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244章 福无双至今朝至(二合一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当小猫再次出现在洞口时,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它不是独自出来。

    一只身长超过三米的巨型白虎,看起来威武不凡,虎威浩荡,然而这山中王者,此时却显得有些狼狈。

    巨型白虎股间鲜血淋漓,象是被钢丝球反复擦洗过一千次,殷红鲜血,从一道道细小伤口渗出,血染红了漂亮的白色皮毛,顺着身躯和后腿流下。它走过的地方,留下一瓣瓣红色梅花印记。

    白虎背上是一只小猫。

    与巨大的白虎相比,小猫实在太小,正面看小猫完全被白虎脑袋挡住,这也使得白虎刚出来时,早就等得焦躁的猎人们和磐石营将士,差一点直接发起攻击。好在站在侧面的几名猎人眼尖,发现白虎背上的小汤姆,赶紧喝止众人,才避免了一场惨剧发生。

    小猫亮丽的蓝色,在白虎背上分外醒目。

    许是被磐石营和猎人们的阵仗吓住,白虎停在洞口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这一下惹恼了小猫。

    “喵!”

    魔爪伸出,又在白虎屁股上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白虎吃痛,发出一声悲啸,堂堂山中王者,却对背上的小猫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在小汤姆胁迫下,白虎战战兢兢地从洞中走出,径直向鱼不智走来。

    众人这时都已知道,白虎被小猫制服,磐石营将士却是不敢大意,在王戣带领下,纷纷向鱼不智靠拢,以避免有不测发生。

    猎人们嘻笑着,对这只看起来还没长大的小猫能制服白虎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哟,这小猫还真抓了头白虎出来啊!”

    “好多年没见过活的白虎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掉它,我们镇就可以升级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大一只!”

    “这虎皮剥下来应该很值钱吧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,屁股估计已经花了……”

    或许是感觉到猎人们满满的恶意,白虎身体开始不由自主颤抖。

    它看着鱼不智,忽然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系统提示响起。

    “叮咚:一只成年白虎畏惧您的威严,决定向您投降,是否接受?”

    投降?

    有投降总是好事,鱼不智下意识地选择“接受”。

    玩家地图上,原来以红色光点标识的白虎,变成了绿色光点。

    光点颜色的变更,意味着它完成了由敌对到本方阵营的转换。

    “叮咚:您接受了一只成年白虎的投降,收服远比击杀难办到,白虎镇升级任务‘追寻先辈的荣光’完成,白虎镇升级成功,恭喜鱼不智玩家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这才回过味来。

    “追寻先辈的荣光”,任务要求是在“一个月之内,击杀一只成年白虎”。

    鱼不智刚才想都没想,直接接受了白虎的投降,如果系统严格抠字眼,判定本次升级任务失败,鱼不智怕是也没处伸冤。好在浮屠还算智能超群,判断出收服更难,没有做出让人蛋疼的判定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任务要求是“击杀一只成年白虎”,就算接受投降后浮屠不承认任务完成,再杀一次总不犯法吧?严格地讲,任务要求里面并没有限定白虎所属阵营,投降前杀和投降后杀貌似没有分别,至少,对这个任务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白虎镇升级任务,就这样戏剧性地完成。

    从最初遍寻不获,到小猫主动请缨,穿越雾林,来到雾林背后的谷地,再到山缝溶洞中的猛兽巢穴阻路,导致整个队伍进退维谷……整个过程颇多波折,好在最终的结果非常圆满。

    能完成白虎镇升级任务,首功无疑应记在小猫身上。

    若非小猫带路,鱼不智等人断然不会知道,白虎的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行动因白虎镇升级任务而起,最大收获在任务之外。

    首先,小猫不经意间,显露出令人惊讶的超卓能力。

    这只领地守护兽,真实能力显然不仅仅是属性说明中介绍的那样简单。对灵猫的属性说明,只列举了“辟鼠”和“机敏”两大天赋能力,但只身进入猛兽盘踞的溶洞,并把凶猛的白虎当坐骑给骑回来,小家伙毫发无损。虽然不知道它进洞后发生了什么,可只凭它“生擒”白虎并将白虎治得服服帖帖的表现,鱼不智对小家伙的期望值蓦地调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小猫仍处于幼生期!

    幼生期的奶猫表现如此风骚,长大后会变成什么样子,着实让人期待。

    其次,是发现雾林之后,藏着那样一个山谷。

    山谷尽头的溶洞里,各种猛兽密集筑巢且相安无事,为何有这种情形?传说中的白虎,数十年不曾在人前出现,却也在溶洞或溶洞后方找到,溶洞的另一端,到底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种种疑团,因为溶洞中猛兽巢穴的存在,暂时无法得到答案。

    回到领地后,鱼不智曾试图从小猫处了解更多。

    可是,小猫虽然聪慧,却终究不会说人言,一人一猫习惯的交流方式,碰到简单问题倒还够用,但要想以那样的方式还原太过复杂的事情,小猫力有未逮。几经努力,搞得一头雾水,鱼不智只得放弃以小猫为突破口。、

    探查雾林后神秘溶洞的任务,交给了三个夷民定居附属领地。

    要对付各种猛兽,猎人显然是最适当的人选。

    夷民中有很多优秀猎人,白虎山就是他们的狩猎场。

    白虎镇、南宁镇和战夷镇镇长,接受了领主发布的“探查溶洞”任务,他们将持续组织猎人,穿越雾林,挺进山谷溶洞,步步为营,稳扎稳打,弄清楚溶洞全貌和洞外另一端的情形。

    考虑到洞中地形复杂,猛兽扎堆,鱼不智并没有给夷民猎人设定时间。

    探秘固然重要,可如果因冒进出现无谓伤亡,鱼不智是不愿见到的。

    投降的白虎如何处置,让鱼不智颇为头疼。

    这么一只大老虎,放在人来人往的逐鹿镇显然不合适。

    阿朵是有什么好处就想往家里扒拉的主。

    一听领主正为这事发愁,阿朵立即主动表示,白虎镇愿意接纳白虎。

    “大人,我们镇夷民善于打猎,什么猛兽没见过?呃,白虎没见过……但那完全不是问题,让俺牵回去,喂它几块肉……好好,肉得优先给乡民,那喂它猎物下水总成吧?保准它乖得跟土狗儿似的!让它摇尾巴,它就得摇尾巴!让它翻跟头,它就得翻跟头!让翻几个,就得翻几个……”

    眼看阿朵有口若悬河之势,鱼不智忙叫停。

    “白虎可以给你,你那镇叫白虎镇,你出自白虎夷,或许真跟它有缘。我的要求就一个:给我喂好。”

    阿朵咧嘴笑道:“好咧!”

    “喵!”

    小猫从白虎背上跳下,踩着轻巧的步子跑向鱼不智,轻车熟路地爬到鱼不智肩头。小家伙喵喵叫着,仿佛一个懵懂的孩童,等着大人嘉奖一般,跟先前在白虎背上时的张扬跋扈判若两猫。

    鱼不智轻笑着,用一只手将小猫从肩头取下。

    抱在怀里,轻轻抚摸着小猫圆滚滚的脑袋,带着队伍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不一会,溶洞外便恢复了往日的平静,仿佛猎人和士兵们从未来过。

    山谷清幽,溶洞无声,溪水潺潺。

    在这静谧的谷地,一切都显得那么安宁。

    一叶小小的纸船,从溶洞中缓缓而下,顺着溪流飘向远方……

    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。

    福无双至今朝至,回到逐鹿领,鱼不智收到另一个好消息:张忠降了。

    张忠,就是早先随马袁义从冀州来巴郡的太平道老人。张忠是巨鹿人,张角的族叔,既然与大贤良师有亲缘原因,被逐鹿领俘虏时正值黄巾势大,张忠无论如何都不肯投降。不过,张忠也没有寻死觅活,毕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,很多事情看得比较通透,他一面梦想着黄巾军杀进逐鹿领来救他,一面又竭力避免触怒逐鹿领,采取非暴力不合作态度。

    最开始,逐鹿领倒也没有难为他,把他软禁在一小院内,以礼相待。

    那时黄巾气势正盛,马袁义又非常活跃,鱼不智寻思着,对张忠好点,必要时或许还指望着他当保命符。但马袁义显然没有把张忠性命看得多重,或者,马袁义认为,覆灭逐鹿领远比张忠的性命更重要,垫江黄巾来袭时,逐鹿领曾派人在阵前喊话,打算以张忠的自由换领地平安,但遭到拒绝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,大家也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在垫江黄巾猛攻之下,逐鹿领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后来,虽然逐鹿领联合垫江线府完成逆袭,但是众多阵亡将士的鲜血,使得逐鹿人普遍对黄巾抱有强烈的厌恶和仇恨,连带着张忠这黄巾战俘,也受到波及。他毕竟是黄巾,还是黄巾头子亲戚,看守张忠的逐鹿人,对他的态度急转直下。

    黄巾,还是个没有利用价值的黄巾,需要对他客气?

    张忠被同伴抛弃,本就极度悲凉,又遭逐鹿人冷眼,心情是十分压抑。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这样,忍一忍也就是了,可接下来坏消息一个接一个传来:黄巾主力纷纷战败、张角病死、张氏三兄弟先后死去,黄巾彻底失败……

    黄巾起义失败,张忠彻底没了指望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那段时间,逐鹿领升至三级乡镇。

    三级乡镇新增建筑物列表中有监狱,监狱建成后,早已不受人待见的张忠成为首位客户,独享监狱配套服务。虽说逐鹿人并没有刻意折腾张忠,但偌大的监狱里就他一个犯人,各种寂寞空虚冷……

    外援断绝,逐鹿领又以实际行动提醒他,阶下囚应有的觉悟。

    一个人住在监狱里,张忠有足够时间思考。

    考虑了几天,他终于作出了决断:投降。

    事实上,张忠已经没了别的选择,除非他愿意把牢底坐穿,或者指望哪天逐鹿领主大发慈悲放他出去。张忠敢提投降,显然也是仔细考虑过的,他知道自己的价值,在此之前,逐鹿领官员曾游说他主持道观。

    张忠见到了从白虎山归来的鱼不智。

    自以为有所恃,张忠神情不经意间少了几分谦恭,随即遭到无情打压。

    虽说在逐鹿人心目中,鱼不智集英明、伟岸、仁慈、慷慨、睿智等美德于一身,堪称全天下最好的领主。可实际上,鱼不智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从来都不是。

    鱼不智漠然道:“你想投降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证明你的价值,逐鹿领不收没用的人。”

    张忠抬头,信心十足道:“我是道士,高级道士,我可以主持道观。”

    “道士?”

    鱼不智皱眉,扭头望向易风问道:“易副镇长,我们道观缺人吗?”

    易风正想说,现在主持道观的玄机是一名初级道士,张忠是高级道士,是领地需要的人才。好在他看到鱼不智眨眼,顿时心领神会,一本正经道:“主公,道观是二级乡镇阶段建筑,早就有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也就是说,我们不需要道士了?”鱼不智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主公!”

    张忠脸色一下子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鱼不智假装没看见,笑道:“你听到了,我们现在已经不需要道士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会什么?打猎、铁匠、木工,这些会不会?”

    张忠汗都出来了,他哪会这些手艺?

    早些年倒是种过田,可修道后养尊处优,如今年纪大了,再让他去种田,就算身体吃得消,心理也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他是道士,钻研阵法的道士,怎么着也是知识分子吧!

    种田,开什么玩笑?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张忠急得满头大汗,蓦然间,脑子里灵光一现。

    他象抓住救命稻草一般,高声道:“大人,我会阵法?”

    鱼不智道:“我知道你会阵法,刚被俘那会你就说过,可阵法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张忠抹了一把汗,满含期待道:“敢问大人,白虎魁塔可是逐鹿领开启?”

    鱼不智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张忠会突然间提这事,白虎魁塔算是逐鹿领最大的秘密,知情者很少,鱼不智不认为,知情者会将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张忠。张忠是阶下囚,性命和自由都在逐鹿领控制之下,鱼不智也不怕他玩花样。

    “是我开启的。”

    张忠激动得快哭了:“大人,我可以让领地军队更强!”(未完待续。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