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03章 人才凋零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愛♂去÷小?說→,。

    州府的征召,逐鹿领不得不作出响应。

    正如李县尉说的那样,直截了当拒绝州府征召,会被视为与反贼同谋,郤俭大可借题发挥,让逐鹿领吃不了兜着走。即便郤俭不久便下台或被杀,鱼不智也会落下“不配合讨逆”的把柄,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好名声受损,对逐鹿领未来发展颇为不利。

    接受征召,静观其变,是唯一的办法。

    就算质疑本次征召的合理性,也是以后的事,先得过眼下这一关。

    按照命令,逐鹿军接到征召令后,三天内必须赶到雒县。

    时间非常紧迫,正常情况下,逐鹿军接令后就得立刻出发,几乎没有停留和犹豫的时间,可见郤俭发出征召令前做过一番功课。逐鹿领稍犹豫,就可能错过报到截止时间,被扣上一顶“违抗军令,贻误战机”的大帽子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垫江府比较够意思。

    逐鹿领在垫江境内,阻止鼠潮蔓延和抵御黄巾一役,逐鹿领居功至伟,垫江府对逐鹿领颇为看重。陈县令这次接到命令后,一眼看出这是州府针对逐鹿领的阴谋,虽然他无力推翻征召令,却还是做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李县尉这次到逐鹿领,是以个人身份悄悄赶来。

    县府正式派出的官吏,要明天上午才会赶到,也就是说,按照县府记录,逐鹿领接到征召令的时间是次日上午。这样一来,逐鹿领可早做准备,不至于因为对征召令的抵触和犹豫,影响到部队报到,最终截止报到时间,也可以往后推大半天。

    垫江府知道新任州牧刘焉随时可能入蜀,多拖一会,说不定就变天了。

    垫江府显然不希望逐鹿领被算计,如果郤俭地位稳固,县府多半不敢搞这些小动作,可现在郤俭下课在即,县府与逐鹿领关系密切,关键时刻暗中帮衬一下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以县府的能力,不能要求他们做更多。

    尽管有县府暗中帮忙,筹组应征部队仍让鱼不智头大如斗。

    军中几乎无人可用!

    冀州创建特别领地,曲晨是主将,还带走了转职武将中的佼佼者王戣。逐鹿军主帅徐庶帐下,只剩下陈到可堪大任,再往下数就是一群转职武将,看来看去,也就黑旋风熊栋能力比较突出,接替曲晨成为磐石营主将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要命的。

    先前为支援傲视,陈到率白毦秘密前往司隶,战斗结束后再返回领地。山高路远,npc部队靠两条腿走路,等鱼不智从冀州回来了,白毦还没有回到领地,随后系统更新,直到现在,陈到等人也没有到家。

    按照npc的逻辑,精锐的白毦兵,司隶到益州走了三年多都没走完……

    徐飘渺等人从冀州出发,同样未归。

    逐鹿领的尴尬在于,派谁带队去州府报到。

    熊栋接替曲晨统领益州磐石营,但谁都明白,熊栋实际能力还差得远。若非曲晨去冀州,王戣也跟着去了,无论如何轮不到熊栋上位。在领地里,有徐庶看着,熊栋带领部队还象模象样,可他毕竟上任不久,带兵之道还有得学,执行一些指向明确的任务还好,现在就要求他审时度势临机决断,貌似有些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除了主帅徐庶,领地内竟然再找不出一位能独当一面的武将。

    鱼不智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人才凋零,竟至于斯。

    徐庶是逐鹿军主帅,同时负责情报中心,曲晨外派,陈到未归,有徐庶坐镇领地,能让人放心一些。鱼不智最初打算让熊栋去,让黑旋风试着独当一面,但被徐庶说服。

    “此去州府,重在一个拖字。”

    “既不能让州府抓住把柄借题发挥,又要尽量保全我军将士,熊栋未必能把握好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领地防卫体系已经初步建立,马相部离巴郡尚远,益南叛军短期内难以突破防线北上,逐鹿领相对比较安稳,熊栋应付得过来,还是属下走一趟吧。倘若州府有变,属下会立刻率部返回,相信耽误不了多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徐庶率部响应征召。

    出兵数量不得低于领地军队总数的一半,逐鹿领在益州有3000磐石营,还有近两百白毦兵,也算在编制内,最终徐庶带走了约1600名磐石营将士。响应征召后,领地仅剩下1400磐石营,并且没有一名历史人才坐镇。

    临行前,徐庶对领地防务作了细致安排。

    墨卫开始加强巡逻和情报收集,并扩大活动范围。

    留守磐石营重新调整了驻防安排,各附属领地派驻转职武将和部队。

    防患于未然,尽可能将一切置于控制之下,是这位王级谋士的习惯。

    这个习惯,能够让逐鹿领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时,不至于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徐庶率磐石营响应征召,并没有对逐鹿领正常秩序,普通乡民对此一无所知。即便知道,乡民们多半也不会认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,领地军队经历过很多战事,乡镇时期打退了多次强敌入侵,何况成为城市级领地,领地部队大幅度扩充,乡民们对逐鹿军保卫领地的能力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乡民们更关注的是,益州的混乱局势。

    马相以黄巾名义在绵竹起兵,杀了绵竹令,旌旗直指雒县,益北动荡。

    益南的叛乱更是持续了三年多时间,直到现在,巴郡太守赵部仍被困在牂柯郡境内。系统更新后,也不知怎的,益南的夷民叛军也以黄巾自居。不过大家没怎么当回事,这年头打着黄巾名号造反的比比皆是,好象造反者不自称黄巾,出门都不好意思跟大家打招呼。

    放眼神州,冀州的黑山军聚众百万,声势无人能比。

    黑山军以下,就属益州黄巾闹腾得厉害,对朝廷实际威胁最大。

    张燕在冀州风生水起,好歹已经向朝廷上表请降,获封为平难中郎将,虽然实际上割据一方,名义上已经接受朝廷约束,不再明目张胆寇击郡县。益州黄巾完全不同,正积极向官府势力进攻。

    益州南北,遍地黄巾。

    益州府无力镇压益南夷民叛乱,这几年大致保持均势。

    马相起兵,终于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为平定马相叛乱,州府从益南前线调回部分兵力。

    益南叛军突然发动猛攻,又是朱提郡,叛军成功突破州府部队防线,进入江阳郡。

    徐庶离开第二天,墨卫回报:领地周边发现可疑部队。

    更准确的消息很快传来:大批头扎黄巾的夷民,正向逐鹿领靠近!(。),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