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114章 巴乡清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青谷部落族长闻听鱼不智到了,亲自出村相迎。

    部落近期发展迅猛,人口持续增长,产能不断提升,度节最近日子过得越发滋润,远远便发出一阵朗笑。度节最清楚是谁让青谷部落发生这样的变化,对鱼不智很是热情。

    这位賨人汉子,以一个有力的熊抱,向鱼不智表达自己的敬意。

    得对方如此礼遇,鱼不智不着痕迹地恭维了一把,笑着道:“度节族长,青谷部落发展很快嘛,估计我晚点来,这里应该到处都是吊脚楼了。”

    度节哈哈大笑,摇头道:“那不会。我们賨人喜欢亲近自然,不象汉人,屋子建得密密麻麻也不在乎。现在吊脚楼已经太挤了,我们喜欢依山临水,这条从山中流出的溪流太短,已经没多少地方可以利用,我们正在寻找新的定居点,一旦找到更适合的处所,部落就会迁移。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让鱼不智比较意外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青谷部落的聚居点还有空间,但度节也说了賨人喜好不同,与农耕文明的汉人喜欢聚居的习俗迥异,自然得尊重对方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如果迁移,记得告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!”

    鱼不智随即问起了新特产的事。

    一提此事,度节更加眉飞色舞,领着鱼不智走向一座陌生的吊脚楼。刚走到楼下,鱼不智便闻到一股香气,以及楼上的吵嚷声。

    见鱼不智若有所思的样子,度节笑着解释道:“这是我们刚建成的酒馆。得到镇长大人的投资,还有买下我们所有出产,我们青谷部落人越来越多,大家手里也多了不少闲钱。我们賨人好酒,有些人经常跑很远买酒喝,耽误事情不说,外面的酒哪有我们自己的酒够劲?索性建了这个酒馆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点头,賨人勇士被称为“神兵”,血腥的搏杀和死亡的荣耀往往贯穿于他们的一生。而烈酒,正是勇士最好的配角。

    他闻到的香气,正是酒香。

    让鱼不智不禁产生某种联想,度节刚才有提到“自己的酒”,难道……

    走进吊脚楼,答案很快揭晓。

    诚如鱼不智片刻前猜到的那样,青谷部落的新特产,正是美酒!

    酒馆中,十多位賨人或坐或站,见族长领着鱼不智走进来,他们的吵嚷声才低了下来。一些新面孔賨人低声向同伴询问,鱼不智的身份,自有认得的部落老人低声解释。听说是传说中的逐鹿领主,助青谷部落腾飞的大贵人,这些賨人望向鱼不智的眼神便柔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即便鱼不智不是逐鹿领主,只凭賨人对他态度崇敬,也会受到礼遇。

    度节示意店主倒上一碗酒,亲手捧到鱼不智面前,笑道:“试试!”

    鱼不智赶忙接过,双手将酒碗捧在手中,细细端详。

    碗中酒清如水,和常见的醪酒和醴大不相同,碗里无任何杂物,香味却十分浓郁,浸人心脾。将大碗端到嘴边,抿上一口,只觉酒味格外浓郁,当然这只是系统模拟出来的口感,玩家在游戏中喝再多酒也不会醉,鱼不智不再犹豫,咕咚咕咚将碗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好酒!”

    鱼不智啧啧称赞。

    他尝过领地酒馆卖的浊酒,浊酒与这酒相比,清淡得不配称之为酒。

    度节笑得更愉快,道:“此为巴乡清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虽然已猜到几分,但度节揭晓答案后,还是有几分激动。

    果然是传说中的巴乡清酒!

    巴乡清,是古代巴人酿造的酒。

    《水经?江水注》记载:“江水又迳鱼腹县(今奉节)之故陵……江之左岸有巴乡村,村人善酿,故俗称‘巴乡清’,郡出名酒。”

    清酒酿造时间长,冬酿夏熟,色清味重,为酒中上品。巴人善酿清酒,表明其酿酒技术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。

    此酒名贵,饮誉遐迩,以致秦昭王与板楯蛮订立盟约时,以此为质。

    当时巴国人的酿酒水平,可用《华阳国志》中的另一段话来佐证。秦昭襄王时期,因板楯蛮射杀白虎有功,秦王与之结盟:“秦犯夷,输黄龙一双。夷犯秦,输清酒一钟。”强大的秦国和弱小的巴人结盟,已属咄咄怪事,而强国侵占弱国,要赔偿贵重的黄龙玉璧(一说为黄金铸就)一双,弱国侵犯强国,则只需赔偿上好的清酒一钟。这几乎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!

    史料记载的巴乡清,一般“冬酿接夏而成”,意思是头一年冬天起酿,来年夏天才能酿成。游戏中显然没有那么麻烦,只要有足够粮食,每月都能有巴乡清出产。

    巴乡清是中国古代名酒,遗憾的是,其酿造方法随着巴人湮没,成为历史上的千古之谜。无数酿酒大师想重新酿造出“巴乡清”,却无一成功。

    在游戏中,传说中的巴乡清得以重现。

    逐鹿领再添一特产!

    鱼不智当即与度节敲定巴乡清的价格。

    青谷部落卖巴乡清给逐鹿领的价格,每坛100金,每月大约有50坛。

    鱼不智对这个数字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巴乡清与賨布不同,賨布做成衣服能穿很久,巴乡清却是消耗品,富裕的npc乡民,一天喝上一两坛也不奇怪。青谷部落给出的巴乡清产量,和賨布差不多,显然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“产量这么低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产量其实不止,但能卖给逐鹿领的就这么多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立马翻脸,没好气道:“这什么话?”

    度节老脸一红,嗫嚅了半天,还是硬着头皮解释原因。

    巴乡清没有卖给别人,但部落里的賨人实在太能喝……

    由于青谷部落越来越富裕,族人们能支配的闲钱越来越多,賨人好酒,为战而生的勇士尤其青睐烈酒,酒味浓重的巴乡清自然更受欢迎(现代酒类专家测算后认为,当时一般酒在5度左右,巴乡清估计在10度左右),巴乡清需先满足部落勇士内部需求,多余的酒才能交给逐鹿领对外销售。

    鱼不智有点哭笑不得,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賨人自己酿的美酒,优先满足内部需求,并不违背与逐鹿领的协议。

    鱼不智只能期待青谷部落继续提升巴乡清的产量。

    办完正事,鱼不智无意继续留在这里,遂向度节辞行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吊脚楼外传来一阵争吵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又来了?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“你等连日痛饮,却不肯卖我一坛,这就是巴人待客之道?”

    那賨人有些不耐烦,也不解释原因,道:“说了这酒不卖,休要再纠缠!”

    鱼不智心中一动,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吊脚楼下,一名青年文士脸涨得通红,正和阻拦他的賨人扯皮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