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200章 血与火的考验(下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五千黄巾来攻,竟然还有两千伏兵在旁窥伺!

    倒不是马袁义故弄玄虚,大本营增派两千黄巾,与逐鹿路一直以各种方式阻挠、杀伤黄巾军,有直接关系。马袁义还没到逐鹿领,一路上损兵折将,让他更加深切感受到逐鹿领多么难缠,也让他覆灭逐鹿领的念头更加迫切。

    在路上被折腾得焦头烂额,马袁义派人回大本营报备要求加派援军。

    垫****首领也很上道,听说路上就被报销掉千余人,是又惊又怒,最终还是认可了马袁义的看法,那就是一定要尽快毁灭掉这个可怕的领地。路上的遭遇,让马袁义意识到本阵营玩家不可信,求援时特别提到这一点,让大本营尽量避开玩家耳目,悄然行事,大本营首领也接纳了这个建议。

    两千黄巾以各种正当理由,分散离开大本营,在外汇合后潜往逐鹿领。

    [^^小说][].[u].[]  好在天下军团高居垫江黄巾阵营功勋第一,可以在大本营内随意走动,一些蛛丝马迹。鱼不智和徐庶得到消息后,对大本营增兵是有预感的,否则也不会派白毦和賨人前去试探。

    这一试,伏兵确实出来了。

    可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,马袁义居然利用夜色,暗中让一千伏兵潜伏在攻镇黄巾之后。马袁义本意,多半是想用这一千伏兵打逐鹿领措手不及,伺机投入战斗,争取一举击溃守军防线,可白毦突然往这个方向运动,让伏兵所遁形,也正好撞到伏兵枪口上。

    白毦危险!

    猝逢巨变,陈到没有任何犹豫,率领白毦向伏兵冲去!

    他判断得很清楚,如果不能迅速冲破阻截,白毦兵被数十倍敌人缠住,除了力战而亡之外,不会有第二个结果。陈到,虽然这里离领地很近,但逐鹿军已经力组织起有效救援。

    随队玩家紧接着传出的指令,也证明了陈到的判断多么准确。

    “全力突围!”

    简单几个字,字字千钧。

    前有一千黄巾挡路,后有八百敌人衔尾急追,若再算上****义本队的一千二百人,以及仍在与曲晨部缠战的黄巾部队,104名白毦战士,已经彻底身陷重围。想冲破黄巾封锁,谈何容易!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白毦装备沉重,突围速度始终快不起来。

    但白毦没有别的选择,唯一的机会,就是赶在被身后黄巾追上来之前,冲破这一千伏兵,尽快向逐鹿镇靠拢。

    呐喊声中,一百多支超长长矛,向一千黄巾伏兵杀去!

    陈到冲杀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逐鹿武将临战必上一线,这已经是逐鹿军不成文的传统。

    该传统始于曲晨,曲阿小将从不畏惧战斗,陈到也很认同这个传统。

    他惯用的武器是枪,当初保护徐母来益州时,就以一杆枪杀退武陵寇,并与曲晨大打了一场。组建白毦后,为了与白毦制式兵器相适,率军作战时陈到通常也会拿起长矛,与士兵们并肩作战。

    论外形还是战斗方式,枪与矛很相似,两者最大区别在于杆的软硬,矛杆硬而枪杆软。矛是重兵器,矛杆以枣木等硬木或精钢制成,基本没有韧性,使用者需要极大臂力才能发挥出矛的威力。矛的战斗方式除了可以用于击刺,打、砸也是其重要攻击手段。

    最重的钢杆长矛可以重七八十斤,白毦的超长长矛重重远远不止这点,矛重约110斤,能使用这种长矛战斗的士兵不是百里挑一的精兵,或许这也是陈到选拔兵员那么困难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沉重的长矛使用不易,但一旦能熟练运用,重矛的威力不会让人失望。

    为杀出一条血路,白毦全力冲刺。

    一排排长矛组成的森林,阴冷而锋锐,伴随着白毦将士有节奏的奔跑,矛尖下的红缨也有韵律地上下抖动。远远望去,很象过年时孩童用竹竿挑着红布或红灯笼玩耍。

    但这些长矛带来的绝不是年节时的喜庆,而是杀戮!

    矛刺如涛,此起彼伏,连绵不断。

    成建制枪矛兵集群冲刺时,想躲开大致保持稳定间距的刺击非常困难,最前面一波长矛刺进黄巾群里,许多不幸未能躲过的黄巾,如同竹签捅进一个个做好的糖葫芦,温热的鲜血在空气中狂飙,被捅伤要害却没有马上死去的黄巾在不住哀嚎,战争的血腥和残酷,在这一刻显露遗。

    白毦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明白,如果不能一鼓作气冲,他们的下场不会好到哪里。

    第一波长矛还没来得及从敌人体内拔出,第二波又至!

    紧接着是第三波!

    三段式矛阵冲刺!

    白毦论刺杀时机还是移动节奏的把握都懈可击。矛阵冲刺结束时,超过百名黄巾死于冲刺之下,一些战死黄巾身体被长矛刺穿,没办法倒地,情形看起来非常诡异。

    趁这支黄巾伏兵阵脚大乱,陈到顺势挥兵进击。

    百余重装步兵,以踏破山河之气势,悍然冲杀进黄巾防线!

    手中长矛或刺或砸或打,兜头盖脸往黄巾身上招呼。重达110斤的长矛,砸击威力不亚于铁锤,许多黄巾军奋力想挡开长矛的攻击,却往往因为吃不住长矛上传来的巨大力量而受伤,其中一些人虎口被震裂,力继续作战,而急于突围求生的白毦显然不会停手,此起彼伏的长矛穿刺中,总有一支矛会准确地找到露出破绽的敌人,将敌人彻底击杀。

    白毦的冲锋势头,破击力竟隐隐有些许骑兵踏阵时的神韵。

    一样的锐不可当,一样的所向披靡!

    可惜的是,白毦人数还是太少。

    这支黄巾伏兵最初兵力几乎是白毦十倍,虽然一开始有点被白毦打懵,但他们显然有资本可以挥霍。野外遭遇战,有足够空间可以展开兵力,随着白毦坚决从中路突破,两侧未遭遇打击的黄巾军逐渐回过神来,从两侧向白毦发动进攻。

    黄巾军从先前的混乱中恢复,抵抗渐渐有了章法,白毦突击更加吃力。

    白毦就象一只闯入蚁群的毛毛虫,被越来越多的蚂蚁围住,撕咬,只能拖着越来越沉重的身躯,勉力前行!

    陈到冲着前方密集人群,放出了隐而不发的军团技。

    白毦先前一直待在附属领地没有参战,军团技力量得以完全保留,不过,这次陈到用的不再是,而是。

    白毦需要尽快冲出去,最大限度击杀敌军才能增加突围机会,否则,即便加成效果再强悍一倍,也法改变白毦全军覆没的命运。

    近五十名黄巾被白毦的合力击杀!

    同样用军团技合力对付黄巾,白毦人均击杀数量明显比磐石营高一些。不同的部队,能抽取的军团技总量不同,强大部队能抽取的力量更多,白毦虽然精锐程度还是新兵,单兵提供的军团力量已超过普通水准的磐石营。

    这就是领主们总是不遗余力追求强大部队的原因。

    凭借军团技打乱黄巾阵脚,陈到率领白毦又向逐鹿镇方向冲出十步。

    然后彻底陷入重围的白毦陷入苦战,陈到让白毦结成适合防守的圆阵,彼此将背后将给同伴守护,也守护着同伴的安全。圆阵最外围的白毦,已经法用长矛战斗,纷纷拔出雁翎刀与冲上来的黄巾肉搏,在他们身后,一支支沉重的长矛不断刺杀,尽可能减缓更多黄巾逼近。

    白毦的圆阵,被围得水泄不通!

    但是,这支逐鹿重步,仍在顽强地向逐鹿镇方向挺进,缓慢而坚定!

    白毦周围,血流成河!

    这种情形下,强如白毦也不可能独自冲出重围。

    徐庶开始调动所有力量,帮助白毦脱困。

    罗虎所部98名賨人,被黄巾本队附近的一千伏兵追击,本来撒了欢的往西边巴山镇退却。賨人自小在山林间长大,跑起来健步如飞,黄本压根没有机会追上他们,但为了牵制住这批黄巾,避免他们加入对白毦的围攻,罗虎等人主动放缓了步伐,与身后伏兵保持若即若离。

    曲晨先前的反扑本是为了策应白毦的佯攻,营造出要接应白毦的假象。可随着那一千伏兵挡住白毦归路,曲晨的反扑由虚转实,冲击得更加坚决!

    镇前一间不起眼的小屋里,因心神透支显得脸色苍白的禽迪猛然坐起,再次端起罗盘,心神浸入。矗立在镇内空地上的墨家战偶,瞬间恢复活力,这次战偶没有象先前那样,帮助两翼防线抵御围攻,它认准方向,迈着沉重步伐,向镇外冲去。

    曲晨和禽迪竭尽全力,试图与白毦会合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与白毦相对距离更远,中间还有进攻镇前的黄巾军阻挠。

    白毦被伏兵拖住,从黄巾本队追出来的八百黄巾,终于从后面赶上来。

    白毦处境进一步恶化!

    一声厉啸,圆阵裂开一道口子,陈到持长矛冲出,圆阵口子随即闭合。长矛如棍棒一般向左右抡砸,炒豆般频繁炸响的兵刃交击声中,陈到正前方五米左右的黄巾,或被撞得颓然倒下,或在地上打滚。

    圆阵顺势向前跟进!

    陈到再冲!

    所有白毦心中热血在沸腾,这样的生死关头,陈到没有放弃大家。每个人都陈到的实力,如果他弃阵而走,凭借自身勇武冲杀,安全回到逐鹿镇应不难,有人提议主将自行离开,但陈到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陈到选择孤身冲杀在圆阵前方,为白毦杀出一条生路,扛着大家前进!

    出阵前,他只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你们第一天加入时我说过的话吗?白毦的意义,在于守护。”

    陈到以实际行动,让战士们更加深刻地意识到,何谓真正的“守护”。

    守护领地!

    守护乡民!

    守护伙伴!

    守护主公!

    守护所有值得守护的人!

    守护着彼此,杀出重围,绝不放弃!

    白毦战士穿着重甲挥舞长矛,且战且走本已非常疲惫,可主将的奋战,激励着他们更加忘我战斗。阻击他们的黄巾,第一感知到白毦的变化,刀矛似乎更快了,一股淡紫色沛然之气,在圆阵上空缓缓凝聚,不断变幻。

    在绝对的兵力差距面前,精神上的亢奋,不足以帮助白毦扭转颓势。

    尽管陈到在前方冲杀死战,白毦仍在不断倒下。

    白毦伤兵被换到安全的内圈,避免伤员在激战中因缺乏保护丧失性命,可突围之路实在太过艰难,冲杀到现在,几乎没有人身上完好损。白毦标志性的白色披风,早已被鲜血浸红,大多来自敌人,但也有的。

    阵内已经全是伤兵!

    七八名重伤员,被轻伤伙伴拖着前进!

    前方的战士倒下,后面的战士立刻顶了上来,始终保持着圆阵的完整。只有保持圆阵完整,勉力搏杀的同伴才不用担心来自背后的危险。只不过,随着不断有人顶到前面,阵内矛手数量越来越少,圆阵的反击能力被削弱,没有足够犀利的反击和刺杀手段,更多黄巾可以放心地冲上来肉搏,顶在外线的白毦,承受压力越来越大!

    陈到一直留意着身后圆阵的情形,他现在心急如焚,却已不能做更多。

    “军团技——不动如山!”

    部队每踏出一步都需要付出代价,举步维艰,陈到不得不用出辅助技。如果不立刻增加部队的防御能力,他担心等不到救援赶来,就已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每一名战士倒下,陈到都比痛心,他只恨没有更多。

    如果再多给他一些,他可以让白毦拥有更强的实力,虽说未必就能轻易杀出重围,战士们却不会象现在这样轻易倒下。

    白毦的意义是守护!

    守护需要力量!

    白毦需要更强的力量!

    圆阵上空的沛然之气终于停止变化,定型为一个盾牌形状。

    一则系统提示在鱼不智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叮咚:陈到所率部队经过血与火的战斗考验,将士同心,浩气不灭,陈到所部正式晋阶为唯一性特殊兵种白毦兵,恭喜鱼不智玩家。”

    陈到前方的黄巾一阵骚乱,墨家战偶高大的身躯,在人堆中分外显眼。也只有强大的墨家战偶,才能在黄巾围攻下不管不顾地硬冲到这里。

    但战偶没能给白毦更多实质性帮助。

    它骤然间停了下来,在战场上木立。

    那间不起眼的小屋里,禽迪昏迷。

    强行催动战偶冲杀这么远,远远超出他目前修为所能达到的极限。

    陈到来不及悲伤,他得继续战斗,守护麾下战士。

    “小迪!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他隐隐听到有人气急败坏地喝骂着。

    战偶身后突然冲出三只机关狗,四散开来飞扑大咬,专攻黄巾下三路!与此同时,一只约半人高的机关虎出现在圆阵后方,机关虎几个扑咬之后,张开大嘴,喷出一道长长火焰,火焰凝而不散,随着机关虎转动脖颈,烈焰在白毦与追兵间形成一道弧形焰墙!

    黄巾大乱!

    “还不快走!”

    一名黑袍人出现在后方,催促陈到等人快点离开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第200章 血与火的考验

    第200章 血与火的考验是 由会员手打,

    </iv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