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209章 义子(二合一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东汉阵营玩家对大本营虎视眈眈。┡ 『『网%.Ω

    然而没有人轻举妄动,虽然大本营油水丰厚,却不是玩家现在能打的,大家需要等待适当的攻略契机。

    契机终于到来。

    波才率黄巾军将皇甫嵩围困在长社县城。皇甫嵩兵少,军中都感到恐慌。黄巾军的营寨所设之处荒草遍野,适逢狂风大作,皇甫嵩让士兵们全都手持成束苇草上城。另命一批勇士,偷偷地越过包围圈,放火烧草并高声呐喊。与此同时,城上的军士也一齐点燃火把,与之呼应。皇甫嵩率军从城中擂鼓呐喊而出,直捣敌阵。黄巾军大惊,溃散奔逃。这时,恰好骑都尉、沛国人曹操率兵赶到。五月,皇甫嵩、曹操与朱儁会师,再次出战,大败黄巾军,斩杀数万人。灵帝封皇甫嵩为都乡侯。

    颍川黄巾被击败后不久,南阳黄巾也遭遇重挫。

    黄巾将领张曼成驻军宛城城下,围城多日。

    南阳太守秦颉进攻黄巾军,斩杀张曼成!

    黄巾军改以赵弘为帅,以十多万人占据宛城。

    而皇甫嵩与朱儁军继续进击汝南、陈国的黄巾,追击波才到阳翟,最后在西华大败彭脱,余军想逃到宛城,但孙坚登城先入,众人蚁附般推进,大破敌军,成功讨平豫州一带的黄巾军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卢植数战间大破张角,斩杀万多人。

    张角撤到广宗,卢植建筑拦挡、挖掘壕沟,制造云梯,即将攻下城池。正值灵帝派黄门左丰视察军情,有人劝卢植贿赂左丰,但正直的卢植不肯,左丰便向灵帝诬告卢植作战不力。灵帝大怒,用囚车押卢植回京。因卢植被押解回京,洛阳唯有下诏再重新调整:皇甫嵩北上东郡;朱儁则进攻南阳的赵弘;而以董卓代替卢植……

    朝廷征讨部队接连取得重大胜利,黄巾阵营高歌猛进的势头被遏制。

    北方捷报飞一般传递到神州大地各个郡县。

    捷报鼓舞了各地朝廷势力士气,各郡县结束龟缩防守,开始走出据点!

    以汉末时期的通讯手段和度,北面刚刚大捷,南方各地便收到消息,并随之作出呼应和调整,明显不合情理。不过,毕竟是游戏中,浮屠要耍赖皮谁都没辙,何况玩家们早就期盼着历史剧情向前推进,没有人会在意这些细节,如何在剧情推进后获得更大收益,才是大家关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随着朝廷势力结束蛰伏,东汉阵营觊觎已久的大本营攻略,终于开启。

    各县功勋排名靠前的东汉玩家势力,纷纷以各种方式向县府进言。

    “黄巾大败,朝廷大获全胜指日可待,县府军何不主动出击?”

    “攻破大本营,则本县黄巾再无立锥之地!”

    “益州巴郡已有县府攻破大本营。”

    “征讨叛逆,人人有责!县府军若出击,我等愿全力配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为说服县府军出动,玩家势力绞尽脑汁,但各地朝廷势力刚改变策略,各项布置调整都需要时间,对县府而言,先全面恢复对境内村镇的控制,才是当务之急,攻打黄巾大本营是后面的事情。因此,尽管玩家舌灿莲花,各地县府极少马上作出玩家们期望的回应。

    但是,不马上打大本营,不代表县府就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东汉阵营玩家很快接到一系列新任务:伏击黄巾巡游队、破坏黄巾征粮队征收的粮食、进攻某黄巾据点……

    从这些任务不难看出,县府已经动了反击。

    县府的反应,其实不难理解。

    黄巾主战场遭遇失利,但各地黄巾军的人数并未减少,兵力更是普遍高于县府驻军。这种情况下,让县府马上与黄巾决战,显然有些不近人情。县府最新布的一系列任务,都是为了削弱本地黄巾实力,当黄巾实力下降到一定程度,县府起进攻大本营的战斗,是顺理成章的事情。

    东汉阵营玩家要削弱黄巾军,黄巾阵营玩家自然不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围绕黄巾军展开的阵营斗争,在神州大地几乎每一个地方上演。

    两大阵营玩家因战役大势改变,开始新一轮激情对决的时候,逐鹿领却显得十分平静。

    击败垫江黄巾后,逐鹿领开始休养生息。

    先前那一战,磐石营累计战死八百余人,而磐石营战前编制约四百人,阵亡将士居然达到总编制两倍,可见战斗之惨烈。战斗结束后,幸存下来的老兵不足百人。部队战损严重,征召大量新兵,磐石营精锐程度由普通跌落新兵阶段,连使用军团技的能力都未能恢复。

    白毦参战时间较晚,即意外地陷入黄巾重重包围,一场突围战打下来,损失极其惨重。退回领地后白毦顾不得休整,接替磐石营死守镇前主通道,等到大本营被攻陷的消息传来,黄巾军彻底崩溃,白毦也已经元气大伤。战斗结束后陈到被获准从黄巾降兵中选拔合适新兵,补充兵力,只是白毦选材条件极其严苛,合格兵员不多。正因如此,白毦兵的精锐程度没有象磐石营那样被拉下来。

    白毦是逐鹿军最精锐部队,增补困难,非紧要关头,不会轻易出动。

    磐石营则是因精锐程度大幅度下降,连施放军团技的水准都没能达到,鱼不智更不可能让磐石营就这样走出去。逐鹿领功勋排名总榜第一,且优势巨大,鱼不智让逐鹿军安心休整。

    生在自家地盘上的战斗,对领地的破坏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主据北门及周边区域,是抵御黄巾入侵主战场,许多建筑物遭到破坏。战斗结束后,易风迅开始组织人手重建领地,逐鹿领有充足人力和资金,领地因战乱出现的疮痍被迅抹去,一个个新建筑拔地而起。时至今日,原北门主战场区域,几乎看不出战争留下的痕迹。

    接连的战斗,让逐鹿军民承受苦难和磨砺,也让大家收获信心和荣誉。随着逐鹿领一次又一次击败强大得看似不可战胜的敌人,领地军民的自信心和荣誉感也在不断攀升。

    镇内来来往往的逐鹿人,无论男女老幼,自有一股昂扬向上的气质。

    在度过领地迄今为止最大的危机后,逐鹿领再次绽放出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一间小院里,气氛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这样吗?”

    鱼不智眉头微蹙,望着对面的黑袍老者,话声中明显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黑袍老者没有回避他略显凌厉的眼神,平静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迪不是第一次这样了,在此之前,他就曾多次透支心神,每次休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过来。我不明白,为什么这一次你们坚持要带他回去。就算要传他一些墨家秘术或精髓,大可把东西带过来,为何要随你们离开?”

    鱼不智试图说服黑袍老者,即便对方是禽迪的师叔,可关系到禽迪的去留,鱼不智不会轻易让步,他沉声道:“我们以前不知道那样做的后果,否则我一定会阻止小迪,绝不允许他用那样危险的方式帮助大家。这一点你们可以放心,我不仅是逐鹿领主,更是他的义兄,不会忽视小迪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师叔没有说话,矮个师兄道:“不智镇长,小迪必须跟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曲晨不满道:“小迪虽是墨家弟子,却也是我们义兄弟,逐鹿领相当于他的家。你们突然出现,要把他从家里直接带走,算什么事?小迪同意吗?”

    师门长辈要带小迪回宗门,逐鹿领本没有资格说三道四。可鱼不智和曲晨都是人精,看出禽迪似乎不很愿意回去,望向两人的目光中满是不舍,只是禽迪的性情谦逊温和,心中不愿,却不知如何拒绝。

    两人私下一合计,认为有必要和两位墨家人把话讲清楚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不说出实情,你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    师叔神情有些无奈,叹道:“小迪昏迷的时候,我们帮他做了全面检查,结果让我们大吃一惊。他多次透支,尤其是一刀峡使用禁忌秘术,还有这次强行操纵战偶长时间战斗,对他心神损伤极大。小迪醒来后,说过最近睡眠不是很好,偶然有头痛情况生,我记得当时你也在场,这些症状表明,他的心神受损已经比较严重,如果不及时根治,情况可能会持续恶化。”

    “恶化?会怎样?”

    “轻则落下头痛症,严重的话,神智会受影响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和曲晨大惊。

    禽迪师叔和师兄,要求带走他的主要理由有三。

    其一,禽迪在逐鹿领多次受伤,心神受损远比身体受伤严重,导致他受伤的根本原因是修为太浅,只能以透支的方式帮助领地抵御强敌。故而,他们希望带禽迪回宗门,让他在相对安全的环境中修行,待修为到一定程度后再让他下山行走。

    其二,小迪先是施展出禁忌秘术,接着又成功制造并操纵墨家战偶,前途远大,宗门会着力培养,带好回宗门,传授更高深的机关术。

    其三,禽迪这次是下山游历,并非正式出师,现在他修为和对机关术的理解都有了长足进步,也该回山向宗门汇报游历成果了。

    两人万万没想到,禽迪的情况如此严重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即便两人再舍不得,也只能让两位黑家人带禽迪离开。

    没有人希望小迪落下头疾,甚至最后落得神智不清。

    这次谈话结束后的几天,鱼不智和曲晨放下手中事务,陪着禽迪和两位墨家人,或饮酒下棋,或四处踏青,珍惜这离别前的短暂时光。

    老游侠招锋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和禽迪几乎前后脚加入逐鹿领,多次并肩作战,禽迪对有眼疾的老前辈极为尊重和照顾。听说禽迪要回宗门,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老头颇为不舍。墨家没落了数百年,宗门所在地非常隐密,宗门内只有嫡传弟子和执掌墨家事务的前辈,很多普通墨家弟子,终其一生也没有到宗门参谒的机会,招锋这样的门外人,到宗门探望禽迪的机会无限接近于零,也只能和鱼不智等人一样,在禽迪走之前多陪伴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看到招锋对禽迪无比关切,师叔向师兄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师兄看似随意道:“招前辈这么喜爱小迪,不若收小迪为义子,如何?”

    鱼不智和曲晨交换了一个眼神,眸中都有几分讶然。

    自从两位墨家人在战场上现场,来到逐鹿领,大多数时间在照看禽迪。如非必要,他们很少与其他人打交道。不知道是宗门规矩所致,抑或是两人不满禽迪为逐鹿领屡屡透支神识,他们与人打交道时,虽然礼节上无亏,却总是隐隐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距离感,鱼不智贵为逐鹿领主,又是禽迪义兄,也没有得到优待。

    唯有一人例外,这个人便是招锋。

    招锋视禽迪如子侄,知道禽迪昏迷,战斗结束之后便巴巴地跑去照看,就此与丙位墨家人相识。令人惊讶的是,两位墨家人对招锋非常客气,禽迪的师兄唤招锋为“前辈”也就罢了,一把年纪的禽迪师叔竟然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让鱼不智更无语的是,老头居然对此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鱼不智有私下问过招锋,老头跟他抬杠惯了,傲然道:“老夫辈份高!”

    看到老头瞪着一双熊猫眼又一脸傲娇的滑稽模样,鱼不智知道问不出什么,继续问下去,老头只会越来越拽。好在领地里还有徐庶,游侠出身的徐庶,多少知道点内情。

    徐庶的解释,让鱼不智大致摸到一些头绪。

    墨家仅存的两支,禽迪这支专门研究机关器械之术,另一支坚持游走天下打抱不平,理念和行事作风和游侠接近,徐庶甚至怀疑,游侠群体中就有不少墨家弟子。老头是游侠前辈,受墨家弟子尊重似乎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禽迪师兄提出,希望招锋收禽迪为义子,让鱼不智觉得有些突兀。不过老头和禽迪都是逐鹿人,认义子也不是什么坏事,鱼不智自然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老头大为心动,禽迪性子更加不可能拒绝,事情三言两语便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晚逐鹿领举办酒宴,为禽迪和两位墨家人送行。

    宴会上招锋正式收禽迪为义子。

    次日,墨家少年随师门长辈离去,临行前与两位义兄和义父依依惜别。鱼不智和曲晨显得比较洒脱,倒是老头不顾前辈形象,跑树后偷偷抹眼泪,将送别气氛搞得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“老头,别哭了,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待禽迪等人走远,鱼不智好心去安慰招锋。

    “没大没小!你叫我什么?”老头怒视鱼不智。

    “叫你老头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小迪义兄,我是小迪义父,你敢叫我老头?没规矩!”

    看着鱼不智目瞪口呆的样子,老头满意地踱着步子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敢情这老头认禽迪为义子,还想着这一出……(未完待续。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