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84章 隔空较量

时间:2018-03-24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一箭三矢,全部精准命中要害!

    在战场上施展出如此高明的箭术,就连黄忠也不由得为之侧目,看似一气呵成信手拈来的一击,身为箭术大家的黄忠最清楚此箭技是多么高端。

    以逐鹿军神射手小队为例,神射手小队直接接受徐庶领导,地位超然,原因就是他们箭术的确非常出色。不过所谓的“非常出色”也得看跟谁比,和合格弓手都不是的比肯定超神,但真正的神射手怎么可能就那点水平。

    最起码,神射手小队绝无可能做到一箭三矢。

    即使一箭三矢难度超限,那么姑且照顾一下,降格至一箭双矢行不行?

    黄忠敢肯定,还是不行,12位神射手没一个玩得转。

    箭技到一定层次后,仅靠苦练远远不够,还得有足够的天赋。能做到一箭双矢的,都是箭术天赋非常厉害的射手,一箭三矢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实际上在黄忠看来,最重要的不是“双矢”和“三矢”间的数字差异,武师打扮蒙着脸的那位,是在战场上做到这一点,并非是在训练场上;他射中的目标是生龙活虎的活人,而不是静止不动的死物!

    “百步穿杨”和“百步穿扬(杨)”完全是两码事,前者打的是固定靶,后者则是打移动靶,前者顶多算是有一定箭术基础,后者才配称作神射手。

    “百步穿扬(杨)”加“一箭三矢”,难度简直高得突破天际了。黄忠活了大半辈子,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在战场上施展一箭三矢箭技,对手施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轻松写意,明显不是蒙的。

    好厉害的箭手……

    黄忠眼眸深处似乎有什么被点燃了,想都没想,同样一箭三矢射出去。箭矢呼啸着飞越三百多步距离,分取正在阻挡磐石营的联盟军三名百夫长,箭神出手,结果自然没有悬念,也是全中!

    墨卫装扮的蒙面人转头望了望城头,剑眉上挑,又是三箭飞出,全中。

    黄忠温和的面庞上多了几分笑意,手下却没有停,还以三箭。

    蒙面人眸中也是神采飞扬,长啸一声,抓起四枝箭!

    一箭四矢!

    黄忠当场燃了,原以为蒙面“武师”足够厉害,没想到对方还有潜力,马上展现出一箭四矢的实力,这样的表现足以让任何神箭手认可他的实力。黄忠一声不吭,飞快地从箭囊中抓起四枝箭,弓弦瞬间被他拉到全满状态,放手,四枝箭闪电般脱弦而出,四名联盟军颓然倒地。

    蒙面“武师”深深地望了城头一眼,又是四矢飞出,依然是箭无虚发。

    黄忠却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全中,但黄忠看出对方施展一箭四矢的时候,动作略微凝滞,再不象此前一箭三矢时那样轻松写意,也就是说,一箭四矢已是对方极限。这个发现让黄忠心中有点失落,作为一名箭技如神的大家,多年没有对手,人生寂寞如雪,也因为缺乏外部刺激,渐渐失去继续攀登箭术之极的**,这便是他下意识地跟蒙面“武师”隔空比箭的原因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箭技超强可堪一战的对手,不pk一下,手痒心也痒。

    可触摸到对方极限后,黄忠又不免有些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一箭四矢,他施展起来绝对还是那样稳定,不会有凝滞。

    此人箭法称得上是炉火纯青,但还是比他略逊一筹,如果肯继续努力,将来说不定有赶超自己的潜力,所以黄忠感到失落,他很期待有个好对手。

    等等,潜力!

    黄忠深吸了一口气,平静地从箭囊中抽出五枝箭,轻轻搭在弓弦之上,并在蒙面“武师”难以置信的目光中,平静地将手松开,让箭矢飞出。

    一箭五矢!

    还是全中!

    蒙面“武师”身形为之一滞。

    或许在旁观者眼中,他和城头那位中年人的箭法,应该是在伯仲之间,甚至几分钟前他自己也那样认为。中年人在城头精准命中三百步以外目标,距离看似比他远很多,但平心而论他也做得到,只是有没有那个必要罢了,中年人射那么远是没办法,城上离挡路的联盟军就那么远。

    既然他自己可以做到,自然不可能多么深刻的感触。

    他年少而不气盛,不是争强好胜的性情,看到中年人效仿他一箭三矢,他也没有什么精神波动。他在战场上施展一箭三矢,并不是为了显示技艺,而是为了更有效率地杀敌,以及某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,不得已而为之,所以中年人略带挑衅意味的效仿并不在意,继续按照自己选择的方式战斗。

    问题是中年人一直在跟。

    这时他并不知道中年人一直兴致勃勃地跟下去,纯粹是出于见猎心喜,只当对方存心较劲,比拼一箭三矢的稳定性,对此他深感无奈。此时大战正酣,岂是切磋箭技的时候,况且您老年纪一大把了,怎么比少年还冲动?于是他选择用一箭四矢,终结这毫无意义且不合时宜的比拼。

    反正这就是我现在压箱底的最强箭技,存在失手的可能性,失手便罢,如果没失手,你倒是跟不跟,跟不跟得上?要是跟不上,还是趁早歇首吧。没想到对方居然真的跟了,而且还是那么挥洒自如……

    看到中年人出手时的轻松,他就知道自己在这场箭技比拼中必败无疑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第二箭,既然自己选择了主动加难度,碰到一个硬得不科学的硬茬,含着泪也要坚持到分出胜负,这是一名武者的觉悟。自家知自家事,他的一箭四矢稳定性不够,随时可能失手。

    结果中年人直接玩了把“一箭五矢”……

    他输得心服口服,而且这时候心里也咂摸出味道来,能玩转“一箭五矢”的高人,怎么会跟玩“一箭三矢”的较劲?最后对方展示出这种箭技,怕是想让自己明白技无止境,激励自己向更高层次的箭技迈进吧?说起来也是他心理阳光性格好,换个阴暗的家伙,说不定会理解为黄忠故意示威。

    蒙面“武师”向中年人方向匆匆拱手示意,然后继续一箭三矢杀敌。

    黄忠微微点头,也回归一箭三矢状态。

    两位真正意义上的神箭手,以击杀联盟军隔空较量,,谁都没有失手,箭无虚发。只是苦了对面联盟军将士,尤其那些转职武将,以及百夫长等基层指挥官,作为更具价值的目标,被两人盯上基本就等同于可以交代遗言了,不,连交代遗言的机会都没有,被射杀就在瞬息之间。

    徐庶和易风看着两人隔空竞技,震撼之余,暗自交换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徐庶让易风找黄忠过来,一则固然是为了配合城外的反击,二来也是想近距离观察一下黄忠真实实力。毕竟据说黄忠是在荆州做过中郎将的人,实力应该不会差,他为了替爱子治疗顽症,慕名来到逐鹿城找张仲景诊治,恰逢逐鹿领遇袭黄忠主动帮忙,更是难得的机缘,徐庶遂动人拉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作为逐鹿军主帅,徐庶表示发掘将领、拉拢战将人才是自己的天职,看到合适的人才不想办法吸收,简直是渎职。

    至于鱼不智对此是什么意见,领主大人出了名的爱才,高兴都来不及,完全不必问。主要是领地摊子铺得太大,三基地同开,人才怎么都不够用,没见前段时间主公连小孩子都想拉?况且鱼不智刚刚晋升巴郡太守,手上多掌握一个郡国,人才缺口更大,急需敛才!

    了解领主心性和领地现状的王级谋士,开始积极主动地替逐鹿领拉人。

    单凭黄忠展示出来的超卓箭术,拉拢价值极高。

    刚才易风亲自去找过张仲景,黄忠之子的病属于沉疴恶疾,非常棘手。

    按照张仲景的话说,黄忠儿子到现在还没死已经是奇迹,即使他都没有办法很快拔除病根。不是他不给力,实在是那小子病这么多年体质太差,虚不受补,各种附生症状,只能慢慢调理,等到身体状况调理得差不多了,张仲景才能进行下一阶段的治疗。

    张仲景对此表示惭愧,不过黄忠已经很满意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找了那么多大夫,其中不乏名医,黄叙的病情从来没有好转过,反而越来越严重,实话说黄忠很绝望,但为人父母怎么都不舍得放弃孩子。听说哪个大夫医术高明,黄忠照样带着黄叙去求医,甚至辞官也在所不惜,只为那渺茫的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在张仲景这里,最起码黄叙病情稳定了,且明显向好发展,黄忠两口子简直快高兴疯了。黄忠不怕治疗周期长,他怕的是没办法治,治疗时间长一点算不了什么,孩子都病了这么多年,只要能给治好,等多久都值啊。

    巧合的是黄忠和张仲景还是老乡,都是南阳人。古人很重视乡党关系,一听是同乡,关系立刻拉近几分。再一问家住何处爹是谁,黄忠居然认识,毕竟张宗汉在朝廷做过官,黄忠也是吃官家饭的,年纪跟张宗汉差不多,虽说一个文官一个武将,属于不同体系,但终归是认识。

    黄忠纳闷自己在南阳遍访名医,怎么偏偏就漏过了张仲景!

    其实说起来一点都不奇怪,因为这个时期的张仲景还处于“勤求古训”、“博采众方”阶段,忙着攒经验练级,声名不显。况且张仲景并非医家子,而是官僚家庭走出来的另类,年纪又轻,黄家寻医能想到张仲景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遇到一位靠谱的神医,南阳同乡,而且居然是故人之子,黄忠决定在逐鹿领长住,在孩子彻底康复前,他们一家三口就住在逐鹿领了,谁跑来这边惹事生非找麻烦,影响黄叙治病,“统统赶走!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向来和善的黄忠表情相当狰狞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黄忠一家子还得在逐鹿领住一段时间,张仲景预计大半年。既然黄忠愿主动跑来帮着打仗,说明对逐鹿领观感至少不差,甚至有认同,再加上黄叙还得在逐鹿领继续治病,徐庶认为拉拢的把握还是很大的。虽说不知道黄忠近战实力如何,不过他表现出来的箭术堪称出神入化,放着如此宝贵的人才不拉,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唯一的问题,是鱼不智不在领地。

    黄忠不是寒门白身,做过中郎将的人物,年岁又长,徐庶这种青年才俊自忖没资格递橄榄枝,这个跟徐庶能力没多少关系,没资格就是没资格。鱼不智倒是有资格,领主兼郡国太守,问题鱼不智现在不在领地。

    领主不在的情况下,怎么将黄忠拉进来?

    徐庶轻咳一声,问道:“前辈能用军团技乎?”

    “可。”黄忠忙着跟蒙面人比箭法,好对手,得用心,回答得相当简练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我军已开始反击,奈何兵微将寡,既然前辈能够用军团技,待会还得倚仗前辈调用军团力量杀敌,望前辈再接再厉,助我等击退强敌。”徐庶郑重地说着,说完深深作了一礼。

    黄忠停手转身看着徐庶,他记得徐庶刚才有放过军团技,还找他帮忙?但徐庶一脸诚挚地望着他,想到对方如此年轻,又想到主帅不宜亲临前线,还想到对方大概是高度认同自己的能力,黄忠爽快答应下来,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做事得有始有终,况且被依靠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不过黄忠随即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些什么,问道:“老夫并非逐鹿军人,单兵作战尚可,如何调得了贵部军团力量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晚辈疏忽,忘了这一出。”徐庶就等他这句话,一脸羞愧神情,“好在易副城主正好在这里,邀请前辈入籍举手之劳,晚辈忝列军中主帅,有征召将领之权力,前辈稍等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徐庶向易风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易风心领神会,否则何必由他去请黄忠?

    准备好的入籍邀请发了过去,黄忠稍稍犹豫了一下,军情紧急兼盛情难却,还是接受了邀请。接着是徐庶征召他入伍的邀请,黄忠再次接受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黄忠温和地说道。三国领主时代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