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54章 只想兢兢业业地欺负小朋友

时间:2018-02-26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蒙面武将其实不想早早投入战斗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联盟军都是些战五渣,只配用来消耗逐鹿领战斗力的炮灰,他率领的部队才是真正能打的正规部队。炮灰还有数万之众,逐鹿军也还远远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,凭什么让他的正规部队上阵?

    可他不得不上。

    在对付逐鹿领的问题上,复仇者联盟虽是同道,但大家仍然存在分歧。复仇者联盟此战首要目标是覆灭逐鹿领,要是一时半刻覆灭不了,严重削弱逐鹿领,拖慢逐鹿领发展速度也是可以接受的,推平一两个重要附属领地同样能美滋滋地收兵还朝。而蒙面武将所代表的势力却不同,打一开始,他们的目标就是逐鹿城,只有逐鹿城。

    必须打下逐鹿城!

    很明显,复仇者联盟那些家伙在碰了钉子后,已经有打退堂鼓的意思,之所以仍然硬着头皮继续攻城,完全是因为蒙面武将坚持的缘故。临冲吕公车排成一排重新攻城,不出意外再次遭遇逐鹿军顽强抵抗,打了小半日,联盟军死伤惨重,炮灰起码少了三四千,城墙防线巍然不动,蒙面武将估摸着自己的部队再不下场,联盟那些家伙很可能按捺不住了。

    坚持要求攻城,自己却不下场,显然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观战的这段时候,蒙面武将一直在观察城上状况,逐鹿军主要依靠重装步卒死守南城墙,而重装步卒不到千人,兵力明显不足。虽有轮换迹象,战损也不严重,可半日鏖战下来,想来精力体力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,他率领的重装步卒这时候冲上去,以逸击劳,其实已经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情况下他还不能打开局面,联军中怕是再没人能拔得头筹。

    必须取得进展,提振全军士气。

    正是在这样的情形下,重装水师动了。

    一千重装水师在千人将的带领下前出,在临冲吕公车连成的攻城区域后方集结。稍作调整,随即分作十多路,一个个鱼贯走进临冲吕公车底门,投身到攻城战斗中。蒙面武将的目标很明确,逐鹿领的重装步卒死守南墙,堪堪压制住了普通领地部队的冲击,他就用同样级别的重装步卒与之抗衡,倚仗整体军力优势强行打破坦克营的封锁,打出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这一千重装水师士卒进入战场,南墙守军压力骤增。

    重装水师步卒同样防御强悍,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。

    战事爆发至今,马袁义所部一直奋战在第一线,一千坦克营多有折损,阵亡者近两百,重伤失去战力者更多,此时尚有一战之力的部队六百余人。

    这么点兵力,力保南城墙不失颇有难度,为应付联盟军潮水般的进攻,马袁义还不得不让坦克营分批轮换,实际上南面城墙上一次性投入的坦克营不超过三百人,防线不足部分由佣兵帮忙填补。

    坦克营加白虎义从组合,对上普通领地部队尚可应付,至于攻击力不足的问题,自有身后的弓手帮忙解决。可对方的重装水师一上来,弓手射杀效率降低,牵一发而动全身,原本稳固的防线顿时漏洞百出,中段被敌军冲击得尤为厉害,只能勉强维持住防线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刚退下去稍事休息的马袁义见势不妙,立刻带着两百坦克营冲上城头,长刀在手,堪堪在中段防线被打穿之前赶到。一阵短促而激烈的肉搏厮杀,马袁义接连力斩数人,其中包括一名敌军的转职武将和百夫长,挽救了摇摇欲坠的防线,不过马袁义身上也多了两道伤口。

    乱军之中再强的武者也难免挂彩,马袁义虽说已迈入高级武将的门槛,但那是托了领地加成的福,多两点或少两点武力,区别在于能否用军团技,而非自身战斗力能提升多少。马袁义在黄巾军内部向来以组织者身份出现,军事方面也多是统兵角色而非战将,打手角色涉猎不多,结束了这一轮刀刀见血的厮杀,马袁义也禁不住气喘如牛,油然有逃出生天的感觉。

    投降逐鹿领后,马袁义一直在适应自己的新角色。

    在黄巾军时,他是张角座下难得一见的聪明人,负责统筹和组织任务,打架之类的活儿多的是人去做,不需要马袁义上场拼命。当然马袁义并非没有统兵能力,他的统兵能力在黄巾将领中算是相当不错的,有练兵之能。马袁义曾参与过黄巾力士的早期组建和训练,后来因为需要筹备起事任务,无暇分身,黄巾力士的训练由张角亲自负责。

    能参与组建和训练黄巾军最能打的部队,可见马袁义是有几把刷子的。

    会组织、能统筹,懂练兵,个人能力也进入高级武将行列,按理说这样的人才在哪都能混得开。马袁义刚投降那会,的确有过“俺要一鸣惊人”的想法,以降将之身实现逆袭,凭能力进入高层,逐步扭转逐鹿人因为碾压式战绩对黄巾根深蒂固的藐视,是一件既荣耀又带感的事。于是马袁义卯足了劲要大干一番,以证明黄巾不是那么弱鸡,黄巾优秀人才不弱于人。

    然而,马袁义现在深切感受到何谓“一入侯门深似海”。

    逐鹿军英杰太多了,人才储备雄厚得简直让马袁义绝望。

    先说统筹规划。

    徐庶,统筹方面伸出一根指头就能吊打马袁义,而且接触越多越心寒。马袁义甚至怀疑,就算黄巾最鼎盛的时候,集合大贤良师等黄巾智谋之士,加一块儿恐怕都很难在徐庶身上占到便宜。而且徐庶擅长的可不只是军略,作为王级谋士,不会奇计出门哪好意思跟人打招呼?马袁义遍数黄巾内部,能跟徐庶较量计略和谋划能力的,一个都没有!

    荀衍,出自颍川荀氏,顶级名门子弟,智谋不用怀疑,气度无懈可击。虽说因为早早被派到冀州建立特别领地,在主城这边存在感比较弱,但荀衍能在形势变化复杂诡谲的渤海创建飞鱼领,平稳渡过黑山军的攻击,并在公孙瓒和袁绍势力的夹缝中左右逢源,稳如泰山,足以证明其超卓实力。

    再往下,易风和翟冏出自鹿门山,各自负责一块地盘,将逐鹿领和龙领打理得井井有条,统筹规划能力会差?

    前不久刚加入领地的那个冯鸾则是冯车骑之后,马袁义虽然曾是反贼,对冯车骑这样的人物还是很尊重的,发自内心的尊重。在黄巾将领的眼中,冯鸾也是他们难以高攀的名门之后,可即使是身怀一个特性的冯绲的儿子,也没能留在逐鹿城,而是被打发到河套领地开疆拓土。后来听说冯鸾已经被朱儁借去,帮助黄巾军最痛恨的“屠夫”打理上郡政务,干得有声有色,马袁义更加坚定地认为:在逐鹿领靠统筹规划出头太难了……

    再来,练兵才能。

    练兵才能是马袁义最为自傲的领域,也是令他最为沮丧的领域。

    在投降之前,他就知道白毦兵不是自己惹得起的,名不见经传的陈到,练兵能力之强悍,让马袁义佩服得五体投地,更难得的是陈到还非常能打。打一开始,马袁义就将陈到归入怪物类型,输给怪物,非战之罪也。

    可那个小王平练兵也那么强,重挫了马袁义的雄心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汉人对异族部队仍然有不可动摇的心理优势,“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”,绝不是无知的人喊出的口号,而是一场场生死血战杀出来的威名。

    曾经凶名远播的匈奴,也被大汉朝几代人的努力打落凡尘,南北分裂,成全了鲜卑的崛起。哪怕汉室近几百年时间内耗严重,综合国力严重下滑,甚至不得不放弃了丰美的河套地区,但那是因为国力衰退之后的战略收缩,并非败于异族之手不得不丢弃土地,严格地讲,汉军打鲜卑、乌桓、羌人、夫余等异族还是很有信心的,心理优势无解,即便檀石槐一统鲜卑的时代,也没有胆量与大汉朝全面开战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汉人,普遍都坚信汉军吊打异族是人世间颠扑不破的真理。

    并不是说异族无勇士,有的异族战斗力相当不错,局部战争占到一些便宜并不奇怪。汉室这几百年内部问题层出不穷,主要精力经略中原地区,内部不稳,中原之外能投入的力量有限,一些不那么重要的地区能占就占,不能占,异族反抗或骚扰激烈的地方,放弃掉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异族在边地掳掠或叛乱的事情屡见不鲜。可要是真开启大战,英才辈出且综合国力强盛的大汉朝总是能打赢,汉军手上的血腥,让很多异族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东汉末年再乱,匈奴、鲜卑、乌桓、诸羌等异族势力,基本还是尊汉室为宗主。客观地讲,要不是后来汉室吏治日益**,对包括异族在内的民众搜刮酷烈,导致民不聊生,异族的反叛应不至于那么频繁。

    汉军强而异族弱,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不仅汉人如此认为,异族也普遍认为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问题是年仅十多岁的少年王平居然用夷民练出一支强兵,马袁义跪了。

    还有天理吗?

    坚信不疑的某些信念一朝崩溃,着实让马袁义萎靡不振很长一段时间。当他得知王平是鱼不智亲手提拔,让一个十多岁的少年独立组建一支部队。看起来鱼不智很随意地提拔王平,独立建军更不可思议,怎么都象是胡闹,可王平居然没有辜负领主的期望,在无数逐鹿人怀疑目光中练出无当飞军,马袁义连吐槽的力量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事……

    妖孽啊……

    静下心来的马袁义,逐渐看到更多他以前未曾深思的细节。

    逐鹿军只有陈到和王平擅长练兵?

    好象没那么简单!

    曲晨的骑兵在冀州和河套屡立战功,风头正劲;甘宁的水师消息较少,但锦帆旧部在荆益地区颇有名声,当水贼时靠着民船都能闯出名堂的家伙,全面装备战船后战斗力不提升才是怪事。这两人统帅的部队都是专业兵种,在逐鹿军序列中的地位绝不在坦克营之下,更难得的是曲晨和甘宁还都是王级武将,个人战力逆天,马袁义跟他们争地位,争得过才见鬼了!

    在马袁义心目中,赵云也曾是他提升军中地位道路上的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赵云是公孙瓒所遣客军,不属于逐鹿军序列,这一点马袁义是知道的,可他同样听说了领主和徐庶对赵云很感兴趣。不知为什么,马袁义总感觉赵云说不定哪天就会成为自己的同僚,领主爱才如命,连仇家武将都敢收,没理由见到赵云不下手,那可是一员各方面能力不逊色于曲晨的王级武将!

    又是王级武将……

    听说人品性情还很好,很快就跟龙领诸君打成一片……

    所部北营比破虏骑还能力……

    而且很帅……

    嗟乎……

    马袁义果断把赵云从竞争对手名单中删除,被全面碾压的滋味不好受。

    最后,个人战力。

    这一项马袁义直接放弃。

    他享受领地加成后勉强进入高级武将行列,没有特性,说起来不算差,但逐鹿军的猛人真是一抓一大把。逐鹿军中即使不算赵云那份,还有陈到、曲晨、甘宁三大王级猛将,王平则是硬实力就达到高级武将水准,以上几位个个有武将特性,马袁义脸皮再厚,也不好意思在个人战力方面说大话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跟王戣、熊栋等转职武将比,马袁义优势明显。

    可他好歹是黄巾核心首领级人物,被逐鹿军一众精英吊打,回头在一众小字辈身上找平衡刷自尊,这么龊的事情,马袁义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番比较下来,所有自以为还不错的能力被完爆。

    马袁义可谓是体无完肤,累觉不爱。

    残酷的现实面前,他不得不低下头,重新寻找适合自己的定位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智谋方面看不到有出头的可能,还是老老实实当打手算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就这点水平,先找准自己的位置才是当务之急。以他的能力,打普通领地部队和武将还是很靠谱的,要是对面有他对付不了的厉害家伙,领地那些变态自会把麻烦解决掉,他只想兢兢业业地欺负小朋友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马袁义才意识到自己有些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逐鹿领兵骁将勇,猛人众多,奈何三基地同开,分兵多处。有起事来,很难如他所希望的那样应付裕如,少不了拼命的时候,比如现在。

    伤口周围火辣辣的,让马袁义痛得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好痛!

    这样不行啊!

    定位打手看来是绝对错误的!

    为了少挨刀,必须重新找到自己的价值!三国领主时代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