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90章 后生可畏

时间:2018-03-31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先前得瞻尊驾箭法高明,吾心甚喜,不知能否一窥真容。”黄忠说道。

    多年没遇上箭法能入他眼的,好不容易碰到一个非常厉害的箭手,而且还有同一个阵营作战的情谊,自然想结识一下。

    话说蒙面“武师”和曲晨有说有笑走过来的时候,黄忠就想说这话了,但他老成持重,并没有冒昧上前。仗都打完了,对方脸上面巾一直没有摘下来,说明对方或不便与外界接触。黄忠知道自己相当于客卿,加入逐鹿军属于事急从权,严格讲还不是真正的逐鹿人,有心结识,说不定无意中触碰到逐鹿领机密,让对方为难,感觉还是恪守本分为好。

    原本黄忠还指望着徐庶会主动为他引见。

    刚才大家隔空较量箭技,徐庶就在旁边,让两位神箭手相互认识一下,在黄忠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。作为一名箭技水准堪称傲绝当世的神箭手,黄忠表示自己寂寞了很多年,想找个能与他交流箭术心得的人都非常困难,以蒙面“武师”稳定的一箭三矢水平,以及接近稳定的一箭四矢,黄忠觉得这人有资格和自己坐而论道,起而pk的资格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徐庶完全没有引见的意思,反而打发蒙面“武师”离开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黄忠只好主动出来。

    之前离得远,黄忠看不到太多细节,此时蒙面“武师”与他近在咫尺,黄忠从对方面巾遮不到的地方,发现蒙面“武师”似乎远比他想象的年轻。蒙面“武师”开口和徐庶说话,黄忠更加确定对方是年青人。这个发现让黄忠愈发心痒难耐,这不仅证实了蒙面“武师”箭技天赋奇高,还意味着对方有很高的成长潜力和进步空间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才箭手,不认识一下怎么行?

    “前辈箭技才是出神入化,晚辈叹为观止。”蒙面“武师”对黄忠拱手,言语中透出满满的真诚,充分展现出对长者和强者的尊重,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扯下面巾,尴尬地望着徐庶,以目相询。

    徐庶苦笑不已,蒙面“武师”过来时,他就意识到或许会出现这一幕,想蒙混过去,结果还是没成功。徐庶非常理解黄忠此时的心情,正常情况下也很乐意让两位神箭手有机会交流心得体悟,可蒙面“武师”身份特殊,直接涉及领地多个机密,倘若不小心走漏消息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这也是黄忠明确表达出结交之意,蒙面“武师”对黄忠明显也很钦佩,却并未第一时间取下面巾的原因。虽说有些失礼,可兹事体大,蒙面“武师”又是那种理性沉稳的性情,没有头脑发热擅作主张,把皮球踢给徐庶。

    徐庶头大如斗。

    “看来老夫唐突了,诸位毋需为难……”

    黄忠哪会不明白怎么一回事,如果方便,徐庶肯定不会故意落他面子,多半不小心触碰到敏感问题了。逐鹿领历经风雨仍屹立不倒,越活越滋润,要说领地没有隐藏起来的牌面,怕是谁都不会相信。而作为危亡时刻谋求翻盘的隐藏牌面,最正常的做法当然是好好收藏,避免为外界所知。

    徐庶心头叹息,黄忠说话之前,他不引见可以推说是一时疏忽,可现在黄忠把话挑明,就是想结识一下,根本没有模糊空间。人家刚才还主动跑来帮逐鹿领打仗,顺便还充当台阶让逐鹿领暂时不用与荆州府开撕,再加上黄忠本身实力强悍值得拉拢,这点面子都不给,怎么看都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徐庶对蒙面“武师”微微颌首。

    蒙面“武师”不再迟疑,扯下黑巾,一张俊朗英武的面庞出现在众人面前,抱拳道:“常山赵云赵子龙,见过前辈。”

    徐庶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除了姓名籍贯,别的什么都没讲,赵云还是很懂得分寸的。

    赵云出现在逐鹿领,是徐庶反复权衡后作出的决定。

    逐鹿领准备对联盟军反击,受制于兵微将寡,要么无当飞军集体回城,要么另外调一员大将回主城统兵,后者明显更经济,而且对龙领影响最小。虽说这段时间逐鹿领多线行动,嫡系将领要么正在逐鹿城作战,要么远征倭岛脱不开身,所幸的是还有一个靠谱的客将赵云,赵云到龙领后对逐鹿领可谓知根知底,让他参战也不用担心领地机密外泄,该知道的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赵云着墨卫武师服蒙面上场,纯粹是为了掩饰身份,这是没办法的事,龙领外面众多的守护者,早已证明赵云在玩家世界的号召力,换一身衣甲,也有可能被认出来,还是装武师放心一些。赵云要突围出城和磐石营会合,徐飘渺要出城给陈到送信,刚好凑一起,两个武师并肩杀出去得了。

    为了彻底掩去赵云的痕迹,徐庶不准赵云用惯用的长枪,甚至连矛戟之类的长杆兵器都躺枪惨遭禁止,最后干脆取消了赵云近战权力……

    于是赵云只好拿着雕花大弓上战场。

    不是赵云想大秀箭技,纯粹是没奈何。

    虽说赵云箭法很好,不过率小部队逆袭敌军本阵,赵云宁愿冲锋在前,以超强武力带领麾下将士对敌发起冲击,不仅能减少追随他的磐石营伤亡,杀敌效率也肯定比用弓箭高出一截。自家知自家事,身怀特性的赵云出手速度快得违规,哪怕赵云有稳定输出一箭三矢的箭术保底,仍然没可能比他近战杀敌更快。

    这就是赵云出现在逐鹿领的原因。

    黄忠上下打量了赵云好一阵,拈须而笑:“果然少年英雄。”

    赵云温和地笑着:“前辈过奖了,箭术之道,前辈才是真正的神乎其技。”

    “一箭四矢子龙不是很稳,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你一句我一句,没多久话题转到箭术技巧讨论,很快两人便相见恨晚,直接无视了徐庶和曲晨的存在。徐庶原本打算跟黄忠打个招呼,请他务必不要将赵云身份透漏他人,见两人聊得火热,自觉不好强行打扰,再加上五溪蛮那边一直拖着也不是办法,只得让易风盯着,然后和曲晨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赶往渔歌镇的路上曲晨忽然道:“元直,你有看到前辈一箭五矢吗?”

    “不但我亲眼所见,易副城主也在场,若非如此,子龙能跟前辈聊得那么投机?”徐庶一脸敬服,看到黄忠施展一箭五矢,他半晌说不出话来,近距离目睹近乎神技的一幕,对徐庶的冲击可不小。

    曲晨其实也知道这种事掺不得假,只是一箭五矢的技巧太过惊世骇俗,一时间难以接受罢了,要知道曲晨箭术相当不错,很清楚那是怎样的难度。最后曲晨以四个字总结出自己的心情,“真是可怕!”

    “子龙和前辈好象很投缘。”曲晨笑道。

    徐庶想了想,说道:“他们都是神箭手,想必有很多共同语言吧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以为赵云和黄忠投缘,完全是因为箭技方面的原因,其实不然。高超的箭技只是其中一个方面,真正让两人一见如故,主要是因为相性高,同为蜀汉五虎中人,相性契合度怎么都不会差到哪去。就拿徐庶自己来说,跟黄忠聊得到一起,和赵云也是一见如故,同样与相性契合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两人率磐石营抵达渔歌镇的时候,五溪蛮已经有些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作为战败方的佣兵,战斗结束后被战胜方部队跟着,想离开都办不到,心里不犯嘀咕才是怪事,时间一长,很容易心态失衡出乱子。见又有一批磐石营赶到,五溪蛮心中更慌,油然生出他们怕是要被逐鹿领整的焦躁感。有些沉不住气的五溪蛮,开始鼓动族人赶紧突围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杜泽制止了族人的躁动,对孟离陪笑道:“兄弟,来者可是你们军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孟离板着脸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虽说孟离愿意替五溪蛮求情,见过徐庶后又只身跑过来安抚,但五溪蛮当时坚持履行原来的约定,帮复仇者联盟打逐鹿领还是让孟离非常不爽,即使过来让五溪蛮安心,就没给过两位头人好脸色,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。两位头人明白是怎么回事,也只好全程陪笑脸。

    朴阿虎道:“你们家军师是个小白脸啊,要是不放我们走,我看干脆抓把他起来当人质算了。兄弟你放心,保证不伤他性命……”

    杜泽无语,怒视朴阿虎。

    话说他自己也有这想法,可这种事能当孟离的面说吗?能当面说吗?

    “你们尽管动手,千万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孟离嗤之以鼻,用关心智障的眼神看着朴阿虎,冷笑道:“忘了告诉你,想抓军师,一定记得先摆平他旁边那位少年郎。”

    朴阿虎望了曲晨一眼,不以为然道:“蓝衣服那小哥?那一并拿下好了。”

    杜泽脸皮抽搐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由于一开始找不到船渡河,朴阿虎先前带着部分五溪蛮往上游找渡口,后来复仇者联盟孤注一掷,出动了垫江境内的联盟暗子,半路上将朴阿虎所部接了过来,带他们到南方三镇作战。由于路上耽搁了一些时间,朴阿虎抵达战场稍晚了一些,五溪蛮两位头人分别攻打南方三镇,朴阿虎对上的恰好是王平,加之后来徐庶出于战术需要将曲晨调回主城统合白虎义从,朴阿虎楞是没有与曲晨照过面。

    没见过曲晨,不知道曲晨多么凶残。

    杜泽却是对曲晨印象深刻,他差点死在曲晨戟下,那次杜泽攻入镇内,直扑镇长办公室,曲晨突然杀出,行以军团技轰杀数十人,接着孤身杀入,单戟突进直取杜泽,要不是五溪蛮拼死保护,杜泽多半就完了,但那次曲晨魔神般冲杀过来,杀死三十多名五溪蛮后从容退走,杜泽至今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阿虎,胡说什么!”

    朴阿虎一脸无辜地望了杜泽一眼,嘀咕道:“又一个后生小白脸而已,逐鹿领的俊俏后生倒是真多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喝酒的孟离被呛到了,一通猛咳,脸涨得通红,半晌才缓过气来,没好气道:“后生小白脸?别怪我没提醒你们,你口中的蓝衣服后生小白脸,乃领主大人义弟,有万夫不挡之勇,曾和我们白虎义从三十多位賨人较量,没用兵器徒手肉搏,轻松放倒全部賨人,人家屁事没有,不怕死你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朴阿虎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别看五溪蛮最近地位有提升,可与号称“神兵”的传奇佣兵賨人相比,五溪蛮有自知之明,各种仰慕。賨人实力强悍自不待言,如果曲晨真如孟离说的那样一挑三十加,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别激怒对方,乖乖认怂。

    见朴阿虎明显被吓到了,孟离心下大慰,他是真不想五溪蛮自己作死,又担心五溪蛮对徐庶仍然不死心,决定继续恐吓:“劝你们别打什么歪主义,就算曲将军不出手,军师也不是你们能对付的。他以前是游侠会在籍游侠,主城危急的时候直接提着宝剑上城头,将重装水师那位武将打得落荒而逃,手底下硬着呢,你们居然想抓他当人质,哪来的自信!”

    两位头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逐鹿领这些年轻人,徐庶曲晨王平,一个比一个年轻,一个比一个厉害。

    后生可畏!

    两位头人有些后悔趟逐鹿领这潭浑水,没真正交过手之前,根本不清楚这个领地多么厉害,而且鱼不智突然晋升巴郡太守,五溪蛮的普通委托,一下子变成对诸侯势力下手,更是让两位头人惶惶不可终日。虽说孟离跑过来告诉他们,说领地应该没有对五溪蛮斩尽杀绝的意思,两位头人仍难免忐忑不安,否则也不会生出必要时绑架徐庶脱身的念头。

    以孟离描述的情形,两位头人还真不敢轻易冒险。

    徐庶走了过来,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“孟镇长替你们求情,我不想为难各位,但这件事总得有个说法……”,精彩!(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