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51章 绑些绳子当救生圈

时间:2018-02-07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我们受商会委托押送一批货物,不想冒犯贵国水师。要交多少赎金,你们才肯放我们离开?”管承重新回到倭人武将面前,一脸忐忑地问道。

    倭人武将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汉人怂了!

    汉人居然怂了!

    果然是撑死胆大的,饿死胆小的,这不,动动嘴皮子就捞到额外好处!

    “哟西……”

    倭人武将想了想,随即报出一个在他看来相当大胆的要求,好歹他现在是以香宗国的名义在索要赎金,不狮子大开口,如何对得起香宗国的名号?由于周边强国林立,香宗国的名号在倭岛其实不怎么值钱,不过料想汉人不知道其中端倪,偏生遇到的这些汉人貌似又不想惹事,能宰多少算多少。他也没指望对方痛快答应,本着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心态,往高的报应该不会错。

    让倭将惊讶的是,管承并没有表现出明显愤怒或生气,稍稍犹豫了一下,便爽快地应下了他提出的要求。

    倭将眼珠子一转,大声道:“慢着,我还没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完?”管承微微皱眉,却还是耐着性子和倭将交涉。

    倭将激动得快哭了。

    肥羊!

    一支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小舰队,付得起的赎金已经让他非常满意了,更难能可贵的是看起来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不愧是以富庶著称的大汉朝。不好好抓住这次机会,以后怕是再也遇不到这么好宰的肥羊了。

    “威名远播的香宗国水师,岂是那点东西就能打发的?你们还要给……”

    倭将胸脯挺得老高,趾高气扬地继续加码,一边加码一边偷偷观察管承脸色。眼看着管承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,脸涨得通红,甚至额头青筋开始跳动,倭将估摸着差不多了,又吹嘘了一番香宗国水师的强悍,最后摆出一副“收你们这么点赎金已经很给面子了,不服气就削得你们走不出丰后水道”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这是讹诈!”管承愤怒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点点身外之物,换你们平安离开,你们考虑清楚。”倭将冷笑道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管承咬牙答应了对方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的船过来搬东西吧,就怕你们搬不完那么多财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我们有十多艘战船。”倭将眸子里全是贪婪。

    管承苦笑道:“收到赎金后希望你们信守承诺,放我们安全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香宗国是很有信誉的。”倭将嘴里打着哈哈,眼珠子又开始乱转。

    要不是渤海海贼战船和水手数量比香宗国的水师巡逻队更多,倭将恨不得将整个舰队吞下,如此怯懦的肥羊可不多见,战斗力想来也很低。不过,看在这支汉人舰队愿意付赎金的份上,倭将觉得先稳稳拿到谈好的财货似乎更好。就算想继续媷羊毛,回去后多带些战船就是,没必要现在逼对方鱼死网破。有心赶时间再捞一笔的倭将不愿浪费时间,当即招呼己方十多艘战船过来。

    倭兵兴高采烈地靠拢,得知双方议定的条件后,更是欢声雷动。

    向来憋屈的香宗国还有如此风光的时候,简直刷新了这些倭兵的三观。

    利欲熏心的倭兵们压根没注意到,香宗国巡逻船队进入渤海海贼船队中,外围和侧后方的海贼船打着交付财货的名义缓缓向倭船靠近,不动声色间将十多艘倭人战船分割包围,倭兵们也没察觉不对……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数百弩机齐发,倭兵被射倒一大片,甲板上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倭人心知着了算计,可不等他们组织起有效防御,渤海海贼的攻势接踵而来,抛下装填较慢的弩机,或拿起弓箭远攻,或提着刀枪近战,大刀阔斧地围歼残敌。海贼等级虽然比倭兵低,但兵力数倍于倭人,兼占据着有利地形,又凭借着弩机先声夺人,跳船肉搏更是海贼的拿手好戏,可谓占据了绝对优势。歼灭战打响之后,倭兵残部几无还手之力,接连被放翻。

    “混帐!”

    倭将明明吓得脸都白了,却还是色厉内荏,对管承拔刀。

    管承轻蔑冷笑,飞起一脚,倭将的刀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,坠入海中。接着又是一脚踹在倭将肚子上,倭将跪倒在甲板上,痛得眼泪鼻涕一起出来。

    倭兵等级比海贼高,但渤海海贼头子管承可不是一般的海贼,而是历史人物,被称为“三国第一海贼”的存在,收拾起这倭将来跟打儿子没什么区别。先前为麻痹倭人装了一阵怂,管承心里老大不乐意,如今图穷匕现没了顾忌,自然会将刚才受的窝囊气找回来,又是几脚下去,倭将仿佛成了弓着腰的虾米,躺在甲板上哼哼唧唧,一时间怎么都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饶命!”见鱼不智和久久发走过来,倭将跪了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好好回答问题,我可以不杀你。”鱼不智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管承嘴角抽搐,最终什么都没有说,默默地将脑袋埋了下去。渤海海贼归附逐鹿领不久,实话说管承对鱼不智的性情了解非常有限,按理说既然对香宗国倭人下了杀手,斩草除根才是正确选择,可鱼不智毕竟是主上,金口一开,管承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感慨逐鹿领主果然如传说中的那样仁慈。

    “当真?”倭将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他注意到倭兵的零星抵抗已接近尾声,有一些倭兵慌不择路地跳入海中,渤海海贼战船分散开来继续追杀,何曾有半分收手的意思?

    “当然,”鱼不智笑得很和善,“我可以不杀你,可没答应放过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尽管问。”倭将哭丧着脸道,他现在只能盼望鱼不智是谦谦君子。

    海贼结束杀戮时,鱼不智适时结束了对倭将的盘问,轻描淡写对管承道:“把倭人的船全部凿沉,把这个家伙扔海里,顺便绑些绳子当救生圈……”

    管承闻言一滞,历史上为信义起兵的海贼头子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……”倭将气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扔下海可以游回去嘛,至于鲨鱼肯不肯成全,不关我的事。”鱼不智双手一摊。

    (最近更新很少。

    以下家事本不想说,为避免某些不必要的担心,还是交代一下吧。

    老妈的病发现时已是晚期,冒着很大风险手术,祈盼着老天多给些时间,哪怕几个月也好,让我有机会带她再出去走走看看。一个多月衣不解带守候,平均每天睡四五个小时,希望老妈能够好起来,期待奇迹发生,可事与愿违,眼看着她一天天虚弱下去,到现在……

    能用的药用尽了。

    医生尽力了。

    我们也尽力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时间按天算,看能否熬到春节。

    在生死轮回面前,个人的眷恋是那么地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再。

    心如刀割,奈何天不假年。

    回想过往,陪伴她的时间太少。

    想多陪陪老妈,在永远失去她之前。

    料理好家事自会恢复更新。

    以上。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