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65章 毛遂自荐

时间:2018-03-07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你故意引他过来?”老游侠一边砍人,一边问徐庶。

    老游侠虽然不太懂军事,可他毕竟是混迹江湖几十年的老油条,这时候也渐渐缓过神来。徐庶有武力有血性有冲劲,上城杀敌什么的比较正常,但他是逐鹿军主帅,自己担负什么责任还是很清楚的,通常不会冲动行事。领主在的时候他还有可能浪,现在鱼不智远赴倭岛,徐庶是领地擎天玉柱,居然跟热血青年甘宁一样冲上来打架,这画风怎么看都和王级谋士不匹配。

    以老游侠对徐庶的了解,后生小子摆明了就是准备搞事情。

    再加上那石破天惊的惊鸿三箭,还有蒙面武将撤退时义子禽迪的补刀,如果硬要说不是故意坑人,老头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本想生擒或击杀的,可惜未能如愿。”徐庶大大方方地承认了。

    见徐庶一脸地意犹未尽,老头忍不住翻白眼。

    果然够狠,奔着彻底废掉对方主将去的,难怪这小子迟迟不召唤援军,还**般跑上城头肉搏,以身为饵,把那蒙面武将坑得一脸血。虽说最后功亏一篑没能把人留下,但那武将伤得只剩半条命,怎么看都无力再战了。

    “那几箭射得好,朴通?”老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朴通箭术还差得远,一位主动请缨的高手,您老不认识。”徐庶神情复杂,提起这件事,他只能说无巧不成书,抑或是吉人自有天相。

    时间回到十分钟前。

    那个阶段,逐鹿城情况已非常不妙,徐庶都打算让易风通知无当飞军立刻回来救驾了,结果易风带着一位中年汉子跑来找他。那汉子神情平静,目光深邃如海,不带半分烟火气,看似很好说话的样子,气度却如渊似海,徐庶隐隐从他身上感知到类似曲晨、赵云等人的气势,第一印象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易风告诉徐庶,中年汉子主动找到他,请求参战。

    至于主动请战的原因,中年汉子自称携家眷在暂居逐鹿城,独子久病,多方求医均没有好转,直到最近来到逐鹿城求诊,在张仲景的悉心诊治下竟大有起色,欣喜若狂。刚好这时候逐鹿领有强敌来犯,主城被敌军围攻,形势急迫。中年汉子先是跑去找张仲景,表示要护着他离开,被对方拒绝,无奈之下遂决定毛遂自荐,一是报答逐鹿医师诊治之德,其二,也是不想看到逐鹿城沦陷。乱军之中便是他也不敢夸口一定能保住张仲景,琢磨着最好还是在守城战中出点力,免得张仲景出事。

    对中年汉子而言,只要能治好自家独子,砍人之类的事情都是小儿科。

    他对独子的病情本已绝望,好不容易遇到位神医,看到了治愈的希望,绝对不能容忍神医出事。这时候谁对张仲景不利,谁就是不共戴天的仇人,张仲景不愿离开,他只能退而求其次,保住逐鹿领。

    前后因果,中年汉子坦然述说,甚至想带走张仲景的事也没有避讳。

    易风偷偷给徐庶使眼色,暗示没有问题。他已经派人查过这汉子底细,所住客栈,以及张仲景那里反馈的消息,都证实了中年汉子所言不虚。徐庶准确领会了易风意思,既然底细清楚,其他方面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。在他看来,父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不惜征战,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刚好军中几个能打的武将都在外面,马袁义又不给力,多个高手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徐庶随即询问对方擅长什么。

    “箭术或勉强能入眼。”中年汉子平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徐庶遂让他示范。

    说起来有点失礼,不过徐庶还是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为帅者,必须有知人之明,清楚地知道对方箭术达到什么程度,才能更好地发挥他的作用。中年汉子显然明白徐庶的意图,瞄也不瞄抬手一箭,天上掉下来两只大雁,一箭双雕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徐庶和易风眼珠子差点掉地上。

    这叫“或勉强能入眼”?

    太谦虚了,简直神乎其技!

    徐庶当即打消了让易风召唤飞军的念头,他制定了一个更大胆的计划,就是以身为饵引蒙面武将上钩。随即便让人带着中年汉子去箭塔等待时机,孤身走上南城墙,特意挑了中年汉子所在箭塔便于施射的地段,经过禽迪身边时顺便让墨家少年时刻准备补刀,才有了刚才那一战。

    “主动请缨的高手吗,打完这仗老夫定要认识一下。不过你快下去吧,这里不是你该呆的地方。”老头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小心。”徐庶也是果断的人,说走就走。

    后撤步中连出两剑,将试图阻他退路的敌军刺翻,洒然而退。

    刚下城墙,易风匆匆忙忙跑过来,询问是否马上让飞军回城参战。

    徐庶平静道:“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易风有些无语,他多少知道一些徐庶的想法。

    徐庶一直有点抗拒召回飞军,原因有三。

    第一,耗费太大。领地最近的资金非常吃紧,当然资金问题并非关键,生死关头根本管得了那么多,主要是后面两条;第二,飞军回来作用有限。飞军的确很能打,仅次于白毦的特殊兵种,可严格地讲飞军是擅长山地战轻步兵,城墙肉搏虽然也能胜任,终究有好钢没用在刀刃上的味道在里面,徐庶很不愿意让宝贵的飞军消耗在城墙战;第三,龙领安全。河套的危险程度不用多说,破虏骑和几员战将先后离开,龙领就剩下客将赵云撑门面,北营仅四百余骑兵,要是连飞军也离开河套,龙领防务空虚将非常严重。

    所以不到万不得已,徐庶不愿动后手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还让准备……”易风小声嘀咕。

    他为逐鹿城付出了太多心血,恐怕没有谁对这座城的感情比他更深厚,易风完全无法接受逐鹿城被攻破。都知道分基地多靠主城输血,易风平日里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,现在明知道传送费贵得要死,最后还得由主城这边填补亏空,仍屡屡提醒徐庶召唤援军,其实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刚才,现在嘛,”徐庶笑着指向城头,“敌人的进攻变弱了呢。”三国领主时代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