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190章 坚如磐石(上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两记军团技在密集人群中爆开,五百进攻黄巾顷刻间损失过半。马袁义眼皮都没有眨一下,又把三百黄巾填了上去。

    近身肉搏战,在逐鹿镇前展开。

    王戣厉吼着冲进敌军群,刀出如电,人随刀走,王戣没有花哨的动作,每一刀直奔敌军要害,顷刻间砍倒两人,气势大盛。参加过多次战斗之后,王戣的战斗风格隐现雏形,他的打法可用六个字概括:直接、剽悍、凶狠。多次血战让王戣多了几分肃杀之气,往战场上一站,浑身上下散发着血腥,一些胆子稍小的敌军,会不自觉地尽量离他远一点。

    旁边熊栋也不甘示弱,挥舞着大板斧杀入。

    熊栋身量不高,却极为粗壮,黑肤虬髯,犹如黑铁塔一般。熊栋在人群中旋风般突进,两把板斧上下翻飞,对上熊栋的黄巾军倒了八辈子血霉,即便没有被沉重的板斧砍在身上{}{小}说 w.qulu.,招架起来仍非常吃力,普通黄巾迎上熊栋的大板斧,往往虎口被震得破裂。再加上板斧是短兵器,熊栋走的贴身肉搏路线,让习惯与对手保持距离的黄巾军大感不适,被杀得左支右绌。

    虽然王戣和熊栋勇猛,但让黄巾军最头疼和恐惧的,疑还是曲晨。

    大戟沉重,曲晨用起来举重若轻,看似轻描淡写的出手,几乎每一次都有收获。大戟覆盖范围,黄巾或被戟尖刺进要害,或被锋锐的戟枝划过咽喉,大戟从容起落,带起漫天血雨,挡在曲晨前面的黄巾纷纷中戟倒下。远远望去,曲晨犹如一位舞者在战场上游走,大戟范围内的黄巾象是伴舞,各种配合,顺从地倒下戟下,他们的动作似乎总是在配合曲晨的大戟舞动,主动撞上那要命的武器,令人看得心间生出寒意。

    主将神勇如斯,磐石营将士哪会落后,一个个呼号酣战,奋勇杀敌。

    激烈的肉搏战一打响,来势汹汹的黄巾军竟然被杀得节节败退。冲上前的黄巾很难在磐石营的猛攻下站稳脚步,第一线站不住,黄巾军人多势众的优势就众发挥,一竟呈被人少一方压着打的态势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在逐鹿领的东汉阵营玩家大为兴奋,七嘴八舌地热议起来。

    “啧啧,不愧是逐鹿领呢,部队就是牛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那名蓝袍小将的忠实粉丝,从一刀峡见他压制鼠王时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强啊!”

    “刚才的军团技帅呆了,逐鹿领有这么强的武将,简直是作弊嘛。”

    “为毛我看见有个象黑旋风李逵的家伙?哇,从身形到兵器再到打法,一不象啊!是我眼花,还是鱼不智可以在游戏里召唤水浒人物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一听就你们不常在逐鹿领混,那个黑旋风只是一个巧合,我刚好一点内情……”

    玩家说笑间,战斗却是一直在激烈进行。

    见本方部队被压制,马袁义暗自摇头,这些普通黄巾军的战斗力,明显法跟他亲自训练出的黄巾主力相提并论。可这也是可奈何的事情,马袁义不动声色,两个黄巾百人队悄然上前。

    “弓手上来了,退!”

    曲晨在战斗中仍有余力关注周边情况,见马袁义出动黄巾弓手想阴人,他哪肯吃这种亏,指挥磐石营且战且退。

    弓箭手需要经过严格训练,不是随便一个士兵操起弓箭就能成为弓手,合格的弓手来之不易。马袁义带五千黄巾出营攻打逐鹿领,合格的弓手也就500人,仅占总兵力十分之一,让马袁义比悲愤的是,路上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还折损了五十余位弓手。

    弓手在局部战斗中的远程压制和支援作用非常明显,往往是对手优先击杀对象,再加上自我保护能力相对薄弱,弓手通常会受到同伴保护。马袁义现在派出弓手,正是看到逐鹿军连放两个军团技,暂时缺乏有效手段反制弓手,不料刚出动就被逐鹿军。

    磐石营一退,黄巾军立刻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黄巾军希望将逐鹿军缠住,给后方的弓手创造机会!

    弓手果然快步上前,一边跑一边取出箭矢,准备进入有效距离便施射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曲晨再次展示了王级武将的超卓实力。

    曲晨不再随大队后退,他停了下来,持戟阻挡蜂拥而来的黄巾军,为磐石营争取撤退的。他的身影很快被潮水般冲上的黄巾军包围和淹没,似乎已经被人潮吞噬,但那漫天重重戟影,却让所有人曲晨仍在战斗,在敌军包围中独自战斗。

    “你们退,我去接应!”

    王戣对一名转职武将道,不由分说,提刀冲向曲晨所在的区域。

    那名转职武将没有犹豫,依令带大家飞退。

    王戣是逐鹿领第一位武将,也是转职武将们公认的领头人,曲晨不在,王戣拥有指挥权。事实上,虽然曲晨留在最后,貌似陷入黄巾军重重包围,但大家对曲晨的武力有绝对信心,没有人会怀疑,曲晨能不能杀出来,他现在将置于险地,仅仅是为了让大家能不受影响地撤退罢了。

    王戣目光冷冽,胸中战意却在沸腾。

    他远不如曲晨厉害,可断后这样的差事,哪能总让主将做呢?磐石营转职武将众多,有责任在这样的时刻站出来,为主将分担一些重担。

    蓦然,他微微皱眉,听到侧后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扭头向旁边看了一眼,果不其然,熊栋两条腿抡得溜圆,正大步赶来。

    见王戣看他,熊栋一脸严肃俺也来接应!帮你!”

    王戣冷冷地看着熊栋,不满道新人,就是这么不懂规矩。”

    部队打仗非同儿戏,讲究的是整体配合,令行禁止。

    王戣要求大家继续撤退,熊栋却傻乎乎地跟着来,严格讲已经是违令了。但熊栋毕竟是刚刚加入磐石营的新人,对部队纪律的认识不够深刻,何况他敢在这个时候随王戣冲向大群黄巾军,也是一腔赤诚,勇气可嘉,王戣一也不好多说,更不好把熊栋赶。

    熊栋跑得极快,很快和王戣并肩。

    两人齐声呐喊,并肩冲进黄巾群中!

    刀起!

    斧落!

    两名转职武将,疯魔般冲杀进去,联手将猝不及防的黄巾放倒五六人,可黄巾军也是正规部队水准,两人冲势一竭,随后便陷入苦战。王戣见势不妙,拼着左肩挨了一下,一刀捅进一名黄巾军腹部,并借势顶着那名倒霉的黄巾前冲,撞开两名敌人,终于成功和熊栋会合。

    两人背靠在一起,彼此总算有些照应,形势略微改观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竭尽全力只能暂时自守,想杀出重围却是奢望。

    把王戣和熊栋从险境中解救出来的,只能是曲晨。

    曲晨听见两人杀进人群时的喊声,顿时不妙。王戣和熊栋虽然是领地转职武将中的佼佼者,有晋级中级武将的潜质,但象现在这样冲进来,他们还不具备在上百人围攻下,可保自身恙的能力。实际上,就算是中级武将,陷入这样的境地也是有死生。

    “真是令人头痛的两个家伙,若我走不掉,你们俩冲进来还不是白搭?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见王戣和熊栋冒死接应,曲晨心里涌起几分暖意。

    他挡了一会,估摸磐石营已成功撤回,加上两名部下陷入黄巾军包围,曲晨不再保留。戟影骤然间大盛,围在他身旁的黄巾将士,纷纷中戟倒地,曲晨冲出重围,径直冲向王戣二人所在之处,帮两人杀散敌军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黄巾弓手仓促间勉强射出一轮箭矢,大多准星不够,几支射正的箭矢,也被曲晨轻松挡下,没有对三人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见逐鹿军后退,本方又有弓手上前助战,黄巾军继续向镇内发起冲击。

    镇门前,一百磐石营迎了上来,牢牢挡住这批黄巾前冲之路。

    随着磐石营结束对黄巾军的骚扰后,指挥部队的便换成了徐庶。

    仍是一百磐石营将士,顶在最前面仍旧是曲晨,却换了一批战士,王戣和熊栋也被换下。先前镇外短兵相接比较短,激烈程度丝毫不低,且有一些将士在刚才的战斗中受伤,换上一批生力军,让刚刚参加过战斗的部队得到喘息,才能更好地保持部队续战之力。

    从轮换部队不能看出,徐庶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。

    为冲破守军阻截,黄巾潮水般发起猛攻,可他们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势,都被磐石营稳稳的挡了下来。黄巾不仅未能攻入镇内,反而在镇前艰苦卓绝的攻坚战中,持续出现战斗减员。

    胶着的战斗形势,让马袁义决定向逐鹿军施加更大压力。

    两百黄巾弓手继续前移,来到攻镇的黄巾身后,准备抵近支援,用箭矢动摇守军防线。

    马袁义很快便后悔做出的这一决定。

    黄巾弓手到达攻击位置,准备张弓搭箭的时候,弓手们已经掉进陷阱!

    熟悉的黄色光茫飞速聚向曲晨,凝练的光球刚刚成形稳定,就被抛了出去,正好落在弓手集中的区域。黄巾弓手正准备躲在后面愉快地射箭呢,军团技时他们想跑都来不及,被轰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先前连发两记军团技,磐石营将士力量并未抽取完。

    王级人才最大抽取力量比例为40%,曲晨和徐庶联手,最多可抽取80%力量,剩下20%刚好在军团技最低抽取线之上。事实上徐庶发动第二击时,见攻镇黄巾站位较松散,他抽取力量时有所保留,只抽取了30%左右,节省了部分力量以便曲晨关键时刻使用。

    拖过5分钟冷却,曲晨完全能够发出第三记军团技。

    剩下30%力量,且力量每分钟恢复1%,威力比徐庶那一击只强不弱。

    但是他选择了含而不放,麻痹黄巾。

    曲晨等的,就是黄巾弓手上前。

    这一击之后,军团力量耗尽!

    军团技爆开,黄巾弓手损失惨重,只有数十名弓手未死在军团技下。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已经脱离逃出生天,箭矢破空声呼啸而至,一直隐而不发的初级箭塔,终于在这个时候彰显自身存在,也不管前面的黄巾,专射后方幸存的黄巾弓手。

    黄巾弓手们快哭了,这么远也射得到?

    不科学吧!

    初级箭塔,可容纳4名士兵驻防,逐鹿军固守主据,箭塔自然有人。初级箭塔可增加30步射程,原以为处在安全位置的黄巾弓手,其实已经在箭塔驻防战士射程之内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看到剩下的弓手被射杀,只有二十多人逃,马袁义肠子都悔青了。

    守军的箭塔,此前一直没有动静,逐鹿军先前阻击黄巾军时未曾出手。之所以这样,固然有磐石营犹有余力的原因,也未尝没有留着阴人的意思,黄巾弓手就成为牺牲品。

    黄巾弓手退走,顶前面的黄巾军,成为逐鹿箭塔当然的攻击对象。

    马袁义到大本营不久,却以治军强调纪律著称,黄巾没有接到准许后退的命令,只能咬牙死撑。奈何前方磐石营守在镇门前,真如磐石一般半步不退,又有曲晨这样的强者稳住阵脚,黄巾急攻难下,反而被磐石营杀伤不少,现在初级箭塔对准他们施射,黄巾军叫苦不迭。

    前方苦战,马袁义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镇前守军占据地利,黄巾军难以正面突破,侧面却是有大把空档。上次黄巾主力绕过白毦防线,砍破的篱笆没有恢复,而木制围墙也没有建成,正好可供黄巾军利用。

    一千黄巾军左右分散,从镇门两侧进入镇内。

    进入镇内的黄巾军,并未象上次那样直接冲进领地深处,试图压力领主办公室和兵营。马袁义吃过一次亏,不想再上第二次当,从两侧进入镇内的黄巾向中央合围,试图截断磐石营后路,将守军抵抗力量一举摧毁!

    镇内黄巾开始奔向初级箭塔。

    磐石营后备部队纷纷冲了出去,在箭塔附近结阵而战,然而敌众我寡,磐石营不足以挡住这么多黄巾,只能勉力支撑防线。

    一阵苍凉古老的战歌声响起,一群扛着大门板的賨人参战,稳住战局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死守镇前的磐石营阵线,中间裂开一条足够三人通过的缝。就在黄巾军大喜过望的时候,一具高大的墨家战偶从镇内走出,持剑顶盾,向着大群黄巾军发起冲锋!

    (二合一章节,晚上还会码一章补昨天,勿等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最近事情有点多,更新不给力,欠的几章加更猫都记着,后面会陆续补上。)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第190章 坚如磐石

    第190章 坚如磐石是 由会员手打,

    </iv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