菠萝网目录

三国领主时代 第721章

时间:2017-12-20作者:懒猫不瘦

    亲眼目睹两名骑兵被桥吞没,鱼不智等人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会吃人的桥?

    搞什么名堂!

    曲晨一边喝止了奔向另外两座桥的士卒,一边率领数十破虏骑冲过去。外围侦察是破虏骑的活儿,被桥吞没的是曲晨的兵,刚进入野马谷就出这么一档子事,曲阿小将面沉如水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曲晨等人刚赶到桥边,先前那两名骑兵又从岸边冒出头来。

    两人浑身湿透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徐庶和鱼不智很快赶到河边,同时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桥有古怪。”

    蹲在桥边探查的曲晨抬起头来,指间拿着些绿色物体,赫然是几根柔嫩的小草,曲晨面色凝重,道:“此桥由草结成,远看是座桥,内里实则没有栋梁木石支撑,虚有其表,人到桥上,桥面吃力不住就会掉下去。”

    曲晨给大家做示范,手毫不费力地插进桥内,同样毫不费力地拔出来。

    手一拿开,附近青草自动填补进来,桥体迅速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鱼不智等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徐庶眉头微蹙:“草桥吗?端的诡异,看来是不想让我们到另一边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那里也有东西。”曲晨苦笑点头,指着河中说道。

    鱼不智凑近一看,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河水清澈见底,河中央区域却飘着一些烟乎乎的物事,乍一瞧象水草、芦苇或烂泥朽木,被水流推着载沉载浮,可曲晨这样的王级武将目光如炬,河中间分明是某种他不认识的凶猛水兽。

    鱼不智看得清清楚楚,河里是鳄鱼!

    将头部浮出水面伪装成烂泥朽木,长时间保持不动弹,等待猎物靠近,是鳄鱼擅长的捕猎手段。鳄鱼大多生活在热带、亚热带河流,我国长江流域有鳄鱼栖息,也就是俗称的扬子鳄,只是数量稀少,很少有人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用阿拉伯数字为三座草桥按从左到右编号,中间这座姑且称为二号桥。一号桥和三号桥附近河面的鳄鱼基本都在河道中线,二号桥附近河面鳄鱼,明显更靠近岸边一些,显然刚才两名骑兵落水惊动了它们,悄然靠近,只是落水人马很快上岸,没有给它们偷袭的机会。

    青草桥无处受力,鳄鱼群封锁河道。

    一个很明显的事实是,挑战军团没办法过河。

    “好不好杀?”徐庶看着鳄鱼问道,他不会放弃任何收集资料的机会。

    曲晨摩拳擦掌:“应该没问题,要不我们扔匹马诱它们过来?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赵云刚才也跟了过来,一直没吭声,见曲晨准备用战马当诱饵才说话。只见赵云取下弓,挽弓搭箭,随随便便把弓拉出一个椭圆,看似瞄都没瞄,随随便便地把箭射了出去,那支箭却象是长了眼睛一般,准确地命中目标。

    中箭的鳄鱼奋力挣扎,一米多长的身体在水中捣腾出巨大水花,子龙那一箭将它脑袋射了个对穿,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,鲜血很快将平缓流淌的河水染红了一片。附近的鳄鱼围到血腥味纷纷发动,不等同类彻底死亡,一个个猛扑上来,张开大嘴狂撕猛咬,将受伤鳄鱼分食。

    看到鳄鱼群分食同伴的血腥场景,两名落水骑兵才知道,自己刚才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,吓得面如土色。

    “直接用箭射杀?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曲晨也拿起弓开始点杀,他箭术也不差,射杀起鳄鱼来同样举重若轻。赵云笑了笑,没有说话,继续清理这段河道的鳄鱼。被两名精通箭术的王级武将点名,河道里的鳄鱼倒了大霉,接连死于两人箭下,竟无一箭落空。

    远处的鳄鱼群被鲜血和夺食声吸引,陆续向这边靠近。

    二号桥附近河道中的鳄鱼,竟然越杀越多。

    徐庶看了片刻,道:“伤而不死,自相残杀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五分钟后,曲晨和赵云停止了尝试。

    河中鳄鱼仍然很多,事实上根本没有减少迹象。

    小河将草原一分为二,直接穿过了野马谷结界区域,不知绵延到何方。结界之内,河道中线都有鳄鱼,虽然两位王级武将杀得快,但结界外的鳄鱼不断填补进来,根本杀之不尽!

    徐庶意识到这一点后,当即让两人停止继续做无用功。

    从骑兵坠桥开始,第一波野马出现进入倒计时,10分钟已经过去大半。野马将至,挑战军团需要迅速完成部署,迎接挑战。

    了解到野马谷地形后,徐庶早有决断。

    “河这边每一个角落都探查过了,没有发现异状。”

    “青草桥我们过不去,河中鳄鱼杀之不绝,泅渡过河无望,野马必会在河对岸出现。主公刚才收到的提示是第一波野马将至,挑战时间为一日,想来野马群会分批次出现,我们掌握的情报太少,第一波还是以探查为主,记住我的要求,即便收获寥寥,也无需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最大问题是它们会不会过河,如果不过河,我们很难实施抓捕。”

    “它们多半会过河。”鱼不智断然道。

    他是从游戏的角度解读这次挑战任务,野马谷是特殊地点,挑战令来之不易,珍贵无比,玩家好不容易进来一趟,如果完全没有希望完成挑战,设定的挑战任务便没有意义,倘若浮屠让那样的情况出现,玩家铁定会疯。既然玩家没办法过去,按照游戏惯常套路,只能是野马群自己过来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他并不清楚野马群如何过河,但过河是唯一让挑战军团与野马接触的途径,否则为什么场内设置了几座青草桥?

    作为一名资深玩家,鱼不智有足够底气作出以上判断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办多了,我们就按照野马过河来准备。”徐庶当即选择了相信,在他心目中,鱼不智的话向来比较靠谱,下令道:“河中鳄鱼成群,野马过河多是从桥上走,河上三座桥,间隔百步,且分兵扼守,看清楚情况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两千将士随即开始混编,飞军在前骑兵在后,赵云、曲晨和王平从左到右一字排开,各领一部分守三座青草桥。徐庶向来运筹帷幄,军团如何编组是早就演练过的,事先能想到的几种情况,各参战部队非常清楚自己的战术和职责,混编在很短时间内完成。

    十分钟倒计时结束,烟色祭坛耀出一团刺目红光。

    灿若晚霞的红光中,一匹匹野马从祭坛上奔腾而出,迈起矫健的四蹄,踏出如战鼓擂动般动感脚步,桀骜的目光,和一举一动间显现出来的不羁,将“野”字诠释得淋漓尽致。野马源源不断地从祭坛涌出,一分钟时间不到,对岸多出数百匹野马。

    这时候鱼不智收到第二条系统提示:“第一波300匹普通野马刷新完毕,30分钟后第二波野马将开始刷新,请把握机会,努力抓捕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鱼不智视界中出现了一个“抓捕数”计量器,数量暂时为0。

    第一波刷新出300匹野马,鱼不智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挑战军团在一个游戏日时限内能抓捕到多少野马,决定最终获得的战马品质与数量”,逐鹿领对野马谷挑战令说明进行了仔细研究,从说明信息不难看出,正常挑战奖励应该是以战马结算。抓到的野马数量越多、品质越高,最终的奖励越好,表现优异者有机会获得野马群依附。野马群未必是战马,但种群归附的价值无论如何褒奖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野马刷新越多,可能被成功抓捕的数量相应增大。

    第一波野马冲出祭坛,冲进草原,随后在一匹雄健高大野马的带领下,浩浩荡荡地奔向其中一座青草桥。在数千双目光惊愕的目光下,野马群径直冲上了青草桥,马蹄翻飞,碎草飞扬,但柔软的草桥屹立如故,并未象先前破虏骑上去时那样,将野马群吞没。

    数百匹野马嘶啸着,迅速向挑战军团所在的这一边冲来。

    “王平!”徐庶大声提醒着,野马群踏上的是王平镇守的三号桥。

    “明白!”

    王平一声沉喝,四百飞军迅速收拢,以三号桥下桥点为中心结成盾阵,下桥点到飞军盾阵之间的三十步半圆范围,是早就布好的扎马钉阻击阵地。盾阵之后是枪矛手,最外围则是接近三百人的北营和破虏骑混编骑兵,骑兵手中拿着的不是武器,而是专门用来抓捕野马的绳套。

    龙领有不少羌胡乡民,河套地区征召的很多破虏骑兵很多原是游牧民,自带套马技艺。至于那些非游牧民骑兵,前段时间也全都苦练过套马技术,暂时没办法在开阔场地精准套住狂奔的战马,可现在野马群集中踏过青草桥而来,数百匹野马挨在一起,纯粹靠蒙也有一定机率套马成功。

    六百多部队扼守桥口,封堵以及抓捕三百野马,按道理应该不在话下,但徐庶在确定第一波野马全部朝着三号桥奔去后,仍立即发布了骑兵增援命令。曲晨和赵云立即率领所属骑兵部队赶往三号桥帮忙!

    曲晨守的是中路二号桥,离王平所在三号桥只有百步之遥。

    百步距离,骑兵过去很快就到,即使是最远的赵云部,骑兵速度上来后赶到增援同样要不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然而,狂奔的野马速度更快!

    曲晨才跑到半路上,野马先锋已过桥中。

    一个黄色光球在野马群前方炸开,十多匹野马消失不见!

    “没用!”

    鱼不智提醒道,他的抓捕数计数仍然是零,说明军团技轰杀野马无效。不过他对此并不感到意外,挑战令说明信息中讲得清清楚楚,评定挑战成绩关键指标是“抓捕数”,而非“击杀数”。

    以徐庶的习惯,顺便尝试一下是必然的。成则可喜,不成也没有损失,王平只抽取了最低限额的军团力量,军团技炸裂位置更是刻意提前了很多,即便证明击杀无效,军团力量和野马数损失也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军团技爆炸,没有吓住野马群前进的脚步,狂奔之势更疾!

    徐庶不为所动,测试继续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飞石炮塔向青草桥发射石弹!

    三颗石弹全都掉进河里,溅起几团水花,没有一颗落在野马群中。

    飞石炮塔的精准度是老大难问题,始终无法跟箭塔相比,定点直线打击表现还差强人意,可斜线精准打击的精准度实在不敢恭维。挑战军团只有十名初级机关师,没办法象三支参战部队那样分兵,飞石炮塔阵地固定在二号桥附近,鱼不智和徐庶等人也在这里,方便指挥策应全局。

    飞石炮塔打三号桥,打击的不是一条线,而是线上某一点。

    要想在百步距离准确命中一条线上的某点,的确非常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五发。”徐庶平静道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咚咚!”

    不知是前面三弹落空带来试射修正效果,抑或是运气好转,五发石弹有两发命中,野马群好一阵混乱,马群前冲速度为之一挫,走运的两位机关师乐得合不拢嘴。飞石炮塔最大特色是能打出真实伤害,被石弹击中未必致命,不过受伤部位会丧失正常功能,砸到身上骨折,砸到腿上会瘸。

    制造混乱,迟滞野马群速度,正是徐庶想要的效果!

    “继续砸,全开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机关师们轰然应下,不是军人,应诺时倒也有几分军人气势。

    徐庶嘴角浮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逐鹿乡民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,领地多次遭受外敌入侵,子弟兵舍生忘死奋战捍卫领地,历经百劫,交出一份不败答卷,领地乡民对军中子弟分外维护,从军热情极高,渴望成为逐鹿军一份子。每次领地征兵,踊跃报名的乡民数量都远远超过征募需求,未能进入军伍的热血男儿黯然神伤。这些机关师能跟随部队作战,算是圆了从军梦想,难怪如此兴奋。

    “培瓜,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一脸憨厚的培瓜赶忙答应着,顷刻便召唤出几个瓜兵。

    名城战中滚瓜战术大放异彩,曲晨和培瓜配合,将名城重装步卒撞得东倒西歪,投资少见效大,挑战野马谷如此重要,徐庶自然不会忘记培瓜。

    “谁打?”鱼不智挠头,击球手曲晨正奔向三号桥。

    “本来是二将军和子龙,他们都不在时,属下也可以试试。”徐庶笑道。

    从地上抓起一根木棒,挥在瓜兵身上,瓜兵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弧线,落在野马群中,虽说很快因能量耗尽变回原形,却又让野马群混乱些许。
小说推荐