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28章 抽丝剥茧(中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朱提叛军领黄义为何对逐鹿领如此“关切”,暂时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鱼不智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。

    不管他因何而来,战事一开,大家就是敌对状态。能知道原因固然好,不知道也无妨,反正在鱼不智心里,黄义已经被贴上一个标签:敌人。

    徐庶继续道:“第二个势力:武陵寇。”

    “武陵寇出动了两千人,仅为朱提叛军出动人数的四分之一,却已经是他们几乎全部人手,从他们撤退时机来看,武陵寇这次也是全力以赴。”

    “武陵寇趟这趟浑水,原因很清楚,为了委托。”

    “这已经不是武陵寇第一次和我们打交道了,前番叔至护送母亲过来,追杀者正是武陵寇,只是没想到事情过去这么久,他们仍然没有放弃委托。这次武陵寇从荆州潜入益州,在巴郡潜伏多日,等叛军突破中部防线后,再同时从两个方向对我逐鹿领难,计划缜密,分工明确。”

    “被俘的武陵寇伤兵证实,上次行动失败后,其领有意中止该委托,但雇主表现得很有诚意,不仅答应提高委托酬金,还慷慨地支付了上次行动战死流寇的抚恤金,只为让武陵寇继续完成委托。武陵寇领无法拒绝,才有了这次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武陵寇之所以参加这场行动,是因为有人相邀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听说益南叛军会全力出手,武陵寇区区两千之众,没那个胆子再来逐鹿领虎口拔牙。在这次行动中,武陵寇只是一颗棋子。属下认为,经过这次惨败之后,武陵寇再对逐鹿领较劲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武陵寇,有以下几个问题需要注意。”

    “1、粮食。战俘供认,为等待叛军到位,武陵寇在垫江山林潜伏7日,进入巴郡境内时,他们只剩下大约3日的口粮,不足以让他们潜伏那么久。为避免打草惊蛇,武陵寇没敢就近劫掠,属下不解,他们靠什么撑那么久?”

    鱼不智目光一凛,道:“元直怀疑有同谋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徐庶神情严肃,道:“由于王平赶到之前,武陵寇就有主动撤退的计划,王平一出现,他们立刻退走,带走了几乎所有成员,被我们俘获的武陵寇仅六个人,他们被军团技击伤难以逃脱。这六名被俘武陵寇都是底层人员,对盗贼团重要信息几乎一问三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关于粮食问题,他们只知道,进入垫江境第二天晚上,领让一名心腹带了几百人出去,天亮前背着大量粮食返回。被俘人员没参加该行动,他们对从哪里搞来的粮食也不关心,有得吃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徐庶叹了一口气,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鱼不智面沉如水:“出去搬粮食的人,有折损吗?”

    徐庶很快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接济武陵寇粮草,确凿无疑了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也是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徐庶从桌上拿起一支毛笔,蘸了点墨汁,走到领主办公室墙上挂着的巴郡地图前,在某个地方标了一个点,再以那个点为圆心画了一个大圆圈,指着那一点道:“这是武陵寇藏身的山林,距逐鹿领5o多里,圈住的区域,则是属下根据武陵寇取粮往返时间,划出的大致取粮范围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站在地图前看了片刻,摇头道:“接应的人未必在这范围内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属下最担心的。”

    徐庶叹道:“易地而处,换做我们做这事,不会让流寇直接到领地取粮,比较稳妥的办法,是提前把粮运到某个隐密地点,再通知流寇去那里取用。可这样一来,可疑范围会非常大,并且很难追查到提供粮食的人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道:“再难也得查下去。武陵寇虽有名,却只是一个外地盗贼团,以我们目前实力,他们很难占到便宜,接应武陵寇的反倒更危险。他们也许并不是同谋,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提供粮食,但也不排除是行动的参与者,万一就是主谋也说不定。卧榻之侧有这么一股力量,让人难以放心……先从最近范围开始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徐庶应诺着,继续陈述。

    “2、雇主。武陵寇只是一把刀,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,这样的刀很多,找出握刀的人才能对症下药,一劳永逸解决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的是俘虏地位太低,有价值的信息太少,无论怎么严刑拷问也问不出什么名堂。有个俘虏被弄得狠了,供称好象听人说过雇主来自荆州,在荆州势力很大,武陵寇的领没有中止委托,也有畏惧对方势力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试图追查这条线索,却无法继续深入挖掘。”

    “实际上,该消息真实性存疑,战俘受刑不过乱讲也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雇主来自哪里,是何身份,能请动武陵寇且出手阔绰,资金方面显然很雄厚;经过三年多仍未放弃委托,说明态度很坚决,值得警惕;如果真如战俘供认的那样很有势力……主公,这个麻烦不小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苦笑不已:“有钱有决心又有势力,元直,要不咱们赶紧跑路吧?”

    徐庶本来一脸地凝重,听鱼不智这么一说,不禁哑然失笑。

    跑路自然是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还有心情开这样的玩笑,可见鱼不智心态很好,并没有方寸大乱。关键时刻能承受住压力,谈笑自若,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属下打算派一些墨卫去武陵查探,看能否顺藤摸瓜,找出雇主。”

    “元直安排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3、委托内容。从武陵寇先后两次行动看,直接目标指向明确,很可能是冲着属下母亲而来。属下为此再次请母亲细细回忆,也找过叔至和上次前去接人的武师云清,仍然没有忆起任何可疑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得知武陵寇可能为她而来,非常愧疚,有意返回颍川老家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断然道:“对方的意图还不清晰,没理由自乱阵脚,如果对方为伯母而来,伯母更不能走。在这里,至少有领地可以保护她,回颍川老家,万一对方循踪而至,谁能保护伯母安全?”

    徐庶心情复杂,既愧疚又感动。

    徐庶是著名孝子,母亲安危比他自己生命还重要,诚如领主所说,如果对方目标确实是他母亲,离开逐鹿领风险非常大。可若是继续留在这里,领地似乎又可能受到拖累。

    鱼不智知道徐庶此时的纠结心情,关心则乱,这时候需要帮他下决心:“元直,如果逐鹿领连军中主帅家人都保护不了,也配称天下第一城?你且宽心,无论对方是谁,一起面对便是。”

    徐庶不言,深深一揖。8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