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87章 恋旧的老好人

时间:2018-03-27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本阵联盟众被全灭,接下来进入垃圾时间。

    即使南方三镇等地还有人,其中包括去青羌镇接洽五溪蛮的“秀姑娘”,同样改变不了什么,逐鹿城外指挥系统被彻底打掉后,此战结果已然注定。群龙无首,再加上逐鹿军凶残,足以让联盟军陷入不可逆的全线溃败。

    联盟军陷入大乱。

    逐鹿军的绝地反击,很快变成了追亡逐北。

    城门大开,城内守军残部、賨人、墨卫和白虎义从冲出城门,与白毦和三千磐石营一起痛打落水狗,渲泻着此前被长期压制累积的愤懑和怒火。很多战友袍泽在惨烈的战斗中倒下,再也没能站起来,唯有鲜血,才能洗刷掉他们内心深处的伤痛。

    联盟部队惶惶不可终日,哭喊着,号叫着,绝望地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主城外唯一没有乱跑,保持着基本战斗力的只有一支部队:重装水师。从白毦兵投矛洗地开始,重装水师便拼命回防本阵,保护重伤昏迷的主将,可惜白毦爆发起来强得不象话,突击力度更是超乎想象,三十秒无敌足以让他们做到很多事情,重装水师再怎么努力,也没能挽救本阵覆灭的命运。

    趁白毦重点击杀玩家,重装水师拼死护住蒙面武将,准备撒丫子走人,但他们很快被逐鹿军盯上。大家都在逃命的时候就他们这群人保持着编制,简直跟黑暗中的萤火虫一样显眼,陈到率领白毦兵出现在他们面前,耍弄着长矛冷冷地看着,重装水师顿时不敢乱动,如临大敌,小心戒备。

    没有人敢无视白毦的威胁,哪怕白毦只有四百余人。

    尤其那些见识过白毦暴力投矛战术的人,看到他们就感觉浑身不舒服,投矛洗地的凶残和血腥,不是正常部队能够承受的。重装水师有再战之力,然而大势不可违逆,这里又是逐鹿领,如果不幸成为逐鹿军重点打击目标,不仅没办法把主将救出去,全军覆没大概很难避免,故而重装水师被白毦盯上后不敢轻举妄动,唯恐激怒对方,直接开启血战模式。

    重装水师不动,白毦也不动。

    陈到很乐意跟重装水师对峙。

    先守五粮镇,接着扫破三镇包围,到主城外牵制敌军,白毦一直在战,绝地反击战中更是从头打到尾,诱敌牵制相持爆发强攻等活儿全都干完了,饶是特殊兵种,白毦打到现在也累得够呛,有机会歇一歇,陈到觉得挺好。

    追杀扫尾自有兄弟部队完成,白毦有白毦的骄傲。

    好歹是领地王牌,这种好拿的战功还是给兄弟部队好了,白毦不需要!

    陈到也没有急着跟对方动手。

    对面重装水师并未因为主将昏迷失了方寸,刀盾在前,枪矛紧随其后,弓手引而不发,阵形严整有度,保持着相当程度的战斗力,将蒙面武将护得严严实实,展现出来的素质和战斗意志相当不错,对主将的忠诚也很高。陈到隐隐感觉到,对方做好了困兽之斗的准备,这样的敌人不好惹。

    白毦四百余人,看住联盟军最能打的三千多重装水师,怎么算都赚了。等到战场打扫得差不多了,其他部队腾出手来,收拾这些重装水师更容易。所以陈到心安理得地和重装水师对峙,完全不管对方心中多么焦躁和崩溃。

    城头上,黄忠收起了他的大弓。

    危难间出手是雪中送炭,如今大局已定,黄忠对锦上添花没什么兴趣。逐鹿城危机解除,黄忠心中也安稳了许多,逐鹿领无事,张仲景才能心无旁骛地为黄叙治病,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“有劳前辈了,多谢援手。”徐庶走了过来,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。”

    黄忠笑着摆了摆手,刚才在城头上专射联盟军基层指挥官的可怕箭手,此时一脸的和善,对徐庶道:“此战应不会再起什么波澜,老夫先前临时入籍作战,逐鹿军强悍无匹,老夫实际没机会施展军团技,有负所托,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辈客气,战事尚未清平,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,还是谨慎些为妙。”徐庶一本正经地说着瞎话。闻弦歌而知雅意,好不容易才把黄忠诳上贼船,徐庶哪肯轻易让黄忠退出,反正现在仗确实没打完,谨慎一些肯定不会错,顿时把黄忠堵得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黄忠一直和和气气,可谁真当他很好忽悠,是只会唯唯诺诺的老好人,那么只能说是瞎了狗眼。黄忠毕竟为官多年,岂会不知道徐庶想留他?

    只是他闻言并不说破,毕竟人到中年气量也大,况且黄叙还得在逐鹿领长期治疗,黄忠对要不要在逐鹿军任职不是很排斥,无可无不可。对方既有心挽留,黄忠当然不至于定要强行离去。

    黄忠甚至理解徐庶此时的尴尬。

    徐庶在逐鹿领地位显然很高,可现在领主不在,徐庶凭什么招揽黄忠?

    没有资格招揽,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拖着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黄忠对逐鹿领颇有几分好感,不仅仅是张仲景能治好黄叙,这段时间在逐鹿领,真正认识到这个领地多么繁荣,逐鹿人对领地的骄傲,对领主的高度认同,给黄忠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况且鱼不智刚晋升巴郡太守,正式跻身诸侯行列,严格讲已经具备了招揽在野英杰的资格,黄忠弃官后已是白身,投身逐鹿领,并非一件不能接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贵部战斗力确实厉害,不愧是天下第一都。”体谅到徐庶难处的黄忠,自然而然地把话题引开,聊一些大家都能轻松应对的内容。

    “运气好而已,磐石营火线晋级。”徐庶一脸庆幸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晋级重装步卒?唔,情理之中,毕竟逐鹿城是巴郡治所,理应晋级。”黄忠在军中任职多年,徐庶提了个方向,他就立即推测出了大概,随后他指着白毦,认真道:“那支部队什么来头?老夫从军这么多年,有幸见过三河骑兵和北军五校,皆为当世之强兵,然贵部之精锐善战,不逊三河五校!”

    “该部为白毦兵,乃逐鹿军两大强兵之一,另一支强兵却是不在领地。”想到无当飞军,徐庶不禁叹了一口气,如果飞军未去河套,以他们的战场封锁能力和远程杀伤力,这一仗不至于如此艰难。

    黄忠心下一惊。

    白毦已经强得过分,逐鹿领居然还有一支精锐部队,这实力当真可怕。不过黄忠并未追问,话锋一转,抱拳道:“某有一问,望徐帅告之。”

    徐庶忙拱手还礼:“前辈折煞晚辈了,唤我元直即可,但请直言。”

    “元直打算如何处置他们。”黄忠的手指,从白毦身上转向了重装水师。

    徐庶心中一动,反问道:“前辈与他们有旧?”

    “有些渊源。”黄忠心头苦涩,但还是坦然承认。

    他好歹是荆州武将,刚弃官去职不久,对荆州军阵势战法再熟悉不过,再加上蒙面武将还是故人,看到重装水师,黄忠一眼就认出对方什么来历。那一刻黄忠内心无比纠结,当即就后悔主动请战,要早知道会跟昔日战友袍泽对上,黄忠多半不会自己往前面冲。

    可惜那时候后悔也晚了。

    黄忠重诺,他既已答应出手,徐庶又根据他的箭术特长,决定以身为饵诱杀敌方大将,也就是那员蒙面武将,黄忠临时反悔,逐鹿军前功尽弃,搞不好连徐庶都会被他间接害死。以当时逐鹿领那种情况,主城岌岌可危,要是连主帅都战死城头,逐鹿城守得住才是怪事!

    黄忠不知道逐鹿领有传送阵,只当自己不出手,逐鹿城必然会被攻破。逐鹿城失守,保不准张仲景有个三长两短,张仲景出事,黄叙当然也跟着玩完……一番天人交战之后武将姑发在,箭神只得硬着头皮执行原定计划。

    为了爱子,为了承诺,不得不拿起大弓。

    黄忠是一个恋旧的老好人。

    虽说决定帮助逐鹿领,伏击敌军大将,也没真往死里下手,前两箭一射盔缨,一射枪杆,都是希望蒙面武将知难而退。以他和蒙面武将的交情,对方肯定能猜到是他黄汉升在逐鹿城,再加上他接连箭下留情,蒙面武将或许会卖他个面子,即使无法退出这场战斗,后面放放水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然而剧情没有向黄忠希望的方向发展。

    蒙面武将确实猜到城内隐藏的神箭手是黄忠,也知道黄忠手下留情了,但蒙面武将奉命而来,执行的任务又见不得光,一旦泄露,很多人会倒霉。所以蒙面武将根本没有别的选择,他不惜派出嫡系部队参与攻城战,就是因为他实际上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喊出那句“休想阻我”,其实是想让黄忠知道,他必须那样做。

    没有退路,黄忠又箭下留情,蒙面武将电光石火之间作出了错误决定,继续强行将徐庶击杀。他相信黄忠不会真将他射杀,黄忠当然有那个能力,可大家军中共事那么久,又是南阳同乡,黄忠怎么都不可能对他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蒙面武将猜的没错,黄忠的确不愿意杀他,不过黄忠也有自己的底线。如果蒙面武将知道黄忠的儿子在逐鹿城治病,而且居然破天荒地有了起色,相信他一定会理解黄忠的处境和心情,从而重新思考如何应对那种局面。

    可惜蒙面武将不知道……

    所以黄忠只好一箭射中他手臂,暂时废了他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黄忠本意是想让蒙面武将知难而退,手臂中箭,退出攻城战也就是了,神射手小队的实力还威胁不到那种层级的对手,况且蒙面武将的亲卫还在。没想到徐庶另外留了后手,禽迪憋了半天的飞石炮塔平射大招,差点直接要了蒙面武将的命,要不是亲卫们拼死救援,多半挂了。

    直到蒙面武将被救出战场,黄忠才抹了一把冷汗,差点铸成大错。

    后面的战斗,黄忠其实也一直有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箭塔远程支援,黄忠主要挑联盟军刷战绩,尽量避免对荆州水师下手,反正还有神射手小队孜孜不倦地放冷箭,同乡的血黄忠不想沾。所幸的是,蒙面武将重伤昏迷后,荆州水师一度退出战场,让黄忠不再那么为难。

    逐鹿领危难时,黄忠愿意拔刀相助,如今逐鹿领完成逆袭,荆州水师成了瓮中之鳖,黄忠同样于心不忍,尤其是蒙面武将被他射伤,愧疚难安。

    “敢问前辈,是何交情?”徐庶小心翼翼地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同乡之谊,同袍之义。”

    徐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剑眉深锁。

    黄忠心知徐庶为难,荆州水师跑来打一个玩家领地,怎么都说不过去,刚才鱼不智还不是诸侯呢,诸侯部队打玩家领地算什么?何况是跨境行动!联想到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武陵军入侵事件,最后以太守曹寅“自杀”收场,可明眼人不难猜到曹寅是怎么死的。死了一个太守,荆州府的军队还敢往逐鹿领跑,其中必然有隐情,里面的水很深。

    理智告诉黄忠,他不应该掺和这件事。

    荆州部队两次越境,对逐鹿领是生死攸关的问题,而且真的差点被灭,领地损失惨重。黄忠以同乡同袍身分为荆州水师说情,姑且抛开他有没有那么大的面子,对逐鹿领显然不公平。更何况鱼不智刚晋升巴郡太守,这次荆州水师惹的是一位诸侯,以胆大包天著称的玩家诸侯,很难轻松摆平。

    可看到蒙面武将和剩余水师将士难以走脱,黄忠打心眼里不忍心。

    黄忠没敢指望徐庶轻轻放过,这事太大了,只是想尽人事,听天命。

    徐庶沉吟片刻,正容道:“此事非同小可,晚辈不敢自作主张,容我向我主紧急禀报。主公作出裁定之前,晚辈愿暂停干戈,前提是荆州水师不得有任何攻击或逃跑行为,否则我军必不姑息。前辈倘若方便,不妨下去跟他们打个招呼,以免不测之事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,有劳!”黄忠拱手,深深一礼。

    徐庶肯做到这种程度,不管最终结果如何,他都必须领这个情。

    十分钟后,徐庶再次出现在黄忠面前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