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222章 演习(二合一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玩家势力大打出手,朝廷与黄巾主力的对决,同样进行得如火如荼。『┡ 中┡网 .『

    主战场上,最惨烈莫过于南阳黄巾。

    朱儁与荆州刺史徐璆及秦颉共一万八千兵围攻赵弘,但久攻不下,京师有奏议徵朱儁回师,幸而张温上表说情,灵帝才没有同意。但朱儁仍急攻赵弘,赵弘被杀,由韩忠代替。朱儁又因兵少不敌,便扩大防围、建筑阵垒,堆砌土山观望城内。朱儁军用声东击西之计,鸣鼓攻打西南,黄巾军被引开,朱儁则亲率五千精兵掩杀东北,偷袭敌人后方,攻入城池,韩忠唯有退保内城。

    黄巾军士气低迷,请求投降。

    徐璆和秦颉都认为可以受降,但是朱儁认为如果就这样接受黄巾的话,会给百姓有利为贼,无利乞降的错误观念,故拒绝接受,并继续率部强攻。可是黄巾军没有退路,只有全力死战,以致朝廷军队数战不能下,朱儁撤围网开一面,韩忠果然出战,被朱儁大破,斩杀黄巾万余人。

    韩忠投降后被秦颉所杀,黄巾军推举孙夏为主帅,率领大家继续战斗。但孙夏仍然无法挽回颓势,被迫率部向西鄂精山转移,却再次被朱儁击败,包括孙夏在内的万余人被斩杀,南阳黄巾无力与朝廷军队对抗,就地解散。朱儁平定了宛城,随即率部返回洛阳。

    三大主力之一的南阳黄巾彻底失败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皇甫嵩抵达东郡,仓亭一战大破黄巾,擒获卜已,斩杀七千余人,东郡黄巾同样难逃失败的命运。

    颍川、南阳、东郡纷纷失败,仅剩下巨鹿黄巾仍在与朝廷军队作战。

    北方战场,取代卢植的董卓却没有那么好运。

    与巨鹿黄巾几番交手均无功而返。董卓便要求刚刚平定了东郡黄巾的皇甫嵩继续北上,合力征讨巨鹿黄巾。而这个时候,黄巾军领袖张角重病,虽然巨鹿黄巾顽强抵抗,可在其他战场的黄巾军已经全部战败,朝廷正向冀州调遣重兵,巨鹿黄巾的失败,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
    所有玩家都知道,黄巾战役已经进入尾声。

    为了在战役结束前在功勋榜上占据更好排名,玩家势力开始最后冲刺。骤然间,玩家间的对决变得更加激烈,许多此前一直精打细算的玩家也变得奔放起来,雇佣佣兵的势力越来越多,仿佛一夜之间,大家都成了土豪。

    激烈的竞争环境下,功勋榜上的数字和排名不断变化。

    在这最后时刻,所有人都在力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人例外。

    并州,河西郡。

    金坷垃站在一座矮山顶,忧心忡忡地望着山下一片密林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位置什么都看不见,但金坷垃知道,密林里有那员善射武将,以及一百江南领士兵。金坷垃身后不远,还有两百将士在默默休整。这些将士出前被告知,稍晚会有一支约两百人的黄巾阵营部队从山下经过,江南军这次的任务,就是伏击这支黄巾部队,力求全歼敌人。

    类似任务江南军已经执行过多次,将士们不大紧张。

    与以前相对粗犷直接的战法相比,这次计划显得更复杂。

    江南领最能打的武将带着百名将士藏在林中,不过他们不负责打头阵,等敌军接近这座矮山,山顶上的两百人居高临下用箭矢和石头先起进攻。按照领主的说法,敌军遇袭后不敢向山上仰攻,必定全军后退,那时山顶上的部队顺势追击,林中那一百将士截断敌军后路,可兵不血刃全歼敌军!

    这个作战计划不明觉厉,江南军将士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的领主此时心中却是无比纠结。

    “喂,这样做真的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金坷垃对身边的一名军师玩家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你已经问过7次。”

    军师玩家手中拿着一片大叶子,这片大叶是他不久前特意从路边摘下,权当是鹅毛扇,不紧不慢地上下摇动。这位仁兄大概是想学孔明,奈何行头太过草率,看起来实在有些不伦不类。

    金坷垃道:“我有点后悔了。那边的黄巾部队一个不小心,真把我的爱将弄死了咋办?就算性命无忧,弄残废了也不行啊,他是射手,断根手指都可能影响箭术……不行,要不你跟那边说一下,行动取消,钱我照付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爱将?他与你约定的期限明天结束,什么时候成了你的爱将?”军师玩家嗤之以鼻,继续摇着叶扇,“你可想好了,小金子,要取消行动可以,明天这人就跟你说goodbye,到时候你可别怪哥们没帮你。你给哥们说清楚,这人你到底想不想要?”

    金坷垃欲哭无泪,一个劲点头:“想要,我好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得了?”

    军师一拍大腿,道:“行动成功,你能够继续留住他,甚至直接收服他;行动失败,最坏结果无外乎他按约定离开,你没有额外损失;至于会不会伤到他……这个只能提醒那边尽量小心了,就算他受点伤甚至不能射箭了,他还是历史武将,军团技照样能用,仍然是助你纵横并州的王牌打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这只是一次演习……”

    金坷垃被冒牌猪哥给说服了。

    明天武将就会离他而去,金坷垃没有别的选择,只能冒险一搏。

    行动开始!

    山顶的江南军没有等到黄巾部队过来,密林中却猝然爆出喊杀声。

    埋伏在林中的江南军陷入包围,数百领主部队和佣兵从四面八方杀到,林中深处不时飞出箭矢,一百江南军遭遇暴风骤雨般的袭击。林中暗箭如蝗,江南武将不知对方虚实,不敢贸然突围,只得率部坚守等待救援。

    江南武将也知道,被数倍之敌围困林中,突围几乎不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被领主给卖了,还只道自己行事不周,被敌人事先现异状。

    敌军有备而来,攻势迅猛,江南武将甚至来不及施展他最得意的箭术,就被大量敌军欺近身前,不得不提枪近战。即便不能用箭术,以他的武艺,这些领主部队也很难对他构成实际威胁,尤其林中到处有树木,敌军难以合围,江南武将自信能撑到领主率部队赶到。

    他很快现,自己的想法太过乐观。

    领主部队好对付,但佣兵难缠。

    对面的佣兵是鲜卑人,来自大草原的佣兵有一手套马绝技,即便林中地形复杂,一个个绳套仍准确地向江南武将飞来。江南武将不仅要近战,还要分心防范漫天飞舞的绳套,一时间频频遇险,勉强支撑了十分钟,最终还是没有逃过绳套的追击,被绑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江南武将弃枪,拔剑将绳子削断,但更多的绳套接连飞来,敌军近战部队也蜂拥而至,拼命将他缠住。

    江南武将被缠住,林中那一百江南领士兵却没他这身本事,被敌军一一杀死。听着林中不断传出惨叫,交战声音渐渐平息,江南武将心中叹息,鼓起余勇,手中剑接连杀死2o多名敌军,准备只身突围而去。

    绳套再次落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见成功套中目标,那出惨人连忙用力拉扯,旁边几名佣兵也上来帮忙,将那江南武将拉得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十多名敌军扑上来,将江南武将牢牢压在地上。

    武将尤自不肯束手就擒,竭力挣扎,虽然双手被多人抱住,难以挣开,他只得双腿连踢,将几名敌军士兵踢得呕血而退,隐隐有脱困而出的希望。就在这时,一名敌方转职武将冲上来,刀背狠狠砸在江南武将肋部。

    这一击,直接让江南武将断了几根肋骨。

    巨痛传来,江南武将怒不可遏,一脚踹向那转职武将腹部。

    那转职武将哪想到对方如此悍勇,肋骨断了几根,竟然还能反击,猝不及防被踹个正着,当即被踹飞十几步,吐血而亡。

    江南武将的抗争也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脚牵动了肋部伤势,断开的肋骨刺进内脏,刚强如江南武将也承受不住,口中出一声闷哼,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本方武将被踢死,敌军大怒,几把刀向江南武将落下。

    江南武将自忖必死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远处传来一声暴喝:“住手!”

    十几支箭矢飞来,江南武将附近几人中箭,出声声惨呼。

    “不好,敌人援军到了!”

    “快撤!”

    数百领主部队和佣兵,很快跑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江南武将趴伏在地上,肋部的伤势让他无法动弹,只能目送敌军离开。

    一双手将他扶住,江南武将翻过身来,一张熟悉的面庞出现在他眼前,正是江南领主。金坷垃神情惶惑不安,满脸焦急,关切之情溢于言表,嘴里连珠炮似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千万不能有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坚持住,我一定会治好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远处,军师玩家摇着叶扇,嘴角浮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小金子,如果这样都还不成,哥也没办法了……”

    扬州,丰产领。

    苏离和一名女弓手并肩坐在海边,任阳光洒落,看帆影远去。

    黄巾战役接近尾声,丰产领的军事行动已提前结束。

    县里的大本营早已被攻破,失去大本营支持,该县黄巾玩家举步维艰。几大主力接连被朝廷军队剿灭,更是提振了东汉阵营士气,原本龟缩的县府军变得越来越活跃,频频出动打击小股黄巾,县府军的行动又促使东汉阵营玩家更加活跃,当地黄巾阵营玩家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。

    丰产领在黄巾阵营,自然也感受到了压力。

    苏离一直雇佣丹阳兵征战,但大势变了,数百丹阳兵也无法力挽狂澜。

    精锐的丹阳兵在人民战争泥潭里,更是不复昔日之勇,不仅没多少斩获,反而折损了不少人手。苏离自知事不可为,不再让丹阳兵出击,而是让佣兵守在领地,震慑那些对丰产领有觊觎之心的玩家势力。

    丹阳兵转为防守,如果没有东汉阵营玩家大举进攻,丰产领战役功勋值怕是再没有增加的可能。三百骁勇善战的丹阳兵,全屯在一个二级乡镇,而且还是一个以多金著称的二级乡镇,任何玩家势力想拿丰产领开刀,都得认真掂量自己是否有那么好的牙口。

    丰产领实在太有钱,必要的时候,土豪绝对有能力用钱砸死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话,丰产领已经提前结束了战役征程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丰产领仍排名功勋总榜第二,功勋绝对值差排名榜的逐鹿领一大截。差距太大,以至于苏离不得不承认,即便丰产领雇佣的丹阳兵继续出击,赶上逐鹿领的机率无限接近于零,接到任务的逐鹿领,在功勋榜上建立的优势已经不可动摇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前面横亘着逐鹿领这样一座大山,苏离说不定还会再搏一把。

    没能拿到第一,苏离自然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但是,输逐鹿领这么多,他心中反而没那么纠结,更多的是服气。

    他必须接受一个事实:并非所有事都能用钱解决,即便是在游戏中。

    坐在海边,看着海天一色,苏离胸中些许沉重渐渐消融,他眯缝双眼,和女弓手就这么静静地坐着。一阵风吹过,几缕飞扬的丝进入他的眼帘,苏离嘴角浮现一抹满足的笑意,眼角余光顺着丝偷偷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战场失利,至少还有她陪在身边……

    “看什么,笑得那么奇怪?”女弓手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苏离吓一跳,这都能被现?他不得不承认,女人对“有没有人看我”的判断能力,当真是天下无敌。

    “没看什么,就是忙了这么多天,突然闲下来,感觉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女弓手看着苏离,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片刻后,却又出一声幽幽叹息,轻声道:“他的领地展很好,以他的性子,黄巾战役结束后,一定会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苏离面色一变,随即故作轻松道:“来就来呗,东风吹战鼓擂,稀的溜的谁怕谁啊。他等级是要高一点,可我也不差,投资了两个丹阳兵村庄。比财力,他拼不过我,要打架,我也不虚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闹成这样,后悔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!”(未完待续。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