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27章 野马谷挑战(终)

时间:2017-12-26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没有赤色马王搅局,单对付精英野马群,逐鹿军还是能够胜任的。借徐庶军团技清场的机会,部队迅速各就各位,重新将祭坛团团围住,次第刷新出来的野马再次陷入包围之中。尽管精英野马的冲击依然如排山倒海,但这种程度的冲击,很难冲破飞军堵截,看起来险象环生,防线大致稳固。

    追随赤色马王冲出去的数十匹精英野马,徐庶也只能目送它们离去。

    只要把后面刷新出来的精英野马抓捕到手,足以弥补先前的些许损失。

    “汤姆,快下来,晕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马王上了青草桥,鱼不智明智地闭上嘴。这会再下来已经不现实,最快也得等马王过了河再说,这坑爹的青草桥是野马专用,现在让小汤姆从马王背上下来,基本上等同于让小汤姆直接投河,给桥下的鳄鱼群送餐。

    “主公勿忧,我们进不了结界,马王进去,小汤姆自可脱身。”徐庶道。

    鱼不智一想确实如此,心下稍定。

    马王上桥后,围堵祭坛的逐鹿将士承受的冲击陡然一轻。徐庶立刻察觉到这个变化,随即意识到这是马王对野马群加持消失,没有马王的加持,逐鹿军应付起来虽谈不上轻松,却更加从容,防线稳固程度明显提升。

    鱼不智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有没有马王,野马群的战斗力完全是两个层次。

    这时候赤色马王已通过青草桥,抵达对岸。

    由于挑战军团大部已过河,对岸只有三百多破虏骑兵,赵云和曲晨压制鳄鱼群分身乏术,部队放开了对所有青草桥的防守。赤色马王冲过草桥,破虏骑并没有尝试着冲过去围堵,按照此前精英野马表现出来的战斗力,就算破虏骑能及时赶到桥头,阻挡并抓捕野马的成功机率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没有拦截,赤色马王向着结界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跑出近百步,马王忽地从大家视线中消失。

    小猫失去支撑从空中摔下,凭着超强的平衡能力顺利着陆,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系统提示:“您的团队成功抓捕到马王,本轮刷新的精英野马士气低落,全属性降低10%,请再接再厉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好一会,他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判断是否成功抓捕到野马的标准很明确:“连续控制野马行动1分钟”。

    小汤姆是逐鹿领守护兽,本次挑战由逐鹿领发起,因此汤姆被系统默认为挑战军团一员。马王虽然是野马boss级存在,强得天怒人怨,仍然无法超脱于抓捕规则之上,汤姆跑到赤色马王背上,显然被系统定性为“控制野马行动”,进入1分钟时间倒计时。倒计时内马王没能把小汤姆颠下背,抓捕就算是完成了,马王消失的情景,与其他野马被抓时的情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抓到马王,还附带削弱了野马群属性,可谓重大利好。

    当然,对逐鹿军而言,是否削弱野马群10%属性,区别并不是非常大。正常情况下,以无当飞军为主力的挑战军团,完全有能力封堵住祭坛外围,将刷新出来的野马一匹匹抓获,但能省些力气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失去马王加持,被封锁在祭坛内的精英野马再也翻不起浪,陆续被抓。

    最后一匹野马消失时,系统公告响起。

    “您的团队在第五波抓捕到551匹精英野马和1匹马王,请再接再厉!”

    第五波抓捕数量比第四波略有降低,马王的存在,给抓捕工作增添了极大难度。有数十匹野马追随马王突围,徐庶为打断野马冲出动用军团技,以及抓捕过程中为了扼制马群冲击,维持防线稳固有时候不得不痛下杀手,导致部分野马损失。但抓捕到551匹精英野马,已经是一个惊人战果。

    抓到马王,则纯粹是意外之喜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第五波的战绩非常值得称道。

    第五波结束时,距离第六波刷新还有16分钟。

    得到马王加持的精英野马群十分难缠,逐鹿军虽然没有出现阵亡现象,受伤的人却不少,超过三成将士身上带伤,其中数十人受伤较重无力再战。战斗结束后,将士们赶紧为同伴简单包扎,并抓紧时间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部队尚能鼓起余勇再战,物资损耗却相当严峻。

    扎马钉全部耗尽!

    绳索损耗超过七成,按照实战消耗速度,即便下一轮刷新野马数量不再提升,剩余绳索也很难支撑到抓捕结束。

    徐庶决定让对岸所有人手全部过河。

    经两轮实战检验,除马王比较棘手,河这边并未出现难以抵御的危险。每30分钟刷新一轮,不出意料的话,下一轮应该就是本次野马谷挑战最后一波,想来已经没有刷新第七轮的时间。这个时候将所有人手调过来,一则可以全力以赴迎接下一轮挑战,二则能够回收利用两条跨河绳道的绳索,毕竟绳索是控制野马最有效的武器。

    两岸齐心协力,先将机关师和培瓜送抵祭坛这一边。接下去是破虏骑,仅留下数十骑在对岸看管战马,其他骑兵一个个通过绳道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得回去把汤姆再过来。”鱼不智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徐庶点头。

    刚才要不是小汤姆挺身而出,逐鹿军击杀赶走马王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更别说成功抓捕了。倘若马王留在祭坛附近等待所有野马离开,逐鹿军连用军团技打断马群刷新,重新占据主动的机会都没有,是汤姆改变了形势。

    野马群越来越强,第五波马王现身,没理由第六波更容易的道理。

    有小汤姆在,待会直面马王时逐鹿军大可尝试如法炮制,有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“看,看那里!”王平忽然道,话声中充满惊喜。

    顺着王平手指的方向望去,鱼不智和徐庶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一只小猫施施然地行进在一座青草桥上,尾巴高高翘起,闲庭信步般。小猫时不时看向桥下,也不知是对流淌的河水感到畏惧,还是被狰狞的鳄鱼群给吓到了,小猫加快速度向这一边奔来,走在青草桥上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徐庶眼前一亮:“王平!”

    “在!”

    “查所有草桥,看是否有了变化!”

    徐庶反应很快,如果青草桥变得可以通行,人手调动将变得更加方便,甚至有可能将战马带过来,让骑兵重新上马,恢复最强战力。

    “诺!”王平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第五轮结束后,青草桥增加到八座。

    飞军不久传回消息,八座青草桥依然无法通行,包括小汤姆走的那座。

    小猫很快从青草桥下来,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,毛茸茸的小脑袋不断在鱼不智腿上蹭,眼睛眯缝着,得意洋洋地样子,就差说“赶紧夸我”了。

    鱼不智双手将小猫抱起,举到面前脸对脸地问道:“你可以从桥上过?”

    “喵!”

    “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小猫一脸迷惘,目不转睛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鱼不智不禁苦笑,这个问题想要让小家伙解释清楚,貌似有些为难它。懂人言不代表会说人话,沟通起来终究不是那么顺畅,否则鱼不智也不会和小猫约定暗号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换个问题,你还能象刚才那样搞定马王吗?”

    “喵!”小猫神气活现道。

    鱼不智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小汤姆胆子向来不大,敢如此爽快应下,说明爬到马王背上并非运气,而是相当有把握,小猫走位风骚,灵活性不是马王能媲美的。

    青草桥不能用,骑兵上马已不可能,不过人还是可以从绳道过来。在岸上袍泽帮助下,破虏骑过得很快,对岸的人手越来越少,最后除了留守看管战马的数十人,只剩曲晨和赵云还未出发。

    两人为了保护绳道,压制鳄鱼群已有很长时间,全军携带的箭矢一度在身前堆成小山,到这时候箭矢也快用完了,若非两位王级武将气脉悠长,根本不可能支撑到这一刻。

    马王不易对付,且再没有压制鳄鱼群的必要,徐庶要求两人过河参战。

    “子龙,你先。”曲晨一边射杀鳄鱼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先走吧,过去后接应我就是。”赵云笑着道。

    少一人压制,鳄鱼群会逐渐向绳道靠拢,因此最后走的那个人最危险,赵云知道曲晨是一片好意,但是以赵云的心性,无法泰然接受让同伴冒险,自己提前脱离险境。他与曲晨同为王级武将,又都是骑将,屡次并肩作战,惺惺相惜,赵云更不愿让曲晨涉险。更难得的是赵云心思细腻,所谓“过去后接应我”,不动声色间给了曲晨一个上好的台阶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曲晨与赵云相识这么久,哪会不明白赵云的想法,但他的性情更为果敢直接,而且他对赵云的身手很有信心,闻言并不推辞。几名破虏骑兵迅速帮曲晨系好活扣,曲晨背起两壶箭,上了绳道,飞一般向对岸滑去。

    “子龙小心!”

    赵云淡然一笑,弓弦上同时搭两枝箭,仍然象先前那样随手射了出去,两箭飞向不同方向,准确命中两只鳄鱼。

    接着又是两箭,再两箭……

    岸上响起一阵雷一般的喝彩声,就连正在渡河的曲晨都为之震惊。

    同时分射两个方向,难度比专注一个目标难多了,赵云始终箭无虚发,硬以一己之力压制住两条线的鳄鱼群,力保绳道在河中的五十步安全距离。要知道赵云和曲晨连续压制鳄鱼群已久,仍能保持这样的准确度和稳定性,显得更加难能可贵。曲晨也能施展一箭双矢,但他是紧急关头集中搏一下,爆发式输出,自忖没办法象赵云这样稳定输出。

    曲晨喃喃自语:“论箭技,子龙胜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率性男儿,磊落丈夫,有能力不会羞于展现,有不足也不会羞于承认,遇到强者反而会成为他继续奋进的动力。况且曲晨和赵云颇对脾气,两人有很多相似之处,心性也颇为阳光,彼此欣赏,更不会有忌恨之心。

    思忖间,曲晨登岸。

    解开绳索,快步来到岸边,将两壶箭从囊中取出,一一插在身前地上。

    “子龙,走!”

    此时赵云身上早已经绑好活扣,听见曲晨招呼,毫不迟疑地抛下弓箭,在岸上士卒帮助下迅速滑向对岸。曲晨连珠箭发,两壶箭射完,赵云已滑到河道中央,即使后面再无箭压制,鳄鱼群也不可能追上。

    两名王级武将顺利登岸,挑战军团士气大振。

    逐鹿领战史上,曲晨多次以盖世勇武挽狂澜于即倒,步兵骑兵都带过,临战当先,处事公允,军中威望很高,很多逐鹿将士视他为战神般的存在。赵云是加入不久的客军将领,却已多次展现出不逊于曲晨的勇武,谦逊低调的品质也深得人心,虽然刚到河套几个月,逐鹿军上下没谁当他是外人。两名王级武将过来,将士们心中多了几分底气。

    王平带兵之能无人不服,可个人战力还是弱了一些。

    先前马王让大家吃了不少苦头,需要大将振奋士气。

    横贯河面的两条绳道被收了回来,重新分割成制式绳索。

    趁着还有几分钟刷新,徐庶召集各部主将做最后的战前布置,各部随即依令准备。飞石炮塔又竖了起来,培瓜也默默地召唤出一大堆瓜兵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波匹精英野马刷新完毕,其中有三匹马王,请把握机会,努力抓捕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最后一波!

    野马群刷新,冲出,中央一匹马王!

    逐鹿军围祭坛早就围出经验了,呐喊着堵上。

    一个头盔砸在马王背上,曲晨欢快地举手示意。祭坛直径约三十步,马王距离祭坛边缘的位置只有十多步,如此近距离,曲晨没有失手的可能。

    马王大怒,提前离开祭坛中央,冲向胆敢袭击它的坏蛋。

    包围圈让出一条缝,曲晨站在外面继续挑衅,马王奔出张嘴要咬曲晨。曲晨看到小汤姆出现在马王背上,伸出罪恶的爪子,赶紧让开道路……

    马王摆脱不得,果断过桥奔向对岸结界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一个低烈度小黄球爆开,让冲出祭坛的几匹野马尸骨无存,曲晨带领周围的军士顶了上去,缺口重新被堵得严实。失去马王加持的精英野马群,根本没有办法冲出祭坛。

    第二匹马王在祭坛中央出现,这一次乱丢东西的是赵云。

    马王被引出,小猫还没有及时返回,马王冲出来找赵云拼命,曲晨顺势跳上马背,举起拳头照马头就是一阵暴打。马王被揍得头晕眼花,知道遇到硬茬子,想朝对岸逃,可十多名飞军扑过来,抡起棍子朝它腿上招呼。可怜的马王被放翻在地,连上桥的机会都没有,就被一群暴力分子抓捕。

    马王被抓对马群属性的影响是会累积的。

    等到最后一匹马王被抓捕,野马群属性累计下降30%。

    绳索所剩无几,可面对属性大幅降低的马群,逐鹿军硬上都不成问题。有些胆大的骑兵甚至飞身上马,坚持撑过1分钟就算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最后一匹野马消失,系统公告响起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