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24章 不务正业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围攻逐鹿领的战斗过去,荡起的余波却远未平息。

    npc势力大举进攻玩家势力,事前没有任何征兆,让玩家们心有余悸。由于当事人并未对外说明遇袭原因(实际上鱼不智也不知道为什么),玩家世界对该事件有多种推断和解读,其中不泛骇人听闻的猜测。

    ——城市级领地可能成为npc势力打击对象。

    ——富有领地易招致觊觎。

    ——拥有历史人物的玩家势力,被npc势力覆灭机率比其他领地更大。

    ——中国古代风水学说盛行,说不定游戏中也有类似设定,据说有些凶地天生容易招兵燹之祸,从鱼不智的经历看,很可能领地风水有问题……

    玩家世界试图找到答案,npc世界也有些余波未平。

    渔歌镇。

    领地遇袭时,渔歌镇差点被水贼团偷袭,幸亏有培瓜和王平先后出手,杀退水贼,才使得渔歌镇免受劫掠。渔歌乡民自始至终都没见过水贼模样,甚至不知道最早示警和抵抗水贼的是培瓜,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脑补出情形,再兴高采烈地和过往渔民或商船开故事会。

    一位渔歌渔民被十多人围着,讲得唾沫横飞。

    “……说时迟,那时快,一名少年骑着吊睛白额大虎杀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少年是谁?说出来吓一跳,他是逐鹿领一个附属领地镇长的儿子,平时跟个闷葫芦似的,那次领地实在太危险,咱们逐鹿领的军队都在北面和敌人打呢,没闲工夫理会出现在南边的水贼。那小子就跑去跟他老爹说,我去吧,三两下把他们解决掉,免得让领主大人添乱,领主大人多忙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虎仰天长啸,江边那伙水贼全被吓得尿裤子,不战而逃!”

    “那少年带着几十个人撵啊撵,跟撵狗似的,把那些水贼全撵到船上。水贼头子叫独眼龙,赶紧让放船飘向下游,那些没跑掉的全成了俘虏。”

    “水贼俘虏在渔歌镇被审问,我听镇上的驻军说,那些家伙神智不清,说他们在瓜田那里,遇到好多婴儿般大小、圆滚滚的、刀枪不入的小黑兵,他们跟那些奇怪的小黑兵打了起来,直到少年带兵赶到,那些小黑兵才消失不见……我们本来不信,但那晚镇上的驻军最后也去了,和少年也就前后脚的工夫,那晚河边叮当声响确实持续了很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镇上驻军去瓜田找,哪有什么小黑兵?”

    “镇子里乡民听说后,也帮着去找,瓜田里除了瓜就是瓜籽,没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被抓的水贼赌咒发誓说有小黑兵,叮当声确实响很久,大家很纳闷,小黑兵是什么东西?后来有位老人说,定是因为咱们领主大人仁厚,不晓得哪路神仙暗地里帮了一把……”

    逐鹿渔民很会讲故事,语调、节奏、表情极富感染力,围观者听得津津有味,随着故事推进,人群中不时发出哄笑、感慨、叹息和倒吸凉气声。

    一艘小渔船悄然离开人群,缓缓向汉水上游驶去。

    船上是两个渔民打扮的汉子。

    小渔船拐进一条汉水支流,又行了几里,在一处河湾停下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看似普通的小渔村。

    两条汉子下船,向渔村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走得很快,渔村看起来空荡荡的。但两人知道,在各个道口、树林和建筑物里,正有许多持刀跨剑的同伴保持警戒,如果有外人闯到这里,将体会到什么叫寸步难行,甚至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这个渔村,其实是汉水最大水贼团的秘密巢穴。

    两个渔民打扮的汉子,是易容改装出去探听消息。

    渔村深处隐藏着一个庄园,两名汉子径直推门进入。

    从外面看去,庄园只是比较大,但进入内部,却处处透着华美和奢侈。一群群少年携弓带箭在庄园内游荡,他们头插鸟羽,身佩铃铛,说笑打闹,不时发出阵阵哄笑,手舞足蹈,震得铃铛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两名汉子在庄园中绕来绕去,最后在一间华宅前停下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们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屋内很快有人说道,声音很年青,气势十足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进去,在大桌上各抓起一把水果,一边大嚼,一边向首领报告他们打探到的消息。

    首领是个少年,身着华服,虽然算不上有多么俊美,却也是相貌堂堂,少年斜倚大椅上,神情轻松,有着一股发乎内形诸外的悍勇之气。他头上插着的鸟羽非常漂亮,衣服也是极尽华美,阳光从窗户中钻进屋内,正好照在少年身上,仿佛全身都发着光。

    少年懒洋洋地倚在那里,听两位手下汇报。

    “传闻是真的,前两天逐鹿领打仗的时候,确实有水贼团趁火打劫。”

    “动手的是独眼龙,他有手下被抓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应该记得,独眼龙前几天应邀到我们上游做买卖,结果没做成,借道从我们这里回宕渠水,时间也对得上。这几年南面的蛮子造反,各渠师日子都不怎么好过,独眼龙定是看逐鹿领被攻打,想顺手捞一把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渠师,说白了就是水贼团。

    古有掌管河川的官叫渠长,水贼首领也以渠长自居,所部便称为渠师。

    少年扬眉,问道:“他们是在汉水上的岸?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会错!”

    “好,去召集众弟兄,打独眼龙!”

    两人面面相觑,道:“首领,不用先派人去独眼龙那边问问吗?”

    “问个屁!”

    少年撇嘴,冷哼道:“就独眼龙那德性,咱们去问,他敢承认?”

    “不承认怎么办?要么咱们捏着鼻子认了,就当没有那回事,要么大家好好打一架。他不守规矩,敢在老子地盘上乱来,放他一马,以后谁会把我们当一回事?再说了,渠师不在水上劫船,却跑到岸上劫舍,这算什么?这叫不务正业!把我们渠师的脸都丢尽了!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,叫齐庄上的人,咱们直捣黄龙,哼哼!”

    两人知道少年的脾气,看来这一仗避免不了,他们还是希望多些时间做准备,而不是就这样直接杀过去。

    “首领,要不晚两天动手,先把外面的兄弟喊回来,独眼龙可不弱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算个屁!”

    少年从椅上跃起,华服上阳光移转,屋内霞光斐然。

    “看老子分分钟捏扁他!”(。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