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136章 你哪边的?(第四更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很显然,这是一场误会。

    回去求援的武师老戛,临死前没有来得及说出更多信息,逐鹿领知道,有一位徐庶故友一路护送徐母,但是具体到对方身份、体貌特征、使用兵刃等细节,逐鹿领并不清楚。曲晨飞马驰援,看到一位满身是血的家伙从后面向一女子伸手,疑似徐母的女子正用力拉奔她的人,神情焦急,曲晨把那青年视为追杀者,其实一点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来者主动出手,那青年第一反应自然视曲晨为敌,从昨日被流寇盯上,流寇多次分兵绕道截杀,类似情形不止一次。先前山壁阻隔了视线,青年没看到云清如何倒地,下意识里当是曲晨所为。

    两人都当对方是追杀者,动起手来自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长枪极速突进,发出破空啸音。

    如银瓶乍破,似铁骑突出,枪尖寒芒似缓实疾,刺向曲晨咽喉。

    曲晨夷然不惧,大戟斜切,月牙般的戟枝划出一连串残影,迎向刺来的长枪。待戟枝与枪尖即将接触的一刹那,曲晨握住戟身的手臂微微一转,原本要与枪尖硬碰的戟枝侧旋90度,刚好用戟枝与戟身的空隙迎向枪尖。

    戟对付枪、矛类兵器,有一个非常有效的手段:锁。

    一旦枪尖刺进戟枝与戟身空隙,持戟者只需轻轻转动戟杆,就能将枪身牢牢锁住。即便双方角力,持戟者也能更好发力,可谓占尽便宜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
    青年暗自想着,他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手,看似凶猛无畏的一枪,其实始终还留有余力。曲晨变招虽快,他还是在间不容发之际作出应对:收枪。

    枪虽不再向前递出,也没有马上收回去。

    换作别人,或许只道青年先前出招太猛,勉强止住冲势已属不易。曲晨却是不同,青年收枪看似退让,实则是在为下一击蓄势,枪势含而不发,因为曲晨大戟没能碰到枪身,等他招式用老时,长枪便可伺机再刺!

    大戟递出,覆水难收。

    长枪果然如毒蛇般刺出,来势竟比刚开始的时候还要快!

    曲晨侧身、偏头躲避,同时大戟回荡,反削青年手臂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打起来,虽说徐母就在旁边,两人顾忌伤到她,很少硬碰硬。枪来戟往,以快打快,细微处暗藏杀机,与大开大阖的战斗相比更加凶险,谁稍有不慎,生死立断。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云清终于恢复了一点力气。

    艰难地翻过身,发现青年在不远处战斗,罕见地未能迅速将对方击倒,而流寇先锋已转过山崖拐角,离他们不到30步。云清暗暗叫苦,情急之下,也不知体内哪处涌出一股洪荒之力,一骨碌起身,背起徐母就往大道上跑。

    云清被绝境逼出潜力,一扫先前颓势,跑得飞快。

    如果云清看清楚再行动,曲晨和青年的误会可以马上冰释。

    徐庶派人回豫州接母,是一刀峡后的事情,那时曲晨已经来到逐鹿领。曲晨是狙击鼠王的少年英雄,逐鹿乡民对他多有谈论,虽说那时他多是呆在禽迪住的小院,不怎么出来,但蓝衣、大戟,领地内无人不知。

    只可惜云清没看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他背起徐母开溜,青年和曲晨自然不会阻止,心头倒是都松了一口气。为避免对方对云清和徐母出手,两人出手都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等云清撒腿狂奔,两人自然得跟在后面掩护。

    都想抢在前面,又都以为对方试图追击,两个人互不相让,边跑边打。徐母不在旁边,没有误伤风险,两人都没了顾忌,上演着一场龙争虎斗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流寇们面面相觑,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那个可怕的家伙居然被人拦住?

    老天开眼,大家不用冲上去送死了……

    流寇大首领的怒喝声传来:“磨蹭什么?赶紧追!”

    云清背着徐母在前面发疯般跑,流寇们在后面乱哄哄地追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中间,曲晨和那青年杀得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青年渐渐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论招法两人伯仲之间,但从昨天开始,青年凭一己之力护着徐母等人,又被流寇彻夜扰袭,天亮前强行护着徐母等人突围,全程几乎没有休息过,早已疲惫不堪。以他现在的体力和反应速度,对付流寇倒还没有什么,可对上曲晨这种强者,细小的劣势都可能导致失败,何况他已接近脱力。

    高手对决,胜负只在一线间。

    别看两人交手没多久,可短短几分钟对青年体力和精力的消耗,比和流寇厮杀半个时辰还要厉害。青年脚步已见虚浮,手臂酸软,完全靠过人意志,和永不放弃的精神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曲晨清楚地感知到对方已是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他一个人,曲晨会毫不犹豫地痛下杀手,这个对手虽然难缠,他还是有信心在二十招内解决战斗。但现在大批流寇迫近,徐母还未脱险,曲晨不敢大意,只是竭力保持站位优势,不给对方反超机会。

    不甘寂寞的流寇开始刷存在感,箭矢破空声响起。

    曲晨和青年同时色变。

    色变是因为,两人发现箭矢竟然奔着徐母和云清而去。

    不假思索,两人同时跃向半空,拨挡射向徐母等人的箭矢。

    流寇这一波箭袭,让原本混沌的情势趋于明朗!

    “你哪边的?”

    落地后,两人一边向徐母方向飞奔,一边同时发问。

    两人又同时指向前方。

    曲晨和青年对视一眼,都有几分无奈,厮杀半天,大水冲了龙王庙。

    弓弦震动的“嗡嗡”声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曲晨停下脚步:“你护人,我会会他们!”

    青年没有反对,风一般从曲晨身旁跑过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个鲁莽的人,明明知道自己体力已经透支,明明身边有足够强大的同伴,让状态更好的同伴去解决问题,在他看来是最为合理的安排。流寇箭手始终对徐母等人构成威胁,需要他贴身守护。

    流寇箭手的准度比较差,十多箭射出,射准的不到一半。

    青年轻松将有威胁的箭矢拨飞时,曲晨已旋风般冲进流寇群。

    惨叫声起!(未完待续。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