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05章 突如其来的袭击(中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草本镇。

    有可疑部队逼近,鱼不智没有第一时间向友好领地请求援军,可找些天下玩家进驻附属领地代为传讯,却是必不可少的。

    一百战士留守,熊栋带着两百磐石将士,打开镇门,走向镇外。

    两百将士,在数以千计头扎黄巾的夷民叛军面前,显得那么势单力孤,仿佛一个浪头打过来,就会被冲散,被淹没。队伍中众多新兵未上过战场,难免有些紧张,却依然站得笔直。

    熊栋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他是后来加入逐鹿领,参加过一些战斗,但此前有曲晨、陈到和徐庶等人顶在最前面,他遵令而行便是,象现在这样作为主将出战,对他而言还是头一遭,他也缺乏面对如此艰难局面的经验。但是,当领主要求他率部前出,试探敌军真实态度,他没有犹豫,立刻带队在镇外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磐石营主动前出,显然让夷民叛军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夷民好战,顿时一阵鼓噪。

    叛军阵中,一名脸上有几道可怖刀疤的汉子,正看着磐石将士。

    他身材不高,默然而立。

    这支夷民叛军里每个人都知道,疤脸汉子是一名汉人,附近夷民叛军,望向疤脸汉子的目光中,分明是自内心的钦佩和崇拜。这份崇敬,既因为疤脸汉子的传奇经历,又因为他出色的军事才能。

    疤脸汉子名叫黄义,据说他曾经是一名死囚,在狱中被官府残酷折磨,脸上的疤痕就是那时候落下。直到朱提郡夷民造反,攻破县府,黄义才得以重见天日,对官府抱有深深恨意的黄义,强烈要求加入起义军。

    夷民起兵造反,反的是官府暴政,并非反汉人。

    黄义的遭遇,轻而易举地得到被同样被暴政折磨的夷民同情。

    加入起义军后,黄义在一系列战斗中脱颖而出,展现出非同寻常的战略眼光和指挥能力,很快获得众多夷民信任。正是在黄义建议下,朱提叛乱夷民开始接受系统军事化训练,部队层级、号令、指挥系统、战术战法,从夷民们不以为意的细节抓起,让朱提叛乱夷民战斗力显著提升。

    黄义还建议,联络益州南部其他郡共同起兵,被当时主导着朱提叛军的地方豪强采纳。结果大家也看到了,益南各郡纷纷举事,朱提郡的叛军不再是孤军作战,起义者增多,直接导致州府想平叛变得更加困难,南下的平叛部队,不再只有朱提叛军一个对手,朱提叛军的生存空间大有改善。

    此后,起义军与官府部队的一系列战斗,黄义的作用越来越突出。

    在一次战斗中,朱提叛军领袖、某位地方豪强意外战死,大家一致推举黄义成为新的领袖。

    江阳郡太守南下,指挥朱提叛军迎战的正是黄义。

    那也是黄义成为朱提叛军领袖后的第一战。

    以几支小部队引诱江阳军南下,在山林中设下包围圈,然后痛下杀手。是役,朱提叛军大败江阳军,江阳太守战死,余部突围后再不敢出县城,朱提叛军取得一场辉煌的胜利。

    击败江阳军后,黄义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。

    他置叛军们北上呼声于不顾,出人意料地让一支部队向东进入牂柯郡,截断巴郡郡府军退路,有效支援了牂柯叛军。部分叛军不尊号令擅自北上,结果被州府军打得节节败退,退到朱提境内,才在黄义的接应下稳住阵脚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再无人敢质疑黄义的决断。

    这次突破州府防线,黄义亲率5ooo主力奔向逐鹿领,虽然很多夷兵不明所以,却没有人提议异议,足见大家对黄义多么信服。

    黄义森然冷笑。

    “想展现无惧一战的态度,吓退我们?做梦!”

    五百夷民叛军,列队向磐石营逼近。

    这一幕通过直播画面落入鱼不智眼中,让他神色大变。

    夷民骁勇善战,个人战力突出,但协同作战是夷民的短板,这或许和夷民们习惯的作战环境有关。益州多山,山地作战保持阵形非常困难,也未必需要,夷民很多战斗经验脱胎于狩猎经历,打猎不需要讲究什么阵形,这也使得益州夷民惯了打仗一窝蜂,阵形保持向来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但是,出现在草本镇外的这些夷民叛军却是不同。

    出击时阵型紧凑,训练有素,显然是叛军中的主力。

    鱼不智显然不会让两百磐石营硬撼上千叛军,他让熊栋主动率部前出,无外乎展现逐鹿军保卫领地的决心,试探叛军反应。叛军的应对足以说明,他们确实是冲着逐鹿领而来,抱有恶意,难以善了。

    熊栋率部缓缓后退。

    叛军只道逐鹿军怯战,大声嘲讽,前出部队加,试图与磐石营接战。

    熊栋带着磐石营退到镇门外,停了下来,结阵而待。

    五百叛军足狂奔,飞向熊栋等人靠近。

    最早迎接他们的,是镇内箭塔射出的箭矢,十余名夷兵中箭倒下。

    夷兵悍勇,遭受箭塔攻击反而激起他们血性,大声呼号着冲向镇外。他们顶着箭塔射击,冲到距离熊栋等人约三十余步处,眼看就能近身肉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磐石营向两边分开,让出镇口位置。

    一具高大战偶从镇内冲出,迈着大步,冲进夷兵阵中,挥剑持盾猛击。战偶杀伤力极强,被直接击中的夷兵纷纷倒地,无人能挡其锋,杀得一众夷兵哀声阵阵,叫苦连天。

    这尊战偶,是禽迪回宗门前制作的两个墨家战偶之一。

    禽迪虽然不在领地,徐飘渺带来的墨家弟子中,却是有两个机关师。

    墨家机关师通常都有自己擅长的机关兽,胡天胡地也不例外,但普通机关兽无法与墨家战偶相提并论。两人来到逐鹿领后,几乎所有时间都用在对墨家战偶的操纵上,到现在,已经能够熟练操作战偶,指挥战偶作战能坚持的时间,更是比禽迪强出不少。

    制作战偶看天赋,操作战偶看修为。

    胡天、胡地兄弟二人,天赋不及禽迪,修为却比禽迪浓厚许多。

    叛军来者不善,逐鹿军兵力空虚,自然要充分利用各种战力。

    叛军从西南方而来,草本镇当其冲,一个强大的墨家战偶放在这里,能帮助守军缓解不少压力。

    另一个战偶在南宁镇。

    五百夷兵被战偶冲得人仰马翻,熊栋哪肯放过机会,带着两百磐石营将士冲了上去,在箭塔和战偶帮助下,向叛军前部起猛攻。等到后方叛军赶来,磐石营和战偶已经退了回去,两百多夷兵倒在血汩中。

    看到袍泽的惨状,夷兵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草本镇攻防战,全面展开。(未完待续。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