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52章 要的就是这效果

时间:2018-02-23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(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了留言,谢谢大家的理解。

    年三十夜,老妈去了另一个地方,身后事料理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担心tj的可以洗洗睡了,即日恢复更新。)

    渤海海贼将被五花大绑的香宗国倭将扔到海里的时候,逐鹿领的战斗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。

    由于蒙面武将坚持,联盟军不得不继续强攻有石制城墙守护的逐鹿城,但蒙面武将也不再象先前那样冷眼旁观,提点联盟军如何正确使用高级攻城器械,譬如临冲吕公车。

    几十辆吕公车分散开来相当于添油战术,被守城部队围住登城通道,攻城部队的优势便会被大幅度削弱,哪怕有居高临下的优势,跳下登城梯之后还是难以避免被守军包围。联盟军将攻城器械撤回,在车内准备了大量防火措施之后,接近二十辆临冲吕公车一字排开推到城下,只需将登城梯放下,就能直接铺设出一条四五十步的登城区域,攻城部队在城墙上站稳脚跟的难度会极大降低。再以普通登城云梯配合,牵扯守军兵力,攻下城墙防线的希望比先前高了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看到攻城部队摆出的阵势,徐庶毫不犹豫地将所有坦克营全调到南门。

    联盟军摆明想靠兵力优势正面强攻,能不能扛住临冲吕公车通道强攻,是逐鹿城能否守住的关键。倘若白毦兵在,所谓强攻通道显然是一个笑话,白毦兵善守可不是说着玩的,搞不好超长长矛直接捅得攻城部队登不了城,可主据最能打的白毦兵在附属领地,徐庶只能寄希望于坦克营。只要那五千重装水师不亲自参战,坦克营靠强悍的防御硬扛,在兄弟部队的协助下,守住城墙防线并非不能做到。

    坦克营守强攻弱,为解决攻击输出问题,南墙后的箭塔大量聚集箭手,散在几面城墙的神射手小队也悉数被徐庶召回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徐庶还是不怎么放心,又把墨卫调到南面城墙下待命。

    武师团队不适合用于战阵交锋,不过守城战肉搏属于没有多少军阵配合要求的白刃战,有重装步卒正面刚,打策应的武师技巧优势较容易发挥。更何况墨家早年鼎盛时常派弟子四处扶助弱小,对抗发动不义战争的势力,墨者对如何应付守城战颇有心得,被墨者训练出来的墨卫自然也有样学样,一旦马袁义等人扛不住联盟军的猛攻,墨卫就是守军最后能倚仗的力量。

    但是,墨卫毕竟不是真正的部队,而且数量太少……

    徐庶面临着艰难的抉择,要不要让最能打硬仗的白毦传送回城?

    如果联盟军放弃了对三个重要附属领地的围攻,徐庶自然不需要为难,问题在于对手并没有。主城不容有失,五粮镇同样重要,倘若五粮镇失守,逐鹿领经济必然大损甚至崩溃,后果多么严重谁都明白。五粮镇那边目前固若金汤,可那是因为白毦坐镇的缘故,白毦一走,即使抽调磐石营过去,能否力保附属领地不失仍是未知数,而且实话说,现在领地兵力严重吃紧,磐石营用于守城多少还有点优势,跑附属领地打硬仗,伤亡势必会大很多。

    思之再三,徐庶还是暂时摒弃了召回白毦的打算。

    敌势浩大,免不了恶战连场,正所谓好钢得用在刀刃上,如果一开始就用白毦这样的特殊兵种守城,久战疲乏,等到联盟军精锐部队发起总攻,磐石营和坦克营等部队很难扛住敌军的决死冲击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以徐庶对陈到和白毦兵实力的了解,他坚信这支部队有能力以更强悍无畏的姿态迎接任何艰难的挑战。有资格坐镇领地的王牌部队,本就是用来遏敌锋锐,提振本方士气的。

    联盟军呐喊着,推着攻城器械向城墙靠近。

    刀盾手掩护着弓箭手抢先前出,盾牌高举连成一片,弓箭手挽弓搭箭,不管有没看到人,径直向着城头位置抛射。这些弓箭手的质素显然很一般,很多箭矢明显失准,落在城垛范围内的箭矢不是很多,不过联盟军弓手的目的是压制城上弓手,为近战部队登城提供掩护,能遏制守军一二便算完成任务,并不是很在意准确率。

    这就是兵力优势大到一定程度的好处。

    经过此前一段的交战摸底,联盟军对城内守军兵力多寡大致有了认识。所谓“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”,即便将逐鹿城内的佣兵都算上,攻城部队兵力也在守军五倍以上,优势如此明显,不好好利用简直对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坦克营和佣兵被联盟军弓箭手压制并不还击,各自找掩护躲避箭矢。

    箭塔上的弓箭手却没有客气,纷纷向城下敌军展开攻击,虽说声势大大不如,准星却强得不是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经历过那么多场战斗洗礼,尤其是讨伐董卓战役中,鱼不智不惜资金用海量箭矢狂练弓箭手,逐鹿军拥有的合格弓箭手数量远超普通领地,甚至靠箭矢喂出了多名神射手。守城战又有箭塔对弓手提供保护,基本无需担心被敌军远程伤到,逐鹿弓手没有顾忌,放开手脚瞄准射杀便是。

    “嗖嗖”之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箭去如风。

    箭矢不多,出则有信。

    但见城外联盟军弓手群不时有血花飙出。

    论杀敌效率,逐鹿弓手完爆联盟军弓手。尤其是那12名神射手,箭出很少落空,虽说联盟军前出弓手有刀盾手保护,可普通领地部队制式盾牌偏小,远没有賨人的大门板好用,盾手们挤在一起,勉强能护住大家要害,暴露出外面的部位实在太多了。虽说距离那么远,即使是合格弓箭手也未必能准确抓住对方破绽,可逐鹿领12名神射手是比合格弓手更强悍的存在,抓住这些机会并不难,一根根箭矢跟长了眼睛似的,哪里有空档就往哪钻,射得城外敌军不时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“第三个了,朴队。”

    一名小个神射手看着远处胸膛中箭的联盟军弓手,确定对方不可能活,满意地吹着口哨,开始找下一个目标,同时向同在这个箭塔内的朴通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。”朴通随手一箭射出,正中一名敌军大腿。

    “你着急了。”小个神射手看到这一幕,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朴通是神射手小队的队长,公认神射手小队中最强者。在安全环境下,这种距离失手的可能性大可忽略不计,一名普通队员尚且干掉了三名敌人,身为队长的朴通仅仅射杀一人,显然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当然就这名神射手看到的,朴通战绩少的原因不是射术不精,而是选择目标太随意。敌军弓手有刀盾手的盾阵保护,再加上箭塔所处角度原因,瞅准一击必杀的机会不会太多。朴通又不象他那样,没找到好的目标前宁愿等待机会降临,虽说随手一箭其实也有射中目标,可没有直接射杀敌人,还好意思自称是神射手?丢不起那人!

    “你不懂,要的就是这效果。”朴通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效果?”小个神射手目露犹疑之色。

    目光转向先前朴通射击的区域,看到两名士卒一人拽着伤兵一条胳膊,正将伤兵往后方拖。这时候朴通又是一箭射出,正中一名敌军臀部,那士卒再顾不上救同伴离开,抱着屁股在地上呼天抢地,前方很快跑出来三人,与逃过一劫的另一名同伴,将受伤的两人拖离前线。

    小个神射手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直接射杀并非最好的选择,”朴通浓眉微挑,“我们射伤一个,他们至少得出动两个人抬下去,照料伤兵也需要人手。军中皆袍泽,伤兵的惨叫会让其他敌人愤怒或心绪不宁,其中价值,难以估量。你再看他们的盾阵,少了几个人列阵盾阵间的空隙变大了,我们后面更容易得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早说!”小个神射手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朴通耸肩:“刚想到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通知队员改变战术?”小个神射手问道。

    即便盾阵间隙变大,普通弓箭手想抓住破绽仍然不容易,小个很清楚这一点,自觉地将通报范围限定为神射手小队成员。

    朴通神情凝重:“无所谓,我们恐怕不会有多少时间对付城外箭手……”

    小个神射手也是一阵默然。

    攻城器械上来了,南面城墙的逐鹿弓手首要任务是支援城墙防线,避免城墙被敌军攻占。神射手小队肩负着定点清除敌军基层武将、以及必要时协助弓手部队封锁某个区域,为近战部队清场争取时间等任务,城头肉搏战一旦打响,的确没有工夫理会城外那些敌军弓手。

    笨重的临冲吕公车越过前出弓手和刀盾兵,离城墙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弹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,砸在一辆临冲吕公车身上。然而石弹与吕公车体量相差悬殊,象是一颗弹珠给巨兽挠痒痒,撞击的力量仅仅吕公车身上带起少许木屑,便颓然滚落在地,荡起一片尘土。

    飞石炮塔!

    十名初级机关师一字排开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更多飞石炮塔呼啸着掠过天空,超过半数没有命中目标,几颗砸中临冲吕公车的石弹步了试射弹后尘,根本未能对庞大的吕公车带来实际伤害。联盟军攻城部队见飞石炮塔无功,一个个心下大定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城头上,禽迪白衣如雪。

    墨家少年默然掏出一个机关包,接着第二个,第三个……

    八个机关包放定,随着一声清喝,机关包同时变形。

    ,精彩!

    (m.. = 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