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248章 亮相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没想到休若来了垫江,在下身为本地县令竟全然不知,真是惭愧……”

    “休若先生来此,蓬筚生辉,在下对颍川荀氏心仪已久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要走?那怎么行,起码得用过酒宴嘛!不智是我垫江优秀领主,对县府乃至郡守府贡献巨大,在下早就想邀不智一起把盏言欢,奈何前期黄巾作乱,县里公务繁忙,到现在才缓过劲来。既然不智和休若先生来了,择日不如撞日,定要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“休若先生,此酒如何?”

    “休若先生,再来一斛!”

    “休若先生慢走,晚些时日,在下再到逐鹿领登门拜访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近本地不是很太平,黄巾虽然平定,五斗米道又开始闹腾得厉害,路上还是得小心一些。不智可以从驿站走,休若先生却是没有不智的便利,李县尉,点两百军士,护送休若先生回去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陈县令在荀衍面前极尽殷勤,不复平日的威严,鱼不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这就是名门弟子的份量!

    陈县令一把年纪了,荀衍才二十多岁,年龄比陈县令小许多;陈县令是地方父母官,荀衍只是其治下某个领地幕僚,身份地位也有着天壤之别。然而,陈县令却对荀衍以“先生”相称,且荀衍本人对此也显得非常坦然,让鱼不智觉得十分滑稽。

    别看荀衍在鱼不智面前有点狗腿,俨然脑残粉,但他在面对其他人时,名士之风妥妥地,谈笑风生,气度从容。

    鱼不智越发觉得,他带荀衍到县府拜访,算是来对了。

    荀衍即将前往冀州建立特别领地,鱼不智希望他走之前,做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名门高士主动投效,对领地和领主个人声望提升,难以估量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鱼不智其实并不想让外界知道,荀衍来到了逐鹿领。

    弄巧不如藏拙。

    逐鹿领风头正劲,徐庶、曲晨和陈到在战场上的惊艳表现,已经让逐鹿领赚足了眼球,成为众矢之的,这显然不是鱼不智希望看到的,现在又多了荀衍这样的人物,实在没必要抛出来进一步刺激大家。

    鱼不智有心暂时雪藏荀衍,以免领地虚实被外界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决定派荀衍去冀州建立特别领地。

    在他的设想里,特别领地与逐鹿领的关系,最好能够长时间隐藏下去,即便将来无法避免暴露,也是越晚暴露越好。这样的情形下,荀衍势必会蛰伏一段时间,更没有必要现身人前。

    还是徐庶说服了鱼不智。

    徐庶告诉鱼不智,象荀衍这样的人,想藏是藏不住的。

    堂堂荀氏名士,主动跑到一个乡镇级领地要求投效,本就是一件令人挠破头皮都想不到合理解释的事情。而且名门子弟婚娶、交友、出仕,往往都需要先顾及家族利益,象荀衍这样冒失的做法,很可能为家门所不容。现在荀衍投效逐鹿领已成定局,荀氏即便不满也无可挽回,只能寄希望于他在逐鹿领有更好发展。若鱼不智真的把荀衍雪藏几年,就算荀衍没意见,徐庶基本可以肯定,很可能激起颍川荀氏对逐鹿领的强烈不满。

    即便荀衍要去冀州建立特别领地,走之前在周边亮亮相,是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一则,昭示荀氏名士加入,对逐鹿领声望有极大帮助;二则,这样的亮相,可以稍稍缓解荀氏对荀衍投效逐鹿领的不满,鱼不智带他出去亮相,也能够证明对荀衍的重视。

    只要不泄露荀衍接下来的去向,对特别领地几乎没有影响。姑

    鱼不智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很清楚,荀衍早晚会走上台前,要想在渤海有所作为,充分利用荀衍名门身份是关键之一,另一个关键当然就是荀衍与荀谌的关系。既然如此,让荀衍临行之前,替领地拉拉声望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荀衍身怀“名门”特性,“易获得好感,求见重要人物时不容易被拒绝”。

    鱼不智没打算让荀衍跑太多地方,更没想过利用荀衍的出身求见所谓的重要人物。倒不是鱼不智孤傲,实在是因为逐鹿领前期已经有较好基础,与所属县府、郡守府的关系都不错,不需要靠荀衍打开局面。再往上走是州府,可前任益州刺史告病还乡,新任刺史还在去成都的路上,鱼不智就算有心拜访,也找不到正主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鱼不智只需要带荀衍到县府走一圈,亮亮相。

    至于郡守府,情况与州府类似,巴郡太守赵部还在前线与五斗米作战。

    鱼不智有想过县府会对荀衍表示欢迎,却没想到县府礼数竟如此周到,简直视如上宾。鱼不智跟县府这几位也算很熟了,无论阻止鼠潮蔓延,还是剿灭垫江黄巾,逐鹿领的功绩有目共睹,可是,以前打过这么多次交道,鱼不智别说从未享受过饮宴待遇了,就连稀粥都没请他喝一口。

    陈县令所谓的“公务繁忙”,显然只是托辞。

    荀衍一来,县令就不忙了,得知鱼不智等人急着回去,陈县令不顾还是工作时间,带着县府班子几个官员集体饮宴,竟连被人攻诘也在所不惜。说起来,鱼不智还是沾了荀衍的光。

    县府之行,让鱼不智深切感受到人情冷暖,世态炎凉。

    鱼不智自认为,他和陈县令、李县尉的关系还不错。

    李县尉就不说了,因为是他亲自向鱼不智发布的送信任务,鱼不智成为领主后,这厮似乎有点拿鱼不智当“门生”看待,各种关照;陈县令倒是一直显得比较有威严,可鱼不智接到太守任务,不知道如何推进任务进程时,陈县令表现够仗义,不仅帮鱼不智修书引荐,还承诺必要时可以出动县府军助战。

    可自打县令和县尉得知,跟他同来的是颍川荀氏的人,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打那以后,陈县令几乎一直围着荀衍嘘寒问暖,就没主动正眼看过他。即便偶尔提到鱼不智,眼睛多半还是望着荀衍,一脸地媚笑……

    被忽略的鱼不智,能做的只是暗自吐槽。

    四五十岁的人了,要不要这么拼……

    休若先生,刚认识就叫别人的字,你们有这么熟吗?

    还有啊,你堂堂县令,年纪做荀衍老爹都够了,叫别人先生合适吗?

    李县尉也是,人家县令好歹是个读书人,巴结荀氏的人还在情理之中,你一介武夫,杵在旁边做什么?县令和荀衍聊的话题,你能插上嘴?

    尼妹,到底谁才是领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唯一值得欣慰的是,荀衍为鱼不智挣足了面子。

    当然,荀衍并非有意为之,而是实打实的由衷钦佩,在领地就是如此,在外面也是如此。荀衍对鱼不智的谦恭态度,显然让陈县令等人大为惊讶,后来非常自觉地调整了对鱼不智的态度。

    荀衍无法传送回去,不过有李县尉亲自带两百军士护送,鱼不智并不担心荀衍的安全,拍拍屁股,淡定地自个儿传送走人,把荀衍给扔在县府,偏偏荀衍完全没有不悦的意思。这样的情形,更是让县府众人心生感慨。

    竟然这样对待荀衍,真是太过份了!

    失礼啊,但愿荀衍不要心生误会,以为我们垫江人都这么不知礼数……

    来自颍川荀氏的名士对他恭敬如斯,不愧是创下骄人战绩的领主……

    逐鹿领主可以对荀衍“无礼”,陈县令却是不会,亲自将荀衍送出县城大门外,并再三叮嘱李县尉,一定要确保荀衍安全,搞得李县尉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逐鹿领,近几天一直显得非常繁忙。

    衙门里的官吏加班加点,为建立特别领地做准备。

    夜深人静之时,衙门里还能看到燃起的灯光,没有人抱怨,大家都知道特别领地对领地的意义,包括易风在内,所有人都在忙碌着。

    远行物资相对简单,逐鹿领财货富足,三天时间便筹措完毕。

    技能人才配备却是要复杂一些,为让大家安心在冀州安家落户,被选派到特别领地的人,需要家属一并过去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此去离家万里,又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一旦过去,就要与熟悉的环境、亲族完全切割,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接受这样的挑战。如果有人心存疑虑,官吏们需要作出决断,要么说服,要么另择他人。

    不过,逐鹿乡民对领地有很强的归属感,即使有些人稍有疑虑,官吏们耐心解释后,大家往往都会尽量配合,为领地长远发展作出些个人牺牲。可是,等需要迁徙的人口数量统计结果出来,易风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统计出来的人数,远远超出先前的预计。

    因为特别领地虽然有独立的人口、部队名额,但唯独没有独立的附属领地,只能与主据共用。也就是说,前期不需要考虑附属领地创建者和配套人才。易风据此测算,认为特别领地准备升级所需的技能人才,不会超过100人,算上部分随行的技能人才家属,总人数应该不会超过300人。

    远行所需物资是按人头准备,300平民加500磐石营,共人的量。

    但最后的统计数字,总人数接近2000人!

    易风知道问题出在哪里:他漏算了派驻特别领地部队。

    技能人才需要家属同行,五百磐石营当然也有同样的权力。

    易风没辙,硬着头皮向鱼不智禀报。

    鱼不智一听,也是头大如斗,忙让人去找徐庶和曲晨。

    部队的事情,无论如何处理,都应该听听主帅和主将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不能带那么多人过去!”

    徐庶断然道:“部队还好,远行问题不大,平民却是不同。平民没经历严格训练,这样的长途跋涉对他们非常艰难,五百磐石营要沿途警戒保护,照顾三百平民已经很不容易,现在平民数量超过千人,这肯定是不行的。”

    曲晨也道:“人越多,安全方便不好保障,路上越容易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苦笑道:“我也知道这些问题,而且还有一个问题你们没注意到,就是特别领地创建后的人口规模。特别领地创建后是一级村庄,一级村庄最多安置50位乡民,即便我们有足够技能人才,特别领地升级速度不慢,但建设需要时间,那么多乡民过去却无法安置,简直是胡闹!”

    徐庶略一思忖,道:“主公,不妨这样,这次还是按原计划带技能人才及其家属过去,磐石营家属先缓一缓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早就考虑过这个方案,问道:“这样的话,将士们会不会有意见?”

    徐庶笑着望向曲晨,道:“部队那边,我们负责搞定。”

    曲晨郑重点头,在他看来,加入部队需要不惧怕牺牲,必要时连生命都可以舍弃,何况是这种琐事。

    逐鹿军将帅作出保证,鱼不智却并未罢休,反而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我逐鹿军男儿,为保卫领地作出过重大牺牲,虽说军人需服从命令,但此去冀州不远万里,他们背井离乡本就不易,如果仅仅因为他们是军人,因为领地准备不充分导致他们的家人不能同行,对将士们未免不公。与其那样,我宁愿推迟前往冀州的日期,做足准备再动身,不能让将士们寒心。”

    徐庶和曲晨对视一眼,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徐庶道:“主公,且听属下一言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特别领地创建刻不容缓,迁延时日,等渤海那些领地先行发展起来,特别领地起步将更为艰难。黄巾之乱平定,休若等人过去至少要两月时间,本就落后于当地领地,再拖下去,于我等更加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主公刚才也说了,特别领地前期存在人口安置问题,一下子去太多人,特别领地又安置不下,周边领地看到彼处流民聚集,更易生变数!”

    “磐石营家属这次无法同行,我们回去后会向将士们说明缘由,相信大家不难理解。此外,属下有个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元直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让500磐石营随行,主要是为了沿途保护平民,以及在特别领地草创阶段提供必要的防护。属下以为,我们可向将士们承诺,待特别领地走上正轨,可以将他们调回逐鹿领,半年到一年时间就差不多了。如此一来,将士们只是临时出任务,时间也不是很长,这种事军中很常见,相信将士们会重新考虑是否要带家属同行,毕竟路途遥远,多有不便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可能也有人愿意留在冀州,领地后面再派人将家眷送去,同样是半年到一年之期,则大家后顾无忧,皆大欢喜……”

    徐庶的想法,让鱼不智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“好!”(未完待续。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