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26章 野马谷挑战(7)

时间:2017-12-26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祭坛之上,红芒如血。

    百余匹野马凭空出现,祭坛中央有一匹赤色野马,精英野马本就比普通野马高大,不过跟赤色野马一比,矮了不止半个头。赤色野马打着响鼻,环顾四周,竟让人生出几许睥睨四方之感,气场强得厉害,威风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不需要提醒,任谁都知道这匹赤色野马就是马王。

    “咴儿咴儿!”

    见祭坛被团团围住,马王发出一声愤怒的长嘶。

    这一声长嘶,仿佛沙场上吹响了号角,刷新出来的马群顷刻间沸腾了。百余匹精英野马同声应和,咆哮着冲向人群。一阵激烈且沉闷的撞击声中,祭坛外第一道防线竟然被撞得连连倒退,虽说逐鹿将士齐心协力往前面顶,努力将野马群压回去,但野马群很快又撞了上来,防线被反复扯动。

    祭坛防线明显比上一轮承受了更大压力,难以保持防线稳固!

    祭坛中刷新的马匹数量就那么多,唯一的不同点在于,刚才没有马王,这次有马王在祭坛中央坐镇。马王还没有亲自参与冲撞,外围的精英野马却开始发飙了,说明很可能是马王对野马群带来加成效果。

    有没有马王,野马群的冲击力完全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看见一名飞军的盾牌被精英野马咬变形,鱼不智和徐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精英野马提升的可不仅仅是冲击力,而是全方位提升!

    “赶紧抓捕,快!”徐庶大声道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逐鹿军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扛住,越早完成抓捕,部队少承受一些煎熬。无当飞军不愧是特殊兵种,被野马群撞得不住摇晃,身形趄趄趔趔,始终没有慌乱气馁,每每趁着撞击间隙主动将身体扔上去,以血肉之躯跟狂躁的野马群硬撼。

    对撞的时候,一个个绳套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野马群的反抗更加激烈,不断有绳套被野马咬坏。

    祭坛内,野马群如滚滚怒涛,希望冲破阻拦它们奔向自由的枷锁。

    祭坛外,逐鹿军象巍巍堤坝,全力拦截试图突破本方防线的马群。

    激烈的碰撞,每时每刻都在发生。

    置身一线的飞军将士,如置身惊涛骇浪中,每一分每一秒都分外难熬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野马谷的野怪堪称怪物一般的存在,频繁而剧烈的撞击,强如无当飞军都有些吃不消,有些顶在前排的飞军将士竟被撞得口鼻流血,被后排的同伴赶紧替换下去。可退下来的飞军也没能获得休息机会,野马群的持续撞击让逐鹿军承受着极大压力,包围圈摇摇欲坠,到处都有险情,大家能做的就是把自己填进去,给防线多添一块砖,一片瓦。

    不断有人受伤,不过大家都有点杀红了眼,不管不顾,怒吼着冲上去。

    一分钟之后,陆续有精英野马被抓捕,但新的精英野马立刻刷新出来,继续冲击祭坛外的防线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眼看防线压力太大,徐庶从牙缝中崩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枪矛手们再无顾忌,锋利的枪尖一次次刺进精英野马体内,鲜血飞溅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否因为不断有野马被抓捕,抑或是野马受伤后发出的悲鸣,一直呆在祭坛中央的赤色马王被激怒了。马王终于开始移动,杀气腾腾走向外围,沿途的精英野马竭力挤向两边,为马王让开道路。

    赤色马王很快来到祭坛外围,无当飞军知道马王非同一般,如临大敌。两名飞军用盾牌护着上半身,连人带盾向马王撞去,与此同时,外围几名枪矛手也不试探,径直用枪矛招呼。

    赤色马王嘶吼着,一对前蹄在祭坛上重重一顿,尘土漫天飞扬。

    鱼不智心知不妙,大声提醒道:“小心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尘埃淡去,异变已经发生。

    赤色马王附近三米范围内,包括和身飞扑的盾手,握杆猛刺的枪矛手,以及挤在盾手后面准备抵挡马王反扑的军士,身形齐齐一滞,脑袋上同时挂上了代表某种异常状态的小星星标识。

    鱼不智泪流满面:“群体眩晕?我去!”

    异常状态通常出现在玩家或野怪身上,npc将士居然也能中眩晕,还是群体眩晕,鱼不智觉得这玩笑开得有些大了,游戏开始至今的几次战役和阵营战争,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怪事。不过,考虑到野马谷是特殊地点,而且至今尚未正常对玩家开放,里面的怪物变态一些,也是可以理解的事。

    不愧是马王,不但能增益马群,自身战斗力也非常可观。

    马王附近的逐鹿将士被眩晕,和身扑击的盾牌手和发力猛刺的枪矛手,全都没了力道,阻挡马王的努力如同泄了气的皮球,戛然而止,勉强保持完整的包围圈出现一个缺口。

    野马群趁机发难,向缺口发起猛烈冲击!

    周围将士见势不妙,纷纷扑了过来,试图堵住缺口。然而赤色马王又又是两蹄子踏在祭坛上,更多逐鹿将士头顶挂上了小星星。

    “别过去!”徐庶喝止了其他逐鹿将士扑过去。

    照目前的情形,拥有群体眩晕技的马王,不是单纯靠人数能够压制的。上去的越多,被晕的越多,于事无补,徒增折损。眼看着野马群冲向缺口,被眩晕的将士毫无反应,无论被野马群咬伤,抑或是被冲撞践踏,都不是闹着玩的,徐庶紧接着又下了一道命令:“救人!”

    大家都意识到被晕同伴陷入险境,纷纷冲上去救人。

    有反应快的,发现来不及赶过去,索性将绳套扔向那些被眩晕的将士,套住人就开始往外面拖。有些中眩晕的将士被拖倒在地,大伙也顾不得了,被拖到地上打滚,总比被精英野马撞翻并踏上几脚来得好,至少性命无忧。

    无人阻拦,赤色马王率领野马群顺利冲出祭坛。

    被马王晕住的将士大多很快被救到安全范围,剩两人没能被及时抢出,而野马群已冲出祭坛,径直向着两人的方向奔去。冲在最前面的赤色马王呲牙咧嘴,作势欲咬,凭赤色马王表现出来的恐怖战力,被咬上绝无幸理!

    一道人影斜刺里冲向赤色马王,人未到,刀先至。

    是王平!

    曲晨和赵云还在对岸压制鳄鱼群,这边最能打的就是他,王平义无反顾地冲了上去。为了营救袍泽,王平这一刀拼尽全力,高级武将实力尽显,赤色马王眼看王平刀势凌厉,狂奔中忽地人立而起,两只前蹄在空中乱蹬。

    “乒”!

    马蹄踏在刀身上,发出金石之音。

    王平第一刀没能伤到马王,却逼得马王停了下来,见旁边有人在救人,王平打起精神,施展刀法与马王近身搏杀以争取时间。赤色马王毫不示弱,竟然继续人立着,两只前蹄居高临下舞得虎虎生风,与王平杀成一团。

    “我靠?”鱼不智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人一马以快打快,直到最后两名同伴被救走,精英野马又冲了过来,王平不敢恋战,连出数刀逼退马王,退到一边。马王似乎不肯罢休,作势向王平追去,但正从祭坛中奔涌而出的野马群恰好挡住道路,马王知道现在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,不屑地打着响鼻,“咴儿咴儿”地叫着,象是在招呼其他方向的精英野马,从它所在位置突围。

    徐庶和鱼不智对视一眼,心中都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在马王加持下,精英野马实力明显增长,压制起来非常艰难,马王的群体眩晕神技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马王亲自率领的精英野马群,根本不是挑战军团能挡住的。

    包围圈被打开,野马群从缺口突围而走,再想堵着祭坛抓捕已不可能。挑战进行到现在,马群一波比一波厉害,没理由第六轮比这轮更弱的道理,基本可以断定,下一轮应该仍有马王级别的怪物,甚至比马王更猛的存在。也就是说,逐鹿领的挑战任务相当于提前结束了,后面即使偶有斩获,顶多也只是小打小闹,再想复制第四轮近乎全歼的辉煌战果,已经不现实。

    这种环境下,马王的群体眩晕无解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纤巧的蓝影飞一般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汤姆!”

    鱼不智一眼认出是小汤姆,过河时小家伙吓得屁滚尿流,上岸后第一时间从鱼不智怀里逃脱,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,鱼不智也没来得及找它。没想到这会小汤姆主动跑了出来,竟然直接冲着赤色马王去了。

    小汤姆接近马王,施展出看家本领攀爬神技,蹭蹭几下,沿着马王的腿爬到马王背上,快得连过程都没看清,小家伙就成功登陆到马王的背上。从体形看,纤小的小猫与高大的马王反差强烈,通体的海宝蓝和四蹄如雪,更是和马王鲜红的赤色形成鲜明对比。也幸亏有这样的颜色反差,才能让附近的逐鹿将士注意到小猫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徐庶霎时出了一身冷汗,将即将释放的军团技散去,同时喝止了部队。

    马王是野马群强大的关键一环,如果能抓捕到马王,相信对挑战任务最终成绩评定会有很大帮助,除掉马王本不在徐庶考虑之中。可现在本方包围圈被撕破,马王准备带着马群脱围而去,徐庶痛下决心,准备用军团技和围攻尝试诛杀马王。看过马王与王平交手后,徐庶明白必须全力以赴,或有少许拿下马王的希望。

    小猫突然跑到马王背上,徐庶不得不叫停。

    小猫是领地守护兽!

    小汤姆平时看起来只会耍赖卖萌,整天游手好闲混吃等死,似乎没什么长处,可那些不过是普通乡民不明究里的想法,徐庶很清楚小猫的价值。

    小猫三大天赋能力:、和。

    应用面较窄,姑且不提。

    有机率提前发现针对领地的军事行动,相当于预警机,机率虽然比较小,好歹有提前识破阴谋的机会,关键时刻说不定能挽狂澜于即倒;可使领地军民拥有部分夜视能力,乡民们视力好也就罢了,部队拥有夜视能力,带来最直观的影响就是逐鹿军夜战能力大幅度提升,虽然未经实战证明,但徐庶评估后的评价是,“会让我军在夜战中具备绝对优势!”

    在徐庶看来,小猫的重要性至少不在青蛟龙之下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小猫目前处于成长期,已经和成熟期的青蛟龙一样三天赋。再考虑到小猫在猛兽盘踞的五德村溶洞来去自如,以及最近展现出来的自主传送能力,小猫的潜力显然比青蛟龙更胜一筹。

    小猫居然跑到马王背上,徐庶冒出一身冷汗,唯恐小猫被将士们误伤。军团技区分敌我,伤不到小猫,徐庶担心的是马王发疯,以小汤姆的体形,被马王随随便便踩上一脚,大概也就没有继续成长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小猫浑然没有正在玩火的觉悟,尾巴高高翘起,一边踱着优雅的猫步,一边向着鱼不智所在方向喵喵叫着,不知是在表功,还是在炫耀。

    马王大怒,原地蹿起拼命抖动,试图把小猫弄下来。不过这都是徒劳,不仅未能如愿,反而惹得小猫感到不爽。小猫先是喉间发出低沉的警告声,见马王没有收敛,小家伙再不客气,抬起前爪,在马王脖颈间刷刷刷地挠。

    猫爪快得带出道道残影。

    起落间,一些红色物事在空中飘落或抛洒,飘落的是毛,抛洒的是血。

    赤色马王痛得发狂。

    挣扎无效,马王故伎重施,一对前蹄重重踏在地上!

    然而小猫并没有被眩晕,继续专心致志地挠啊挠……

    悲摧的马王发出一声凄厉长嘶,甩开四蹄冲了出去,踏上一座青草桥,飞一般奔向对岸,希望快点冲进结界范围,脱离苦海。

    小猫对此浑然不觉,蹲在马王身上,依旧挠啊挠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的逐鹿将士全都惊呆了,那可是马王!

    至少有一个人始终保持清醒,就是徐庶,抬手间,黄色光球在缺口处爆开,数十匹精英野马消失,马群行动被成功打断。

    “围!”

    众人如梦初醒,马王不在,正好如法炮制封堵祭坛!

    (圣诞快乐!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