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63章 死党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更新快,,免费读!

    某村长找到徐庶,告知天下军团入驻之事。

    徐庶笑道:“军团入驻会带动领地消费,同时增加领地材料收购来源,对领地经济发展颇为有利。更重要的是,先前浮沉军团来人要求主公加入,说明逐鹿领已经成为有心人的目标,如今天下军团将逐鹿领作为驻地,实际上便与我们站在同一阵线,甚好!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元直可便宜行事,配合天下军团尽快入驻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猛然想起一件事,那就是徐庶的身份。

    喜欢三国的玩家,怕是很难找不到不知道徐庶的,一刀峡一战,徐庶虽有在众目睽睽之下冲杀在前线,并以气质高雅引人侧目,可就他表现出的战斗力而言,玩家普遍认为他或许是一位二、三流武将,或名声不显的游侠,暂时还没有人往王级谋士的路子上靠。

    但是,一旦徐庶确切身份曝光,很可能在玩家世界引起轰动。

    鱼不智不禁叹息:徐庶本是谋士,而且是王级谋士,从他的武将特性看也胜任作为一名统帅,在逐鹿领却硬是被当作官吏使用。不是某村长存心乱点鸳鸯谱,村级领地暂时无法转职官吏,退休掾吏林允还在一刀峡附近收难民,鱼不智手下实在无人可用。

    万般无奈下,只得让徐庶先兼着官吏的事情。

    以前逐鹿领没有走上前台,与玩家接触都是领主本人,徐庶不虞有暴露的风险,现在逐鹿领来了很多玩家,甚至整个天下军团入驻,相关事宜都需徐庶出面衔接,暴露风险大增。

    这件事给某村长提了个醒:得注意对徐庶身份的保护。

    现在暂时无人可替代徐庶,鱼不智也没有办法,只是吩咐徐庶尽量避免与玩家接触,即使天下军团入驻不得不打交道,也切不要提及姓名。

    徐庶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有事要离开一段时间,我不在时,领地事务元直一意可决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经常离开领地,无论去青谷部落,还是跑垫江县城,每次都是把领地托付给老林允或徐庶。徐庶对此并不感到意外,虽然不知道鱼不智这次准备去哪里,但必然有他的理由,当即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某村长哪儿都没去,直接下线。

    放好游戏头盔,鱼智起身伸了个懒腰,然后开始做各种身体拉伸。

    最近玩游戏时间比较多,身体疏于锻炼,虽然都只是一些简单的动作,没做多久,身体便开始发热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鱼智结束运动,换好外套空着手走出家门。

    回来时,他手上多了几个袋子,都是些生活用品和食品。

    将买回来的东西一一放到合适的位置,鱼智抬头看了看时间,10:55。

    “唔,比预计的快了5分钟,在他回来之前做好午饭,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鱼智走进厨房,开始娴熟地处理起各类食材。

    不一会,厨房内开始响起烹饪声,食物的香味渐渐飘了出来。

    11:40,厨房里安静下来,客厅桌上多了四菜一汤,以及两碗米饭。

    鱼智悠闲地靠在沙发上,拿起一本杂志开始翻。

    “叮咚。”

    门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鱼智象没听到似的,靠在那里纹丝不动,继续翻手中的书。

    十秒后,钥匙插入锁眼的声音传来,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。

    一名拉着行李箱的青年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青年身材高挑且瘦削,戴着墨镜,长发披肩,头发用一块花布包扎着。穿着一件脏兮兮的衬衫,下面是一条松垮垮且有着几个洞的牛仔短裤,脚上球鞋倒是干干净净。从他的装扮和背上的画板不难看出,应该是一位文艺青年。

    文艺青年摘下墨镜,快速扫视着屋内,对鱼智道:“我对你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鱼智放下杂志,平静道:“你有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开不开门没关系,”青年拉着箱子进屋,道:“这么久了,你还是单身。捅钥匙的时候,我本希望听到有人惊惶失措地叫喊‘不要进来’……”

    鱼智起身,面无表情道:“黎迟,想吃饭的话,先把手洗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勒!有两个月没吃过你做的菜了……”

    名叫黎迟的青年很快从洗手间出来,看着桌上的几样小菜,露出几分笑意:“鱼香茄子、回锅肉、番茄炒蛋……还是那样色香味俱佳啊。不过,智哥你能不能有点新意,翻来覆去总是这几样菜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孤儿院的时候,就学会做这几样。”鱼智回道。

    黎迟一楞,旋即叹息道:“我们在孤儿院的时候,过节时多是这几样菜。离开孤儿院已经五年多,智哥还是没有忘记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情况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鱼智一边往嘴里扒大米,一边不紧不慢道:“你小时候随军人父亲生活,直到12岁父亲牺牲才被送到孤儿院,待到16岁离开,你对那没多少感情。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,童年和少年时光都在那里度过,孤儿院就象是我家。否则,你刚来那阵被大象那伙人欺负,我也保不住你。”

    黎迟冷哼道:“你出来保我,不也一样挨了揍?我俩联手开了大象的瓢,血流了他满身满脸,差点没把他们吓死,那些家伙才不敢再对我们造次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意思说!”鱼智没好气道:“我一瓶子砸在他头上,血流了下来,大象已经吓得快哭了。你倒好,不声不响在他另一边脑袋上又补了一下,啥时候开瓢也流行双开?到今天我还记得那时你的眼神,象是要吃人似的,后来听院长说,当年跟大象混的那些人,有两个被你吓得晚上做噩梦……”

    黎迟默默地吃着饭,没有半分得意。

    他不是很愿意忆起孤儿院的事,每次想到孤儿院,黎迟都会想到父亲。

    如果父亲没有牺牲,他不会进孤儿院,自然也不会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关于孤儿院的记忆,充斥着痛苦和黑暗,唯有鱼智给了他温暖与光明。

    鱼智比黎迟大一个月,两人年龄相当,同一批离开孤儿院。

    两人在同一个城市开始人生新阶段。

    鱼智最早在某公司做广告策划,后来因受不了无事时必须在公司枯坐,索脆辞职成立了一家小广告公司。整个公司就他一个人,签下几家长期客户,虽然赚钱不多但足够养活自己。最重要的是,以他的效率,每个月实际工作时间不超过五天,而且绝大部分工作都能在家中完成,这也是他有大量时间玩游戏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自由万岁!

    黎迟成了一名画家,他希望将父亲走过的地方,一一在油布上描下来。

    为了这个目标,黎迟刚刚结束了一次远行。

    他有自己的住处,但每次远行归来,总会先到鱼智这里报道。

    这让鱼智颇为无奈,他不是不欢迎这位孤儿院时代就并肩战斗的死党。可是,这个明明比他小的家伙有时会象家长一样,时不时干涉他的私生活。

    但愿,今天这家伙忘了这茬……

    手机本章:

    最新下载和评论:

    为了方便下次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《加入书签》记录本次(正文 第63章 死党)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,谢谢您的支持!!

    </p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