻截和搜索网。

    玩家的加入,让这一切变得很容易。

    对逃亡军团威胁最大的,并不是南部叛军,而是几乎无处不在的玩家。玩家军团撒网式搜索,想完全躲过他们的眼睛并不容易,派尖兵灭口对玩家也没有任何意义,复活后同样能指出巴郡军所在坐标。

    但逐鹿军也不是孤军奋战。

    行动前,鱼不智找到天下军团,请天下派出十名绝对可靠的骨干玩家,作为徐庶等人的耳目和通讯员,在各个指定地点待命。直到行动开始,那十名天下玩家才知道逐鹿军的目的。

    入选的天下众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参与营救巴郡太守?

    好过瘾!

    够刺激!

    在天下通讯员提醒下,逃亡军团连续避开了两轮拉网式搜索。

    但是,两千多人的部队行军,即便总是挑那些非常难走的道路,也不可能避开所有人的耳目,难免留下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当天傍晚,逃亡军团被发现!

    被发现时,逃亡军团已经离开赵部原先盘踞的县城上百里,直线距离!多山地带,一个白天在众多叛军阵营围捕下跑出这么远,绝对是一个奇迹,让叛军阵营许多阻截扑空,但牂柯是叛军地盘,拦截网铺得足够大,外围叛军很快向逃亡军团聚拢。

    突围战很快打响。

    赵部的残军物资匮乏,突围前基本口粮都难以保障,很多人面黄股瘦,能在群山中急行军跑这么远,全靠一股求生意志在苦苦支撑,已精疲力竭。叛军围过来时,赵部的军队根本没有余力抵挡。

    生死关头,陈到率领的187名白毦站了出来,负责断后。

    白毦离开大部队,准备阻击大队叛军的追杀时,赵部和他手下的将士,都以为这群逐鹿将士必死无疑。他们能做的,就是在徐庶带领下,咬牙继续向北方进发,向巴郡进发,不让逐鹿将士白白牺牲。

    那一晚,星月晦暗,一如赵部等人的心情。

    听着身后山林传来的厮杀声开始、高亢、平息,逃亡军团陷入沉默。直到杀退追兵的白毦,快步赶上大队。

    那一刻,死气沉沉的队伍猛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。

    叛军的追杀并未停止,每当敌军逼近,白毦总是第一个站出来,或冲阵突围,或殿后阻敌,他们用手中长矛和腰间雁翎刀,给予叛军迎头痛击,保护巴郡逃亡军团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不到两百名逐鹿精锐,护着两千多精疲力竭的巴郡军残部,奔向北方。

    徐庶的开路特性,让逃亡军团在山野间来去自如,让叛军难以阻截。

    即便能追上,山中难展开兵力,小股叛军部队根本不是白毦对手。

    逃亡军团经过三天艰苦行军,与叛军交锋近十场,终于回到巴郡境内,奇迹般完成突围。

    益州战局,随之发生变化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