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86章 暴力投矛洗地

时间:2018-03-27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磐石营升级为重装步卒,算是逐鹿城设置为巴郡治所后的意外惊喜,仅凭这一点,治所没能直接晋升为二级都城的遗憾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没能免费升级治所,却免费升级了部队!

    主城升级只是时间的问题,厚积薄发,水到渠成,50级普通部队晋升为60级重装步卒,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绝佳机遇。要不是逐鹿城成为郡治,这种好事怕是落不到鱼不智头上。

    此前所有郡国治所都是历史名城,所属部队等级默认为60级,逐鹿领就是沾了治所的光,顷刻间常规部队实现升级。毕竟是郡国治所,如果还是50级的领地部队充场面,怎么看都不象话,而且部队实力连县级名城守军都不如,尾大不掉,末大必折,有失体统。

    隶属逐鹿领60级以下的正规部队,通通提升到60级标准,也就是说,免费升级的不止是磐石营,还有斩蛟营和破虏骑。至于白毦兵和无当飞军,因为等级缘故没能赶上这波东风,特殊兵种本就是最顶级存在,升无可升,还是常规部队等级提升对逐鹿军整体战力提升最明显,也最为划算。

    领地部队晋级马上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    斩蛟营顺利突围,徐庶也因为磐石营等级提升,悍然发动了绝地反击。

    三千磐石营冲向联盟军本阵,在没有重装步卒防御力保证之前,徐庶其实很难痛下决心,但磐石营火线晋级,让徐庶心中不安和疑虑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他们在战场上的表现的确没有让徐庶失望。

    三千磐石营扛着三倍于己的敌军,结阵而战,稳步推进,吸引了包括重装水师在内的敌军主力前来堵截。同样是以防御力强悍著称的重装步卒,磐石营全力稳固防守的情况下,联盟军即使兵力占据绝对优势,想将磐石营的圆阵打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注定是一场持久战。

    “尽量吸引敌军兵力,基本上有做到,接下来稳住即可。”

    蒙面“武师”一边继续箭矢收割人头,一边悄然命令磐石营主动收缩,磐石营心悦诚服执行。军中向来以实力者为尊,这位临时指派过来的将领有出神入化的箭技,以及威力惊人的军团攻击,轻而易举获得所有人认可。

    磐石营主动收缩,落在联盟军眼中就成了后劲不足。

    联盟众士气大振,浑然不知危机即将来临。

    三千磐石营是生力军不假,却完全不具备成为逐鹿领反击尖刀的能力,重装步卒攻击力不足是硬伤。磐石营此前作出的进逼态势,实际上只是为了牵扯联盟军兵力,为真正的尖刀部队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尖刀一直在战场上。

    就是那支最早出现在战场,被数千联盟军团团包围着的白毦!

    墨家战偶和磐石营的出现,都是为了替白毦兵创造机会,看到联盟军本阵的最后两千重装水师被拉走的时候,陈到知道兄弟部队不可能做更多,接下来的活儿必须由白毦来完成:冲到敌军本阵,将联盟众通通放翻在地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白毦得先打破铁桶般的包围。

    陈到长矛指天,大喝道:“击!”

    白毦随即开始了华丽的表演。

    最前方的白毦突然爆出一轮急攻,与他们近战的联盟军割麦子般倒下,原本挤挤攘攘的前线稍稍宽松了一些。前排抢攻的白毦并不继续顺势抢攻,就地蹲身,身后刚好两个白毦十人队抢出,沉喝声中,各自将手中超长长矛奋力扔出,二十根超长长矛如同二十根攻城巨弩,从前方队友头顶掠过,挟着风雷之声,没入联盟军密密麻麻的人群中。

    惨叫声四起!

    70级特殊兵种全力掷出特制长矛,即使重装步卒中招也不可能挡住!锋利光滑的特制长矛,在强大动量支持下具备恐怖的穿透力,白毦兵倾力爆发出极限一掷,显然比普通部队强出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从天空俯瞰,长矛所过之处,联盟军阵营瞬间出现一道道夸张的豁口。

    豁口从两军接战第一线开始,延伸到十步之后,五步之内,血流成河。每道豁口之间的间隔约一步,二十道豁口,犹如梳齿一般排列得整整齐齐,又象是一件精致的艺术品,以杀戮浇灌,使得这件艺术品沾染了太多血腥。这一击,将白毦兵超强战斗素质和协同作战能力展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但这仅仅是开始!

    白毦的两个十人队扔出长矛后,身体象是因为太过用力暂时失去平衡,顺势奔出几步,二十白毦并不忙着起身,默默拔出腰间雁翎刀,默默等待。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,紧接着破空呼啸声响起,又是二十根超长长矛被投了出去,再次在人群中犁出一道道血路。

    极端暴力的投矛战术!

    这种战术白毦显然演练过多次,根本不给敌人反应的机会,连续发难。

    第三轮长矛投出!

    第四轮!

    第五轮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短短三十息之内,十轮共计200根超长长矛被接连投了出去。

    当投矛战术暂时划上休止符,长矛雨结束时,白毦到联盟军本阵方向,硬是被威力无异于攻城巨弩的长矛投掷杀崩,被投矛覆盖的三十步范围,原本密密麻麻的联盟军基本被抹杀一空。幸存的十几名联盟军将士一个个呆若木鸡,看到满地或一动不动,或嘶声哀嚎的战友袍泽,如同地狱一般的场景,很多人大脑里一片空白,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。

    其他方向的联盟军,也被白毦突然爆发出来的恐怖战力打懵了。

    这是战斗?

    不,这是屠杀!

    那么大一片区域联盟部队,居然在数十息时间被用清地图的方式屠杀,根本没有办法抵挡,甚至连逃走都成为奢望,只能象毫无还手之力的猪羊,在高举的屠刀面前呜呜哀鸣,迎接那不可逆转的悲惨命运。即使是那些不在白毦兵主攻方向的联盟军,也被白毦暴力杀戮后的惨烈现场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投矛雨洗地结束,白毦继续向联盟军本阵逼近。

    失去特制长矛的白毦兵,拔出雁翎刀,走在部队最前面,那一条条早已被鲜血染红的披风,随着身形起伏上下摆动,披风上的濡湿和血渍似乎在无声诉说,诉说他们刚刚经历了什么。仅存的四百多白毦大步向前推进,在数千联盟军映衬下,他们的人数显得微不足道,可气势却如同凶兽一般,带着漫天的煞气,带着无尽的血色,走在他们制造的修罗战场上。

    没有呐喊,没有咆哮,只有冰冷的眼神,以及整齐的脚步。

    手起刀落,冷漠地将楞在原地神游天外的联军砍翻在地,大脚踏过去,眼皮都不带眨一下,顺手捡起前方伏尸路上的特制长矛。那一根根不知刚才洞穿过多少身体的长矛,自然沾染了无数人的鲜血,重新回到白毦手中,矛身的鲜血落下,如涓涓细流,在白毦兵走过的路上缓缓流淌。

    白毦兵对此却浑不在意,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不断向前!

    所有挡在他们前进道路上的人,都会享受到特制长矛或雁翎刀的问候,白毦象是从炼狱中杀出的魔神,一路向前,不断制造杀戮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名联盟将士发出凄厉嚎叫,扔掉武器,抱头跪地上大声哭泣,在白毦兵恐怖重压之下,这名联盟军士兵崩溃了。

    联盟军知道白毦很强,但此前白毦所展现的“强”还在正常范畴之内,然而从暴力投矛开始,白毦的强悍超出联盟军将士的理解范围和承受极限。

    有了第一个,就有第二个,然后更多。

    很多联盟军忍不住呕吐,恨不得赶紧离开这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尽管联盟众要求他们不惜代价阻止白毦前进,这些联盟军已经失控了。

    白毦的爆发,让联盟众感觉到强烈危机。

    他们这时才发觉本阵剩余部队已经不多。

    蒙面武将的五千重装水师防御不俗,虽说在激烈的战斗中持续有战损,但白毦杀出来的时候,重装水师还有接近四千人。白毦出击之势锐不可挡,联盟部队被打得满头包,后来调了两个重装水师千人队才勉强稳住了阵脚,紧接着磐石营杀出,联盟部队依然被揍得跟孙子似的,再加上联盟误以为磐石营是软柿子,将最后两个重装水师千人队派上去准备一锤定音。

    等到白毦用暴力投矛强行开路,联盟军本阵的部队就只剩下两千左右,还都是因为战损被打乱原有编制,就地重新整合的残兵。建制不完整,士气又低落,这样的部队显然不堪大用。

    这时候联盟众终于意识到,逐鹿军目标正是他们所在的本阵。

    白毦、三千磐石营和墨家战偶先后投入战斗,最终目的就是擒王!

    这个发现让联盟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此战开始以来,联盟军一直占据绝对优势,有心算无血外加兵力优势,使得他们可以象猎手一般,冷漠地观望猎物拼命挣扎。忽然之间形势逆转,猎物变成了猎手,他们反而成了猎物,让他们感到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好好的一把牌,居然打成这样?

    不管想不想得通,先得过白毦这一关,联盟众赶紧抽调兵力回防本阵。

    不过调兵也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围堵白毦的部队,明显被十**力投矛直接打花了,那种程度的血洗,即使是防御力上佳的重装水师都扛不住,实际上重装水师因为能力比较强,众望所归地扛在白毦正前方,被投矛雨伤得最重,两百根投矛地图炮攻击,起码洗掉水师一个千人队,剩下的大多失魂落魄,处于原地思考人生状态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围攻白毦兵的部队基本上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磐石营战团情况要好得多,至少部队士气没大问题,那边的重装水师见本阵这边有危险,他们的倒霉主将还在主阵晕着,有心想赶紧回去救驾。但由于另一边同样的原因,重装水师奋战在第一线,身后全是一群猪队友,缺乏必要的战争常识,竟似浑然不知本阵告急多么严重,还有人不知死活地为他们呐喊助威,那部重装水师郁闷得想吐血。

    如果规则允许,他们真的很想对那些猪队友下刀。

    可惜不能,于是重装水师只能大声喝斥联盟部队退开,好在猪队友对明显比他们强的高阶部队还是很尊重的,乱哄哄地准备让开一条道,让能打的重装水师脱身。可蒙面“武师”不打算让重装水师轻易离开,趁联军调度出现混乱,带领磐石营反守为攻,咬着重装水师屁股猛揍,直接斩获或许不是很多,却搅得那边的联盟军更加混乱。

    调兵最顺利的战团是墨家战偶那边。

    墨家战偶冲出来纯粹是为了搅局,白毦兵暴力投矛洗完地,还能动的战偶仅剩三个,且距离报废只有一步之遥。情急之下,联盟众赶紧让那支部队回援本阵,一千六百多领地部队多多少少能给他们带来一些安全感。

    联盟军退走,机关师们也没有追,非是不愿,实在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或许剩下几尊墨家战偶还能动,操纵战偶的机关师却是集体累趴下,精神力消耗已经到极致。要知道遥控操纵机关兽还存在一个距离问题,距离越远,精神力消耗越快,刚才为了把声势造大,墨家战偶基本是在离城墙两百步之外作战,机关师们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就近收拢部队,本阵重新积聚起四千多人,让联盟众心下稍安。

    所以,看到白毦从受到强烈震慑的联盟军阵中杀出,大步向本阵奔来,联盟众对稳住本阵还颇有信心。毕竟本阵兵力近乎白毦十倍,人手一把弓,箭雨形成战场遮断肯定能争取一些时间,磐石营战团联军正抓紧时间回援,如果白毦在箭雨中伤亡惨重,说不定还有机会将白毦残部吃掉。

    城头上,徐庶嘴角浮现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没有人比他更清楚白毦的实力。

    这时候还想挡住白毦?只能说天真得可怕……

    箭雨起,铺天盖地飞向白毦。

    可惜陈到开启了,三十秒无敌!

    任由箭雨临身,白毦兵在联盟军将士绝望的目光下,平静地再次发动暴力投矛雨,这次足足二十轮!无敌状态下白毦兵无需矮身避免队友误伤,为战友预留投矛通道,长矛出手的白毦则拔出雁翎刀,第一时间杀入敌阵。

    白毦目标是联盟众,以他们的实力,杀任何玩家绝对不需要第二下。

    战场上白光连闪。

    三十秒无敌状态结束时,本阵再没有活着的玩家。

    联盟军临时拼凑而成,来源复杂,全靠联盟众协调统合,联盟众全灭,即使联盟还有很多部队,这一仗也没办法继续下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