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139章 承诺(打赏更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(这章是书友qmacq的打赏加更)

    咆哮光环和吃饭兄等人,只比久久发早到几分钟。

    临时联络网持续时间不长,可出动的全都是天下军团高等级玩家,鱼不智求天下团帮忙,咆哮光环没有提任何条件,但千万不要以为这厮善良。这不,事情一结束,咆哮光环就带着几名天下成员,跑来“讹诈”鱼不智。

    他们目标很明确:希望在下个交易周期,逐鹿领多提供一些白竹弩。

    天下军团最近发展迅猛,团里新增不少高等级玩家。越是高等级玩家,对装备的重视度越高,可天下军团有严谨的贡献点制度,白竹弩也不例外,虽说获得军团贡献的途径很多,但对军团新人而言,积累贡献点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很多新晋高玩,苦于军团贡献不足,根本没有内部购买白竹弩的资格。

    咆哮光环对此头大如斗。

    公平公开的贡献点制度,是天下军团茁壮成长的基石,不会轻易动摇。但换一个角度看,新加入玩家渴求好装备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咆哮光环把主意打到了鱼不智头上。

    咆哮光环也不是想空手套白狼,天下不求免费或折扣,就是多要些弩。跟他来的这些人,大部分都是加入军团不久,不缺钱,就缺军团贡献点。得知军团长要为大家争取福利,一个个摩拳擦掌,兴冲冲跟来打助攻。

    鱼不智很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   两个賨人部落规模逐渐提升,白竹弩产能持续增长,卖谁不是卖?

    鱼不智还很上道地当即表示,将赠送天下军团5把白竹弩,以感谢大家在逐鹿领需要帮助时不计得失,伸出援助之手。

    镇长办公室里正其乐融融呢,久久发来了,要兑现赌约。

    久久发是天下外交官,同时也是鱼不智的朋友,那赌约在鱼不智看来,就是一个朋友间的玩笑。久久发输了,他也不会主动提起,经过这么多天,更是把这事忘到爪哇国,他怎么也想象不到,这个玩笑对久久发的困扰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还有天下军团的人,鱼不智各种暗示,奈何久久发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后面的事大家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不愧是自带无穷运气光环的男人。

    面对军团兄弟的怪异目光,久久发恨不得有个地缝钻,最终仓惶而去。

    鱼不智无暇理会久久发受到多少点伤害,徐庶等人回来了。

    徐庶允文允武,上阵能带兵打仗,下马能治地安邦,堪称鱼不智臂膀。徐母到来,代表徐庶把自身前途和逐鹿领彻底捆绑在一起,对逐鹿领的意义非同一般。再加上来此途中,徐母遭遇追杀,受到不少惊吓,于情于理,作为领主的鱼不智都应对徐母妥善安抚。

    在鱼不智授意下,易风早已安排好一切。

    徐庶住处是一个独立小院,此前只有他一个人居住,得知徐母马上到,领地迅速为小院配置了厨师、丫环和杂役,照顾两人生活起居。

    徐庶出身寒门。

    寒门指的是门第势力较低的世家,也叫庶族,并非贫民阶级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恐怕徐家也没有那么多财力支持徐庶习文练武,游走天下。在鱼不智想来,徐母应该很适应家中有仆役做事才对。

    鱼不智笑道:“伯母,元直负责领地军务,恐不能时时在伯母身边照拂,琐事有他们处理,伯母只管安心休养便是。有何需求,让他们找易风解决,或者直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徐母皱眉道:“大人费心了,但妾身有一事不明,烦请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伯母,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逐鹿领众将家中,皆有配置仆役?”

    鱼不智愕然,还是老老实实道:“这个倒是没有。不过伯母您远道而来,人生地不熟,情况却是与其他将领家不同。”

    徐母正容道:“即非惯例,便有失公允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有些无奈,道:“元直总领军务,责任重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总领军务,更要以身作则。”

    徐母摇头,淡淡道:“妾身还不到四十,可以照顾自己,庶儿尚未成家,自然也应由我这个做母亲的照顾。等到哪天妾身老得再也做不了什么事情,自有庶儿照看,不该给领地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庶儿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徐母最后一句话,是对徐庶说的。

    徐庶恭恭敬敬答道:“母亲所言甚是!”

    徐母满意地笑了笑,对鱼不智道:“所以,大人好意,恕妾身不能接受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不由得为之叹服,真是一位奇女子。

    徐母看似温婉,实则很有主见。

    徐母被曹操掳获,徐庶被迫离开刘备进入曹营,徐母斥责徐庶后自杀,可见她骨子里甚是刚烈。

    鱼不智也不强人所难,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徐母路上受伤,不良于行,鱼不智建议不妨先保留相关仆役妥善照顾,待徐母伤势痊愈后再作计较。

    徐母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见徐母不再拒绝,鱼不智松了一口气,开始询问她们被人追杀的原因。

    徐母对此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实际上,她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    徐母是豫州人,这次是她第一次离开豫州,徐家在颍川也没有仇家。对付一位没有特殊身份和地位的普通妇人,对方竟然从荆州一直追杀到了益州,必然有足够的动机或理由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误会,对方认错人了?”徐庶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护送徐母的青年解释道:“最开始找伯母麻烦的人气焰嚣张,战力一般,我猜应是荆州某个世家或豪族私兵。第一次我只是略施薄惩,未伤人性命,本希望他们知难而退。不料他们并不领情,很快卷土重来且出手狠辣,我不得不连杀数人,将他们吓退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退走前,称必取我等性命,更坐实世家豪族骄纵私兵的作风。”

    “我估计他们不是说着玩的,为避免伯母受伤害,故建议弃车走小道。直到进入益州境,没有遇见追兵,再加上伯母意外摔伤,不得不冒险乘车。结果我们遇到了武陵寇。”

    “武陵寇?”徐庶目光一凛。

    青年点头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曲晨摸着下巴,喃喃道:“原来是武陵寇,难怪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继续道:“武陵寇收费不低,能请动武陵寇的,不会是小世家豪族。武陵寇被我前前后后杀死百余人,仍死战不退,说明他们获得的酬劳丰厚。所以我认为不太可能是误会,伯母等人或许无意中招惹到了麻烦,让对方必欲置死地而后快,但我也猜不出具体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请动了武陵寇,显然是不惜血本,未能得手,对方未必会善罢甘休。”徐庶脸色有点难看,关系到至亲家人安危,任侠少年也难以保持淡定。

    “元直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认真道:“不管对方是谁,不管什么原因,你和伯母都是逐鹿人。没事也就罢了,若有人再生事端,欲对伯母不利,逐鹿领绝不会坐视不理。你不用太过担心,这是我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徐庶深深一揖:“谢主公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郑重回礼,礼毕,转向那青年道:“多谢这位壮士一路保护伯母,只知道壮士是元直好友,敢问尊姓大名?”(未完待续。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