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29章 分三巴

时间:2017-12-31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倒计时结束,全军回到野马城。

    挑战军团阵容豪华,加上野马特技倾向于帮助逃脱,杀伤效果不明显,出战部队的折损不是很大。受伤的很多,不过丢掉性命的只有寥寥几个人,多是被马群践踏致死,与挑战中承受的压力相比,这些伤亡大可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从野马谷出来,曲晨便骑着绝影不肯下来。

    红色的绝影更对他的胃口。

    按照原定计划,挑战结束后曲晨立即走传送阵回飞鱼领坐镇,破虏骑乔装后分批赶回渤海,自有李扶等转职武将负责,顺便将曲晨的坐骑带回。但现在曲晨刚得到一匹宝马良驹,爱不释手,况且象绝影这样神骏的良马,交给部下带着招摇几千里,别说曲晨不放心,李扶等人自己都担心出事。

    “绝影随你走传送。”鱼不智道。

    传送青蛟龙有过载的问题,传送马匹是没问题的,只是传送费贵一点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哥!”曲晨高高兴兴地走了。

    “元直,我待会也得去冀州,河套这边就交给你了。”鱼不智对徐庶道。

    赵云虽能干,但他是客军将领,王平初到河套,曲晨回飞鱼领后,河套这边更需要徐庶坐镇。况且到倭岛接应小青,多半是以搜索为主,逐鹿领三基地同开,鱼不智既没有余力参与倭岛战事,更缺乏扩张战线的意愿,一旦找到小青,部队很快就会撤走。这样的情形下,更没必要出动徐庶。

    “翟副城主在此,主公怕是未必走得了呢。”徐庶叹道。

    鱼不智回头一看,果然翟冏来了。

    翟冏出现在野马城并不奇怪,野马城也是他的治理范围,他过来这边并不奇怪,奇怪的是来的时机。开启挑战野马谷将河套精锐几乎抽调一空,领主、军师和战将悉数上阵,翟冏应该呆在龙领才对,跑来野马城做什么?

    “主公,”翟冏快步走了过来,揖手道:“易副城主紧急传讯,赵太守请您务必去一趟江州,说是有要事相商,十万火急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头如大斗,被徐庶猜对了。

    他急着去倭岛找小青,野马谷挑战从战前准备到执行不到两天时间,小青的忠诚度仍在下降,从65点降到63点,忠诚下降速度之快前所未有。鱼不智还不知道这是因为小青与矶怃这两日激战不休,心急如焚。然而赵部的措辞中包括“务必”和“十万火急”,足以说明事情的重要性和紧迫性,不容拖延。易风和翟冏都参加过闭门会议,知道增援青蛟龙的已刻不容缓,要是能推脱,两人早就推脱了,不至于如此。

    见鱼不智半晌无言,徐庶轻声道:“主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马上回去。”鱼不智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赵太守如此紧急,要么是巴郡谈判已出结果,要么是有了关键进展,而且定是有事需要我们协助,否则他不会这么急着找我。相识一场,这个时候我不能一走了之,无论如何先过去看看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但去。”徐庶点头道:“倘若是一般消息,赵太守找人通报就好,如此着急邀见必定是要紧事。斩蛟营到带方海冥有三四天行程,兴霸才走了一天多,主公先去江州见过赵太守,只要没有其他事情耽搁,想应不至于误了前往倭岛的行程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不再多言,走进传送阵。

    江州城。

    巴郡太守府的人都知道鱼不智地位特殊,任其前行,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“你总算来了。”看到鱼不智走进房内,赵部当即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赵兄,可是谈判有了进展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赵部拉着鱼不智到书房,径直从书桌上取出两封信。

    “这是陈孔璋最近发来的信函,信中说,益州府最近态度明显有松动,不再象前段时间那样刻意拖延,交涉中表露出解决问题的诚意。十多日前,吴之远主动提出,只要我交出巴郡,可以平调益州南部的建宁郡或云南,还是一样当我的郡守,如果我在任上没有出现重大差池或弊案,五年之内,州府保证州府不干涉我的内政和军务,也不会借故将我调任或革职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眉头一挑:“这么好?可信吗?”

    “可信度很高。”赵部正容道。

    “朱车骑、袁本初和公孙伯圭为证,除非刘焉想为了我得罪他们三位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大讶,又问道:“请他们三位作证,谁提出的?”

    “益州府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没问题了,益州府确实很有诚意。”鱼不智长吁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刘焉那边敢说让朱儁、袁绍和公孙瓒做证,那就表示诚意是足够的,朱儁是朝廷名臣宿将,另外两位地方实力诸侯,其中袁绍还是袁氏子弟、关东盟主,刘焉对赵部多么不满,多么想把赵部踏在地上,也不至于冒着得罪那三位的危险赖帐。刘焉后来之所以坚持整赵部,多少有点意气用事,觉得拿不下赵部有损颜面,可要是失信于朱儁等人,绝不仅仅是颜面的事,可谓因小失大,不值得。

    赵部喃喃道:“是啊,陈孔璋也认为刘焉很有诚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呢?”

    “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结了?换个地方当郡守,高度自治,至少五年之内不用担心,五年之后情况会变成怎样,大家谁都不知道。赵兄大概已经答应下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一楞:“为何?就算过去重新开始,五年也能经营出一些势力吧!”

    “没你想象的那样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在益州做官十多年,益南什么情况我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益南山高林密,瘴气密布,夷民不服管束,繁荣远不及益北,去那边当太守,还不如在益北当县令。兼且益南豪族林立,人口多被豪族垄断,官府治理地方不得不与豪强诸多妥协,就算给我五年,也很难经营出象模象样的势力。五年之后,益州府再要对付我,我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所谓不干涉内务军事,不过是益州府故作大方,骗我放手巴郡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为何要去?”

    “与其过去坐以待毙,倒不如趁有朱车骑、袁冀州和公孙伯圭的帮腔,争取继续留在巴郡,看能否争到一线生机。”赵部神色平静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他早就考虑清楚了。

    看起来刘焉诚意满满,但赵部不相信。

    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

    经过前面的斗争,尤其是斗争之初赵部曾经亲自跑到绵竹去求见刘焉,向刘焉示好投诚,换来的是继续打压,赵部就再也不相信刘焉。在他看来,刘焉不让步是要置他于死地,让步是玩阴谋耍手段,最终目的还是要置他于死地,益州府任何举措,都会被赵部朝对抗的方向解读。

    益州府这次提出的解决方案,是因为他们没想到巴郡的事会如此棘手,引起越来越多的重臣和诸侯反对。刘焉想割据益州不假,但不代表他想与天下人为敌,越是想割据益州,刘焉越不想树敌太多,董卓就是前车之鉴,统率着西凉铁骑的董卓尚且扛不住诸侯围攻,何况刘焉?

    让赵部换个地方当郡守,益州府初衷是为了化解目前的僵局,避免巴郡争议继续延烧。至于事后怎么对付赵部,客观地讲益州府现在还没有正式提上议事日程,并没有象赵部想的那样深远。当然赵部的阴暗推测的确很有可能成为现实,但那是后话。

    原本看起来诚意满满的解决方案,因赵部完全不相信刘焉,胎死腹中。

    跟赵部当了这么久的朋友,鱼不智非常理解赵部的心态。赵部想借用外势争取到对自己更有利的条件,也是人之常情,可风险也非常大,搞不好反而会彻底激怒刘焉,中止谈判,直接开战,用刀枪决定巴郡归属。

    鱼不智摸着下巴:“唔,益州府那边什么反应?是不是准备开打?”

    “并没有,他们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。”

    赵部摇头,面上神情复杂,将一封信递给鱼不智:“看完这个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接过信,看了几眼,失声惊呼道:“三分巴郡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赵部眉宇间有几分挣扎,道:“巴郡三分,我得其一,同样五年不侵犯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望着赵部,认真道:“赵兄,你动心了?”

    赵部神情苦涩,同样认真道:“我动心了,这应该是我能争的最好结果。”

    赵部说的是大实话,闹到这个地步,他没有退路,刘焉又何尝有退路?继续让赵部当巴郡太守,刘焉大概不用益州混了,既然赵部不愿挪到益南,其他益北郡国早有归属,将巴郡拆分是最好的办法。赵部保留部分根据地;益州府拿回部分地盘,既能兑现当初对投靠他的世家豪族的承诺,也能保全颜面;充当调停者的朱儁等人也无话可说,各方势力都能接受。

    鱼不智起身走到窗边,看着窗外的假山,心潮起伏。

    作为巴郡玩家,鱼不智认真研究过巴郡历史、人文、地理等资讯。

    他清楚地知道,东汉末年巴郡确有被分割的记录,不过那段历史发生在194年,刘璋上任后将巴郡一分为三:垫江以北为巴郡,江州至临江为永宁郡、朐忍至鱼复为固陵郡。后来鱼复令蹇允争巴名,刘璋改永宁郡为巴郡,固陵郡为巴东郡,巴郡为巴西郡。同时还分出一个巴东属国,日后刘备改巴东属国为涪陵郡,巴地实际上被分为了四个郡。

    刘璋分三巴目的是为了消弱巴郡太守庞羲权力,同时方便统治巴地混乱局势。秦朝以巴国为巴郡,西汉对蜀地的郡县改动都不是很大,于是除去犍为、牂柯、永昌三个更南方的郡,巴郡是益州最大的郡,人口过百万,当时担任巴郡太守的庞羲足以跟刘璋抗衡,至少历史上是这个状况。

    当然,游戏与历史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历史上,郡国实力强大于否,人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。

    游戏中也是如此,但与历史稍有不同。受据点人口数量设定的限制,郡国人口主要集中在城市级据点,也就是县城和郡城。县城是一级都城,最大人口20万,郡城是二级都城,最大人口30万,由于郡治唯一,判断某郡国实力强弱,看县城数有多少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巴郡14县,历史上总人口108万,游戏中人口增幅超过一倍。

    问题是其他郡国也在增加,且增幅更大。

    比如牂牁郡历史上总人口约26万,益州郡总人口约11万,跟巴郡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,但这两个郡各有16县,游戏中总人口顺利反超了巴郡。35万人的蜀郡(含蜀郡属国)有12县3道,同样超过了巴郡。益州其他郡县虽然没能实现反超,与巴郡的差距却是拉近了,比如原本26万人的汉中郡有9个县城,人口差距变得不那么悬殊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历史上可以抗衡州府的巴郡,在游戏中只能被动挨打。

    双方可动员的力量差太多了。

    上面的“力量”不仅仅是指人力,也包括各种物产和资源,因为游戏中物产资源也多是以据点为单位产出。讨论合理与否没有意义,游戏设定就是如此,细节的利益得失,必须给世界格局和运行规则让位。

    从某个角度看,赵部吃了浮屠的亏。

    刘焉为了统治益州,采取了极为血腥的手段对豪族进行打压与屠杀。张鲁断北道,刘焉枉诛巴郡大姓王咸、李权等十馀人以立威刑。巴人对刘焉一家可谓仇深似海。刘璋拆分巴地,对巴地进行更加细致的规划和管理,避免出现巴蜀对抗的局面。另一方面,刘焉死后张鲁在汉中自立,刘璋需要统合巴地的力量,对抗北方的张鲁和东方的刘表。

    分三巴,就是在那样的历史背景下发生。

    现在刘焉未死,刘璋未上位,张鲁未割据,益州府居然提出分割巴郡,且信中提出的方案,与历史上刘璋的做法一般无二,着实让鱼不智惊讶。

    分三巴提前了。

    因为赵部和刘焉的持续僵持,更因为多位历史重量级人物或诸侯干涉,分三巴提前了一两年。在鱼不智看来,浮屠或许是幕后推手,分三巴本就是即将发生的历史事件,提前了对历史主线情节几乎没有影响,可如果没有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,益州府和巴郡打起来,赵部被灭了不算什么,刘焉与朱儁、袁绍和公孙瓒交恶,谁敢说今后不会影响到主线情节?

    “也好,大家各退一步,谈好了吗?”鱼不智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巴郡三分基本达成一致,如何分配还存在分歧,我占一份,另外两份被刘焉拿走,失去太多,我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好扯的?反正你只能占一份。”

    赵部笑了起来:“我是只能占一份,不过……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