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30章 有你一份

时间:2017-12-31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见赵部神情异样,眸中隐隐有几分笑意,鱼不智忽地福至心灵。

    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浮现,便再也无法消退。

    “赵兄,跟我有关?”鱼不智和赵部算得上患难之交,索性直接询问。

    “有你一份。”

    赵部的意思很明确:三分巴郡仅得其一,放弃三分之二的地盘太吃亏,他实在无法接受。可从益州府的角度,显然也无法接受赵部占大头的方案,赵部对此心知肚明,于是退而求其次,要求至少一个新郡的太守必须是他和巴郡太守府都能接受的人选,避免巴郡分割后自己被彻底孤立。

    益州府对巴郡长期打压,赵部有这样的担心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陈琳理解赵部的担心。

    对陈琳来说,负责巴郡谈判这么久,赵部丢掉三分之二势力断尾求生,这样的结果怎么看都不能说理想。陈琳代表的是袁绍,从河北南下那会袁绍是渤海太守,现在袁绍已经贵为冀州牧,麾下多了不少谋士,陈琳需要证明自己的能力,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巴郡问题谈判中取得好结果。

    赵部坚持,陈琳认可,迫切希望解决争端的吴懿不得不作出妥协。

    吴懿很快推荐了人选。

    负责与益州府谈判的主角是陈琳,但巴郡作为当事一方,也是派遣使者在绵竹参与整个进程,并随时通过玩家急报方式,将最新情况通报后方,两边的信息传递非常顺畅,跟玩家的即时通讯相比也差不了多少。益州府接连推出几个人选,大多是益州著名世家豪族,其中有几位跟巴郡有渊源,甚至跟赵部本人都有打过交道,可这些人选,都被赵部毫不犹豫地否决了。

    吴懿对此早有心理准备,打了这么久交道,赵部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。

    州府提的人都不行,吴懿怒了:“让他提名试试!”

    吴懿本想也试试否决别人的滋味,可赵部提名鱼不智,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居然提名玩家?

    荒谬!

    无理!

    滑稽!

    不知所谓!

    提名太守意味着什么?诸侯!

    怎么能提名玩家?

    在npc们的认知中,玩家晋级诸侯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,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玩家与npc有着本质的不同。

    这种观念根深蒂固。

    别看庙街十三少当上了东海相,成为第一位玩家诸侯,可他是通过特殊剧情上位,特殊剧情本就有机会晋级名额。庙街十三少以剧情功勋上位,属于系统奖励,并非功绩实力达到诸侯层级,在npc看来纯粹是投机取巧,地位固然合法,却很难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换作其他玩家,吴懿多半直接pass掉,但鱼不智情况比较特殊。

    首先,逐鹿领是天下第一都,实力不俗,不仅两次全国战役表现突出,益州叛乱任务中同样居功至伟,实力和名气在益州境不作第二人想,在全国范围内也有赫赫声名。如果硬要从玩家领地中挑一个最有资格为诸侯者,逐鹿领必定是最大热门之一,就口碑和影响力论,鱼不智勉强具备了资格。

    其次,巴郡归属问题之所以久拖未决,逐鹿领在里面起到了重要作用。益州府早已经查明,袁绍和朱儁干涉巴郡事务,并不是因为赵部交游广阔,而是鱼不智在暗地里为赵部四处奔走,陈琳亲口承认袁绍和鱼不智有交情。至于最近突然送来玩家急报的公孙瓒,十有也跟逐鹿领有关系,刘焉和吴懿绞尽脑汁都没能明白:跟袁绍有交情的鱼不智,公孙瓒怎么会支持?但有一点益州府有共识,绝不能以普通领地看待逐鹿领,那厮压根不正常!

    第三,鱼不智跟刘焉是有渊源的,当初刘焉入蜀,逐鹿军有护卫之功。尽管后来因为逐鹿领跟巴郡太守府走得太近,被益州府冷落,可鱼不智毕竟曾经被刘焉邀到绵竹做客,多少有些交情。逐鹿领在巴郡治下,鱼不智跟赵部交好不足为奇。玩家胆大妄为无节操,出了名的好收买,益州府若接受赵部的提名让鱼不智掌控一郡,鱼不智以后愿意跟谁混,谁能说得清?

    吴懿没有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鱼不智是一个值得争取的对象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让赵部拱手让出三分之二地盘,乖乖就范的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兹事体大,吴懿不敢妄下结论,如实禀报刘焉。

    刘焉也看好策反鱼不智的前景,不过玩家的善变口碑让他颇有些犹豫。刘焉善于斗争,既然赵部接受了分割巴郡的提议,说明赵部其实正在妥协,现在提名鱼不智,无非是想争取更多利益。肯退第一步,难保不退第二步,这时候就看谁的意志更坚定,谈到这个地步,刘焉认为自己已经释放出足够诚意,谈判有了明显进展,即使陷入停滞,他对朱儁等人也能有所交待,压力更多在赵部那一边,指示吴懿继续跟陈琳扯皮。

    陈琳和赵部都看穿了益州府的算计,却也只能继续耗着。

    提名的时候赵部并没有告诉鱼不智,免得他患得患失,等到结果出来,要么送上一份惊喜,要么什么都没发生。可事态发展到这一步,赵部觉得有必要跟鱼不智提个醒,商量一下怎么才能尽快把事情摆平。

    鱼不智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三分巴郡得其一,赵部还惦记着为逐鹿领争取利益,确实够意思!

    这是要把鱼不智带上诸侯之路的节奏!

    “赵兄觉得有机会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赵部肃容道:“现在僵持不下,就看谁先妥协,不过你大可放心,我肯定不会退,刘焉想耗多久我都奉陪。”

    “赵兄你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赵部摆手打断道:“你我生死之交,矫情的话不提也罢。”

    “若非不智替愚兄四处奔走,说服袁冀州、朱车骑和公孙太守出面斡旋,刘焉怕是早就将巴郡收入囊中,何尝会给我半分机会?能有现在这个局面,都是不智的功劳,愚兄若不尽力为你争取,岂非忘恩负义之人?我那么爽快答应分割巴郡,就是希望你也能有机会分一杯羹。”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坚持让你占一份,其实愚兄也是为了以后能更好地自保。危难时不智不曾弃我而去,想必将来更不至于,你我联手三分巴郡有其二,就算五年之期过后刘焉再动干戈,或许我还得仰仗不智帮忙渡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赵部停了下来,一脸期待地看着鱼不智。

    鱼不智知道,赵部迫切需要一个承诺。

    有没有这个承诺,赵部都会力争,只是关乎心情。

    鱼不智正容道:“赵兄放心,你我向来守望相助,成与不成都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

    赵部连说了三个好字。

    “赵兄着急唤我来,想来必有打算?”鱼不智问道。

    赵部点头:“没错。刘焉想拖,我们却不能任由他拖下去,刘焉此时心怀踯躅,无外乎认为你我相交莫逆,对你不放心罢了。你昔日与刘焉有旧,不妨抽空去趟绵竹求见刘焉?对他示好,以安其心,或能让刘焉更快决断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大为感动。

    论出身、地位和权力,赵部都没办法跟刘焉比,玩家出了名的没节操,墙头草。赵部能说出这么一番话,说明这位仁兄是真把鱼不智当成了知己,不担心鱼不智顺势倒向州府。

    鱼不智想了想,平静道:“求见示好我看就算了,讨好痕迹实在太明显,万一今后需要跟益州府翻脸,容易留下把柄,我丢不起那人。”

    赵部一楞,如释重负地欣然一笑。

    赵部完全不担心鱼不智倒向刘焉?

    当然不是!

    有些人可同甘共苦,更多的人不能。

    成为诸侯的鱼不智同样归益州府管辖,若被顶头上司以势压迫或拉拢,恐怕没多少太守国相扛得住。另一方面,掌握三巴之一,鱼不智即为诸侯,跟赵部地位一样,以逐鹿领自身实力和关系网,成为诸侯后势必如虎添翼,比赵部更强大几乎是必然的,到那个时候,两人还能否保持现在的情谊?

    可是他只能选择继续信任鱼不智,告诉自己鱼不智的节操值突破天际。以赵部对鱼不智的了解,即使将来鱼不智迫于压力没办法与自己并肩对敌,也不太可能跟刘焉一起对付自己,说不定暗中给些支援,总好过孤立无援。

    再多的海誓山盟,也换不来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好在到目前为止,鱼不智德行无亏,至少可以期待一番。

    鱼不智刚才这番话,让赵部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些东西,那就是口碑。逐鹿领主的好名声远近皆知,在玩家中并不多见,有时口碑也会成为枷锁。通常名声越好越爱惜羽毛,除非鱼不智承受的压力超过极限,以至于他不得不颠覆好不容易建立的伟岸形象,基本不用担心他在背后捅自己刀子。

    鱼不智刚才承诺“守望相助”的说辞,显然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让赵部感到欣慰。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,什么都不做?”心情大好的赵部从桌上拈起一块点心,放进嘴里一通大嚼,说话时有点口齿不清。

    鱼不智不答反问:“赵兄提名我的事情,还有哪些人知道?”

    “谈判的事情主要是陈孔璋,袁冀州也是知道的,非常支持这个提名。”

    “袁本初也支持?”鱼不智有些惊讶,在他潜意识里,貌似已经跟袁绍分道扬镳,只是决裂得没有那么明显而已。陈琳继续为巴郡的问题斡旋,在他看来也是因为赵部早早投靠了袁绍,袁绍既然卷入其中,事情没办成,中途也不方便抽身而退,说穿了是为了袁绍自身利益,鱼不智这位中间人早就完成历史使命,袁绍怎会支持自己上位?

    袁绍是典型的世家子弟作派,讲究利益,习惯交换,施恩不图报与他的理念背道而驰,暗中帮助一位与他有芥蒂的玩家更是没道理。

    不应该!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不智是不是与袁冀州有误会?”赵部正容道。

    他在官场混迹这么多年,察言观色技能满级,立刻察觉到鱼不智跟袁绍似乎有些不睦。一边是靠山,一边是朋友,赵部真心不愿意这两人交恶,极力想从中化解,让两人重归于好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有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鱼不智果断转移话题:“有个办法或能让刘焉早做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刘焉最近有解决问题的诚意,多半是因为多位重臣和诸侯出面斡旋,让他感受到更多压力。既然如此,我们大可继续利用外势做文章促其就范。赵兄提名我出任一部太守,袁冀州知道,然而朱车骑和公孙兄却未必知晓,倘若能告知他们,征询他们对提名的看法,朱车骑和公孙兄应该会有表示,他们若明确支持提名,会给益州府一个更加明确的信号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此事我不方便出面,还需劳烦赵兄修书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易也,包在我身上。”赵部慨然道,话说有玩家急报就是方便。

    赵部神色如常,心中却是波澜起伏。

    先前他还只是怀疑鱼不智和袁绍交恶,这时候已经完全肯定了,鱼不智转移话题的招数哪能瞒得过他?更让赵部震惊的是,鱼不智称呼公孙瓒为“公孙兄”,这是袁绍都未曾享受过的待遇,说明鱼不智和公孙瓒非常熟。

    鱼不智因功和袁绍建交,赵部是知道的,公孙瓒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要知道,公孙瓒可是和袁绍势如水火!

    等等,势如水火……

    赵部隐约猜到鱼不智和袁绍闹翻的原因,这个意外发现让他头大如斗,略微思忖之后,他还是决定当面问个明白,开诚布公总比疑神疑鬼来得好:“不智好本事,连公孙伯圭都能说动,但袁冀州和公孙伯圭好象不对付呢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猛地一激灵,他这会也意识到此前忽略的问题。

    从玩家角度看,同时跟袁绍和公孙瓒结交是逐鹿领的自由,天经地义。两位诸侯打生打死,逐鹿领保持中立即可,他认为袁绍和公孙瓒应能理解,不至于要自己选边站,公孙瓒就从来没有强人所难。但公孙瓒能深明大义,不代表袁绍也能深明大义,公孙瓒这豪强重义,袁绍这世家子重利,两人出身决定了脑回路的不同。

    再想到官渡之战期间,飞鱼水师跑到右北平打倭人……

    鱼不智苦笑不已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