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302章 无法拒绝的征召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愛♂去÷小?說→,。

    “三年多过去了,好象也没有下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历史进程推进三年多,这帐也能赖到他头上?

    好吧,从时间节点角度看,还真是三年多过去了,npc认这理没毛病。当初郤俭想挖墙角,邀请荀衍到州府相见,逐鹿领托辞荀衍回了颍川老家,以掩盖荀衍前往冀州建立特别领地的事实,没想到历史进程推进,益州郤俭等了三年也没见到荀衍,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不,现在就开始报复上了。

    越级传达命令,征召逐鹿领平叛,分明是对“藐视”上官的回应嘛。

    历史进程推进对玩家没直接影响?

    说那话的站出来,哥保证不打死你。

    鱼不智试探道:“可以拒绝征召吧?”

    “拒绝征召,将被视为与逆贼同谋,郡县有责任出兵征讨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翻白眼:“你直接说不能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李县尉望向鱼不智的眼神,分明有几分同情。

    他做了多年县尉,哪看不出其中猫腻,不过垫江府对此完全没有办法。命令是州府下的,征召部队的理由是“平叛”,别看刺史平时难以直接插手郡国内部事务,但遇到叛乱发生,刺史有权征调地方部队平叛,谁若不从,就是对抗朝廷的死罪,太守、国相都吃罪不起,先前包括巴郡在内的三郡部队奉命南下,足以证明“平叛”旗号下,地方郡国必须无条件配合州府。

    太守都不敢违逆,何况区区一个玩家领地。

    至于州府为何只征召逐鹿领,为何越过巴郡郡守府直接下令,中间是否存在打击报复的嫌疑……这些是后话,随随便便就能找些理由搪塞过去,诸如“城市级领地实力雄厚”、“军情紧急,故越级下令”、“说打击报复的纯粹是一派胡言,有本事拿证据来”……

    陈县令让李县尉过来传话,就是想让鱼不智弄清楚形势,勿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垫江府无法理解的是,为何州府在如此不利的情形下,征召了逐鹿领,却没有顺势征召更多玩家势力,帮助州府渡过难关。

    npc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形,玩家角度却很好理想。

    益州的叛乱非常严重,但要不要把大量玩家拖下水,州府说了不算,得系统说了算。玩家参战首先得有好处,而且往往有自行选择阵营的权利,可以帮州府平叛,也可以帮叛军造反,需要以地区阵营任务形式实现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还没有地区事件升级为地区阵营任务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,地区事件升级为地区阵营任务后,当地玩家能够从中获益,而其他地区玩家只能眼巴巴地望着,各种羡慕嫉妒恨。虽说神州各处叛乱频发,总有地方太平无事。

    为了相对公平,系统对地区事件升级把关甚严。

    郤俭不是不想征召更多玩家势力,是因为他没这个权力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可以自掏腰包支付玩家奖励,问题是郤俭首先是个大贪官,让他拿钱出来无异于要他的命。另一种方式是府库支付,但有个贪官当刺史,再加上他上任后益州南部长期叛乱,将叛军挡在南方就耗资不少,府库里的老鼠都饿得半死,没有能力支付玩家奖励。

    没办法征召大量玩家参战,郤俭点名个别领地平叛的权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很不幸,逐鹿领中枪。

    意识到事情严重性,鱼不智赶忙找人把徐庶叫来。

    徐庶简单了解原委后,对李县尉道:“县尉大人,可有办法化解?”

    李县尉沉声道:“命令是州府所下,征召理由无可厚非,解决问题还得从州府想办法。我等揣测此次征召逐鹿军,或许是刺史大人恼怒逐鹿领所致,休若先生如果回来了,要不然不智带休若先生前往州府陈情?让刺史大人有个台阶下,再陈情领地面临各种难处,说不定刺史大人会收回成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毫不犹豫地否决了这一提议。

    荀衍在冀州,此时没有在逐鹿领,远水解不了近渴。

    即便荀衍此时就在领地,鱼不智也不打算带他去州府套近乎。

    李县尉只道鱼不智不愿冒荀衍被挖走的风险,故断然拒绝,也不多劝,只是小声道:“既如此,就只剩下一个办法:拖。”

    “拖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拖。”

    李县尉低声道:“州府不是征召逐鹿军吗?去就是,路上可以走慢一些,准时报到就是,不要落下什么把柄。最近坊间有不少关于刺史大人的传闻,说得有鼻子有眼,料想不是空穴来风,具体是什么传闻,现在不方便告知,不智只需小心谨慎,静观其变就是。”

    徐庶听得一头雾水,他没有相应情报来源,尤其缺乏朝廷方面的情报。他通过当前形势解读,以及李县尉言下之潜台词,大致判断郤俭情况不妙,很可能因为上任后治下两场叛乱被追究责任。

    鱼不智却是心中敞亮。

    郤俭是益州刺史不假,只是他这个刺史快到头了。

    按照历史记载,郤俭在益州的劣迹传到洛阳,朝廷任命刘焉为益州牧,进入益州逮捕郤俭整饬吏治。任命州牧取代刺史,朝廷给了刘焉足够权力,刘焉已经动身,只是因为道路不通,暂时在荆州地界驻扎。只等刘焉一到,郤俭这益州刺史就做到头了。

    李县尉听到的风声,多半就是朝廷任命了新的益州牧。

    鱼不智却知道,用不着等到刘焉入蜀。

    马相起兵后先杀了绵竹令,进攻雒县后杀了刺史郤俭!

    马相自号“黄巾”,正率部进攻雒县,史料上未记载他打雒县耗时多久,但他打下雒县后,又进击蜀郡和犍为郡,“旬月之间,破坏三郡”,可见前面的战斗比较顺利,也就是说,从现在开始,郤俭随时可能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对这位即将被干掉的益州刺史,鱼不智原本没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只不过,郤俭死到临头还不忘搞事情,偏偏逐鹿领没有办法公然拒绝,着实让鱼不智蛋疼。(。),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