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24章 野马谷挑战(5)

时间:2017-12-26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“继续守在这边碰运气,不会有好结果。第三轮五座桥已经是这样了,后面抓捕会越来越难,我们势必只能押宝。越往后桥越多,我们押对的可能性越低,所以我们必须过河,到河对岸去,不用煞费苦心选择守哪座桥,最起码可以凭本领抓捕野马,而不是让大部分将士无谓等待。”徐庶正容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可我们怎么过去?”

    鱼不智望着对岸的野马群,横跨两岸的青草桥,以及河里鳄鱼,叹道:“即使我们过去了,对上所有狂奔的野马冲击,我们好象也很难撑住。”

    徐庶道:“主公勿忧,属下先说野马冲击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观察过了,野马冲击力与数量和速度成正比,同行奔跑野马数量越多,跑得越快,我方将士越难以阻拦,反之则我方抓捕可能性越大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野马冲击力最低?”

    “祭坛!”

    “野马群刚出现,还没跑出祭坛的时候,是野马群冲击力最弱的时候。如果我军能过河,围着祭坛抓捕野马,则扬长避短,抓捕野马会容易得多,步卒就近抓捕可以让我们占据更多先手。即使我军最终无法挡住野马冲击,在包围圈被冲破前,想必也能够大有斩获,包围祭坛另一个好处,是我军将士都能参与抓捕行动,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分兵困守,总有人没参与进来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默然点头,徐庶说的一点都没错。

    能围着祭坛抓野马,肯定比现在会好很多,最起码野马逃脱距离拉长。哪怕防线崩溃了,只要能用绳索套住野马,从河对岸跑过青草桥,再冲进这边的结界区域,绝对不是1分钟能完成的,典型的空间换时间。

    最大的问题在于,怎么过河?

    青草桥能看不能上,河里鳄鱼无穷无尽,鱼不智实在想不出过河之法,否则挑战军团早就尝试过了。不过徐庶此时旧事重提,应该是想到了办法。

    “的确是想到一个办法,但成与不成,还得试试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徐庶笑了笑,对不远处的培瓜招手道:“大叔,来几个瓜兵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培瓜也不问原因,直接召唤了五个瓜兵出来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,子龙,你也来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赵云走过来,接过徐庶捡起的木棍,问道:“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打到对岸。”

    赵云看了徐庶一眼,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徐庶本身允文允武,滚瓜战术他自己就能执行,现在却让赵云来代劳,赵云心中有些诧异,现在终于明白了。野马谷的这条河说宽不宽说窄不窄,以徐庶的实力,让瓜兵安全过河可能有些勉强,滚瓜战术击打瓜兵可不是用力打出去那么简单,击打时需要使用巧劲,稍出些差错就会将瓜兵打爆。要让瓜兵安全过河,不让瓜兵在空中或落地后很快爆掉,还得王级武将来。

    “此事易也,几个?”

    “两个就好。”

    赵云不再说什么,随手两击。

    两个瓜兵飞了出去,在空中划出两道弧线,稳稳落在对岸,弹了几弹,缓缓停了下来。培瓜心领神会,开始遥控指挥瓜兵,瓜兵伸出小胳膊小腿,慢慢在对岸到处转悠,一个小瓜兵走到吃草的野马面前,野马抬头看了看,打了个响鼻,继续埋头啃草。

    “嗯?是要用瓜兵攻击河对岸的野马,驱赶它们,想办法让它们登上我们重兵把守的桥吗?”刚才忙着打扫战场救治伤兵的曲晨,凑过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驱赶野马上桥?”徐庶楞了一下,显然曲晨说的办法是他没想到的,但他很快便想清楚了其中关键,摇头道:“太远了,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曲晨果断闭嘴,确实没什么可操作性。

    “瓜兵过河验证了两个细节。”

    徐庶欣慰地笑了起来,道:“一是对岸草地跟青草桥不一样,可以踏足;二是野马缺乏主动攻击性,对没有妨害它们行动的人或事,大体不闻不问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鱼不智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徐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鱼不智要是还不明白他想做什么,未免太蠢。徐庶摆明是想先依仗王级武将的超卓实力,将瓜兵送到对岸,然后让河那边的瓜兵协助部队渡河。

    “主公英明!”徐庶道。

    “为抓捕野马,我们提前准备了大量制式绳索,绳索标长皆为二十步,吾观此河宽大约两百多步,只需将十多根制式绳索连起来,足够抵达对岸。瓜兵带绳索过去,让瓜兵合力拉紧绳索,我们另择体态轻盈,身手敏捷的军士缘绳渡河,飞军将士皆夷人出身,善于攀爬,只要送几个人过去,后面的事会越来越简单……”

    徐庶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,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太疯狂!

    缘绳跨越两百步宽的河面,河中鳄鱼成群,说起来简单,其中风险大得难以想象,稍有不慎掉到河里,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。

    两百多步的河面,绳索晃晃悠悠,攀爬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徒手攀绳过河已经很难了,还要带上套马的绳索,鉴于精英野马有咬人的坏习惯,必要的武器防具也得带上,无当飞军实力强横,或许能够做过整装过河,但渡河需要多少时间很难说清楚,挑战时限是有限的。另外,骑兵们基本不具备独自过河的能力,按徐庶的计划,抓捕主力会变成原本负责阻击的飞军,原来的抓捕主力骑兵大概只能在河这边捡漏……

    风险太大,困难重重!

    但所有人都无法否认,徐庶这个计划,能让本方扳回挑战任务主动权。

    简述完计划,徐庶目光扫过众人:“大家怎么看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后面步行赶到的王平,新计划的主要压力都在飞军身上。

    王平思忖片刻,道:“有人解决鳄鱼吗?”

    “绳会因重量下坠入水,这个我有想到,没问题。”徐庶点头道。

    王平不再多言:“好,我去准备。”

    徐庶转头看着曲晨和赵云,正容道:“单是送瓜兵过河,对两位都不是难事,但这只是第一步。我们需要给瓜兵拴上足以过河的绳索,重量会大幅增加,我想知道,你们有没有把握将拴上绳索的瓜兵安全送过去?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眸中看到些许忐忑。

    送瓜兵过去简单,可瓜兵身上拴两百多步长绳索,重量起码增加几倍。以赵云和曲晨的实力,将套绳瓜兵打过河不是问题,力量输出增加就是了,问题在于瓜兵很难承受那种力度的打击,直接被打回原形,后面还怎么玩?

    “试试吧。”赵云道。

    曲晨也道:“得试过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几名飞军将绳索连起来,培瓜按徐庶的吩咐,重新召唤出瓜兵,这次他输入了最大法力,新瓜兵和先前的普通瓜兵相比,能承受更大力量打击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曲晨棍子下去,临空打爆一个,绳索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收束力量再来,仍然是瓜兵被打爆。

    换赵云上去,结果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两位王级武将对力量的控制堪称炉火纯青,问题是,培瓜召唤出来的最强瓜兵,承受不住足以让它和绳索过河的庞大力量。鱼不智和徐庶默然,倒是赵云似乎没有察觉一般,继续不厌其烦地测试瓜兵最大承受极限。

    飞过约四分之三河面,是瓜兵不被打爆前提下,能承受的最好结果。

    徐庶眸中的失望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“应该可以。”赵云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赵云认真道:“可以过去,不过得我和二将军联手才行……”

    瓜兵能承受的击打力量有限,赵云想到的解决办法,是他和曲晨联手。一位抓着绳索抡圆,为瓜兵施加一个不错的初速度;另一位仍然负责击打,在瓜兵被扔向对岸瞬间出手。理论上来讲,两位王级武将只要配合足够好,将瓜兵连绳索安全送到对岸,应该不会有问题!

    曲晨也觉得可行,不过这个操作对配合要求很高,两人赶紧开始练习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抓紧时间!”

    徐庶大喜过望,形势逼得他下定决心过河,完全没有希望倒也就罢了,但凡有一线希望,他都不会放弃。王平和赵云从来都不是会信口开河的人,既然一个承诺可攀绳过河,另一个承诺能送瓜兵过去,徐庶向来杀伐果决,果断下令一号桥和五号桥的步卒过来,在三号桥这边做渡河准备。

    鱼不智身前,十多名飞军在结绳。

    飞军都是夷民出身,入伍前多有山中狩猎经历,利用山藤通过险阻或制造陷阱,对他们来说娴熟无比。两根制式绳索在他们手中,只需一两秒时间就结结实实地绑在一起,连绳结都看不到在哪,结好的长绳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鱼不智看得啧啧称奇,游戏中有让人蛋疼的规则,但也有相应的好处,比如现在,将短绳连成长绳却没有留下绳结的奇迹,现实中是不会有的。

    王平领着九名精瘦飞军走过来,显然是挑出来最早过河的尖兵。

    “主公,军师,我们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皱眉:“九个人?”

    王平平静地说道:“十个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和徐庶交换了一个眼色,王平说有十个人,显然是包括他自己,决定亲自参加最危险的先期渡河行动,为后续部队打前站。王平是飞军主将,而且还是掌握着特殊兵种训练方法的稀有武将,对逐鹿领的重要性可想而知,鱼不智非常不愿意看到王平涉险,但他最终并没有劝说王平换人。

    武将临战当先,是逐鹿军的优良传统。

    该传统源于牛城管第一次率山贼趁夜偷袭逐鹿领,曲晨为了掩护士卒,独自在镇外抵抗飞来的箭雨,曲晨因此而负伤,但逐鹿军从此有了该传统。王平是逐鹿军的一员,他在捍卫和延续这个传统。

    王平少时着手组建部队,桀骜不驯的夷民尽皆服膺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,多加小心。”鱼不智道。

    “诺!”王平和另外九名飞军同声应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赵云和曲晨的尝试已渐入佳境。两人都是王级武将,对速度、力量的控制非常人能够企及,看似复杂难办的配合,对他们而言并非难事。简单地磨合之后,两人正式向河对岸投送瓜兵。

    曲晨上马,提着系有瓜兵的绳索开始旋转,只见绳索越转越快,随着曲晨嘴里念出倒数,早已等在击打点的赵云做好了准备。曲晨松手的时候,瓜兵正好飞到适合位置,赵云手中的木棍也到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瓜兵带着绳索迅速远去,数秒之后,瓜兵成功登上对岸的草地,绳索另一端系在临时用几根枪杆绑成的柱子上,枪头深深地插进地里。接下来不到一分钟时间,又有三个拴着绳索的瓜兵被送到对岸,中途仅失误一次,足以看出两位王级武将的恐怖实力。

    四根绳并成两组,相距十步左右,两条供部队通过的绳道有了雏形。

    曲晨停止了抛绳,跳下马来,与赵云一起向对岸投送瓜兵。与先前的高难度配合相比,接连二十多个瓜兵被送过河,在培瓜的指挥下,小瓜兵吭哧吭哧跑到绳道边,与同伴们一起死死拉住绳索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小河中央的绳索,也仅仅是刚刚高出水面少许。

    绳道初成!

    一个黄色光球在两个绳道下方爆裂,附近五十步之内的鳄鱼灰飞烟灭,赵云和曲晨再次挽弓搭箭,从两侧向军团技爆炸点补充的鳄鱼被一一击杀。绳道下方直径五十步的河道内无鳄鱼踪迹,两名王级武将凭借着恐怖实力,强行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开辟出一条生命通道。

    曲晨赵云杀鳄鱼的时候,王平等人已经试好了绳索结实程度,对面的瓜兵最多可以承受住三个人的重量。

    “我们过了中点,后面的再上。”王平对被挑选出来的尖兵们说道。

    说罢,王平第一个攀上绳索,倒挂着,手脚并用向对岸爬去,另一根道上也有一名飞军如法炮制。随着两人的行动绳子开始摇晃起来,但两人似乎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,灵活攀爬着,速度极快,不久便到达河道中点。

    受重力影响,河道中段至少二十米没入水中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挡住两侧鳄鱼群,突破那段距离只怕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有两名王级武将参加了本次挑战,而且箭术都很好。

    看到王平和另一名飞军通过最危险地段,重新回到水面时,这边岸上,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。

    (要么低估了这段剧情,要么写得太啰嗦,超出预期甚多……

    这样取章名肯定没问题了。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