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23章 野马谷挑战(续)

时间:2017-12-26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第三波刷新的是500匹精英野马。

    首次出现的精英野马,比前两次的普通野马更高大,也更雄骏。野马群从祭坛奔出,大部分直奔三号桥而来,另外一些野马却在对岸停了下来,悠闲地啃吃着青草,或在岸边闲逛,似乎并不急于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现象,有机会各个击破!”鱼不智挥拳道。

    激战军团兵分三路,中路三号桥的守将仍然是曲晨,兵力接近七百人。徐庶在这里居中指挥,鱼不智、培瓜和机关师们都部署在这里,严格地讲,野马群冲向三号桥,对挑战军团来讲最有利。如果500匹野马一起冲过来,三号桥守军不可能拦住,但现在野马是分批行动,鱼不智认为是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徐庶什么没有表态,只是下令赵云和王平部骑兵立即增援。

    从脸色看,他对此似乎不怎么乐观。

    踏上三号桥的野马数量有三百多匹,跟第一波王平遭遇的野马数相当,当时无当飞军的包围圈被野马冲破,全靠旁边的曲晨及时赶到支援,才勉强将缺口重新堵住。这一轮有五座青草桥,赵云和王平分守一号和五号桥,离三号桥都是两百步,增援势必会到得更晚一些,三号桥未必能撑那么久。

    不要忘记这一波刷新的不是普通野马,而是所谓的精英野马。

    三号桥守军能撑到支援赶到帮忙吗?

    徐庶非常不看好。

    第三轮刷新,让他的两个小疑问得以解惑。

    一个疑问是野马过桥路线是否与刷新轮次有必然关系:第一轮刷新时,野马悉数上了一座青草,第二轮则是兵分两路,所以徐庶难免会有些猜测,第三轮是否会兵分三路?以后每轮都增加下去?从目前情形看似乎并不是。

    第二个疑问是野马刷新间隔时间为何有30分钟:以野马群的奔跑速度,从祭坛出来,到奔上青草桥,最后突破包围成功逃脱或者被挑战军团抓捕,10分钟左右便可结束。挑战军团休整时间貌似长了一些,让徐庶非常奇怪。直到第三轮刷新,看到部分野马在河对面吃草,徐庶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旧的疑问解开,新的疑问接踵而来。

    如果当轮的30分钟过去,吃草野马仍没有过河,是继续存在还是消失?如果继续存在,会不会影响到下一轮野马刷新数量?对抓捕会有影响吗?

    这就是王级谋士,从来不会让自己的脑子闲着……

    徐庶一直在努力搜集野马谷信息,寻求对本方最有利的方案。一条条已知或推断已知讯息,在徐庶脑海中逐一闪过。

    野马30分钟刷新一轮;

    每轮刷新河上会增加一条青草桥;

    每轮刷新野马数量在增加,实际上到目前为止,每次刷新的野马数量,相当于青草桥数百倍。按这个规律推下去,越到后面青草桥和野马数越多,且野怪越来越强,远远超出挑战军团拦截极限,到最后只能是碰运气;

    可问题是,野马实力照这样增长下去,部队能扼守的桥数会越来越少,搞不好后面得集中全部兵力守一座桥才有些许希望。七、八座桥挑一座守,赌野马良心发现,自动奔向有重兵把守的桥,徐庶不认为自己长相那么好。

    倘若没办法改变这种被动状况,不难想象后面的挑战成绩会如何发展。

    徐庶望着对案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蹄声如雷,由远而近。

    鱼不智特别好奇,野马怎么能在柔软的青草桥上发出如此响动,根本不合逻辑好不?可游戏中没办法跟浮屠理论,讲道理这种小事,伟大的浮屠向来是不怎么在乎的。

    不出所料,三号桥守军未能等到援军到位,就被野马群冲得七零八落。

    精英野马的冲击力明显更强,和普通野马不是同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更过分的是,精英野马不仅保持了冲撞击退效果,还多了一项新技能。

    精英野马冲过来的时候,无当飞军还是按先前模式应对,放弃了武器,全力应对野马群的冲撞击退。但大家很快见识到这批野马为何号称“精英”,野马群除了不断向前挤撞,还张开大嘴,飞禽大咬!

    它们真的会咬人!

    精英野马的新技能,打了飞军一个措手不及,起码十多人被野马咬伤。所幸无当飞军不是普通部队,实力强横,意志如钢,且征战经验极其丰富,很快调整战术,更加注重对野马攻击的防备,但防线仍在冲击下岌岌可危。徐庶见势不妙,再顾不得保留野马数量以便本方抓捕,下令飞军痛下杀手,通过减少数量削弱野马群冲击力,尽可能保持防线完整。

    精英野马血值变态高,即使是无当飞军出手,三五下也无法放翻野马。

    飞军实力强横,若是在宽松环境下,多费些手脚终究能够将野马放翻,可现在明显不是,野马群如同被堤坝阻挡的巨浪,一波接一波地冲向堤岸,击退效果始终存在,使得飞军一直无法在正常状态下战斗,击杀效率大降,只能苦苦支撑。飞军尚且如此,换作普通部队阻截,怕是早就被冲垮了。

    徐庶毫不犹豫地放了军团技。

    数十匹精英野马被击杀,步卒承受的压力略微降低,可警报并未解除。

    精英野马群持续冲击着包围圈,包围圈象是被吹胀的皮球,越吹越大,越吹越薄,且速度非常快。见势不妙,曲晨下令三号桥的骑兵下马,填补无当飞军的空隙,全力维护包围圈完整。这样做能稍稍延缓防线崩溃时间,但代价也是显而易见的,相当于主动放弃抓捕权,抓捕只能寄希望于援军。

    “上套!”徐庶突然道。

    曲晨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谁规定的只能骑在马上套马?

    谁说步卒不能套马?

    没有嘛!

    之所以分配步兵堵骑兵抓,一是出于野马谷形势考虑,让战斗力最强的飞军阻挡野马冲击,为骑兵提供抓捕机会,是最符合野马谷形势的做法;二是习惯使然,参战骑兵练习套马师从于游牧民,游牧民套马向来是边追边套,几乎没有杵在原地就能套到马的情况,故大家默认套马必须先上马。

    在曲晨的吆喝声中,后排骑兵纷纷扔出绳套。

    “备用绳套给前排飞军!”

    见骑兵下马后视线受阻,绳套抛得乱七八糟,看起来无比热闹,实际套中野马的寥寥无几,徐庶不禁皱起眉头,让骑兵将备用绳套传给飞军。

    目前野马群被包围,缓慢前进,瞅准机会将绳套往野马脖子上扔就是。现今情势下,维持防线与控制野马行动并不矛盾,应对方式反而高度统一,无非都是硬顶而已。倘若步卒能参与抓捕,制服野马的速度无疑会快很多,抓捕速度越快,防线承受的压力越小。

    天时不如地利。

    无当飞军出手,绳套命中率比骑兵在外围乱抛明显高得一截,飞军不需要太多技巧,直接将绳套往野马脖子上拉就行了,顶多枪矛手配合一下。

    短短半分钟,步卒套中的野马数量,比骑兵两分钟的总战果还要多……

    尽管如此,三号桥的防线还是崩溃了。

    在援军赶到之前。

    精英野马的冲击力,不是普通野马能比拟的。

    飞军很强悍,但在系统赋予野马的击退效果面前,始终无法稳住阵脚,防线不断被撑大。即便三号桥骑兵加入,可四百飞军都挡不住的野马冲击,两百多号骑兵填进来也无法扭转被动局面,防线很快失守。

    野马群突围而出,为了自由,奔向茫茫结界。

    被套中的野马却没那么容易逃脱,逐鹿将士狠命拽着绳索与野马角力,被野马拖着摔在地上也不肯松手。旁边的将士赶紧冲过去帮忙,数人拽着一根绳索,勒住野马消耗时间,控制住野马1分钟就好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各部队力量差异显现无遗。

    两名飞军合力拖住一匹精英野马,看起来并不是很吃力,尚留有余力;同样的事情,破虏骑需要四人完成;北营基本上需要三人完成。总体来看,如此表现大致能体现出几支部队的实力差距。

    等到一号桥、五号桥骑兵赶到,野马群已经跑得差不多了。骑兵们第一时间冲上去阻挡,试图尽可能挽回损失,但精英野马显然不是省油的灯,它们不光会咬人,也会咬马,挑战军团的战马惊恐不安,赶紧走避为上。

    骑兵们无奈,只得扔出绳套,多抓一匹是一匹。

    到第三波野马刷新后第10分钟,冲上三号桥的三百多匹野马全部离去。河对岸剩余近两百匹精英野马,仍在悠哉游哉地吃草,似乎并不急着离开。

    桥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尝到飞军参与抓捕行动的好处后,逐鹿将士正抓紧时间重新分配绳索,并为受伤袍泽治伤。

    精英野马会咬人,给挑战军团抓捕活动带来新的挑战,飞军扛着盾牌硬顶时还稍好一些,防线被野马群突破后,阵形散乱,野马和将士们接触大幅度增加,乱军之中想护得周全不是那么容易,受伤者明显增多。其中,更晚参战的三号桥骑兵,竟然伤得比一直顶在前面的飞军还要多,骑兵对步战比较生疏的弱点彻底暴露,北营骑兵稍好一些,破虏骑表现尤其明显。

    曲晨脸色非常难看,他完全没料到破虏骑下马后如此不堪。

    “淡定,”鱼不智一只手搭在曲晨肩上,“不满意,回去再拼命练就是。”

    鱼不智很清楚曲晨脾性,曲晨性子活泛,为人随和,但不代表他没有原则,事实上曲晨对公事非常认真,执行任务从不打折扣。关于骑兵建设,向来是曲晨最重视部分,这时候跟他说破虏骑跟北营有等级差距是没用的,指出破虏骑兵战斗意志和勇敢精神值得嘉奖更加不合时宜,曲晨听不进去,鼓励他回去往死里操练破虏骑,则很容易得到共鸣。

    鱼不智并不担心他的撺掇之辞搞出事情。

    知弟莫若兄。

    曲晨并非有勇无谋之辈,过几天自己冷静下来,自会正视部队的差距。

    “大哥说得对!”

    曲晨森然目光扫视着周围破虏骑兵,骑兵们猛然间觉得周围温度下降。

    鱼不智又拍了拍曲晨胳膊,快步走向徐庶。

    徐庶正望着对岸的野马群,皱眉沉思,甚至没有下令让两支增援骑兵各归原位,率部赶到的赵云没有吭声,默默,这种疏漏出现在徐庶身上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。鱼不智对徐庶的信任毫无保留,知道必有原因,笑道:“元直,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徐庶转过身来,正容道:“主公,这样下去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何尝不知?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。”鱼不智苦笑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看明白了,青草桥只能供野马群通过,挑战军团无法登桥,鳄鱼群又锁死了泅渡之路,挑战军团只能在河的这一边守株待兔。随着青草桥不断增加,刷新的野马数量和质量持续提升,守株待兔效率直线下降。以野马通过青草桥的速度,以及强大的冲击力,守错位置基本可以歇菜了,根本没有冲过去补救的机会,到后面基本上都是在赌人品。

    徐庶作风严谨,喜欢掌控全局,从容定计,赌人品是他最抗拒的方式。

    另一个让人担心的趋势,是挑战军团越来越难挡住野马的冲击,刚刚发生在三号桥的战斗已经证明,兵分三路力有不逮,收缩兵力是大势所趋。更严峻的是,即使是分守两桥,每一路只比兵分三路多三百多号人,怎么看都不敢说保险,难道真要两千人守一座桥?

    两千人守一座桥,感觉也不是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以30分钟一波的刷新频率,3小时挑战时间内,至少会刷新6波野马,第三轮出现会咬人的精英野马,谁都不知道后面还有什么在等待挑战军团。总而言之,前途叵测,形势很不乐观。

    “属下想到一个办法,或可反败为胜。”徐庶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过河。”

    (这个章节名值10分-0-)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