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48章 神射手小队

时间:2018-01-27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开战以来,为扰乱敌军判断,逐鹿军一直没有使用过军团技,战斗始终在普通厮杀层面进行。如今敌军兵临城下,且摆明了要强攻逐鹿城,再没有必要保留。马袁义冷冷地看着城下,向弓手最集中的地方扔出了军团技。

    黄光迸裂,数十名弓手被击杀。

    趁城下弓手大乱,城上守军抓紧时间砸大石,大石无一例外被扫板弹开,没能损坏撞城木结构,让马袁义眉头紧锁,城门可禁不起撞城木的持续进攻。

    就在他焦急的时候,撞城木却忽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扔下的大石被挡板弹开之后在地上滚动,撞到城下敌军或者器械后转向,竟鬼使神差地滚到撞城木下方。撞城木的防护措施主要防备来自上方的攻击,腹地完全不设防,滚动的大石轻而易举地砸翻数名攻城战士,城下响起几声哀号,还将撞城木的一个木制车轮砸坏!

    四轮去其一,撞城木进退不得,挡板下的敌军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就是现在!”马袁义搬起一个瓦罐,将罐子狠狠地砸在撞城木挡板之上,瓦罐破碎,桐油迸出,顺着档板缓缓流淌。更多瓦罐从城头砸落,数息之间,撞城木便象被雨淋了一般,淅淅沥沥的桐油或沿着档板边缘滴落,或从被大石砸出的裂缝中渗出,接着几个燃烧着的火把从空中抛下。

    “哄”地一下,烈焰腾起。

    大火燃起,推撞城木的敌军作鸟兽散,附近的联盟军将士纷纷赶来救火,拼命掘土准备强行压住火势。奈何城外土质颇坚硬,联盟军又没有称手工具,用刀挖枪掘仓促间能收集到的浮土有限。好不容易扑灭一小片,城头守军不失时机地扔下几个罐子助兴。火越烧越大,联盟军几经挣扎后不得不放弃努力,眼看着撞城木像火炬一般,极尽璀璨,再无挽回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蒙面武将目光冷厉。

    撞城木唯一的用途是攻击城门,故而通常攻城部队携带的撞城木不会多,重装水师就只带来两辆撞城木,烧毁一辆,只剩最后一辆,由不得他不谨慎。逐鹿城南门外七零八落的石块和越烧越旺的撞城木构成障碍地带,以及守军犹有余力,并不适合继续强攻城门,蒙面武将索性将最后一辆撞城木召回。

    对此“肖姐”没有说什么,攻城器械是对方带来的,而且作为一位历史人物,相信对方召回撞城木必然有他的理由。象这样的攻城战,复仇者联盟所有成员加在一起,经验都没有对方丰富,还是默默地看着专业人士发挥为妙。

    撞城木没有立即跟进,但守军承受的压力不降反增。

    临冲吕公车上来了。

    二十多辆临冲吕公车靠近城墙,前方大铁钩牢牢地钉在城墙之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两面短梯搭上城墙,临冲吕公车顶部洞开,车内战士稳稳地踩着短梯扑了过来,居高临下跃向城墙,与早已严阵以待的守城部队厮杀。与此同时,临冲吕公车中上部的射孔洞开,长矛刺出,大戟划动,甚至还有几支箭矢不声不响地飞了出来,配合着强行登城的同伴。

    临冲吕公车不仅能形成立体攻势,还能迅速向城墙区域投放大量兵力。

    和云梯攻城只能让战士冒着矢石往上攀爬相比,临冲吕公车的战士在车内实现登顶,安全抵达高处,再通过短梯纵跃下攻。无论攀爬过程中的安全性、登城时的地形优劣、接战主动权、兵力投放速度和持续性,临冲吕公车都比云梯强上不止一筹,只见一个个联盟军战士从短梯上飞奔而过,呐喊着,向守军发动全方位进攻。

    临冲吕公车这样的攻城利器一出,守军再难以从容应战。

    临冲吕公车靠近城墙之前,守军就判断出了吕公车的接城地点,临冲吕公车是一个庞然大物,十分沉重,调整方向并不灵活,提前看破接城点并不难,守军也提前做好了应对,分出人手在各个接城点等待敌军接战。每个接城点布置的守军数量都不少,但那些通过临冲吕公车登城的敌人,自带居高临下俯攻效果,可直冲也可扑击,如果守军不能在很短的时间内将登城之敌灭杀,战车内的后续兵力马上就能跟进扩张,稍不留神就能在接城点站稳脚跟。

    徐庶早知大型战车的厉害,守卫吕公车接城点的大多都是重装步卒。一群重装步卒往接城点附近一站,如同一堆铁制罐头,重装步卒并不以攻击力见长,可防御着实强得让人恶心,就算混战肉搏,攻城部队也很难占到便宜。毕竟高阶部队打低阶部队,还是拥有强大加成的高阶部队,逐鹿领策略府增加部队普通攻防的和科技分别被点到第6级,再加上白虎魁塔和领地称号加成,对付普通领地部队优势明显。

    抽调走几乎所有坦克营之后,云梯登城点多是白虎义从负责,好在云梯处的防守压力要小很多,佣兵们干起守株待兔以众凌寡的勾当,各种才思泉涌,坏水一股一股地往外冒,花样吊打好不容易爬上来的敌人,稳稳确保优势。

    抗击通过临冲吕公车登城的坦克营,压力却是不小。

    攻城部队源源不断地从临冲吕公车登城,增兵极快。

    对付临冲吕公车,正常封堵相当于拼消耗,守军兵力占优倒还没有什么,可若是攻城方兵力占据优势,守军只是封堵远远不够,迟早被耗得油尽灯枯。

    一个个装满桐油的瓦罐向临冲吕公车砸去!

    可临冲吕公车被视为古代终极攻城武器,对自身防御也有着完整的措施,木制攻城器械最怕火攻,临冲吕公车自然不会不防。

    桐油刚在车上流淌开来,早有士卒用车内备好的沙土覆盖。

    守军将桐油浇在易燃物品点燃扔到战车上,也被守军用长兵器一一拨去。

    几经尝试,守军终于明白用易燃物品引燃临冲吕公车是不切实际的奢望,还是将桐油直接淋在吕公车上更为靠谱。虽说车内备有沙土,可临冲吕公车楼层之间是用木栅分隔,非常坚固,但间隙不小,士卒移动没有任何问题,但用来清理桐油的话损耗会非常大。登城战临时收集沙土,只能说想法非常美好,只需看看先前那辆撞城木是怎么被点燃的,就不能猜到战车沙土耗尽的下场。

    一个个瓦罐飞向吕公车,溅起块块瓷片,朵朵水花。

    联盟军心知必须尽快压制城墙防线,攻势更猛。

    坦克营攻防都比对手强横,凭着整体战力优势,强行封堵住敌军登城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先前因为攻城部队添油添得不够快,一直偃旗息鼓的中级箭塔终于有了发挥机会,一支支箭矢破空而至,开始支援城墙上的友军部队。随着逐鹿军弓箭手逐渐增多,战时有资格进驻主城箭塔的皆合格弓箭手,以便为弓箭手提供一个相对安全的射击位置,并充分发挥箭塔射程加成优势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中级箭塔内还有宝贵的神射手。

    讨伐董卓战役期间,逐鹿军利用战役机会不惜成本狂练弓箭手,不仅合格弓手数量不断增多,还意外地训练出了几名射程和攻击力更胜一筹的神箭手。昔日香陵道之战,逐鹿军几名神箭手偷袭重伤了笑梅领军师,小试牛刀便赢得满堂彩,充分证明了神箭手的战略价值。

    尝到甜头后,逐鹿领有意识地继续大力培养弓手,希望发掘出更多神射手人才,可直到现在,神射手的数量也仅仅只有12人。

    12名神箭手,配置在南城防线的就占了一半,包括朴通。

    朴通是神射手小队的头儿。

    某座箭塔内,朴通目光锐利如刀,脑子里一片清明。

    冷静,是神射手必须具备的素质。

    神射手在战场上最大的作用,是击杀更有价值的目标。

    具体到现在,就是击杀联盟军的基层指挥官。

    喧嚣战场上厮杀声和惨叫声此起彼伏,他却象是听不到任何声音。视线所及处到处都在战斗,朴通却始终不紧不慢地通过射孔观察战况,不紧不慢地选定目标,不紧不慢地搭箭,不紧不慢地射击,看不到半分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此时的朴通就象是一位经验丰富的猎人,总能在纷繁的丛林中找到猎物。

    一箭出,很少落空。

    神射手准度、射程和威力都有相当保障,虽说朴通等人因自身资质原因,实力有限,可对付普通领地部队成功率颇高,点名伍长什长百夫长鲜少失手。

    一箭出,立刻选择下一个目标,绝不迟疑。

    另外几名神射手同样在专注狙杀敌军基层指挥官,看起来出手次数不多,斩获有限,对联盟军指挥系统的破坏却显而易见,对信心的打击也非常沉重。

    箭塔一开火,联盟军攻城部队压力陡增。

    这时候一千重装步卒顺着临冲吕公车冲上城头,开始加入到城墙争夺战,南城墙防线骤然吃紧。马袁义率领坦克营寸步不让,与攻城部队厮杀成一团。三国领主时代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