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58章 王牌的责任

时间:2018-03-02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从五粮镇杀回逐鹿城!

    六百多白毦兵得凭一己之力,以昂然无解的气势杀出重围,强行破除联军对逐鹿领多个据点的围攻态势,这就是陈到接到的命令!听起来疯狂得不可理喻,可作出决定的是徐庶,早已证明过自身超卓才智的王级谋士,于是再疯狂的命令都有其合理性和必然性,没有人会质疑徐庶的智慧。水印广告测试   水印广告测试

    当然,跑来传令的阴阳师学徒和五粮镇的磐石营,都不明白其中缘由。

    哪怕白毦是军中王牌,战斗力无限接近于非人等级,领地最强的部队,以无数敌人的鲜血成就了自己的威名,可要求数百白毦将士从五粮镇出发,在数以万计的敌军包围下独自杀回主城,已经不能用胆大包天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分明是不可理喻!

    磐石营转职武将相信,白毦有能力打破五粮镇外敌军的围困,毕竟先前的战斗白毦打得游刃有余,没有用全力。陈到只是反复以拉锯战消耗敌军有生力量,诱使敌军持续不断地向五粮镇增兵,以减轻其他战区的压力,白毦压根就没有出镇。真要认真起来,相信击溃五粮镇包围圈不算太困难。

    问题是从五粮镇回城,可不是打退五粮镇外的敌人就行了。

    当初规划据点位置时,那时候鱼不智还没能触摸到传送阵,初衷就是将几个重点附属领地放一起,一是置于主城和外围据点保护之下,二是遇事时重要据点方便彼此就近支援,毕竟这些据点内驻军算比较多的。

    此番复仇者联盟是有备而来,三个关乎领地经济命脉的据点尽皆遇袭,五粮镇坐落在汉水北岸,从这里向北突围回主城,最近的路要么经锦织镇,要么过纱线镇,而这两个附属领地同样在激烈交战中,否则只能考虑绕道。可陈到显然没有绕道的打算,徐庶的命令是让他“杀回逐鹿城”,绕道算什么情况?再说敌人兵力优势这么大,能绕到什么地方?最后,即便成功绕过锦织镇和纱线镇一线,逐鹿城被彻底围困了,城外还是免不了一场血战。

    仅城外一役,能不能活着进城都是未知数。

    与其浪费时间和精力躲猫猫,还是一路杀回去更现实。

    陈到和徐庶是过命的交情,命令很简短,他还是从中读出些别的信息。

    徐庶不会不明白,白毦执行命令会面临什么样的风险,对逐鹿领其他任何一支部队而言,该命令都跟送死几乎没区别,可徐庶还是决定这样做。以陈到以徐庶的了解,领地局势怕是崩坏到相当严重,只能选择背水一战。

    三个附属领地情况大致稳定,那么问题肯定出在主城。

    主城告急,当然得拼命。

    可徐庶为什么不直接让白毦传送回城,而是选择了极端决绝的方式?

    陈到想到的原因:徐庶必然是认为调回白毦也于事无补,或者还有其他原因,比如说打击敌军气焰并提振本方士气,从而让敌我双方战力平衡向有利于逐鹿领的一方倾斜。

    “元直让白毦来五粮镇的时候,应该就有这个打算吧,至少是危急情况下的备用手段。主城安稳且不说,主城若吃紧,白毦既可马上传送回去,又能选择从敌军偏师这边突破,一路北上,顺便帮另外两个附属领地解围,既破坏敌军坚持的多点围攻态势,又能让曲晨和王平抽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啊,为什么单单把白毦放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这里杀回去,元直,你现在很需要一柄锋利的刀吧……”

    至于更深层次的原因,陈到暂时没想到。

    陈到初始智力值78,获得领地称号加成后智力到80点,逐鹿诸将里面除了“沉默的英雄”曲晨比他高,再没有谁智力在陈到之上。80点智力值,按文臣体系算都算是高级官吏或谋士,可陈到毕竟武将出身,武将智力作用更多体现在军略和统兵作战方面,也不到那么深远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战将,陈到表示自己不需要想那么多。

    这时候坚决执行分配给自己的命令就行了,武将终究还是靠武力说话。

    任务很艰难,但陈到夷然无惧。

    养兵千日,用在一时。

    王牌部队,享受尊崇和荣光的同时,也自然地背负起捍卫领地的责任。所谓王牌,本就是用来破开最困难的战局,执行最艰难的任务的,无论前面是刀山火海,还是万丈深渊,王牌也绝对不会退缩!

    将五粮镇防务交接给磐石营,陈到大步走到白毦兵面前。

    副将已经告诉大家新任务是什么,六百多白毦兵肃立无声,长矛顿地,重甲如墨,武器和盔甲上到处是斑斑血渍,原本雪白的披风也被鲜血浸染,那是战士经过沙场搏杀的印记。数百人肃立的气氛下,场中的杀气和血腥味似乎也浓了几分。一阵风吹过,没能让血腥味淡去,倒是披风轻盈摆动,稍稍减轻了些许凝重。

    陈到望着这些熟悉的面孔,仿佛第一次见到他们一般。

    其实他知道每个人名字,只是不知道此战过后,还有多少人能活下来。就算是陈到自己,野战陷入敌阵中,陈到也不敢夸口说自己一定能活下来。王级武将固然强大,可个人勇武并不能保证在大规模战斗中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白毦兵也在看自己的主将,目光接触,并没有恐惧和彷徨,惟有坚定。陈到神情依然平静,心中却是暗自赞许,不愧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兵。此去九死一生,出发前他很想跟白毦说几句话,为大家打打气,舒缓一下可能存在的紧张和负面情绪,可当他站在这里时,却是一句话也讲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看出来了,白毦不需要激励和安慰。

    将军百战死,壮士十年归,军人的责任和宿命,入伍第一天就知道了。那一道道望向自己的坚定目光,白毦做好了为领地赴死的准备。

    所以他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整理好盔甲武具,走到为他留下的位置,平静地说道:“走。”

    白毦兵一声不吭,跟随着自己的主将走向镇外。

    外围的磐石营默然让开一条道,齐齐致以军中之礼,目送白毦兵离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