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47章 分歧

时间:2018-01-25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既然识破城上所谓疑兵实际上是佣兵,联盟众脸黑了一半。

    一千重装步卒和四千佣兵驻守城池,即使进攻部队数倍于守军,想攻下城池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少不得经过多日血战才有成功的可能。至于速攻决胜负,除非有带路党开门,否则最好不要有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    问题是,他们没有那么多时间。

    最迟三日,赵部的巴郡军就能抵达垫江,三千重装步卒可不是闹着玩的。即使巴郡军不直接投入战斗,只是驱散四处堵路的复仇者联盟外围部队,解放受制于系统规则的紫风领和天下附属领地部队,复仇者联盟花费无数精力营造出的局部优势,也势必会很快土崩瓦解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联盟军只有两条路可走:一是趁他们还占据着战场主动权赶紧知难而退,二是抢在逐鹿领援军赶到之前完成既定目标,无论是攻破逐鹿城,抑或是覆灭一两个重要附属领地,起码让逐鹿领全伤筋动骨。

    两位部首毫不犹豫地排除了趁早收手的选项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复仇者联盟已骑虎难下,现在收手固然能保存绝大部分实力,可经此一役,以后再想阴逐鹿领势必会非常艰难,逐鹿领的实力增长实在是太快了,若这次无法顺利扑灭逐鹿领,以后成功的机会将变得更加渺茫。

    此外直接参与此战的联盟玩家势力无疑已经暴露,鱼不智向来睚眦必报,和巴郡太守赵部打得火热,并且联盟玩家靠的是叛军任务方式实现不宣而战,战斗结束后,逐鹿领有充足理由对来犯玩家势力展开报复。若任由参战玩家被逐鹿领虐到死,对复仇者联盟声誉的打击肯定很严重,甚至不排除那些首当其冲的玩家,因为对联盟的怨气主动爆料的可能。尽管联盟内部的单线联系方式能极大减轻不利影响,可原本一直隐于幕后的组织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,怎么看都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都必须搏一把!

    蒙面武将对复仇者联盟的作战决心表示赞赏,表示此时就应该一往无前,一副同仇敌忾的和谐场景。不过在接下来在选择主攻目标的时候,画风突变。

    双方分歧严重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说的,强攻逐鹿城。”蒙面武将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现在离巴郡军赶到不足三天,即便有攻城器械,我们根本不可能破城。”“肖姐”微微皱眉,指出强攻逐鹿领的选项注定失败。

    “带攻城器械过来,就是为了打下逐鹿城。”蒙面武将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打不下,城里至少有五千部队。”“肖姐”坚持己见,如果有把握打下逐鹿城,联盟众的部队拼光都没关系,问题是根本没那样的可能。以逐鹿军的战斗力,在三级石制城墙的帮助下,五千之众死守据点,他真心不认为有机会。客观地讲,这时候将所有部队投入到附属领地战场,获胜的可能性非常大。

    “全力以赴,未必没有机会。”蒙面武将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强攻城池并不明智,转攻防御薄弱的附属领地才是最好的选择,然而,虽说大家通力合作,但他与复仇者联盟目标不尽相同。对复仇者联盟而言,要实在攻不下逐鹿城,先拿下几个重要据点让逐鹿领经济崩盘也能接受,可对于蒙面武将这一方来说,参加此战的目的始终只有一个,那就是打破逐鹿城,其他方案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“强攻主城是让部队白白送死,打附属领地反而有可能逼他们出城决战。守军一旦出城救援,返攻逐鹿领还有机会。”“肖姐”很清楚大家的分歧所在,虽说他自己都不相信逐鹿军会出城野战,仍然试图说服对方接受他的方案。

    “遵守约定。”

    蒙面武将明显变得不悦,道:“或联手攻城,或分道扬镳。”

    他所代表的势力之所以会答应参战,复仇者联盟承诺攻击逐鹿城是前提。

    攻城固然会损失惨重,但那只是可能,普通佣兵的战斗力不会太高;而他所代表的势力,为这次行动拿出很多筹码,这些筹码是实打实的,已经发生,然而现在复仇者联盟想忽悠他放弃进攻逐鹿城。复仇者联盟临阵退缩的做法让蒙面武将心头非常不满,暗忖玩家的节操果然说丢就丢。

    见对方拿约定说事,“肖姐”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历史人物果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……

    “我部会直接投入战斗,事有可为。”

    蒙面武将知道此时不是一拍两散的时候,主动展示了本方的诚意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“肖姐”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,见对方立场不容动摇,果断选择了继续合作。有数千重装步卒积极参与攻城,三天内拿下逐鹿城的可能性虽不大,却也并非一点机会都没有。而一旦选择拒绝,他很清楚抽身撤退的绝不仅仅是数千重装步卒,还有其他友军会一并退出,联军数量骤然缩水一万,即使是围攻几个附属领地,恐怕也力有未逮。

    作出放手一搏的决定后,联盟军攻势更猛。

    这时候攻城部队通过云梯登城的努力几乎没有进展,但联盟军并不气馁,仍不断攀梯而上,试图在城上站稳脚跟。以众凌寡是联盟军信心源泉,尤其看到一个重装步卒千人队向城下挺进,联盟军的士气更加高涨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撞城木终于被推到城下,与城门进行了第一次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城上守军哪能任由敌军攻击城门,附近的弓箭手冒着被城下射杀的风险,将身体探出城垛,攻击推动撞城木的敌人。

    然而重装步卒带来的撞城木不是普通货色,从顶部横梁向两侧各延伸出近一米宽的加固挡板,象古代砖瓦房的屋檐一般,为“檐”下数十名士兵撑起一片天,来自正上方的攻击几乎无法对他们构成威胁,倒是稍远处的箭矢斜向奏功,几名联盟军士兵被射中小腿,哀号不断。城上弓手们射完一箭后立刻抽身退回,在外在多呆片刻,城下就是一片箭矢飞上来,兵力差距必须得承认。

    效果欠佳的狙击不足以阻止联盟军继续攻城,撞城木后撤至离城门十多步的位置,士兵们喊着号子,全力推动撞城木,继续第二轮撞击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城门在颤抖。

    箭矢无效,守军立刻作出调整。

    坦克营刀盾手掩护着白虎义从,佣兵们合力将几块大石从城门上方扔下,砸在撞城木挡板上,发出沉闷的响声。檐式挡板显然经过加固处理,而且呈现出一定斜度,大石砸在上面,大多顺着斜坡往两侧滚落,虽说砸中数名在撞城木外围充当替补队员的敌人,挡板下的敌人并没有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城头上,马袁义眸子里有些许波动。

    陈到、曲晨和王平此时都在附属领地,带走了白毦兵和绝大多数磐石营,坦克营是主城内仅有的成建制部队,力保城池不失的担子全押在马袁义肩上,他的压力可想而知。在对方的临冲吕公车冲上来之前,仅仅靠云梯接城,城墙防线不会有太大压力,但若是撞城木直接打破城门,那乐子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如此高级的撞城木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马袁义黄巾出身,黄巾军攻掠郡县所使撞城木都是临时制作的简易版本,能让撞木动起来就不错了,压根不会考虑士卒的保护措施,根本没有那技术。所以黄巾军攻城时撞城门通常靠人命填,一个倒下,旁边替补的立马接替上。碰到意志不坚定的城池守军有望一鼓而下,可要是碰到硬茬子,撞城的黄巾兄弟死上几百人是常有的事,当真是尸骸铺路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再大的牺牲也不能阻挡黄巾的进攻,因为有很多老弱妇孺需要就食。

    无数黄巾舍命厮杀,只是为了一份微薄的食物啊。

    忆昔日窘迫,马袁义无比珍惜现在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曾经视逐鹿领为死敌,兜兜转转,造化弄人,最后反而投效了逐鹿领,马袁义最初颇有些不自然。作为大贤良师倚重的左膀右臂,战败后投降敌人,是不是忒没有气节?如何面对黄巾余众?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明白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逐鹿军不乏黄巾出身的将士,没有人嗤笑马袁义投诚。逐鹿领给他们的,远远超出黄巾揭竿而起时只求活下去的初衷,这是黄巾上下做梦都不敢想的富庶与祥和,这份安宁值得他们拼尽一切去守护。

    “继续砸!”马袁义漠然说道。

    几名坦克营士兵用盾牌护住城垛缺口,佣兵们奋力搬动大石,大石被推下去,再一次砸在撞城木上。联盟军弓手纷纷向城门附近集结,城下箭矢乱飞,竭力压制守军行动,虽然精准度说不上太好,但数百弓手集中封锁小段城墙,瞎猫撞上死耗子的机会并不小,抛石过程中接连有佣兵中箭,就连掩护的坦克营都有人被直接射杀。

    “弓手集结了这么多,是时候了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