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127章 貌似李逵的护卫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熊栋不愿莫名其妙地打架:“喂,你们不要乱来啊,我们不是山贼!”

    商队领头人找出问题关键,从逐鹿军民反映看,分明以为熊栋是山贼,而这显然很荒谬。那老者道:“我们商队一直在益州中南部行走,去过很多乡镇。熊栋在商队已有两年,不可能是什么山贼,你们定是认错人了!”

    商队中人都开始大声申辩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真是行商,有身份证明的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有身份证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误会,这中间肯定有误会!”

    管事拿出一份能证明身份的文牒,双手捧着,希望王戣查验。

    王戣却是没有去接商队管事手中文牒,手中刀遥指熊栋:“来。”

    熊栋连连摆手:“不打,我们真不是山贼,看过便知!”

    王戣摇头:“打过再看。”

    从商队众人的反应,以及管事拿出身份证明,王戣也猜到可能是误会。不是山贼,大家都省些事,不过是一场虚惊,赔个礼,领地适当补偿一下事情就算过去了。可是,熊栋当众击败了一名逐鹿武将,而且还是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做到,如果王戣不能找回场子,逐鹿军上下颜面无光。

    逐鹿军自打建立以来,破山寨,阻鼠王,御敌袭,灭领地,虽有很多人牺牲性命,从结果看却是战无不胜,领地百姓常常以此为荣。

    王戣参加过每一场战斗,是逐鹿战史的见证人,他珍惜这份荣誉。

    一个商队的家伙,空手赢了逐鹿武将,让王戣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看文牒,证实对方确实是正规商队,王戣就无法逼对方动手。早已打定主意捍卫荣誉的王戣,自然不会马上接过管事手中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定得打过,一定要赢!

    为了避免落下“逐鹿军以众凌寡,黑面青年不敢取胜”的口实,王戣决定再加一把火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是不是山贼,目前还两说,不过这么多人指证你,你肯定是!所以我不会留手,如果你不想死在我刀下,唯一办法就是打赢我。”

    熊栋气血上涌,只是因为太黑的缘故,外人楞是没能从他脸上看出来。熊栋不再说什么,抄起两把宣花大斧,在长街上面对王戣站定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两人同时冲向对方,战斗爆发。

    商队领头人紧张地看着场内,他不明白为什么逐鹿人认定熊栋是山贼,声称熊栋此前偷偷潜入逐鹿领,导致逐鹿领被山贼攻击。

    从逐鹿军民表现出来的态度和敌意看,显然不是无的放矢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轻易针对商队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商队能为大家带来便利,虽然有些地方出于税收或垄断原因,禁止行商做生意,可那毕竟是极少数。大多数地方,需要商队带来当地没有出产、或价格有优势的商品,同时也指望商队带走当地盛产的一些商品,因此大家多对商队持欢迎态度。

    故意诬赖、陷害商队,会使得所有商队远离,甚至联合抵制。

    老人是熊栋同乡,老人对他知根知底。

    熊栋是一名夷人,据说曾经有一位游侠路过当地,觉得熊栋资质不错,教了他两年武艺。虽然熊栋长得甚是彪悍,比较能打,但熊栋对商队同伴却很友善,干活也肯卖力气,没有任何不良记录。老人将他招入商队,也是看中他的这一特点,商队在外奔波,难免被坏人觊觎,有熊栋在,商队更加安全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所有人坚称,熊栋曾经潜入逐鹿领?

    这误会是怎么来的?

    老人当然找不到答案。

    罪魁祸首正是逐鹿领主本人。

    鱼不智当时为验证易容密室改装效果,兴之所至扮成水浒里的黑旋风。

    可惜出门不久就被乡民发现,引得巡逻队四处搜寻。

    鱼不智不想泄露密室之秘,故而没有道出实情,在他想来,这只是一个小插曲,乡民们谈论一段时间,自会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而“黑面双斧山贼潜入”事件后不久,领地遭遇大批山贼入侵,很多乡民不由得将两件事联系起来,这无疑让乡民们加深了记忆。关于黑面双斧山贼的体貌特征,已经到了几乎每一位逐鹿人都能说出一二的程度。

    宕渠闹山贼,也有传到逐鹿军民耳中,乡民们最近提高了警惕。

    鱼不智没想到,居然真有一个长得象李逵的家伙,这时来到逐鹿领……

    这个倒霉的商队,被乡民们视为山贼探子,便有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战斗在继续,两人交锋三十招。

    熊栋武艺来自游侠,战斗注重技巧。

    能栋力量极大,先前击败值守武将,就是连番较力中占了上风,最终击败了对手。熊栋不仅力量大于常人,难得的是还颇为灵活,小范围的闪展腾挪非常自如,如果不够灵活,他也不可能在第一战中避开武将的战刀。

    既有力量,又不失灵活,熊栋却渐渐在对决中落于下风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王戣力量更强,或者身法更迅捷,实际上这两项熊栋都占优,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形,原因只有一个:王戣不讲理。

    王戣参加过逐鹿领每一次战斗,包括那些非常艰苦、牺牲巨大的战斗。他的战斗方式,有非常鲜明的军队特色:简单、粗暴、直接、迅速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,刀刀向要害招呼。

    仅是如此,熊栋倒也能接受,可王戣还有一个让他抓狂的特点:狠。

    熊栋并不害怕战斗,他打过很多架,但他从来没有遇到一个王戣这样,完全不理会自身安危,动辄就是同归于尽的打法。熊栋看准王戣腹部挥斧,王戣既不避也不招架,快刀仍然奔熊栋脖子去,逼得熊栋只得放弃进攻,手忙脚乱的招架,接着又被王戣抢攻……

    熊栋满身力气用不上,有几次兵器对上,对王戣似乎也没有多大影响。大多数时候,熊栋只能靠身法灵活,狼狈不堪地躲避王戣追砍。

    哪有这样的?

    真是太不讲理了!

    熊栋很愤怒,处处憋屈,却也不敢和王戣比谁更不怕死。

    熊栋欲哭无泪:“我只是一名商队护卫……”

    他越来越被动。

    直到王戣把刀架在他脖子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