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81章 新巴郡治所

时间:2018-03-21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江州借给赵部后,需要重新指定巴郡治所。

    按理说,新治所只能从巴郡管辖的另外11个县城中诞生。

    鱼不智第一感觉倾向于垫江,毕竟逐鹿领位于垫江境内,顺势将垫江设定为巴郡治所,便于今后管理。既为诸侯,今后势必得组建一个精明强干的郡府班子,免不了选派精干人才队伍管理,这就意味着逐鹿领的文系人才缺口会进一步放大。

    npc享受不了驿站传送便利,鱼不智目前还不确定传送阵能不能扩大到系统名城,最稳妥的办法就是遵循就近原则,太守府的班子实在凑不齐,搞不好只能两边一起兼着。郡治离逐鹿领越近,兼管起来越方便。

    可在翻阅候选治所名单的时候,鱼不智不经意间看到一个熟悉的名字。

    逐鹿城!

    这个意外发现,让鱼不智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治所都是名城,怎么玩家主城也可以?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!

    逐鹿城出现在治所候选名单,是鱼不智事前没有想到的,可转念一想,貌似也在情理之中。此前游戏中的治所全都是名城,但官网公布的资料中,从来没有说过“非名城不治所”,都是玩家根据客观状况后想当然的看法!

    逐鹿城出现在治所候选名单中,已经证明那种观念并不正确。

    那么城池能否成为治所的关键因素是什么?

    等级!

    县城级名城都是一级都城,而截止目前,游戏中一级都城领地仅一个,那就是鱼不智的逐鹿领。鱼不智晋升巴郡太守,需要重新指定治所,逐鹿城刚好满足等级条件,出现在候选名单中有什么稀奇?

    不仅不稀奇,简直就是理所当然嘛!

    理论上讲,玩家主城完全有可能成为郡国治所,只是难度不是一般大。

    首先,你得是玩家诸侯,而且还必须是领主玩家,仅此一条就足以让无数人泪奔,占总数99%以上的自由玩家直接被淘汰。军团长有没可能指定驻地为治所?不能!因为军团驻地需要依附名城或领地,无法独立存在。

    其次,领地等级要达标,现在全国范围都城级领地就一个,而且将来肯定也不会太多。众所周知升都城级领地前提是持续占据名城,全国名城全部加一起就一千出头,上限就那么点,还要跟那些自由军团抢晋升资格,千军万马过独木桥,晋升率低得让人绝望。

    第三,即使前两个条件满足,还得有相应机遇,分三巴属于历史事件,可历史上三巴的治所早有定数,新巴郡治所就江州,真当治所想换就能换?,但由于一些历史遗留问题和私人恩怨,赵部硬着头皮向鱼不智提出借江州,注意是在“正式交割前”,某个心大的家伙居然还点了头……

    第四,顺便一说,诸侯玩家的领地还必须在行政管辖区内。

    综上,不难看出设玩家主城为治所是多么困难,可遇而不可。

    一系列机缘巧合,鱼不智才破天荒地获得指定新治所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好人有好报,古人诚不我欺!”

    鱼不智先前的郁闷一扫而空,选定目标并按下确认。

    系统提示:“逐鹿城具备成为郡治的一切条件,但玩家主城较名城特殊,为公平起见,领地发展需遵循游戏规则。选择逐鹿领设为巴郡治所,将失去设定治所附带的主城等级提升机会,请问是否继续?”

    继续!

    失去一次将治所直接升到二级都城的机会,和自家主城成为治所相比,鱼不智当然更愿意选择后者。领地等级可以慢慢升,厚积薄发,水到渠成,而主城成为治所的机会或许就这么一次,无论如何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“逐鹿城成为巴郡新治所……”

    倭岛,濑户内海。

    咆哮光环和几名天下成员挤在船舱里,几面盾牌封住了舱口,避免被四面八方乱飞的流矢射中,透过盾牌缝隙,忧心忡忡地观看着外面的战斗。

    当前的战斗,不是他们能插手的。

    非接舷状态下,水战打的都是远程较量,对弓箭依赖度简直丧心病狂,倭人是60级部队,以玩家的小身板,连着中两箭基本相当于获得回城机票。先前天下众还兴致勃勃地站在外面丢技能,尤其是弓手、术士等远程职业,一度意气风发地向战士军师示威,当然远程职业也没潇洒多久,很快就化光投胎去了,幸存者再不敢吊儿郎当,乖乖躲在船舱里观战。

    “笃!”

    一支流矢钉在盾牌上,发出沉闷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好险。”吃饭兄将身体挪向他认为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名天下玩家单掌竖胸前,庄严吟诵: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另外几人彼此既无视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水战非常激烈,盾牌得优先保障参战将士使用,没多余的给天下玩家。要不是船上水师将士接连出现折损,天下众本着废物利用的精神踊跃捡漏,他们大概只能毫无形象地趴在船舱里。尽管陆续捡了几块盾牌,但离完全封住舱口还早得很,所以躲在舱里的天下众实际上仍然面临着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玩家不怕死,却怕死得没价值,坐那么多的时候来到倭国,挂了直接复活回神州,怎么看都不划算。于是船上某位自称虔诚佛教徒的天下玩家,自告奋勇与他笃信的佛祖沟通,请求佛祖显灵让流矢绕道走,万万不要射他们身上,作为回报,每次佛祖显灵后他都会念一遍“阿弥陀佛”。

    虔诚佛教徒脸上全是圣洁光辉,将盾牌放平拔箭,边拔边引导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人啊,终究得有点信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没信仰的家伙,遇到危险时找谁救命都不知道,真是可怜!”

    “第三次显灵,你们还犹豫什么?来吧,皈依我佛,算你们火线入党。”

    吃饭兄举手打断:“拔快点,入党的事后面再说,空着一个洞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,我佛自会庇佑……”

    又一支箭飞来,白光闪过,一块盾牌掉在地上……

    几个人手忙脚乱地将盾牌捡起补好缺口,然后毫无同情心地捧腹大笑。那家伙向佛之心虔诚,有机会就给人洗脑,牛皮糖似的,经常是神棍作派,大家不胜其扰,现在落得如此下场,大家不约而同地生出天网恢恢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唐僧大师自个挂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懂别乱说,他那叫以身证道!”

    “大师以后应该会收敛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他刚发来消息,我们冥顽不灵令佛祖震怒,拖累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人你看我,我看你,接着又是一阵哄笑。

    一直没吭声的咆哮光环轻咳了一声,怅然道:“估计我们也快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哄笑声止,众皆默然。

    咆哮光环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甘宁精通水战,不过两军实力差距太过悬殊,斩蛟营为拖住倭人水师,为主力争取时间,不惜以身犯险跟倭人水师缠斗,两边战船战场交错混杂。等主力顺利击退香宗国水师,斩蛟营已陷入敌军包围,到处都是倭人战船。

    甘宁指挥的斩蛟营充分发挥出机动优势,战船如同泥鳅一般滑不溜手,在敌阵缝隙中游走,伺机突围,但倭人水师已经兜住外围,不断向内挤压,斩蛟营活动空间越来越小。四面八方射来的流矢,以及转移游斗时甘宁旗舰与敌船距离越来越近,足以说明斩蛟营目前处境多么危险。

    甘宁依然沉着,斩蛟营的小型战船在倭人水师群钻来钻去,屡屡遇险,却总是在被敌船围死并接舷之前逃开,往来冲突,反复牵扯倭人水师战船。那些瞅准机会跳船过来的倭兵,也总是因为斩蛟营战船始终处于高速移动,因后续兵力跟不上被群殴,斩蛟营早就玩完了。

    甘宁昂然站在船头,手中双戟有血珠缓缓滴下,那是片刻前斩杀跳船倭人留下的印记,看起来无比霸气张扬,眼眸深处却平静得如同死水。

    平时甘宁经常表现得象个好斗的二货,此时的他,却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血的教训,似乎仍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他至今清楚地记得,数年前锦帆贼与某个水贼团的决斗,锦帆贼赢了,一举奠定地区霸主地位,那一战甘宁折了几个好兄弟。本来那几人不用死,锦帆占据着优势,按部就班结束战斗就能赢,可那时的甘宁不知何为畏惧,热血上脑,单船强冲对手旗舰,中伏被围,虽说其他锦帆贼拼命将他救出,那几个好兄弟却再也无法追随左右,陪他嬉笑喝酒,陪他快意恩仇。

    打那以后,甘宁不允许自己在战场上犯浑。

    作为水师主将,手上攫着所有弟兄的性命,他必须保持冷静!

    越是大战苦战,越需要冷静。

    甘宁明白现在斩蛟营处境多么糟糕,事实上,在决定接受作战命令时,他就预见到会现这样的结果,但甘宁什么都没讲,不就是继续打吗,执行!

    无论处境多么艰难,甘宁一直保持着冷静。

    危难之际唯有冷静,才有可能在电光石火之间,抓住稍瞬即逝的机会。以甘宁的指挥水准,有能力通过调度倭船扯出些许空当,让部分斩蛟营战船逃脱,当然也包括他的座船,有些锦帆老兄弟错船时表示愿意拼死断后,催甘宁离开,但甘宁绝对不会那样做。

    是他带着弟兄们进入险地,就有责任带着弟兄们杀出生天!

    主将的指挥和战斗力,是斩蛟营唯一比倭人水师强的一环。甘宁一走,没跳出包围圈的兄弟肯定完蛋,他怎么可能走?

    甘宁勇烈重义没得黑,虽有时象个二货,也绝对是那种讲义气的二货。

    要么同生,要么共死。

    包围圈越来越小,形势危如累卵,看起来斩蛟营覆灭只是时间的问题,然而他从纷扰中看到一丝突围的希望,只是现在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甘宁更加频繁调动麾下战船,营造出打算让水师战船分散突围的姿态,继续扯动倭人的战船。斩蛟营战船没头苍蝇般乱蹿,却始终没能扯出空当,逃到包围圈外,反而包围圈越来越紧,甘宁依然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敌船分组、转进、调度规律,他已经摸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没有扯出空当?

    确实还没有,但空当很快就会出现,否则他前面忙活那么久为了什么?甘宁敢肯定对方主将都没意识到包围圈出了纰漏,因为即将出现的“空当”,根本不会直接出现,需要斩蛟营击破十几条战船才会显现,对方怎么预判?

    那时候“空当”附近敌船有数十艘,但斩蛟营通过扯动调动倭人战船,两边战船都在快速移动,惯性起来了可不是说停就停,或者说180度转弯。斩蛟营有5分钟时间攻击“空当”并突围,至少不会遭遇成制建敌船阻挡。

    甘宁坚信自己的判断。

    那是唯一的机会!

    他担心的是,斩蛟营能不能在5分钟时间内,打破那道薄薄的包围圈。此前他竭力避免与倭人水师硬碰硬,但要打破敌军包围,硬碰硬在所难免,斩蛟营战力逊于对手的弱点势必显现。

    “终究还是得火拼一场。”甘宁目光犀利如刀,默默等待突围时机到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现在!”

    斩蛟营突然间斜刺里转向,甘宁保留下来的军团力量毫无保留地出手,两艘敌船的倭兵直接被轰杀一空!甘宁座船冲在最前面,斩蛟营紧随其后,以一往无前之势冲向倭人战船!

    倭人意识到危险,全力阻截。

    斩蛟营再不象先前那样游斗,见箭矢对射压不住,那就主动接舷肉搏,谁都明白这时候必须拼命了,如果不能尽快打破包围,大家都得死在这里。冲在前面的斩蛟营将士纷纷跳到倭人船上,跟进战船一边用弓箭帮忙压制,一边飞快扑向挡在路上的其他敌船。

    现在局部兵力是斩蛟营占优,以多打少,还有甘宁压阵,打赢没问题,重要的是打破阻截需要多少时间。

    早一分,晚一分,或许就是生与死的差别。

    甘宁在倭人战船上砍人,无人能在他手下撑过两合,可他还嫌不够快。

    对面有十多条船,甘宁杀得再快也只是一个人,斩蛟营的效率却不高,虽然将士们舍生忘死拼命抢攻,甚至不惜两败俱伤,为袍泽杀出一条生路,但战场上得靠实力说话,战船肉搏受空间限制很大,随便找个角落就能顽抗一阵,斩蛟营实力不济,进展比较缓慢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斩蛟营战船无数道金芒闪烁,一连闪了十下,夜空中分外耀眼。

    当金芒褪去,斩蛟营气势变得完全不同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