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211章 箫凯与冷锋(二合一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在尉守府坐了不到十分钟,掾吏告诉鱼不智,太守大人已结束议事。Δ 中Δ 网『.Δ

    鱼不智很快见到太守。

    巴郡太守赵部,是一位四十来岁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赵部算是一位历史人物,史料上有关于他的少许记载:中平五年,马相与赵祗在绵竹起事,攻克雒县,杀益州刺史郗俭,又进击蜀郡、犍为,旬月之间展到十余万人,马相自称天子。不久又派兵攻克巴郡(治今四川重庆),杀郡守赵部,控制了益州大部……

    自称天子的马相,都未能在历史长河中留下太多印记,被马相顺手做掉的赵部,如果抛开他的太守身份,估计也就是路人甲那样的存在。而游戏中的巴郡太守,相貌威严,只是身体明显福,看起来大腹便便,加上眉宇间挥之不去的疲惫和忧色,显得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逐鹿领屡立战功的缘故,赵部对鱼不智颇为随和。

    会面情形和鱼不智先前设想的基本一致:太守先是对逐鹿领取得的一系列功绩表示赞赏,接着询问一些细节,尤其是与马袁义两度交手的细节,再对鱼不智勉励了一番,赞扬他在阻击鼠潮和抵抗垫江黄巾战斗中的贡献。

    正当鱼不智以为,例行公事般的会面即将结束,他可以脱身回领地时,赵部话锋一转,主动提起五斗米道在巴郡作乱的事情。

    五斗米道,又名正一道、正一盟威之道,因奉其道者须出五斗米,故又被称之为五斗米道。五斗米道的说法,在当时是一种蔑称,就好比孔子收弟子时要收束脩(十条腊肉),但也没谁把儒家叫腊肉教。

    说起五斗米道创始人,很多人会说是张陵。

    张陵创立五斗米道,后来传给他的孙子张鲁,张鲁以五斗米教为基础,在汉中建立起了****的割据政权,直至最后张鲁投降曹操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五斗米道真正的创始人是张修。

    《三国志?魏书?张鲁传》注引《典略》说:熹平中,妖贼大起,三辅有骆矅。光和中,东方有张角,汉中有张修。骆矅教民缅匿法,角为太平道,修为五斗米道。根据《典略》说法,张修的活动年代应该是晚于张陵,与骆曜、张角同时代,是巴汉一带五斗米道的早期领袖。《后汉书?灵帝纪》说:“中平元年(公元4年)秋七月,巴郡妖巫张修反,寇郡县。”

    不难看出,以上史料比较明确的记载了张修较早活动的记录。

    说五斗米道领袖是张修,而不是张陵,还有一些间接证据。陈寿在《三国志?张鲁传》中明确说:“从受道者出五斗米,故世号米贼”。晋人常璩《华阳国志?汉中志》亦言:“其供道限出五斗米,故世谓之‘米道’。”引均有“世号”、“世谓”之称,说明是俗世后人所言。但张陵并未作过反叛朝廷之事,何来“米贼”之称?明显反映出是后人所增添。

    综上,五道米道真正的创始人是张修,应该是非常确凿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东方有张角,汉中有张修……角为太平道,修为五斗米道……”

    张角的太平道起黄巾起义,神州震动,与其并列的张修也不甘寂寞,在巴郡适时举起义旗,号召教众反抗东汉朝廷。黄巾带来的动乱尚未平息,五斗米道又出来浑水摸鱼,巴郡当其冲,太守赵部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五斗米道起事后,主要在巴郡北部活动,据说现在正筹备着攻占县城。如果不及时制止,任五斗米道坐大,结果可能一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赵部叹息道,垫江开全国之先河,第一个攻破黄巾大本营,紧接着朝廷征讨大军接连获胜,巴郡郡守府原本打算趁此大好时机,对郡内各县黄巾实施全面打击,但五斗米道闹事,顿时将郡守府计划打乱。现在郡守府不仅没有办法支援下属各县讨伐黄巾大本营,还得抽调各县城兵力,共同扼制五斗米道的军事行动。

    “不可任由五斗米道越闹越凶,可征讨黄巾也不能就此停滞。郡守府分身乏术,我思之再三,此多事之秋,或许可以让各地英杰承担更多责任。逐鹿领屡破黄巾,与黄巾领马袁义几番交手皆大胜,乃是我巴郡与黄巾反贼作战经验最丰富的领地……”

    赵部神情严肃,道:“郡守府需要全力应对五斗米道,不智镇长,可愿为郡里分忧,协助各县征讨当地黄巾大本营?”

    系统提示响起。

    “叮咚。巴郡太守赵部欣赏逐鹿领历次战斗表现,邀请你参与郡内各县讨伐黄巾大本营任务,是否接受?”

    鱼不智似乎对此毫不惊讶,当即道:“愿为太守大人分忧。”

    赵部主动提及五斗米道,鱼不智就知道,这次会面或许不是他先前认为的那样,只是走走过场,很可能会生点什么。等他听到赵部说,要对付五斗米道的同时讨伐黄巾,但各县府驻军被抽调,根本不足以打大本营,他就预见到郡守府很可能要求逐鹿领出兵。稍有些出入的是,鱼不智开始以为赵部会让逐鹿领参与对五斗米道的军事行动,结果却是让他打黄巾。

    无论打黄巾还是五斗米,对逐鹿领而言没有本质区别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打黄巾军应该更轻松一些。

    巴郡黄巾本无历史人物,马袁义是因为白虎魁塔而来,在本地影响力有限,接连两次被逐鹿领挫败,马袁义的声誉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。垫江线府进攻大本营,马袁义先是矢口否认,一昧要求黄巾军继续进攻,事情败露后又弃大军而逃,那些已经投降逐鹿领的黄巾军,对马袁义意见很大,事情弄到这个地步,想必马袁义也无颜继续呆在益州,多半跑回北方去了。

    马袁义一走,巴郡境内的各个黄巾大本营,跟别的大本营没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而五斗米道,扎根于益州,宗教领袖亲自出面号召教徒起事,张修带领的狂热的五斗米道教徒,绝对不会比大本营的黄巾军更容易对付。

    该阵营任务的描述有些语焉不详,让接下任务的鱼不智有些云里雾里。譬如帮助县府的方式,“建议征讨方案和时机”,到底是逐鹿领说了就算数,还是仅供各个县府参考?“也可以联络志同道合者共同出兵”,表面意思象是逐鹿领可以拉其他东汉阵营玩家一起干,可打仗是要死人的,邀别的玩家势力一起打黄巾没问题,只要能给好处,逐鹿领有没有战利品分配权?

    鱼不智正琢磨,赵部那边哪会管这么多,见鱼不智答应下来,赵部道:“既如此,不智镇长行动,早日清剿完巴郡黄巾,少一心腹大患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有心想先从郡守府要点好处,但大家第一次打交道,搞得这么市侩貌似不大好。看在太守大人见面就派任务的份上,鱼不智没有说出些不合时宜的话来,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鱼不智离开江州时,司隶一间客栈包间内,几名玩家正好谈到逐鹿领。

    这个包间,被司隶强团白羽军军团长期包下,能进入该包间的人不多,要么是白羽军团长,要么是几名军团核心玩家。

    这时候,包间里只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冷锋,你认为傲视功勋飞涨一事,与逐鹿领有关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名战士玩家,正是白羽军团长箫凯。

    冷锋是一名术士,在高手众多的白羽军里,冷锋也是团里数得着的强力术士,白羽军与其他军团竞争boss时,很多时候都能看到冷锋的身影。能进到这个包间,冷锋显然也是军团核心玩家之一,他在团里并不是以个人战力闻名,他比较冷静,善于通过一些细微情报推断出有用信息,因此在团里反倒是更多负责统筹与组织,有点类似于小夜在傲视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冷锋知道箫凯的习惯,不用团长问,他径直道出自己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大约三千点功勋,换作战役开始阶段,大家身上的基础功勋还在时,有可能在较短时间内获得。可现在不是,战役进行了这么久,玩家基础功勋早就被抢光,这一片区域,一下子找出三千个仍保有基础功勋的玩家,我不认为有这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傲视那三千点功勋不会来自玩家,就只能来自npbsp;   “我们白羽军和傲视实力难分伯仲,短时间内从npc部队身上拿到这么多功勋,正常情况下根本没办法做到。思来想去,我想到了逐鹿领。”

    “在垫江,逐鹿领获得黄巾大本营大量人口,功勋值暴增大家都知道,如果要为傲视诡异的功勋猛增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,除了从大本营捞人口外,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方法能够做到。为了证实我的猜想,我动用内线,查了傲视和逐鹿领是否有关系,果然不出所料……”

    箫凯一直静静地听着,这时候插嘴道:“你觉得,这事值得联系内线?”

    冷锋平静道:“这是最方便的做法,我们需要答案。”

    箫凯想了想,默然点头,这个问题不尽快找到答案,对他们是种折磨。

    见箫凯认可自己的作法,冷锋继续道:“内线证实了我的猜想。”

    “逐鹿领主鱼不智,早就和傲视有联系。最早是星雷天军路过巴郡时,垫江刚好面临鼠潮蔓延,天下军团牵头,垫江玩家势力试图阻止鼠潮入侵,星雷天军那中二性格你也知道,兴冲冲地带人去帮忙,虽然没赶上那一战,却在路上遇见鱼不智,两人就此认识,鱼不智还卖了一把白竹弩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从那以后,傲视从逐鹿领源源不断地买到白竹弩,经手人是小夜。”

    “鱼不智手上有白竹弩,奇货可居,借此与大军团拉近关系不难理解,但逐鹿领在益州,傲视在司隶,两家八竿子打不到一起,逐鹿领对傲视的友善态度令人吃惊。直接证据就是,鱼不智对傲视几乎无限量供应白竹弩,却断然拒绝我们派去购买白竹弩的代表,以我们白羽军的实力和地位,没理由遭遇这样的区别对待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内线帮我找到了答案:鱼不智似乎暗恋小夜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来,逐鹿领为傲视军团,不惜拒绝我们白羽军有了合理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傲视功勋异常波动前,小夜刚好去逐鹿领购买新一批白竹弩。从益州回来后,她调动了一笔军团资金,逐鹿领抵御垫江黄巾,她又毫无道理地不知所踪,直到功勋异动后傲视那伙人猜到与她有关,小夜才匆匆赶回。可即便所有人都笃信那三千功勋与她脱不了干系,小夜仍只是轻描淡写地以‘完成了一个从战役开始就接下的级连环任务’搪塞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鬼话,也就能骗骗傲视那些神经大条的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有七成把握:小夜代表傲视去垫江,参与了进攻黄巾大本营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七成吗?”

    箫凯沉声道:“你向来不喜把话说满,敢说七成,多半是了。”

    冷锋苦笑道:“老大,小夜对傲视内部隐瞒此事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箫凯眉头微蹙:“你在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傲视军团氛围更偏重感性,虽说小夜是军团中难得的统筹和组织者,对军团内部成员隐瞒机密非常不应该,何况她不仅仅没告诉普通军团成员,连军团骨干也一样不说实话。我现在担心的是,她是否察觉到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箫凯终于无法保持平静,骇然道:“内线?”

    冷锋没有说话,苦笑着点头。(未完待续。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