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115章 鹿门山落魄学子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鱼不智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紧跟着出来的度节苦笑道:“前日酒成,族中勇士庆贺痛饮,香飘数里。此人循酒香而来,自称是来自荆州的游学士子,嗜杯中物。我等惜他远来,又适逢族中聚会,好意邀请他共饮之,孰料此人仅喝下半碗便酩酊大醉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清醒后对我族巴乡清赞不绝口,仍缠着我们讨酒喝,这哪里行?族中聚会请他喝了,权当是宴请客人,聚会已过,再想喝便得买。偏生镇长大人包下了我族物产,外人即便想加价,我们也是决计不卖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厮仍然不死心,提出愿暂留部落里,免费教族人识文断字换酒喝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自称是什么鹿子山弟子,好象他肯留下教我们认字,是我等占了他大便宜,故狮子大开口,要求每月给他五坛巴乡清……”

    荆州、学子、鹿子山,让鱼不智不禁有了一些遐想……

    鱼不智遂插话道:“鹿子山,应该是鹿门山吧?”

    度节开始挠头:“唔,好象是叫鹿门山……记不清了,反正意思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暗暗摇头,什么叫差不多,这中间差别大了。

    鹿子山,不知道是什么来头;鹿门山,代表的却是荆襄望族庞家。

    鹿门山庞家不仅家世显赫,还以经学传家,庞氏三代以著“尚书”闻名。到现任家门庞季这一代,对尚书的理解,整个荆襄无人能出其右,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荆襄士人尊称庞季为“庞尚书”。

    说起庞季,可能知道的人不太多,但庞季还有一个兄弟。

    庞季的兄弟,就是庞德公。

    鹿门二庞,小庞最良,大庞是庞季,小庞就是庞德公。

    说到庞德公,便不得不提他的从子庞统。

    庞统是何许人也,相信每一位看过三国的书友都知道,那可是与诸葛亮齐名的牛人。实际上,庞德公的从子可不止一个庞统有出息,庞统之弟庞林,是蜀荆州治中从事,后来任魏巨鹿太守,封列侯。

    鹿门山的实力和底蕴,已不难想见。

    鱼不智知道,现在不是跟度节科普鹿门山的时候,他对这青年多了几分好奇,问道:“鹿门山弟子愿意留下教你们认字,族长是怎么答复他的?”

    “我当场呸了他一脸!”

    鱼不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度节没好气道:“我们賨人为战而生,哪里有仗打,哪里就有我们賨人。我们要忙着打仗,他偏要教我们识字,识字有什么鸟用,能帮着我们杀人?”

    鱼不智目瞪口呆,半晌才回过神来,忍不住抹了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堂堂鹿门山弟子,主动表态愿意留下来教人识字,却惨遭嫌弃……

    度节仍在那喋喋不休:“他死皮赖脸恋栈不去,每日都会到这里走几遭。若非敬他是读书人,来这里后也没有什么劣行,真想把这厮狠狠揍一顿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对这名青年的遭遇,深表同情。

    青年本在和拦路的賨人争执,见鱼不智从吊脚楼里出来,身上还有刚才喝酒不小心洒落形成的酒渍,顿时象发现了新大陆一般。青年冲了过来,指着鱼不智高声道:“你等口口声声不卖外人,他不是賨人,为何也有酒喝?”

    见青年将矛头指向鱼不智,跟出来的賨人都有些生气,纷纷出言斥责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逐鹿领主,我青谷部落贵客,当然有酒喝!”

    “镇长大人是我们共同的朋友,不算外人。”

    “青谷部落所有产出,都交由逐鹿领销售,你且说说,他能不能喝酒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青年显然没想到,想借鱼不智证明賨人应该卖给他酒,反而弄巧成拙。不过,賨人们的斥责,也让他明白了面前这个人的身份,这位鹿门山弟子,顿时收起与賨人扯皮时的气势,整了整衣衫,对鱼不智行揖礼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逐鹿领主,先前失态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这青年不再为讨酒扯皮时,倒真有几分文士风范。

    鱼不智笑道:“先生至情至性,何来失态一说,未知该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青年忙道:“在下易风,当不起先生二字,镇长直接叫我名字好了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点头道:“我刚才听族长说,易风来自荆州,是鹿门山弟子?”

    易风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在下确实在鹿门山呆过一年,奈何资质驽钝,无缘得庞师亲授,并非鹿门山弟子,实际上是鹿门山门生。在山中求学一年,庞师让在下不妨外出游学……”

    易风这么一讲,鱼不智心里已明白了七八分。

    东汉时期,儒家宗师亲自授业者为弟子,转相传授者为门生。易风平时以鹿门山弟子自居,有扯虎皮做大旗,自抬身份的嫌疑,也是人之常情。从易风描述中不难看出,他的资质可能确实差了一些,一年时间多半是毫无建树,难怪庞季最终忍无可忍,劝他外出游学。

    外出游学,其实是一种委婉说法,如果不识相,多半就是直接劝退。

    就这样,苦逼的易风在鹿门山只待了一年,便不得不踏上游学之路……

    至于易风为何在鱼不智询问时道出实情,原因也很简单:鱼不智的声望很高,又是“天下第一镇”领主,易风判断出,在鱼不智面前撒谎,将来被拆穿的可能性很大,索性以实相告。

    鱼不智对易风的遭遇深感同情,同时,生出招揽的念头。

    虽说易风的资质差了些,甚至连做鹿门山门生都欠点火候,但易风最初能当上鹿门山门生,基础肯定还是不错的,至少比普通人强上不少。虽说后来疑似被劝退,在鹿门山求学的那段时间,多少也该学点东西吧?

    基础不错,又在名门镀过金,有相当的招揽价值。

    逐鹿领还是一级乡镇,影响力有限。

    如果易风是鹿门山弟子,想必看不上逐鹿领,但易风的情况比较特殊。际遇相对坎坷,没有很多名士特有的孤傲,为喝到好酒肯留下教賨人识字,固然有好酒的缘故,也可从侧面看出,易风把姿态放得很低。

    落魄的人,招揽起来相对容易。

    一旦给予机会,给予信任,往往会全力以赴证明自己,且非常忠心。

    易风还有一个命脉:好酒。

    巴乡清,别人拿不出来,对鱼不智来说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鱼不智随即向落魄学子易风发出邀请。

    手机本章:

    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:

    为了方便下次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《加入书签》记录本次(正文 第115章 鹿门山落魄学子)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

    </p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