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25章 野马谷挑战(6)

时间:2017-12-26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尖兵先遣队陆续抵达对岸,绳道的稳定性在增强。

    按照徐庶的计划,是由飞军过河围着祭坛抓捕野马,骑兵们留在这边,伺机捡漏。两百步的绳道不是一般人能过的,飞军能过去,不代表其它部队也能过去,骑兵当中擅长攀爬的毕竟不多。

    可实际情况是,最后连骑兵也大部分顺利过河。

    看到飞军排着队攀绳而过,不仅速度缓慢,危险性还很高,鱼不智教授了大家一种方法,利用可滑动活扣过绳道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并不复杂,简单地讲就是用两个活扣搭在绳道,活扣支撑起过绳道者的重量,过绳道者只需拉动绳子就能轻松向前移动,也可另外拉一根绳子系在人身上,由岸上队友拉着快速滑过去。必要的时候,甚至可以由两边岸上的人拉动绳索,如滑轮一般,帮助队友更快抵达对岸。

    游戏中,多段绳索相连可实现无缝连接,是这种方法能够成功的前提。

    挑战军团上下对这种新方法惊为天人,从众人的震惊目光中不难看出,领主的英明神武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,如此精巧绝伦的方法都能想到,天姿聪颖之类的溢美之辞都显得太过苍白。鱼不智泰然自若地接受了赞誉,不动声色地将在线查询页面关闭……

    新方法的使用,使得挑战军团过河速度大幅度提高。

    第四轮刷新倒计时剩下3分钟时,无当飞军已全部抵达对岸,四百多北营骑兵也过了大半,按照现在的过河速度,北营有望在第四轮刷新前悉数上岸。不过赵云没办法过去,没有他和曲晨镇压,要不了多长时间,鳄鱼群就会重新占领河道,两条绳道将无法正常使用。

    破虏骑暂时会留在这边。

    围堵祭坛抓野马的方法好不好用,需要实践证明,期间出现什么情况,此时谁都说不清楚,三百多破虏骑权当是预备队,随时做好增援的准备。另一方面,曲晨和赵云需持续射杀鳄鱼,阻止它们靠近绳道,虽说两人武功高强,可时间久了难免精力不济,或出现百密一疏的情况,收集的箭矢早晚有用完的时候,留些部队在两人身边,必要的时候可抽取军团技救场。

    “主公,属下先过去部署。”徐庶拱手道。

    两位王级武将无暇脱身,对岸只有一个王平,王平虽说有着与其年龄不相称的沉稳,但机变方面终究弱了一些,徐庶决定过去就近统筹指挥。

    鱼不智点头:“好。等北营过完,我也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徐庶系好活扣,两岸的将士拉动绳索,徐庶迅速向对岸滑去。

    “我也好想过去。”

    曲晨一边射杀鳄鱼一边啧啧叹道,很羡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过去,压制鳄鱼的活儿全部丢给子龙?”鱼不智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曲晨眼前一亮,道:“以子龙的箭技,应该可以做到同时压制两条线吧?”

    赵云淡然一笑,并不接腔。

    “阿晨你别想乱来啊,这些鳄鱼不是闹着玩的。”鱼不智瞪了曲晨一眼。

    曲晨缩了缩脖颈,再不敢说什么。他的确很想过河,不说别的,如此新颖的过河方式前所未见,曲晨恨不得立刻上去体验一番,但也只是说说。曲晨心性正逐渐从跳脱走向沉稳,他很清楚对面情况还不清楚,要是飞军和北营不能在那边站住脚,还得接应他们原路返回,必须确保绳道安全。

    在形势彻底明朗之前,绝对不能让鳄鱼接近两条绳道。

    “子龙,刚才精英野马冲破包围圈时,我和元直看到北营骑兵素质似乎有差异。有的三名骑兵拖住一匹野马,表现出来的实力比破虏骑好一些,还有的两人就能做到,几乎快赶上无当飞军了,这是何故?”趁着等待北营骑兵过河的功夫,鱼不智径直向赵云问道。

    最近一直与赵云套近乎,此时问起倒也不用担心唐突。

    赵云想了想,据实相告道:“回大人,在下奉命来河套助战时,北平军正与冀州军剑拔弩张,战事一触即发,北平军嫡系不宜轻动。跟随在下来河套助战者,大多是从随我投奔北平军的常山义从中选拔,能上马征战者仅四百余骑。白马将军知道后,当即从嫡系部队调拨六十余骑过来,凑足五百骑。大人和徐先生看到的北营悍卒,应该就是白马将军的嫡系骑兵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叹道:“不愧是豪雄过人的白马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公孙瓒对朋友当真没得说,既豪爽又仗义。

    曲晨也是一阵唏嘘,思忖自己欠公孙瓒的似乎太多了。

    曲晨感慨道:“北平骑兵皆如此素质,难怪公孙大哥纵横北疆无敌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北平骑兵虽强,却也不是个个都如此厉害。”

    赵云正容道:“调拨给在下的并非一般的北平骑兵,而是白马将军亲卫。”

    “亲卫?”

    鱼不智和曲晨面面相觑,失声惊呼道:“难道是,白马义从?”

    “然也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拴上活扣过桥的时候,脑子仍然有点懵。

    赵云带来的北营骑兵,居然有数十骑出自白马义从,这个消息让他瞠目结舌,久久无法平静。

    曲晨也大吃一惊,他跟公孙瓒义气相投,曾经一起与异族骑兵打过仗,对白马义从在北平军中的地位非常清楚,无可比拟的王牌部队,公孙瓒视若性命的精锐之师,每位白马义从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贵财富。公孙瓒居然偷偷给赵云部队添了数十骑白马义从,这份恩惠简直重得让曲晨难以承受。更难得的是,公孙瓒始终没有向他言明,显然根本没有施恩图报之心。

    赵云此时把话说开,曲晨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后知后觉。

    他与赵云在河套第一次见面,正值破虏骑被哲罕部包围,刚刚赶了几千里来到河套的北营骑兵,不顾疲乏驰援破虏骑。那一战,赵云一箭将羌胡首领和马首穿在一起,让哲罕部羌胡骑兵彻底没了战心,破虏骑和北营追击八百里。追击过程中,紧紧跟随赵云的北营数十骑奔射之术十分惊艳,几乎从未失手(见647章),给曲晨留下了深刻印象。后来两支骑兵多次联手,奇袭鏖战,追亡逐北,北营骑兵也时常有惊人表现。

    不过,那时候他并没有想过是白马义从,只道是北平骑兵普遍如此。

    白马义从都是清一色的白马,战马奔腾时如白云卷浪,让人一见难忘。但数十位白马义从混在五百骑兵里面,瞩目程度大幅度降低,即便曲晨曾经与白马义从并肩战斗过,也楞是没意识到北营里面有数十位白马义从。

    赵云说,那些义从加入队伍后,已经不再是那支名震天下的白马义从,退化成为60级普通北平骑兵,至少显示的等级资料是那样。但从实战来看,前白马义从的战斗意志、经验、技巧和能力,是普通骑兵没有办法比拟的。

    毕竟曾经是白马义从的一分子,即便调离,依旧不凡。

    “幸亏当初忽悠阿晨义结金兰,否则搞不好就投奔公孙瓒了,恩厚……”

    吊在绳道上的鱼不智如是想到。

    “喵~!”

    钻进他怀里的小猫不安地叫着,小家伙天不怕地不怕,唯独对水恐惧,这一点跟普通猫咪没多少区别。身体悬在半空,下面就是河水,小猫缺安全感,躲在鱼不智怀中无助地叫着,身体明显在颤抖。

    鱼不智笑着摇头,探手**着小汤姆,尽量让它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抵达对岸时几名军士冲上来帮忙减速,这时候第四轮刷新时间到了。

    由于时间紧迫,逐鹿军过河后忙着接应同伴,并围绕祭坛做围堵准备,没有闲工夫理会第三波刷新出来的在岸上闲逛啃草的精英野马,那些精英野马也不理会逐鹿军。第四轮刷新的那一瞬间,那些野马忽地销声匿迹,仿佛从来都不曾出现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河面上出现第六座青草桥。

    鱼不智接连收到两则系统提示。

    “您的团队在第三波抓捕到69匹精英野马,请再接再厉!”

    “第四波600匹精英野马刷新完毕,30分钟后第五波野马将开始刷新,请把握机会,努力抓捕。”

    看到第三波抓捕数量,鱼不智苦笑不已。

    第一波抓捕野马173匹,第二波抓到82匹,第三波抓捕到的野马数掉到70以下,成绩越来越差。尽管青草桥在不断增加,野马数量和质量也在持续增长,导致抓捕难度增大,如此寒碜的成绩显然无法让人满意。他不知道什么样的成绩才能称之为“表现优异”,前面三轮一共刷新出1200匹野马,一共抓到324匹,总抓捕概率大约是四分之一,鱼不智向来比较乐观,拿着这样的成绩也不敢认为挑战成绩还过得去。

    为了获得野马群依附,后面几轮必须奋起直追才行。

    围堵祭坛抓捕计划能否成功,直接关系到最终成败。

    第四波刷新的仍然是精英野马,数量六百匹,数量刚好是桥数的百倍。如果逐鹿军未能成功渡河,现在大概只能分守两座桥,运气好守对了地方,还可以在野马群突围而出前拔几根毛,运气不好,就是颗粒无收的下场。

    系统提示响起的时候,黑石砌成的祭坛红芒暴涨,一匹匹精英野马在祭坛上凭空出现,嘶啸着,拔蹄就往外面冲。可这次与前面几次刷新不同,外面聚拢了一千多不速之客,将祭坛围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野马群照例向外冲,逐鹿军早已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祭坛宽约三十步,说小不小,说大也不大,一千两百多无当飞军另上四百多北营骑兵,足以将祭坛围得水泄不通,围上三圈还有剩。最前面一排的飞军列盾成阵,将前方护得严实,后排将士一边奋力往前顶,不让野马群轻易脱出。一边将绳套向马脖子上套去。

    野马群受挫,全力突围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”,精英野马撞击盾阵的声音此起彼伏,现场嘈杂不堪,每一次撞击都能让围堵的逐鹿军后退些许,野马特有的击退效果就是那么恶心。不过正如徐庶判断的那样,被困在祭坛的野马群冲击力大减,飞军又是货真价实的特殊兵种,被大幅削弱的撞击力对飞军影响不大,再加上身后两排袍泽帮忙,每次被野马击退,飞军很快又能顶回去,双方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精英野马撞不开盾阵,变得越来越躁动,张嘴便咬。逐鹿军早有防备,飞军战斗经验丰富,盾牌将正面护得严实。再加上外围还留有后备枪矛手,瞅见哪里野马闹腾得厉害,枪矛便朝着非要害部位捅将上去,不伤其性命,却能够让野马稍稍老实一些,为抓捕争取宝贵时间。

    祭坛周边,人喊马嘶,激烈异常。

    鱼不智快步奔向祭坛,围着祭坛转了一圈,直到确定包围圈相当稳固,才放心地回到徐庶身边观点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防线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一分钟之后,陆续有野马化光而去,被成功抓捕。

    祭坛的红色光芒,并未象前几轮那样迅速消褪,直径约三十步的祭坛,容不下刷新出来的所有野马,一次能容纳百余匹已相当不易,导致刷新过程迟迟无法结束,红芒也始终无法消失。祭坛外围野马被抓走一匹,才能刷新一匹,祭坛上的野马数量始终在百匹上下。这也是野马群冲击力难以提升、逐鹿军能从容应对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一千六百余人围上三层抓马,即使是精英野马也翻不起浪花。

    抓捕数在不断上升!

    十三分钟后,祭坛上空无一马。

    系统提示响起。

    “您的团队在第四波抓捕到588匹精英野马,请再接再厉!”

    祭坛附近人满为患,布置在外围的数十名枪矛手出手角度有限,为阻止野马咬伤同伴,情急之下也顾不了许多,这一轮有十多匹野马惨遭毒手,着实有点可惜。不过徐庶和鱼不智都没有说什么,第四轮的成绩足以让他们满意,况且与保全士卒相比,少抓一些野马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第四轮成绩,充分证明了过河是多么英明。

    总体来看,第四轮抓捕非常顺利。

    当然,也暴露出来一些问题,其中最大的问题是绳索被野马吹断不少。徐庶让人清点了剩余物资后认为,若无意外发生,再堵两轮祭坛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河面上出现了第七座桥。

    然而,世间不如意者十之八九。

    “第五波700匹精英野马刷新完毕,其中有一匹马王,30分钟后第六波野马将开始刷新,请把握机会,努力抓捕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