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46章 一刀峡(上)

时间:2017-10-0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峡谷,幽深笔直。

    从上空鸟瞰,这个峡谷宛如一刀将山体劈开,故尔得名一刀峡。

    一刀峡长约七、八里,两头窄中间宽,峡内最宽处足有上百米,峡谷接近出口处迅速变窄,在垫江县这一头,出口约十米左右。如此宽的距离,轻松容纳一条官道后,道路两侧还有大片空隙。

    逐鹿领和賨人佣兵加起来不足百人,想封堵住一刀峡,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鼠群潮水般涌来,虽然跑起来没有发出多少声响,但数量一多,声势自然不同。黑褐色的鼠群,如同黑褐色潮水,悄无声息地淹没大地,它们短腿尖牙,鼠目微微发红,似欲择人而噬,非常地瘆人。

    许多战士的脸色,迅速变得苍白。

    但是,没有人退缩!

    所有人呐喊着奔向谷口!

    賨人神兵冲进谷内50余步,一面面大门板并排重重砸进地面,门板之间几乎没有空隙,顷刻之后,地上仿佛多了两道墙。徐庶和招锋迅速跟进,逐鹿将士刀枪出鞘,在賨人身后十米处布成第二道防线。

    鱼不智和禽迪留在后面布置箭塔,禽迪飞快地标注方位,鱼不智从行囊中扔出一个个机关包,两人多次合作,默契十足,片刻间便完成了布置。

    某村长紧张地看着机关包,短暂的30秒打开时间,此刻竟如此漫长。

    一个个箭塔站立起来。

    甫一展开完毕,立刻向峡谷内射出箭矢。

    很显然,鼠潮已进入改良箭塔射程,100米以内!

    大约三分之二的箭塔进入战斗模式时,鼠潮终于与门板墙交会。

    “呯呯呯……”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撞击声,似雨打芭蕉,如珠落玉盘。

    冲在最前面的老鼠,很多在第一波撞击后便死在门板墙外,没死的也晕头转向,但后面的鼠群源源不断,一波接一波地冲上来,前仆后继。单个老鼠的撞击力虽然不值一提,但同一时间大群老鼠前仆后继地猛冲上来,被跟铁锤连击没太大区别,顶在门板后的賨人勇士拼尽全力,才堪堪将鼠潮的势头扼止住,整个鼠潮前冲速度为之一滞。

    鼠潮的冲击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群鼠踏着同类的身体,一个个飞扑到板楯上,数秒之内,板楯离地1米以下全都爬满了老鼠。万幸賨人的板楯普遍不低于1.5米,一时间鼠潮无法越过门板墙,攻击到墙后的賨人战士,但随着后方老鼠不断加入,鼠群叠罗汉一般越来越高,最终越过板楯防线只是时间的问题!

    即使暂时无法越过防线,鼠群也没有闲着,直接张嘴咬大门板。

    谷内响起令人牙酸的悉悉索索声。

    成百上千老鼠同时啃门板的声音,其恐怖程度,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!

    板楯看起来很普通,却是传奇佣兵賨人的招牌防具,以高大厚实著称,防御力惊人。虽被大群老鼠猛啃,短时间内还不至于被咬破。

    板楯暂时不用担心,人却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顶在第一线的賨人战士,不仅需要承受鼠群连续撞击,每面门板外至少还需要承受数百只老鼠的重量,感受着鼠群一点点升高、随时可能越过板楯或者咬穿板楯,这些战士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然而,这是他们自己做出的选择!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已经退无可退!

    悉悉索索的声音中,开始响起古老的賨人战歌。

    数十人的歌声,在成千上万鼠群搞出的各种声音面前,显然不值一提。就象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偏舟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覆灭。某个时刻,站在数十米之外的鱼不智甚至完全听不到歌声,正当他担心的时候,苍凉的战歌又顽强地飘了过来,越来越高亢,越来越激昂!

    所有箭塔都在全速施射。

    禽迪没有控制箭塔,老鼠生命值不高,每一支箭矢都能消灭一只老鼠。

    但鼠群实在太多了,多得让人绝望。

    连续重压下,第一线的賨人战士体力在快速流失。

    当体力下降到危险水平值时,门板墙不可避免地出现些许动摇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常规敌人,稍许动摇不会带来严重后果,但当对手是鼠群时,这些许动摇便足以让鼠群找到机会。数十只老鼠从不大的缝隙中突破防线,它们似乎急着前进,并不愿过多纠缠,可还是有几只老鼠顺势咬向賨人。

    漏网之鼠很快被消灭,但在随后不大的时间里,类似情形多次出现。

    徐庶知道,这是因为一线賨人体力已到极致。他的心头有些沉重,鼠潮的破坏力比他最初设想的还要大一些,一线賨人支撑的时间低于预期,是最直接的证明。

    徐庶侧身抱拳,对招锋道:“前辈,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招锋默然点头,站到两道门板墙之间,他须发贲张:“蝗——飞——虹!”

    随着招锋的暴喝,峡谷中升起一片耀眼的虹。

    青锋舞动间,淡金色剑光带着冷艳与锋锐,飞向长空,化为无数蝗虫。蝗虫振翅扑向黑压压的鼠群,如烟花绽放。门板墙外虹影迷离,如梦似幻,鼠群中顿时飘起无数个红色伤害数字,而挤压在墙外的鼠山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溃,瓦解,如扬汤泼雪,势不可挡!

    彩虹散尽时,第一道木板墙外,十步以内,鼠群为之一空!

    老头放完大招,一声不吭,退到后面盘腿坐下,默默积蓄力量。

    刚才那种情形,只有他的大招能为防守部队赢得喘息和换防时机。

    赶在后继鼠群扑上来之前,徐庶完指挥部队完成了换防。

    先前站在第一线的賨人早已精疲力竭,回到逐鹿将士身后空地上休整。第二排木板墙顶了上去,同时,逐鹿将士防区随之前移。

    谷外的箭塔依然不知疲惫的射杀着老鼠,但每轮20多箭,对于庞大的鼠潮无异于杯水车薪,射杀速度远远低于后续鼠群的补充速度,直接导致第一线承受了过大压力。

    徐庶察觉到这一点后,立即作出调整。

    板楯墙中间开了一个口子,大群老鼠涌入,稍稍减轻了最前线的压力。

    缺口很快被堵上。

    冲进来的老鼠遭到前移的逐鹿将士痛击,毫无悬念地被迅速剿灭。

    偶有逃出去的几只,逐鹿将士也没有理会,后方箭塔会自动消灭残敌。

    清理掉一批,再放进一批,在确保防线相对完整的同时,尽量提升灭杀速度,是缓解第一线压力的不二选择。这样做并不是没有风险,逐鹿将士的体力也在逐渐消耗,消灭鼠群的速度越来越慢。

    徐庶加入战团!

    禽迪不知从哪拿出一把剑,也冲了上去!

    鱼不智早已来到老头身前,一箭又一箭射向门板墙外。

    ...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