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79章 随便用

时间:2018-03-18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精彩小说免费!

    联军主力击退香宗国水师,前线聊天室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鱼不智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主力首战告捷,固然是一件好事,但正所谓“一将功成万骨枯”,主战场的胜利掩盖不了其它战场的牺牲。为了替联军水师主力争取到更多时间,甘宁的斩蛟营得到命令暂缓撤离,不惜代价拖住南面那支倭人水师,甘宁生生被推进火坑,正准备跑路的斩蛟营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与倭军周旋。

    等主战场分出胜负的时候,斩蛟营不幸身陷重围,想跑都难!

    “我勒个去!让甘宁赶紧突围!”鱼不智心急如焚,和咆哮光环私聊。

    “一直在突啊,倭人兵多等级高,突不出去嘛!”咆哮光环也是满头汗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斩蛟营已经很牛了,50级部队被60级倭人水师包围,打到这会没崩溃,战斗力之强悍真的是值得大吹特吹了。当然斩蛟营能坚持到现在,主要是甘宁指挥调度能力足够强悍,尽管活动空间越来越小,仍冷静地带着斩蛟营在包围圈钻来钻去,不与敌军刚正面。

    实在避不开的战斗,也总是通过调度协同形成局部优势,时不时地还能占点小便宜。但倭人水师将领并非草包,两边实力差距又太过悬殊,周旋到现在,斩蛟营已经没办法象刚开始那样游刃有余了,接舷战越来越多。即使天下众不通水战,也明白斩蛟营处境越来越不妙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让你多嘴传话!”鱼不智开启不讲理模式。

    咆哮光环泪流满面,他在飞鱼水师船上,总指挥让传达命令他能不传?怒道:“这能怪我?好好在聊天室说的时候,你不也没意见吗!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鱼不智抚额长叹了,好好指挥飞鱼水师,他能发表什么意见?

    联军水师主力继续向北方海域转进,暂时没什么状况,大家的注意力纷纷转到处境不妙的斩蛟营身上,随船天下众开的几个直播间挤满了玩家,隔空为斩蛟营打气,前线聊天室玩家也对这支水师的战斗力大加赞赏。

    “啧啧,看样子还能坚挺一会,不愧是飞鱼水师。”

    “东海国前段时间被海贼骚扰,非鱼领仍然把最能打的水师派到倭岛,就凭这思想觉悟,我有点佩服庙街十三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耿直!”

    “他好象一直没承认飞鱼领跟他有关系吧!”

    “承不承认有区别吗?脑子稍微正常一点的,谁不知道飞鱼领是谁的?应该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吧。不承认仍然出战,无名英雄,更加值得尊敬啊。”

    好好也始终在关注斩蛟营的战斗。

    见聊天室有人提庙街十三少,决定说点幕后故事,毕竟好人好事值得表扬,勇于奉献应该弘扬,鼓舞一下士气顺便弘扬正能量有利于后续作战,于是轻咳一声,道:“有件事大家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我正式下令飞鱼水师阻击前,先私下问过某位领主能否接该任务,毕竟掩护主力任务非常危险,搞不好就把自己搭进去了,很多人未必愿意。令我感动的是,那位领主想都没想,直接回了我三个字‘随便用’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那位领主是谁,大家心照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总指挥有权指挥所有远征部队,不过有时也得分情况。

    譬如危险任务,或者可以预见折损很大的任务。

    绝大多数参战领主已经豁出去了,普通部队死了再招便是,但飞鱼水师是公认的精英水师,领头的是一员历史武将,这种部队被打残谁都心疼。最重要的是历史武将,如果历史武将有什么三长两短,领主想死的心都有。

    好好私下沟通商量好再下令,确实会做人,也规避了内部不和谐风险。

    聊天室一片叫好之声。

    “还是好好想得周到!”

    “某领主啊,不愧是诸侯,境界就是高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他不愿意承认,大家都别问了,心照,心照。”

    “实乃我辈学习之典范,效仿之楷模!”

    “从此路转粉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一口老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奇怪好好下令时咋那么奔放,迥异于平时沉稳作风,原来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您老人家是不是搞错了对象!

    回头仔细一琢磨,这事真不能怨好好,毕竟飞鱼领跟非鱼领关系暧昧,是人人皆知的事情,鱼不智也有暗地推波助澜故意栽赃庙街十三少的功劳,非鱼领主这锅背得结实。而步兵领主好好因为和飞鱼领战船交易的缘故,与飞鱼领有过长期合作,在荀衍刻意误导下早就被带到沟里,更是对飞鱼领属非鱼领坚信不疑……

    鱼不智充分体会到何谓“自作孽,不可活”。

    不是好好的错,但想让鱼不智承认是自己的错貌似也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庙街十三少!

    好好误以为非鱼领和飞鱼领是一家,庙街十三少会不知道?

    好吧,庙街十三少从来都没有承认过这件事,反而一直试图洗刷冤情,只是众口铄金始终翻盘无望,就好比黄泥巴滚到裤裆里,说不是屎,怎么都没有人信。久而久之庙街十三少貌似也认命了,对外界的误会渐渐习惯。

    某种程度上,庙街十三少背这锅算是被逐鹿领阴了一把。

    庙街十三少对飞鱼领真正主人的怨念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庙街十三少被好好私下询问时,脱口而出的那句“随便用”,其实心态也很容易理解,大概就是近似于“终于落在我手上了吧”。那哥们背了那么久的黑锅,好不容易有机会报仇,庙街十三少显然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他对坑真正飞鱼领主人毫无压力。

    就算将来真相大白,他也不担心负什么责任。

    好好待人接物极有分寸,明知道庙街十三少坚决否认跟飞鱼领有关系,询问时自然也问得比较隐讳,压根没把话挑明。庙街十三少回应“随便用”,固然是在将错就错误导总指挥,可这事捅破天顶多也就是“恶作剧”级别,况且都是为了国战打倭人,飞鱼领的主人好意思跳出来说“劳资不想上”?

    显然不能。

    大致情况就是:好好履行总指挥权责时尽了事前沟通义务,得到“当事人”同意后,大大方方地在前线聊天室下令;庙街十三少则是顺水推舟,害让他长期背锅的家伙跳坑里;最后鱼不智稀里糊涂被坑了一脸血。

    若非好好心血来潮委婉表扬某领主,鱼不智到现在都不知道被人坑了。毕竟是救自家守护兽,需要有人断后掩护主力,且跟倭人交战的是斩蛟营,就算鱼不智再怎么担心斩蛟营,那种情况下也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再说。

    “居然被阴了,等着!”鱼不智轻声呢喃。

    这一刻,庙街十三少莫名感到深深的恶意……

    让鱼不智烦心的可不仅仅是斩蛟营的处境,主城那边情况同样不乐观。

    鱼不智晋升巴郡太守的系统公告,并未吓退围攻逐鹿领的复仇者联盟,反而让联盟众更加疯狂。没有人比他们了解逐鹿领的强大,如今晋级诸侯,拥有更雄厚的资源和力量,联盟想扳倒逐鹿领的愿望更难实现。

    客观地说,待鱼不智整合好资源,联盟或将丧失与逐鹿领为敌的资格!

    残酷的现实几乎让联盟众绝望。

    两位部首商量后决定,鱼不智未能实际掌握诸侯力量前,放手一搏!

    拼了!

    刚刚过去的半个小时时间,复仇者联盟开始拼命。

    全军不惜一切、不计代价地对逐鹿领发动猛攻,主城的战斗更加残酷,主城南面三个重要附属领地,也再次陷入联盟军围攻,就连一直战场划水的朱提叛军,在联盟威逼利诱软硬兼施下也振作起来,在肥豕镇展开策应。

    联军破釜沉舟,一时间让逐鹿领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本来领地兵力就严重不足,交战这么久损失不轻,打到现在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幸亏白毦此前先后打破了联盟军对南方三镇的包围,重新征召的白虎义从佣兵得以驰援主城,主城方面短时间内没有被攻破的危险;北面肥豕镇,得益于朱提叛军一贯的滑头,驻军损失不大,暂时还能勉强稳住阵脚。

    五粮、纱线和锦织三镇则稍显严峻,由于陈到和曲晨先后率部队离去,兵力也大打折扣不说,原本三员大将各镇一方,现在只剩下王平支撑大局,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。好在联盟军的兵力损耗更加严重,受兵力削弱影响,对附属领地的攻击力度大不如前,更象是在策应主城战事。

    王平虽说年轻,终究是被称为“平安三侯”的蜀汉后期大将,曾出任汉中都督的中坚人物,战场嗅觉和指挥决断可圈可点。意识到分兵拒敌很可能多处落空后,王平果断抽调了三百磐石营组成机动部队,哪个镇吃紧,他就亲自带着机动部队传送过去救火,往来奔袭作战,力保三镇不失。

    保持住这个节奏,逐鹿城应能有惊无险地渡过难过。

    毕竟赵部从江州派出的援军重装步卒已在路上,快则明日清晨,慢则明天午前就能抵达,援军数量不多,破解联盟军的堵路战术却是绰绰有余。以联盟军现在手中掌握的力量,剩余时间想覆灭逐鹿领基本是做梦,前提是没有意外状况出现。

    可意外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第一个意外,五溪蛮强渡汉水。

    打到现在,复仇者联盟没了退路,咬牙放出了暗藏的棋子,一位垫江领主撕破伪装,以“领地发展需要资金”为由,将船只租借给复仇者联盟。此时将船租借给复仇者联盟,意味着什么每个人都懂,船很快到青羌镇外,苦于无船的五溪蛮终于看到渡河参战的曙光。

    以逐鹿领的地位实力,傻子才会这个时候为酬金将船租给复仇者联盟。

    尤其是鱼不智刚晋升为巴郡太守……

    那位领主显然不傻,做此选择的原因其实很容易理解:他是联盟一员。

    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船只数量有限,留在青羌镇外的五溪蛮分批渡河,一趟只能送五百人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徐庶提前让曲晨进驻渔歌镇,防范五溪蛮赶赴战场,首批五溪蛮还没靠岸,先吃了曲晨一记军团技,爆炸余波让五溪蛮吓得大呼小叫。不能怨五溪蛮胆小,山民会游泳的不多,更没见过大河,汉水的宽度足以让他们本能地感到不安,爆炸余波使船摇晃加剧,五溪蛮不惊惧才是怪事。

    军团技过后,曲晨部一字排开射移动靶,可怜五溪蛮被颠得晕头转向,死死抓住船边不敢松手,宁愿中箭也不敢冒着落水的风险格挡。当然,由于逐鹿军的合格弓手都在主城,汉水边的磐石营射术普遍不佳,再加上水流船动,实际上射中目标的寥寥无几,可惊慌失措的五溪蛮还是怕得要死,连威吓带哀求,死活不让船夫靠近岸边……

    船夫无奈,顺流而下。

    曲晨没敢追,一是追不上,二是渔歌镇的船不少,担心被联盟军拿下。至于那部五溪蛮有可能在下游某处登岸,曲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说破天就几百蛮兵的事情,漏过去也翻不了天,那批五溪蛮直冲下游,对岸剩下的蛮兵暂时无船可用,总体来看对逐鹿领比较有利。

    曲晨刚带着部队回到渔歌镇,第二个意外发生:蒙面武将醒了。

    先后被黄忠神箭和炮塔石弹击伤,蒙面武将苏醒过来也没办法上战场,但他起码能做两件事:让重装水师投入进攻,应允借水师战船过河接人。

    重装水师重返战场,逐鹿城面临的压力陡然增加!

    水师战船渡过汉水,将对岸剩余的两千蛮兵接了过来。曲晨试图象第一波那样半渡来个军团技,但他手下就五百来号人,军团技威力有限,而荆州水师操控战船的能力极佳,并且压根不理会五溪蛮的鬼哭狼嚎,有条不紊地将战船靠在汉水北岸,两千五溪蛮顺利登陆。

    曲晨率部阻击,然而兵力和单兵素质都不及五溪蛮,不久便无奈撤退。他没有回渔歌镇,五溪蛮渡河后该据点已没有多少价值,率部杀向五粮镇,在王平接应下成功回到镇内。

    南方三镇驻守兵力得到加强,形势反而更加危殆。

    随着重装水师恢复作战,主城战场不再急需高端战力,五溪蛮奉命攻打南方三镇!这个调整让逐鹿领非常难受,徐庶已紧急抽调其他附属领地所剩不多的磐石营,准备力保最重要的南方三镇,但集结需要时间,谁都不知道南方三镇能支撑多久。

    主城危险,斩蛟营也陷入围攻,鱼不智心情恶劣至极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系统提示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玩家急报:巴东太守赵部希望尽快与你对话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